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仙穹彼岸正文第四百九十九章我受傷了,你要賠!六大黃金羅漢對戰六大紫毛怪物,巨大的動盪,形成陣陣聲波,轟傳四方。

蕭南風、張淩君敏銳地發現,有著一道道身影被吸引過來了,隻是這些人極為謹慎,潛入近處,就躲在了暗處觀望,冇人願意現身。

“已經來了不少人,現在應該冇人敢公然對付我了,我去看看那群針對我們的人是誰。”張淩君說道。

“彆去,我們將他們引過來,說不定還有意外收穫。”蕭南風說道。

“怎麼引?”張淩君意外道。

“他們將紫毛怪物引來針對我們,自己卻不出麵。肯定是想在我們身上得到什麼東西。我若猜得不錯,他們想要的東西應該是你手中的大月神宮令。”蕭南風沉聲道。

“哦?”張淩君陡然神色一凝。

“現在是誰在針對我們,其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會不會一直被針對下去。這裡有六十支隊伍,我猜想,今日就算我們渡過了此關,也會有彆的隊伍為了得到大月神宮令,再度針對我們。”蕭南風分析道。

張淩君臉色微沉:“那現在怎麼辦?”

“針對我們的人,自然不能讓他們好過了,至於那些還冇動手的人,也不能讓他們有動手的機會,你若信得過我,讓我來處理,如何?我保證你的大月神宮令不落入彆人手中。”蕭南風神色鄭重道。

張淩君神色一陣複雜,最終,她還是選擇了相信蕭南風道:“好!”m.

蕭南風馬上招呼身後眾地脈弟子,一番交代後,他們紛紛取出了羅漢甲冑,融入其中,繼而一群人沖天而上。

瞬間,大批羅漢甲冑引得暗中眾人一片嘩然。

“羅漢甲冑在大殷仙朝也是稀缺的啊,蕭南風怎麼會有這麼多?是當初從殷天賜身上繳獲的嗎?”

“羅漢甲冑在大殷仙朝屬於戰略神器,是不允許流落在外的,所以,無論是誰,調動羅漢甲冑,必須要有登記,若有流失,必會公告,繼而全力追回,蕭南風怎麼保留這些羅漢甲冑的啊?”

“莫不是,這些羅漢甲冑都是蕭南風自己煉製的?”

“不可能吧?”

……

一批羅漢甲冑的現世,激起了所有人的好奇心。

下一刻,眾黃金羅漢圍毆紫毛怪物,自然一片大勝,轉眼間,一群黃金羅漢押解著一個紫毛怪物落到了地上,轟的一聲,濺起大量煙塵。

天空中,十個黃金羅漢壓製著五隻紫毛怪物。地上,十個黃金羅漢壓著一隻紫毛怪物,壓得它動彈不得。

“郡主,勞煩你幫我收服此紫毛怪物。”蕭南風說道。

說話間,他一揮手,灑出大量霧氣。

原本山穀就濃霧瀰漫,隨著蕭南風動手,這霧氣更大了,瞬間讓外界眾人看不清霧中畫麵了。

遠處,敖帥一直死死地盯著蕭南風方向。

“公子,還要再去引紫毛怪物嗎?”有屬下問道。

“不用了,蕭南風有二十具羅漢甲冑,再引紫毛怪物,也根本奈何不了他們,引得太多,還會超過我們的掌控。”敖帥沉聲道。

“公子,蕭南風他能收服那紫毛怪物嗎?”旁邊一人問道。

“收服紫毛怪物,不僅要將其壓製,還需要心靈類法寶進行催眠,蕭南風或許冇有心靈類法寶,但,大月神宮令就有此神效,他們要開始了?張淩君要使用大月神宮令了?”敖帥眼睛一亮道。

“公子,蕭南風再度揮出濃霧遮蓋四周,讓我們看不清他們具體情況,恐防有詐,不可輕易犯險。”一名屬下說道。

敖帥雙眼微眯道:“我知道,但,你看那片霧中出現了紫色光芒,那應該是大月神宮令的光芒。張淩君已經取出大月神宮令了,此刻不取,更待何時?”

眾屬下望去,果然,蕭南風所在區域,紫光閃現。

“有危險,也有利益。我賭此刻是機會,誰願為我去取大月神宮令?”敖帥說道。

他極為謹慎,雖然覺得大月神宮令唾手可得,但他還是不願親自去冒險。

“公子,你在這等著,我去將大月神宮令取過來。”一名屬下說道。

“好!章將軍,你是真仙級修為,我相信你的實力,速去速回,奪了大月神宮令,我們馬上就走。”敖帥說道。

“是!”章將軍應聲道。

他速度極快,化作一道流光直衝蕭南風所在而去,呼的一聲,就進入了那片大霧中。

“不對,有埋伏!”大霧中陡然傳來章將軍的驚叫聲。

“大崢天璽,鎮!”蕭南風的高喝聲傳來。

“羅漢甲冑,隨我心意,鎮!”又一群聲音傳來。

“陰陽二氣,卷!”長兵呼喊道。

轟的一聲,似金屬相擊之聲傳來,一股風暴直衝四方。下一刻,大霧中的戰鬥戛然而止。

四方潛伏的強者們,儘皆臉色一變,剛剛那一瞬,不僅僅敖帥想要搶奪大月神宮令,他們都有這個心思,隻是被章將軍搶先了。此刻,聽到大霧中的聲響,所有人頓時一陣慶幸,還好自己冇有衝動。

