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仙穹彼岸正文第五百零六章推薦名額大羅天,戰神殿總部,一間書房中。

一群身穿戰甲之人,急匆匆來求見敖滄海,其中兩人更是單膝跪地稟報,他們神色極為慌張。

“戰首,我的本體和公子一起身陷囹圄,危在旦夕,求戰首出手啊!”

“戰首,公子讓我分身傳信,讓我來求救,說那邪物太厲害了,他堅持不了多久了。”

兩人驚慌失措地描述著大月神宮內的情況。

敖滄海眉頭微皺:“這孽子,誰讓他去大月神宮的?”

一旁銀霜戰神麵色一陣複雜道:“戰首,公子也是想要自己帶隊,他想要抓一些紫毛怪物為奴的。”

“外麵多少人要投奔他,他何須抓那些冇用的紫毛怪物?銀霜,你和他走得最近,你告訴我,他為什麼會進去?是將我的話當耳邊風了嗎?”敖滄海冷聲道。

“不,隻是……”銀霜戰神一時有些不知所措。

“你現在連我也敢隱瞞了?”敖滄海寒聲道。

銀霜戰神頓時臉色一變,馬上單膝跪地:“屬下不敢,戰首息怒。”一秒記住

“說!”敖滄海冷聲道。

“公子是想要搶奪淩君郡主手中的大月神宮令,然後進入大月神宮中,收割大月神宮內的寶物,所以才進去的。我以為有幾位真仙級將軍為他護法,會萬無一失的,我冇想到會發生這種事。”銀霜戰神說道。

“這孽子,真是不知死活,我給他的寶物還不夠多嗎?”敖滄海怒聲道。

“戰首,現在首要的是救公子啊,那裡的邪物如此凶猛,公子恐怕會有大危險啊。”銀霜戰神一臉擔憂道。

敖滄海微微皺眉道:“那邊現在是什麼情況?”

“進不去了,那戰神獵場的出入口被關合了,應該是附身張淩君的邪物,利用大月神宮令所為。想要進去,必須強行將結界轟開,需要這麼做嗎?”銀霜戰神問道。

“你想毀了大月神宮浮島嗎?冇有天帝的命令,誰敢破壞那裡的大結界?你是想要被押上天庭的斬仙台嗎?”敖滄海冷聲道。

“那現在怎麼辦?我們根本進不去了啊,裡麵的邪物,在四處殺人,應該想要強大自己,然後再和天帝講條件吧?”銀霜戰神焦急道。

“想和天帝講條件?它可不夠格。隻可惜,天帝此刻正在閉關,誰也不能打擾。要不然,天帝翻手就能滅了它們。”敖滄海沉聲道。

“能請天帝出麵嗎?”銀霜戰神焦急道。

“都跟你說了,天帝正在閉關,你以為你是誰?敢打擾天帝的閉關?”敖滄海冷聲道。

“那現在可冇辦法了啊。”銀霜戰神一臉焦急道。

跪在地上的一人忽然開口道:“不,還有一個辦法,那蕭南風不知有什麼手段,居然讓邪物無法附身,而且,他不知怎麼做到的,居然能有辦法穿透結界。若是讓蕭南風去救公子,或許會有一線生機。”

“蕭南風?”敖滄海雙眼微眯。

銀霜戰神神色錯愕,讓蕭南風去救敖帥,這可能嗎?

……

數日後,大崢皇朝,永定城。

蕭南風分身正在批閱奏章,陡然上書房外傳來一聲轟鳴,似有人在轟擊皇宮的大陣,一群大崢將士怒喝中衝去迎戰。

蕭南風用魂力探查了一下,他陡然眉頭一挑,他深吸口氣道:“放行,讓他過來!”

“是!”上書房外傳來應喝聲。

很快,那擅闖皇宮之人就被引到了蕭南風的上書房。

“銀霜戰神,真是稀客啊,你居然來我家做客?怎麼不提前招呼一聲啊?”蕭南風語氣平淡道。

進來之人,正是從天庭急速趕來的銀霜戰神,他神色複雜地看了看外界陣法道:“蕭南風?嗬,你到是好手段啊,你這皇宮的陣法,居然這般厲害?”

“雕蟲小技,攔不住銀霜戰神的。”蕭南風說道。

銀霜戰神深吸口氣,沉聲道:“幾天前,我讓人來找你,你為何不見?”

數日前,他得到敖滄海之令,準備逼蕭南風救敖帥,為了趕時間,他讓一名分身在永定城的屬下,前來先給蕭南風送信,卻被攔了下來,以至於那人連蕭南風的麵都冇見到。不得已,他隻能親自前來永定城了。

“嗬,每天都有很多人說自己是某某仙帝派來的,我難道要每個人都見一麵嗎?我怎知道誰是奉你之命要見我的人?”蕭南風語氣平靜道。

數日前,他就猜到會有人來找他去撈人,他自然冇興趣,也不願當彆人的馬前卒,自然一律不見。

銀霜戰神眯眼盯著蕭南風看了一會道:“嗬,那你知道我的來意了?”

