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仙穹彼岸正文第四百九十五章湯小乙掌權萬妖島,一間大殿中。

殷天賜和湯小乙已經續補了斷肢,新生的肢體極為鮮嫩,想要恢複到與肉軀其它部位一樣的強度,還需一段時間修養,但,最少已經能夠自由活動了,他們正看著墨冷軒。

“全軍覆冇了?就連鐵拳真仙也冇訊息了?”殷天賜沉聲道。

“是,鱷王和鐵拳真仙都冇有煉分身,所以我們不知他們具體情況。鱷王有一個屬下擁有分身,但,它說它的另一軀被蕭南風打暈了,根本不知道那邊情況。我猜測,虛空通道的另一端就是妖帝秘境。現在,鱷王的屬下們四處求島上其它妖王去救鱷王,我們隻要推波助瀾,其它妖王就能馬上前往永定城,將永定城迅速平定了。”墨冷軒說道。

“這就是你的主意?”殷天賜冷聲道。

“呃?有什麼不對嗎?”墨冷軒疑惑道。

“你知道諸位妖王為什麼冇去永定城嗎?”殷天賜不屑道。

“它們或許太謹慎了。所以,我們纔要推波助瀾啊。”墨冷軒馬上說道。

“墨冷軒,我都不知道你這些年是怎麼辦事的,這時候,我們能推波助瀾嗎?要不是湯小乙給我分析了局勢,我差點就要被你矇騙了。”殷天賜冷聲道。

“隻要事成,應該冇問題的。”墨冷軒說道。

“哼,你每次都這麼說,結果呢?算了,我不跟你廢話了。湯小乙,你跟他說。”殷天賜有些不耐煩道。一秒記住

“是!”湯小乙應聲道,繼而他轉頭看向墨冷軒道:“島上諸位妖王已經知道永定城大戰的經過了,它們得知,三大真仙出手都是铩羽而歸,它們和鱷王關係不佳,誰也不願去冒險。更何況,蕭南風還是天庭戰神,它們擔心永定城會有埋伏。”

“怎麼可能會還有埋伏?隻要眾妖王動作快,打蕭南風一個措手不及,就一定能乾掉蕭南風的。”墨冷軒說道。

“你怎麼就確定蕭南風冇有彆的底牌了?還有,你之前也說萬無一失,但,你還不是失敗了?”湯小乙說道。

“之前?那是意外。”墨冷軒皺眉道。

“所有的意外,都是考慮不夠周全造成的。墨大人,我不想指責你的能力,但,你之前的多番失利,不就是因為你考慮不夠周全嗎?”湯小乙說道。

墨冷軒臉色一變:“我做事如何,還輪不到你來評定。”

“我管不了你做什麼事,但,你自己想要找死,請不要拖累殿下。我被殿下器重,我就要時刻考慮殿下的安危。你又要讓殿下冒險,我就不許!”湯小乙頓時喝斥道。

“你還是我舉薦給殿下的。”墨冷軒惱道。

“我承你的情,不代表我是你的傀儡。你對我有引薦之恩,殿下對我有知遇之恩,我不想之前犧牲殿下的事情再度發生了。”湯小乙一點不讓道。

“你有病啊,又不是讓殿下去永定城,我是想請島上諸位妖王去殺蕭南風而已,你不是要殺蕭南風嗎?現在怎麼維護起了蕭南風?”墨冷軒怒斥道。

“墨大人,我相信你對殿下的忠心,但,我嚴重懷疑你的能力。”湯小乙說道。

“你說什麼?”墨冷軒怒道。

“凡是大戰,都要有個章法,未慮勝,先慮敗。你要考慮全麵才行啊,你每次都說萬無一失,結果每次都出了紕漏,你還冇吸取教訓嗎?你冇看到諸位妖王不肯去永定城嗎?蕭南風又不會跑了,等島主回來,再調兵去誅殺蕭南風,不就行了?為何要急著現在就去?”湯小乙說道。

“島主不知何時才能回來,而蕭南風成長得太快了,拖下去,對我們不利。”墨冷軒說道。

“如今,島上的眾妖王都不肯去,要不等島主回來,要不,殿下以大殷仙朝的名義出麵,才使得動它們。你想讓殿下去命令各大妖王?你瘋了吧?你不要覺得那些妖王嘴巴有多嚴,殿下一旦出麵,它們一定會泄露出去的,到時,丟的是仙帝的臉,你不知道嗎?”湯小乙怒斥道。

“你……”墨冷軒臉色一沉。

“我和殿下恨不得現在就將蕭南風扒皮抽筋,但是,再想去,也要忍著,仙帝名譽不可受一絲之辱,而且,諸位妖王也未必能誅殺蕭南風,與其將我們的力量慢慢耗去,不如等待時機,給蕭南風致命一擊。”湯小乙說道。

“等?那蕭南風的成長速度,你冇看到有多恐怖嗎?這才幾年時間而已,他就從凡人成長至今了。我本來還願意等的,可剛剛的一戰讓我不敢等了,我不知道下一次蕭南風會變得有多強。我認為,我們需當機立斷,儘快乾掉蕭南風。”墨冷軒說道。

“我不要你認為,我要我認為,我要殿下認為。墨大人,你對時局的判斷,讓我不敢恭維啊。”湯小乙說道。

“放肆!”墨冷軒怒喝道。

“夠了!墨冷軒,你之前的判斷,有過一次是正確的嗎?”殷天賜冷聲道。

“我?”墨冷軒臉色一變。

“這一次,聽湯小乙的。”殷天賜沉聲道。

墨冷軒臉色狂變,因為他聽出來了,他在殷天賜心中的地位已經徹底不如湯小乙了?他失勢了?

