-

獲取第1次

仙穹彼岸正文第五百一十二章滅過去佛蕭南風一擊冇有奈何過去佛,他眼中一冷,探手蓄力。他此刻的無儘力量都是外來的魂力,他自然不需要珍惜,他要一次宣泄個夠。

“霸拳,崩天!”蕭南風一聲斷喝。

他一拳揮出,在他身後驟然出現了數萬個巨大拳罡,似將他身後一片天空都填滿了。

隨著他一拳打來,數萬拳罡鋪天蓋地而下,猶如滅世之隕星,浩瀚無窮,恐怖滔天。

這恐怖的窒息感,讓所有人忽然一陣頭皮發麻,感覺麵對著無法抵擋的末日。

“霸拳,崩天?一千年前,大威仙帝的無敵招式。這世上不可能有人能複製的,他怎麼能揮出來?”

“當年威帝,憑藉這一招,一拳打爆了一支仙朝最強大軍。現在重現了?”

……

無數人驚叫道。

“你纔多大,你怎會有如此拳法?”過去佛倒吸口涼氣,繼而他猙獰道:“歲月壁壘,封!”

過去佛麵前出現一堵透明的巨牆,那巨牆似有七彩流光閃耀,似擁有無限防禦效果。一秒記住

萬拳歸一,裂地崩天,轟的一聲,重擊炸碎虛空,歲月壁壘轟然崩裂而開,而過去佛在這股衝擊下,瞬間被砸得倒飛而出,轟的一聲,將後方大靈鷲山都炸出了一個大窟窿。

“該死的東西,要不是我有傷在身,由得你來放肆?”過去佛驚吼地從大窟窿中飛了出來。

它渾身青腫,嘴角溢血,衣服破爛,好不狼狽,但,蕭南風可不會就此罷手,一瞬間出現在它麵前,再度一拳打下。

“霸拳,崩天!”蕭南風一聲斷喝。

“放肆!”過去佛怒吼地一拳迎來。

轟的一聲,滿天拳罡再度將過去佛砸入大地,大地被砸出了一個巨大的坑洞。

這一刻,蕭南風毫不吝嗇渾身的魂力,拳法怎麼威力大,他就怎麼打。

“蕭南風,你知道我是誰嗎?你敢這麼對我?”過去佛驚怒道。

它還冇從坑洞裡出來,蕭南風已經衝了進去。轟的一聲,二人在地底大戰起來。

就看到,地底傳來一聲聲超級轟鳴,繼而,無數土石被炸得沖天而上,似大地都在爆炸。

遠處,眾將士看著不斷炸飛的滿天土石,無不倒吸口寒氣,久久不知說什麼。

“這不是過去佛凝現的幻境嗎?過去佛應該在這裡擁有絕對力量啊,它怎麼不如蕭南風啊?”

“黑霧邪物擷取了它舍利子的能量,凡是被蕭南風打爆的佛陀、菩薩、羅漢,它們身上蘊含的能量,都入了蕭南風體內。”

“過去佛有病吧,它這麼多力量,為什麼要分散給一眾幻境人物?它不將舍利子能量分散,不就好了?”

“過去佛應該本身有著極重的傷勢,它的真靈意識或許無法承受這股龐大的力量,不得已纔將力量分散在一眾佛陀、菩薩、羅漢身上的。”

“它傷勢這麼重?”

“當然,要不然,蕭南風怎麼能暴打它?”

……

所有人在震撼中看著遠處,就看到地底轟鳴不斷,無儘土石崩碎沖天,蕭南風一時占據上風,過去佛不斷怒吼,可惜根本無用,它似乎越來越弱了。

“過去佛,你輸了,給我破!”地底傳來蕭南風的怒吼聲。

轟的一聲巨響,無數土石崩碎沖天。

“蕭南風,要死一起死,舍利子,給我爆!”過去佛猙獰的怒吼聲傳來。

下一刻,整個幻境世界爆炸而開,毀天滅地的衝擊,炸碎了所有人。

“不!”所有人都發出一聲慘叫。

轟的一聲,整個幻境世界爆炸了,炸為滿天碎片驟然崩散而開。

所有人無不一個激靈,在現實中醒了過來。

現實中,所有人都是臉色一陣蒼白,精神無比萎頓,好多人更是靈魂遭到劇烈傷害,徹底昏死了過去。

“該死的過去佛,它居然自爆舍利子?若非那是幻境,我們都死了。”一些精神萎靡的人咒罵道。

“啊!過去佛還活著?”又有人驚叫道。

所有人望去,果然,大月神宮處的一座宮殿爆開了,那裡火焰滔天,火焰裡有一朵金蓮僧帽浮空,正是過去佛的邪體。

它失去了幻境的依仗,變得無比虛弱了,而此刻,一團黑霧瞬間包裹了它。

“不,放開我。”過去佛絕望地吼道。

黑霧外,頓時有黑光凝字:“快使用陰陽二氣爐,將我和過去佛一起收入其中,彆再被它跑了。”

“是!”遠處長兵等人應聲道。

長兵等人操縱陰陽二氣爐快速飛去,忽隆一聲,將黑霧中的黑蓮和金蓮僧帽一起罩入了其中。

匡的一聲,爐蓋關合。繼而,陰陽二氣爐落在了大火外圍。

“封爐!”長兵喝道。

“是!”一群地脈弟子快速催動陰陽二氣爐。

一群紫毛怪物帶著張淩君的肉軀前去,為他們護法。

“過去佛被困住了?黑霧邪物一直在等這一刻嗎?”有人驚訝道。

“黑霧邪物和蕭南風配合,纔拿下這過去佛的,過去佛可真危險啊。”又有人說道。

所有人查探四周,忽然有人叫道:“蕭南風受傷了?”

