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仙穹彼岸正文第四百八十二章陰陽二氣爐煉妖獄的山洞口極大,他們一入其中,就看到了大山都被挖空了,四周被刻錄了大量符文陣法加固山體。環繞山洞內部的是一個個巨大囚籠,囚籠已經全都被打開了,內部空空如也。

“剛剛的凶獸襲擊我們,果然是人為的。一定是之前離開的天兵天將做的。”張淩君皺眉道,繼而,她又說道:“你可要當心了,有些天兵天將知曉進入此處大陣的方法,你可彆再被他們潛進來了。”

“我待會用府鑰,將這裡的大陣全部修改一番,到時,就冇人能進來了。”蕭南風說道。

“對!”張淩君點了點頭。

他們順著山洞轉了一圈,結果,一隻凶獸也冇有了。不過,在煉妖獄的中心下方,他們發現一個巨坑,巨坑內是一口巨大的青銅丹爐,丹爐四周有著黑白二氣環繞,環繞軌跡極為玄妙。

“好一個丹爐,周圍的黑白二氣,似在演繹著某種規則?”蕭南風意外道。

“這叫陰陽二氣爐,是烈日戰神最強寶物,是可以煉製出仙器的頂級丹爐。”張淩君說道。

“可以煉製仙器?”蕭南風驚訝道。

太清仙宗的地脈弟子,就擅長煉丹、煉器,可是,他們卻從來冇能煉製過一口仙器,仙器不凡,雖不如仙人般靈活,但,仙器威力堪比仙人啊。

“不錯!煉製仙器需要用仙級生靈去活祭,所以,這裡關押著大量妖獸,這些妖獸,都是準備用來煉製仙器時,活祭用的。”張淩君解釋道。

“活祭?仙器的鍛造,有些血腥啊!”蕭南風皺眉道。m.

“你不用覺得血腥,這些凶獸殘害一方,不知害死了多少人,與其直接殺了,還不如煉成仙器。”張淩君笑道。

“你說得對。不過可惜,這些凶獸都死了,暫時可煉不了仙器了,這陰陽二氣爐能煉製仙器,應該也是極為了不得的法寶吧?”蕭南風說道。

他走向陰陽二氣爐時,陰陽二氣爐外圍陡然冒出大量金光,轟的一聲,將他撞開了。

“咦,有陣法守護陰陽二氣爐?”蕭南風驚訝道。

“那是當然,要不然,那群離開的天兵天將,早就將陰陽二氣爐順走了。”張淩君笑道。

“哦?”

“我若猜的不錯,除了那些天兵天將去不了的地方,這戰神府邸的大部分寶物,肯定被順之一空了。”張淩君分析道。

“我以後會查的,不過,有這口陰陽二氣爐在,到是讓我非常滿意。”蕭南風笑道。

他探手再度去抓陰陽二氣爐,瞬間,再度一股金光形成一個結界,擋住了他的手。

這結界是厲害,但,在蕭南風的燭火神通麵前,不算什麼,瞬間,他的魂力穿透到了結界內,並且找到了守護陣法的樞紐處,魂力猛地沖刷而去。

轟的一聲,結界散開了。

張淩君雖然已經見過蕭南風這一手了,依舊驚奇不已,而她的親衛卻瞪大了眼睛,露出了不可思議之色。

蕭南風輕輕摸向陰陽二氣爐,嘭的一聲,他的手又被陰陽二氣撞開了。他用魂力去探查陰陽二氣爐,也被陰陽二氣猛地撞開了。

他似無處下手,但,他卻極為驚喜:“好寶貝。”

“陰陽二氣爐,是最頂級的丹爐,你想要煉化恐怕不是易事。”張淩君說道。

“沒關係,慢慢來。總有一天,我會煉化好的。”蕭南風說道。

“我贈你一物吧。”張淩君說道。

“哦?”蕭南風疑惑道。

張淩君翻手取出一塊玉簡:“陰陽二氣爐中,有特殊的規則陣法,胡亂煉化,根本煉化不了。我這裡有控製內部規則的各種法訣,隻是,即便擁有這些法訣,也需要大量時間才能煉化陰陽二氣爐,烈日戰神煉了多年,也不能完全掌握陰陽二氣爐。”

“哦?你這是哪來的?”蕭南風好奇道。

“這份法訣是我孃的遺物之一,當年,這口陰陽二氣爐,就是我娘送給烈日戰神的,如今落入你手中,這份法訣,我也贈給你吧。”張淩君笑道。

蕭南風瞬間明白,張淩君是在拉攏他。他微微一笑道:“好,那我就卻之不恭了,以後郡主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可以來找我商量。”

“好!”張淩君滿意道。

蕭南風收起玉簡,又在這裡轉了一圈,就帶著張淩君出山洞了。

他們在戰神府邸轉了一圈,如張淩君所說,很多宮殿內的東西都被搬空了,隻有少數大殿內的東西還在,雖然有不少珍貴的寶物,但,比起陰陽二氣爐,可差了一大截。

天黑之前,張淩君也告辭了。

蕭南風將二人送走之後,第一件事就是催動府鑰,將戰神府邸的大陣做了調整,保證再無人可以進來。緊接著,他將上方大旗換了下來,繼而,一麵書有巨大‘蕭’字的大旗緩緩升起,至這一刻起,宣告所有人,這座府邸以及四周大批山林區域,都歸屬他蕭南風了。

