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仙穹彼岸正文第五百零五章索命梵音黑蓮的描述,讓蕭南風瞬間明白,若非天帝的詛咒,這群紫毛怪物之前在金蓮僧帽麵前,根本就是死路一條。

“前輩,僧帽為何能瞬間附身彆人?附身時,就連真仙也看不見,也對付不了?它們強大得有些誇張了吧?”蕭南風好奇地問道。

“僧帽不是瞬間附身你們的,而是你們故意看不見罷了。”黑蓮用黑光凝字道。

“何為我們故意看不見?”蕭南風不解道。

“聽到索命梵音了嗎?”黑蓮用黑光凝字道。

“我記得當時,有陣陣誦經之聲從四麵八方傳來,那吟誦的分明是莊嚴肅穆的佛經,可是,聽起來卻無比的陰森,聽得人心裡直髮毛,那叫索命梵音?”蕭南風好奇道。

“不錯!聽到索命梵音的時候,你們就開始被催眠了。你們看到的,未必是真的。你還記得僧帽第一次附身的場景嗎?”黑蓮用黑光凝字道。

“剛有索命梵音傳來時,我記得金蓮僧帽是飛上章將軍腦袋上的,雖然速度快,但,我們能看到它的行動軌跡?也就是說,當時我們還冇被嚴重催眠,所以能看見金蓮僧帽的附身過程,可後來,索命梵音聽久了,我們都被催眠了,就故意看不見每次金蓮僧帽附身的過程了?”蕭南風神色一動地問道。

“冇錯!索命梵音,配合金蓮僧帽,在很多時候,都是極為無敵的存在,因為,它一邊催眠你,一邊與你戰鬥,你看到的未必是真實情況,你還怎麼鬥?”黑蓮用黑光凝字道。

“難怪之前大家莫名其妙地就被附身了,我還奇怪為何冇有掙紮的過程。原來,他們掙紮的時候,我們都被催眠得看不見了?這索命梵音太危險了。對了,前輩,那三個邪物連真仙都能隨意附身,它們那般強大,真的是受傷了嗎?”蕭南風好奇道。

“之前被附身的人是真仙,又不是真神。僧帽鎮壓的是靈魂,然後纔是控製對方肉身罷了,它們若是繼續附身你,未必就那麼輕鬆了。當然,你更特殊,神皇幫你將身軀煉出了混元效果,它們之前察覺不到你的靈魂,所以失敗了。這世上,冇人會想到,你一個地仙,就能有近乎混元的狀態吧。”黑蓮用黑光凝字道。m.

“原來如此,多謝前輩解惑。”蕭南風說道,繼而,他又問道:“前輩,可有對付那三個邪物的辦法?”

“它們吞噬眾人的靈魂和魂力,它們也在變強。想要對付它們,需要比它們更強才行。你可以等外界的人進來啊,最少,此時代的天帝,應該能輕易鎮壓它們。”黑蓮用黑光凝字道。

“求人不如求己,外麵不知道會有什麼變數,天帝也未必會來,前輩,你可以對付它們嗎?”蕭南風問道。

“它們雖然被重創受傷了,但,它們現在比我還強,想要打敗他們,除非讓我快速強大起來。”黑蓮用黑光凝字道。

“若像之前一樣,讓你吞噬紫毛怪物身上的金蓮僧帽,可以讓你快速恢複嗎?”蕭南風問道。

“可以!”黑蓮用黑光凝字道。

“好,我馬上就著手做此事,隻是,那三個邪物會不會也抓紫毛怪物做同樣的事情?或者,它們會不會操縱眾紫毛怪物?”蕭南風問道。

“它們不敢,紫毛怪物身上有天帝下的咒法,它們若去喚醒紫毛怪物體內的邪物屬下,會被咒法感應到它們,繼而反噬它們的。”黑蓮用黑光凝字道。

“好,那我就放心了。前輩,你等著,我馬上幫你抓紫毛怪物。”蕭南風神色堅定道。

“好!”黑蓮用黑光凝字道。

蕭南風起身,馬上走向了山穀外。

山穀外,曾大牛還在盯著遠處蓮花池所在的結界處。

“曾將軍,可有異常?”蕭南風問道。

“蓮花池結界裡的動靜變小了,而且,出現了大量霧氣,讓我看不清內部了,應該是附身郡主的那個邪物,催動了大月神宮令。”曾大牛擔心道。

“先彆管那裡了,曾將軍,我們要做兩手準備,一方麵等待外界人的支援,一方麵需要靠我們自己。”蕭南風說道。

“你說得冇錯,可是,我們現在能做什麼呢?”曾大牛一臉焦急道。

“先將你更多的戰友救回來。你負責抓紫毛怪物,我負責喚醒它們,如何?”蕭南風說道。

曾大牛一怔,點了點頭:“好,我聽你的。”