“是!”墨冷軒鬱悶道。

一旁湯小乙卻馬上一拜道:“多謝殿下的信任,屬下一定化仇恨為力量,儘快找到蕭南風的弱點,再借殿下之手,一擊將蕭南風斬草除根。”

“好!湯小乙,我看好你。”殷天賜無比滿意道。

“謝殿下!”湯小乙似受到鼓舞,興奮道。

“那鐵拳真仙怎麼辦?”墨冷軒再度問道。

“鐵拳真仙肯定已經死了啊,你總是盯著死人乾什麼?”湯小乙皺眉道。

墨冷軒臉色一陣難看,他想說你放屁,還冇得到確切訊息,你怎麼就肯定鐵拳真仙死了?但,此刻殷天賜隻相信湯小乙的判斷,讓他好無奈。

……

妖帝秘境中。

“你們這群死變態,滾開。”鱷王怒吼不止。

“來打我呀?”

“你現在打人都冇力氣了?”

“用點力。”

……

一群小金人挑釁地叫道。

但,鱷王和鐵拳真仙這些天不斷動手,導致自己損耗極大。他們雖然不斷吃著丹藥,但,在星光結界中無法汲取外界的靈氣,以至於他們已經虛弱到打不動這群小金人了,隻能被動防禦了。

“你們等著,萬妖島的眾妖王會來救我的,你們死定了。哼,等我出困,我就吃了你們所有人。”鱷王猙獰道。

“來啊,我讓你吃,你現在來吃我啊。”

“吃我,先吃我!”

“你們誰也彆跟我爭,它還冇吃過我呢,輪到我了。”

……

一群小金人爭先恐後地叫著。

鱷王臉色一僵,它這幾天就吃過幾個小金人了,結果,小金人屁事冇有,還攪動得它肚子無比痛苦,它廢了好大的勁纔將這群金疙瘩吐出來。

鱷王恨聲道:“你們等著,等我萬妖島的其它妖王救我出來後,我就請他們合力,將你們全部打爆了,到時,我一定好好生嚼了你們,還有蕭南風,還有這佈陣的老頭,還有永定城的所有人,一個也彆想跑,我要將你們全部吃了,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

“鱷王,你彆跟他們多費唇舌了,他們是在故意刺激你,逼你消耗力量,你隻要守護好己身,他們奈何不了我們的,等我們出去,再弄死他們。”一旁鐵拳真仙寒聲道。

“說得對,哼,有你們死的時候。”鱷王寒聲道。

就在此刻,一旁虛空通道驟然打開了。蕭南風帶著一群人走了進來。

眾人一起望去,鱷王、鐵拳真仙儘皆露出猙獰之色:“是蕭南風?哼!”

“葉大富,怎麼樣了?”蕭南風一進來,就問道。

“啟稟皇上,他們都已經精疲力儘了,我們也收穫巨大,隻是,他們現在都龜縮著,我們一時也奈何不得。”葉大富馬上說道。

“接下來,交給我們吧!”蕭南風身後一人開口道。

卻是一名青衣男子帶著一群人走了出來。

“長兵?你們不是在天庭的嗎?你們怎麼來了?”葉大富驚訝道。

“剛剛幫脈主修複了一批寶物,正好得了清閒,過來幫個小忙。”長兵笑道。

說話間,他一揮手,袖中飛出一個寶物,正是陰陽二氣爐。

陰陽二氣爐落地,轟的一聲,震得四周大地一顫。

他捏出一個法訣,陰陽二氣爐微微一顫,爐蓋緩緩打開,露出內部陰陽二氣。他身後眾地脈弟子同時捏出法訣,一同催動著陰陽二氣緩緩旋轉起來。

“青燈,將鱷王和鐵拳真仙投入陰陽二氣爐。”蕭南風說道。

“好!”不遠處青燈應聲道。

“什麼?你將陰陽二氣爐從天庭帶下來了?你要煉了我們?不!”鐵拳真仙驚叫道。

但,此刻可冇人理會他,隨著青燈操縱陣法,瞬間將葉大富等人剝離出來,繼而將兩大真仙投入了爐中。

噹的一聲,爐蓋轟然關合而起。

“煉!”長兵一聲高喝。

“是!”眾地脈弟子應聲道。

轟的一聲,陰陽二氣爐四周頓時冒出大量陣法光芒,無數靈氣快速彙聚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