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仙穹彼岸

無數佛陀、菩薩、羅漢向著眾人撲去,這一刻,除了蕭南風,所有人毫不猶豫地調頭就跑。

“蕭南風瘋了?他一個地仙,也敢留下來抵擋這些修佛者?”

“不自量力!他的靈魂肯定更弱,一個金身羅漢就能滅了他。”

“有個金身羅漢撲向他了?他完了。”

……

眾奔逃中的將士不屑道。

卻看到一個飛在最前麵的金身羅漢,一拳打向了蕭南風。

蕭南風眼中一凝,一拳打去,二人拳頭在虛空相撞,轟的一聲,爆炸的金光刺亮天地,那金身羅漢被蕭南風一拳打爆了,炸為金色光雨,灑向四方。

“我看到了什麼?蕭南風一拳就打爆了一個金身羅漢?”無數人都露出驚詫之色。

“這裡的金身羅漢難道很弱?我來試試。”又一人叫道。m.

隻見一名將士扭頭迎向一名金身羅漢,他一拳打去,那金身羅漢也一拳打來。

轟的一聲,二拳炸出大量金光,那將士被一拳打爆了,炸為滿天碎片,鮮血爆灑,死狀極慘。

嘶~

四週一片倒吸寒氣之聲。

“不是金身羅漢太弱了,是蕭南風太強了,他的靈魂難道是陰神境後期?”

“不可能,就算陰神境後期,也不可能一拳就打爆那金身羅漢的,我認識剛剛那被打爆的將士,他是陰神境中期。”

“難道他是真神?”

……

無數好奇聲傳來,所有人都驚詫地望去。

卻看到,蕭南風身邊已經圍了大量的金身羅漢,他霸拳打出,轟鳴間,一個個金身羅漢快速被打爆,化為大片的金色光雨灑落四方。

“他是真神境。”

“怎麼可能?他的靈魂修行比肉身還厲害?”

“真神?難怪這麼厲害。他能抵擋這群羅漢,我們可擋不住,快走。”

“不要殺我,啊!”

……

四周傳來一片慘叫聲和一片對蕭南風的驚歎聲。

隨著蕭南風打爆一個個金身羅漢後,一名菩薩也到了他麵前。

他臉色一沉,他感受到了一股莫大的壓力,他馬上放出了太上皓月,嗡的一聲,皓月當空,寒氣四起,大雪紛飛。

那名菩薩探手一掌打來,虛空出現一個浩大的掌印,眼見就要將蕭南風滅殺了。下一刻,蕭南風身形一晃消失了。

“天人合一,他果然是真神境。”有人在遠處苦苦掙紮時驚叫道。

“那菩薩的一掌落空了?怎麼可能?就算真神境初期,也做不到完全消失啊,最多是隱身效果啊。”又有人驚訝道。

卻看到,剛剛動手的菩薩也是一怔,它扭頭四處找尋蕭南風,陡然,它身後的一片雪花變成了蕭南風的模樣,一拳打向了它。

那菩薩倉促迎接,轟的一聲,它被打了一個踉蹌,但它實力更強,瞬間穩住了身形。

“妖孽,安敢放肆!”那菩薩怒喝道。

“你特孃的纔是妖孽,受死!”蕭南風冷聲道。

呼的一聲,蕭南風驟然消失,下一刻,他出現在那菩薩側麵,霸拳打出,滿天都是拳影子。

轟的一聲,打得那菩薩再度一個踉蹌,那菩薩暴怒地要撲來時,蕭南風一閃又消失了。蕭南風不斷變幻身形,偷襲著那菩薩。

這一刻,追殺其他人的菩薩們也發現了異常,紛紛衝向蕭南風。

“天人合一。”蕭南風一聲輕喝。

下一刻,他再度消失了,一群菩薩頓時撲了個空,它們搜尋四方,卻怎麼也找不到蕭南風。

“去攻擊它的明月。”遠處過去佛沉喝道。

“是!”眾菩薩應聲道。

踏步間,眾菩薩直衝太上皓月而去。

遠處,敖帥帶著一群屬下,用了一個特殊的靈魂類法寶,驟然隱身了起來,讓四周菩薩、羅漢都找不到它們了。

它一直盯著遠處的蕭南風,眼皮一陣狂跳:“蕭南風?他隱藏得可真深啊,若非遇到這什麼過去佛,我們都要被他騙了?”

“我們得到的訊息,他是剛達到陰神境後期啊,他是最近才突破到真神境的嗎?”一名屬下錯愕道。

“真神境又如何?真神境最大的破綻就是明月,明月一旦被破,他必敗無疑。現在,一群菩薩撲嚮明月了,他完了。”敖帥說道。

“可是,蕭南風若死了,我們也要玩完了。”那屬下說道。

“你指望蕭南風能救我們嗎?先前蕭南風對付兩大邪物,隻是用了陰陽二氣爐取巧罷了,現在,他也隻有死路一條。現在能救我們的辦法,唯有張淩君死。”敖帥說道。

“什麼?”

“隻要過去佛殺了張淩君,我爹就有藉口轟破大月神宮的所有結界,進來了替張淩君‘報仇’了,我們隻要在熬一段時間,就行了。”敖帥沉聲道。

“公子說得對。”

“蕭南風的明月?完蛋了。”敖帥看著高空道。

此刻,不止敖帥,無數有秘法躲避追殺的人,都覺得蕭南風的明月完蛋了,那般多的菩薩,每一個菩薩的力量都超越了蕭南風,誰還能阻攔明月被滅?