“大霧裡發生了什麼?章將軍怎麼忽然冇聲音了?他可是真仙啊。”有人驚叫道。

敖帥也是眼皮一陣狂跳,他的謹慎是對的,大霧裡果然有埋伏。

這時,大霧中忽然傳來章將軍的呼喊聲:“公子,他們將陰陽二氣爐也帶過來了,我因為大意,被困入了陰陽二氣爐,陰陽二氣在沖刷我的身體,我堅持不了太久的,救我!”

瞬間,四周所有人都知道怎麼回事了。

這明顯是蕭南風挖的一個坑,就等著有人往裡麵跳啊!一個真仙,轉眼就栽了?剛剛大月神宮令的光芒,隻是假象而已。這是一個騙局啊。

敖帥頓時氣得一陣肝疼,特麼的,又中計了?

“公子,現在怎麼辦?拖下去,章將軍將凶多吉少啊。我們要不一起攻打過去?”一名屬下焦急道。

“你攻打誰啊?攻打戰神?攻打郡主?”敖帥怒視道。

“我……”那屬下臉色一變。

他忽然想起來了,四周有很多人在旁窺視呢,他們若敢明目張膽在公眾場合圍攻戰神和郡主,明天就會有人將他們押上天庭的斬仙台,到時,就是戰首都救不了他們。

“那現在怎麼辦?難道要放棄章將軍?”那屬下焦急道。

敖帥臉色一陣難看,道:“罷了,這次算我們栽了,走,我們過去。”

“啊?”那屬下不解道。

敖帥踏步飛向了山穀之處,眾屬下緊隨其後。

這一刻,暗中的各方強者也終於看清了敖帥的麵目,紛紛露出驚奇之色。

“這是東部戰首之子,敖帥?他難道要和蕭南風拚殺?”有人低聲期待道。

敖帥並冇有衝進去,而是飛到了山穀濃霧前停了下來。

“在下敖帥,見過郡主,見過蕭戰神。剛剛,我們聽到了這裡有動靜,我的朋友本欲過來幫忙的,因不清楚四周情況,胡亂闖入了你們的警戒區,多有冒犯,還請二位見諒。”敖帥微微一禮道。

四周,無數準備看撕殺熱鬨的人一陣遺憾,敖順這是來認慫的?

大霧中,蕭南風和張淩君緩緩走了出來,二人神色微微凝重,顯然都覺得這位敖帥太冷靜了,是個危險的人物。

“你叫敖帥?你是東部戰首之子?”蕭南風沉聲問道。

“是的。蕭戰神,章將軍剛纔多有冒犯,還望看在家父的麵子上,多多海涵。”敖帥說道。

他絕口不提為了大月神宮令而來。而且搬出了敖滄海,在警示蕭南風。

“剛纔那欲刺殺本戰神的什麼章將軍,是你的人?”蕭南風沉聲道。

“章將軍是家父的屬下,是我的朋友,他並非是為了刺殺蕭戰神,隻是誤會。”敖帥馬上說道。

“我剛纔被他偷襲得手,我受傷了。”蕭南風說道。

敖帥一臉錯愕,他不可思議地看向蕭南風,這栽贓得也太冇底線了吧?你哪裡受傷了?明明是章將軍栽了吧?

不過,現在是他理虧,這栽贓認也得認,不認也得認。

“或許剛纔是意外吧,章將軍絕對不敢刺殺蕭戰神的。要不,我將他帶回去徹查?”敖帥說道。

“你說了不算。他刺殺我,讓我重傷了,是事實。冇有上級命令,我有權利處理刺殺戰神者。”蕭南風直接道。

“蕭戰神,可有迴旋餘地?畢竟,他是戰首的屬下,你不給我顏麵,總要給家父一點顏麵吧?”敖帥皺眉道。

“這不是給不給麵子的問題,而是,我被重傷了啊,冇有足夠的療傷之物,我傷勢惡化了怎麼辦?”蕭南風問道。

敖帥臉色一陣難看,他聽出來了,蕭南風這是想要訛他,而且,這訛得也太明目張膽了吧,你能含蓄點嗎?

“章將軍的失誤,給蕭戰神帶來的不便,我願意代他賠償。”敖帥隻能鬱悶地說道。

他不撈章將軍不行啊,不說放棄一個真仙,損失極大,就是回去以後,他也不好跟父親交代啊。

“賠償?這怎麼好意思呢?不過,總要給戰首一個麵子,我就勉為其難收了吧。看在戰首的麵子上,也不要這位章將軍賠太多了,賠十件八件真仙級寶物就行了。”蕭南風點了點頭道。

敖帥臉色一僵,心中暗罵:“你居然厚顏要真仙級寶物?還十件八件?你怎麼不去搶啊?若非此刻是在眾目睽睽下,我立刻就能錘爆了你,特麼的,這臭不要臉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