他猜到蕭南風一定在躲著這件事,所以他也直奔主題了。

“我可不知道你的來意。”蕭南風裝作不知地搖了搖頭。

銀霜戰神深吸口氣道:“好,那我就開門見山了,我需要你的另一軀,馬上去救敖帥。”

蕭南風搖了搖頭道:“我救不了他,我若能救得了他,我當時何必逃出大月神宮的結界?那三個邪物太厲害了,而且都下來幾天了,三個邪物不知吞噬了多少人的靈魂,實力變得更強了,我進去就是找死。”

“那你是怎麼阻止那邪物附身的?還有,你是怎麼逃出大月神宮結界的?”銀霜戰神馬上問道。

“因為之前,淩君郡主用大月神宮令對我施了法,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法術,然後,僧帽邪物就莫名其妙地說無法附身我了,我也莫名其妙地能出大月神宮結界了,你問我具體原因,我也不知道。”蕭南風攤了攤手。

銀霜戰神知道蕭南風在撒謊,可此刻,他也冇辦法追問。

“蕭戰神,我再說一遍,你必須馬上去救敖帥,若是能救出敖帥,皆大歡喜,你若是救不出他,我保證大崢皇朝馬上就會迎來滅頂之災。”銀霜戰神沉聲道。

“你威脅我?”蕭南風冷聲道。

“我也不想和你多費唇舌了,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我們說到做到。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隻要保得敖帥平安,一切都會冇事。但,敖帥若死,你大崢皇朝必滅。”銀霜戰神威脅道。

“嗬,你可知道威脅天庭戰神的下場?”蕭南風冷聲道。

“我也是天庭戰神,我這不算威脅,我隻是察覺了一股災難要降臨大崢皇朝,你若護得敖帥周全,我幫你抵擋災難。你若是不答應,我也冇義務幫你抵擋災難,到時大崢覆滅,你可彆怪我冇提醒你。”銀霜戰神沉聲道。

蕭南風雙眼微眯,他知道銀霜戰神就是在威脅他,所謂的災難就是藉口,隻是為了不讓他拿住把柄而已。

這群人真是無法無天,為了目的,不擇手段啊。

蕭南風深吸口氣道:“我可以試試。”

“不是試試,我說的是,敖帥活,大崢活。敖帥死,大崢滅。”銀霜戰神蠻橫地不給蕭南風找藉口。

蕭南風眯眼看向銀霜戰神,嘴角露出一絲輕笑,他不在乎銀霜戰神的威脅,因為這群人本來就無法無天,豈能相信他們的信用。

“我可以去救敖帥,隻能說是儘力而為,但,你們不會讓我毫無所得吧?”蕭南風說道。

他對救敖帥可冇興趣,但,萬一敖帥自己能活下來呢?不如趁機要點好處。

“我再說一次,敖帥活,大崢活。敖帥死,大崢滅。你不想大崢覆滅,就全力而為。”銀霜戰神冷聲道。

蕭南風冷冷一笑道:“敖戰首就是讓你這般來談判的?那也彆談了。見不到好處,我絕不動手,你們要覆滅大崢皇朝,那就來吧!大不了我去天帝麵前參你們一本,我就不信,你們真能一手遮天?大不了魚死網破,我就不信,你們能做到天衣無縫,就連天帝也查不出你們在刺殺戰神。”

銀霜戰神臉色一僵,劇本不應該這樣的啊,蕭南風居然敢這般抵抗?這不合理啊。

“蕭南風,這可是你自找的。”銀霜戰神寒聲道。

“對,是我自找的,也是你自找的,你去向敖戰首覆命吧,將你剛纔威脅我的話,如實稟報敖戰首就行。”蕭南風說道。

銀霜戰神臉色一沉,他是用了強硬手段,可如今敖帥生死一線,他要這樣回去覆命,豈不是要被戰首恨死?

“好,你要什麼條件,才肯救敖帥?你提吧。”銀霜戰神沉聲道。

“我要一個替補戰神的推薦名額。”蕭南風說道。

“什麼?你要這東西?你要讓誰成為替補戰神?”銀霜戰神驚訝道。

他原以為蕭南風會要法寶、要權利,可他冇想到蕭南風會要這個啊,替補戰神的推薦名額,需要一位戰首親自推薦,再由十名戰神認可,並簽字確認,共同推薦一人,此人才能成為替補戰神。

替補戰神冇有任何權利,隻有在七十二戰神中有人殞落後,他纔有機會與其他替補戰神共同爭奪戰神職位。那需要真本事和大運氣,纔可以成為新戰神的。而蕭南風這般直接被天帝任命的戰神是很不常見的。

“至於推薦的是誰,我還冇想好,戰神殿也有過先例,先立一個空白文書,到時讓我填寫名字就行,我知道天庭的規矩,我保證推薦的是身家清白之人。你們什麼時候將替補戰神的推薦文書送到蕭戰神府,我什麼時候開始去救敖帥。我的屬下也有分身,我能馬上知道你們的行動結果。”蕭南風說道。

銀霜戰神麵色一陣複雜,最終點了點頭道:“好!我會稟報戰首的,告辭!”

他調頭走出了蕭南風的上書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