就在此刻,太上皓月從中間裂開一道細縫。

“蕭南風的明月,還冇被攻擊,就裂開了?”

“不對,那分明是一張嘴?明月怎麼會有嘴?”

“假的吧,他明月嘴裡,還有一口獠牙?這特麼是怪物啊?”

……

無數人驚叫道。

就看到太上皓月張開大口,一口咬去。轟的一聲,將撲來的眾菩薩,一口咬到了嘴裡,隻露出菩薩們的雙腳在嘴巴外。

那一口如鋸齒般獠牙猛地咬下,哢嚓一聲,眾菩薩被一咬兩斷,雙腿跌落,鮮血四濺,凶殘血腥。

所有人忽然倒吸口寒氣,不可思議地看著那太上皓月。

太上皓月追著又是一口,將那一堆斷腿追上,一口吞下,繼而咀嚼了起來。

咕吱、咕吱、咕吱……

一陣陣咀嚼聲,聽得無數人心裡一陣發毛。

“我看到了什麼?明月將一群菩薩吃了?”

“那是明月嗎?那是怪物吧?”

“這特麼是什麼怪物?”

……

無數驚駭聲傳來。

就連過去佛也瞪大了眼睛,驚叫道:“蕭南風,那是什麼邪物?”

但,蕭南風處於天人合一狀態,誰也不知道他在哪,隻能看到無邊大雪飄散而下。

過去佛臉色狂變,它驚怒道:“去個佛陀,去將那邪物毀掉。”

“是!”一名金光燦燦的佛陀驟然衝嚮明月處。

那佛陀一拳舉起,天地都是一暗,無儘光芒全部彙入它的拳頭,那一拳還未揮出,四周虛空都巨顫而起,所有人都感到那一拳的恐怖。

“佛陀真是恐怖,哪怕這隻是假的,哪怕威力不如真正的佛陀,可就這氣象,也已經無敵了啊。這一拳下去,那明月怪物必爆無異。”敖帥驚歎道。

“蕭南風這次真的要完了。”四周傳來無數歎息之聲。

啊嗚一口,太上皓月速度更快,一口將那佛陀整吞了下去。

四週一靜,所有人都是臉色一僵,他們又猜錯了?這明月怪物,連佛陀都一口悶嗎?

咕吱、咕吱、咕吱……

太上皓月一陣扭動,冇有一點硬碰硬的金石相擊之聲,隻有骨骼被嚼斷、金身被嚼碎的咀嚼聲。

這一刻,就連過去佛也倒吸口涼氣。

“蕭南風,這邪物是什麼怪物?”過去佛驚吼道。

這可是它的幻境啊,在這裡,它應該是無敵的存在,可麵對蕭南風,為何連連失利?

蕭南風冇有迴應過去佛,四周依舊大雪紛飛。

過去佛眯眼看向太上皓月,卻見太上皓月根本冇有繼續攻擊四周佛陀、菩薩的意思。

“你們環繞那邪物,離遠一點。”過去佛沉聲道。

“是!”

一群佛陀、菩薩環繞著太上皓月飛行。

可是,太上皓月依舊一動不動,根本冇有一絲要出手的意願。

過去佛輕呼口氣,繼而冷笑道道:“原來如此!蕭南風,你還真是會騙人啊。你根本就不能指使這邪物,剛纔隻是我的屬下冒犯了它,它纔給予教訓的?”

轉而,過去佛又看向太上皓月道:“閣下,你我無冤無仇,剛剛你吃了我幾名屬下,我也不計較了。你我井水不犯河水,我對付蕭南風,望你不要亂來。”

太上皓月靜靜地浮在高空,並冇有迴應過去佛,可就是這沉默的態度足夠了,過去佛已經確定它不會再幫蕭南風。

過去佛看向那大雪紛飛的環境道:“不要去打擾明月邪物,繼續給我殺,將所有人殺死,補為我的邪魂。”

“是!”

“還有,繼續找蕭南風,他的力量隻是真神境初期,他的天人合一不可能那麼完美的,給我找!”過去佛沉聲道。

“是!”

大追殺繼續,很快,四方再度傳來淒厲的慘叫聲。

“蕭戰神,救命啊!”

“大人,救我!”

……

四週一片求救聲。

蕭南風的聲音再度傳來:“我是奈何不了這些菩薩和佛陀,但,對付這群金身羅漢,還是綽綽有餘的。”

就看到,一個金身羅漢處,一片雪花變成了蕭南風的模樣,他一拳打去,轟的一聲,將那金身羅漢打爆成了滿天光雨。

“好膽!”眾菩薩和佛陀撲殺而去。

但,蕭南風再度化為一片雪花消失了,下一刻,他又出現在了另一處,一拳又打爆了一個金身羅漢。

打一拳,換一個地方,蕭南風出拳越發密集,轟、轟、轟的一連串聲響下,一個又一個羅漢被不斷打爆而開,這一會功夫,滿天光雨,無比絢爛奪目,看得過去佛眼中怒火滔天。

“你打爆我的羅漢,是想消磨我的力量?蕭南風,你找死!”過去佛驚怒道。

“那就看你殺人補得邪魂多,還是我滅羅漢毀得你邪魂多,殺!”蕭南風喝聲道。

轟的一聲,又一個金身羅漢被打爆,炸為滿天金色光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