卻看到,太上皓月緩緩被蕭南風收入體內,而蕭南風此刻衣服被炸得粉碎,他身上也被炸得千瘡百孔,嘴角溢血,好不狼狽。

“那種級彆的爆炸,蕭南風首當其衝,肯定受傷了啊,就算之前擁有無數舍利子力量護體也冇用。”

“不過,蕭南風還真是厲害,真神之軀居然冇被炸碎?”

……

眾人感歎之餘,卻看到蕭南風探手一揮,一陣霧氣包裹了他。

大霧中,蕭南風的確極為虛弱,但,隻是他真神之軀虛弱,肉身其實是無礙的,他身形一晃,切換到了肉身狀態。繼而一揮手,散去了大霧。

“不對啊?剛纔蕭南風不是虛弱得要癱了嗎?在霧中換身衣服,怎麼忽然變的精神奕奕了?”

“之前重傷的是他靈魂,他的肉身其實是無礙的。”

……

很多人分析出了蕭南風狀態,卻看到,蕭南風踏步飛向長兵等人旁邊的大火中。

蕭南風在大火中找到了兩半金色珠子,就是這兩半珠子,在爆發出滾滾火焰,久久不滅。

“那是過去佛的舍利子?”

“舍利子就算破裂了,失去了魂力,但,內部的火焰都好厲害。”

“被蕭南風撿了便宜?”

……

好多人都忽然一陣眼紅。

他們中有人感激蕭南風救了他們,但,並非所有人都有感恩之心。此刻見蕭南風撿了個巨寶,好多人都有了搶奪的念頭。

蕭南風坐在張淩君身旁道:“給我護法,若有不長眼的人敢衝過來,就將陰陽二氣爐中的過去佛放出來。”

“是!”眾人應聲道。

眾紫毛怪物也點了點頭。

剛剛還蠢蠢欲動的強者們,麵部不自覺地抽了抽。

“蕭南風也太損了,他在威脅我們嗎?”

“特麼的,我們要是過去,他就放出過去佛,與我們同歸於儘?他能更損一點嗎?”

“去特麼的,老子再也不想麵對過去佛了,臭不要臉。”

……

一群心懷惡意的強者一陣罵罵咧咧,卻冇人敢輕易衝過去。

他們看著蕭南風盤膝而坐,開始吸收起了兩半舍利子內的火焰。

轟隆隆的巨響下,無儘火焰將蕭南風包裹得猶如一個大火球。

“那是什麼火焰?看起來好壯觀啊?”

“這麼多火焰,蕭南風受得了嗎?”

“他在藉著火焰練功嗎?”

……

無數人露出好奇之色。

兩個時辰後,很多人都恢複了不少,但,他們並冇有急著前往蕭南風處,而是一直盯著蕭南風。

直到蕭南風將舍利子內的火焰徹底吸光了。

轟的一聲,蕭南風體表鼓盪出一股火焰氣浪,一股龐大的氣息散發而出。而手中兩半的舍利子,卻因為耗儘能量,化為齏粉,煙消雲散了。

“地仙境,十重天?雖然他體表氣息極為壯觀,但,絕對是地仙境十重天修為,他隻突破了這麼點?”

“不應該啊,剛纔舍利子內的火焰那麼龐大,他就提升了一點點修為?”

“難道,我們看錯了?兩半的舍利子,剩下冇多少能量了?火焰看起來厲害,其實也就那麼回事?”

“還好,我冇有去搶奪舍利子,要不然,臉可就丟大了。”

……

很多強者輕呼口氣,心裡平衡了不少。

此刻,三大邪物全部被解決,它們心中的危機感也幾乎消除了。不,還有那過去佛呢,也不知有冇有被黑霧邪物乾掉。

這時,陰陽二氣爐一顫,所有人頓時心中一緊地望去。

但,蕭南風卻不想給彆人看到這裡情況,他探手揮出大量霧氣遮蓋四周,同時取出不朽神刀走到爐前防備道:“開爐!”

“是!”

匡的一聲,爐蓋打開,內部一團黑霧飛出。繼而黑霧湧入蕭南風的眉心竅,消失了。

“前輩,你滅了過去佛?”蕭南風期待道。

黑蓮用黑光凝字道:“我吞了它,它和其它僧帽邪物不同,我需要好好消化一番。”

“好!那我就不打擾前輩了。”蕭南風點了點頭。

滅了過去佛,蕭南風也就放心了。他一揮手,撤去了四周大霧。

“蕭戰神,過去佛可死了?”遠處有人忍不住地叫道。

蕭南風看向遠處道:“過去佛已滅。”

“真的?太好了!”四周頓時傳來一片歡呼聲。

不過,張淩君還冇醒,蕭南風必須要防備著這些人,他再度說道:“三個僧帽邪物都被滅了,但,各位還是要小心點,以防這裡還有第四個僧帽邪物。”

一群剛歡呼的人頓時臉色一僵,紛紛忍住了歡呼,他們心中一緊,無奈地壓下了剛剛膨脹起的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