他冇有去招募新的親衛,而是來到煉妖獄中,祭煉陰陽二氣爐了起來。

因為有著張淩君給的法訣,他祭煉起來容易了很多,僅僅兩天時間,陰陽二氣就不再排斥他了。隻是,陰陽二氣爐或許太高級了,他就算有法訣,想要短時間祭煉好,也不容易。

就在此刻,他腰間一顫,他臉色一沉,停下了祭煉陰陽二氣爐。

他翻手從腰間取出紫炎葫蘆,他這幾天也知曉了,葫蘆裡困著的就是殷天賜。而且是殷天賜本體。

“蕭南風,你困不了我多久的,等我出困,看我不弄死你。”葫蘆中傳來殷天賜的怒吼聲。

轟的一聲,紫炎葫蘆上出現了一道極為細小的裂縫。

紫炎葫蘆終究隻是真仙級寶物,殷天賜貴為太子,肯定有不少好法寶,他早就猜到紫炎葫蘆困不了殷天賜太久的,他又不想這麼輕易放了殷天賜,那就先耗著。

“等你出來再說吧。”蕭南風冷聲道。

他探手捏起一個法訣,隔絕了紫炎葫蘆內外的聲音,以至於殷天賜的聲音傳不出來了,他收起紫炎葫蘆,繼續專心祭煉陰陽二氣爐。

又是數日後,蕭戰神府外,傳來一陣敲陣聲。

他神色一動,停下了繼續祭煉陰陽二氣爐,踏步走出了山洞,他一揮手,撤去了大陣,頓時看到陣外站著數百名太清弟子,為首正是張非凡,旁邊是長兵等人。

“蕭南風,你還真是到哪都有大動靜啊,我這一回來就聽說你在這裡大戰了一場?”張非凡笑道。

“張脈主?多謝你幫我帶地脈弟子過來。”蕭南風笑道。

“不用跟我客氣了,這些地脈弟子,要成為你的親衛吧?你放心,我幫你聯絡相關官員來給他們登記,到時,你簽字畫押後,他們就能擁有正式身份令牌了,以後出入大羅天就不麻煩了。”張非凡笑道。

“多謝!張脈主進來坐坐?”蕭南風邀請道。

“不了,我們以後有的是見麵機會。我離開大羅天有些日子了,積累了大量政務,等我忙完,再來叨擾你。”張非凡笑道。

“好!”蕭南風點了點頭。

送走張非凡,蕭南風纔看向長兵等人。

“拜見脈主!”長兵等人恭敬道。

“進來吧!我待會幫你們將魂力錄入大陣,你們就可以輕易出入了。”蕭南風說道。

“是!”眾人應聲跨入大陣。

他們眼中充滿了好奇之色,雖然這裡的建築不是非常華麗,但,卻讓他們分外小心。這裡可是天庭的戰神府啊。

“不用拘謹,以後這裡是你們辦公的地方,你們暫時作為我的親衛,你們先好好熟悉這裡,熟悉大羅天四方。”蕭南風說道。

“是!”眾人應聲道。

忽然,長兵嗅了嗅鼻子,驚訝道:“好重的爐氣啊?”

“爐氣?”蕭南風疑惑道。

“是啊,這種爐氣的規格,超越了我太清仙宗最好的丹爐了,脈主,你這是在開爐煉寶嗎?”長兵驚訝道。

不僅長兵,身旁好些個地脈弟子都露出震撼之色。

蕭南風意外道:“你們怎麼感受到丹爐的?爐氣很重?”

“脈主,你忘記我太清仙宗最擅長什麼了嗎?”長兵笑道。

“哦?”蕭南風疑惑道。

“我太清仙宗除了太清紅月的神妙,最厲害的就是爐煉之法了啊,兩百多年前的浩劫過後,宗主、各大脈主擔心太清爐煉之法被彆的勢力覬覦,故意散播我太清爐煉之法斷了傳承,隻剩下少許的殘篇苟延殘喘了。其實,我地脈一直肩負著傳承的任務,隻是從來不為外人所知。”長兵低聲說道。

“地脈,傳承太清爐煉之法?”蕭南風驚訝道。

“是,隻是冇有好的丹爐和材料,我們隻能煉一些普通丹藥、法寶。可即便如此,我太清仙宗的丹藥、法寶都比普通仙門好出幾個檔次呢。”長兵自豪道。

“哦?”

“太清爐煉之法是當年太清道祖傳下的至高秘法,我地脈弟子,隻有續宗者,同時有極為特殊的靈魂、體質,纔有資格修習完整的太清爐煉之法,我們這次來了數百名地脈弟子,真正有傳承在身的,隻有三十個人。”長兵解釋道。

“我正需要幫手助我祭煉陰陽二氣爐,跟我來,讓我看看你們的本事。”蕭南風期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