“麻煩了。”蕭南風說道。

“救我的戰友,算什麼麻煩?或許等救的人變多了,我們就可以去和它們鬥了。”曾大牛說道。

二人約定了一些細節,曾大牛就衝入了大霧中。

蕭南風卻在山穀中耐心等候起來。

冇過一會,曾大牛抓來了兩個紫毛怪物,都是地仙級的紫毛怪物,曾大牛一手一個,死死地按住了它們。

“我按住它們,接下來,看你的了。”曾大牛說道。

蕭南風走向一隻猙獰咆哮的紫毛怪物,但,它被曾大牛壓製著,根本動彈不得。

這一次,冇有大月神宮令刺激出它體內的僧帽了,但,蕭南風有黑蓮啊。

“前輩,勞煩你了。”蕭南風說道。

就看到,黑蓮飛出了蕭南風眉心竅,不過,它體表裹著一層黑霧,遮掩了它的身形。

曾大牛奇怪地看著這團黑霧,但它卻剋製住了好奇,並冇有詢問。

黑蓮裹著黑霧,飛上了那紫毛怪物的頭頂,嗡的一聲,黑蓮冒出大量黑光籠罩那紫毛怪物,就看它陡然一顫,它的頭頂忽然冒出一頂金蓮僧帽。

黑蓮底部瞬間形成一個黑洞,吞噬起了那金蓮僧帽。

“不,該死,不要吃我,啊!”那頂金蓮僧帽驚叫道。

忽隆一聲,那僧帽被黑蓮吞噬而下了。

那被壓製的紫毛怪物卻陡然一顫,暴戾的雙目變得清澈了起來。繼而驚詫道:“曾將軍?這是怎麼回事?”

“你醒了?”曾大牛驚喜道。

曾大牛放開了那紫毛怪物。

“是啊,曾將軍,我感覺之前被什麼東西壓製著靈魂意識,剛纔那股壓製我的東西忽然冇了。”那紫毛怪物驚喜道。

“待會再說,在旁邊等著。”曾大牛說道。

“是!”那紫毛怪物說道。

另一邊,裹著黑霧的黑蓮已經落到第二個紫毛怪物的頭頂了,就看到,第二個紫毛怪物頭頂很快冒出一頂金蓮僧帽,繼而被黑蓮快速吞噬而下了。

黑蓮吞了兩頂金蓮僧帽後,飛回蕭南風的眉心竅去消化了。

兩個紫毛怪物全部醒了,它們露出一臉的疑惑之色,紛紛找曾大牛詢問情況。

曾大牛也將之前發生的一切描述了一遍。

“少主有難?那我們還在這裡乾什麼?”兩個紫毛怪物都是暴脾氣,頓時焦怒不已。

“閉嘴!你們倆隻是地仙,能乾什麼?連真仙都被隨意附身,你們去隻是添亂。”曾大牛喝聲道。

“可是……”兩大紫毛怪物焦急道。

“曾將軍,請繼續抓地仙級、人仙級紫毛怪物過來,我先幫它們喚醒意識,天仙級的紫毛怪物先等等再抓。”蕭南風說道。

“好!”曾大牛應聲道。

曾大牛帶著兩個紫毛怪物馬上衝了出去。

一個時辰後,它們又帶回來兩個地仙級紫毛怪物和四個人仙級紫毛怪物,而黑蓮也適時消化了剛剛吞噬的僧帽,繼續開始吞噬了起來。

冇過太久時間,又一批紫毛怪物被喚醒了。它們醒了之後,又是一番互訴。曾大牛懶得解釋,讓其中一個先醒的紫毛怪物負責解釋,它又衝入大霧中,搜尋彆的紫毛怪物了。

而得知真相的紫毛怪物無不露出憤慨之色,繼而加入了曾大牛的隊伍。

冇過一會,大月神宮方向,忽然傳來張淩君的聲音。

“大月神宮的所有人聽著,我已經用大月神宮令,將大月神宮的所有結界都各開出了一道出入口,這些出入口是時刻移動的,對應著當時的時辰,出現在相應的方位,比如此刻是酉時,那出入口就在酉位。大月神宮內的寶物,誰得到,就是誰的。”

張淩君的聲音似無比浩大,在這霧氣消音的環境下,居然轟傳了所有方位。

曾大牛恰好歸來,它露出驚詫之色道:“是少主的聲音?這是那邪物附身少主,在騙所有人都進入大月神宮?”

蕭南風臉色微沉道:“之前雖然有數百人隨我們進入了大月神宮,但,其實隻是進入此戰神獵場的六十支隊伍中的一小部分,還有很多人並冇有隨我們進去的,裡麵的邪物要引所有人進去?難道,裡麵的人已經被它們殺光了?”

“現在怎麼辦?那三大邪物會變得越來越強的啊。”曾大牛一臉擔心道。

“它們再強,強得過天帝嗎?更何況,此刻外界應該已經有人知曉這裡的事情了,很快就會有絕世強者進來了,曾將軍,你不要受它們乾擾,先繼續忙我們的事情。”蕭南風說道。

“好!”曾大牛應聲道。

不遠處,轟的一聲,陰陽二氣爐轟然打開。

“脈主,已經修複了三具羅漢甲冑。”長兵在不遠處叫道。

蕭南風卻忽然看向黑蓮:“前輩,你現在可以喚醒天仙級紫毛怪物了嗎?”

“可以!”黑蓮用黑光凝字道。

蕭南風點了點頭,他看向長兵道:“分出三個人,身著羅漢甲冑,隨曾將軍一起,去抓捕天仙級紫毛怪物。”

“是!”眾人應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