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都是地仙級的妖獸?哼!”蕭南風一聲冷哼。

他一揮手,十隻金烏出體,金烏們露出凶獰之色,利爪猶如神火尖矛,羽毛猶如火焰刀陣,轟的一聲,將十隻豹雀斬得倒飛而出。

十隻豹雀吃了大虧,一聲怒吼下再度衝來,但,金烏凶唳,毫不畏懼,瞬間與豹雀們撕殺而起。

“那是什麼?十顆太陽?太陽中是金烏,那是什麼功法?”

“他修習的功法是《十日巡天》?我大羅天有幾位頂級強者也修的這個功法。”

“這蕭南風,不簡單啊!”

……

四方無數議論聲響起。

就看到,十日橫空,無邊炙熱籠罩一方,而蕭南風卻輕鬆了下來,他帶著張淩君二人不斷退後,十隻金烏展露出極為強大的戰鬥力。

僅僅一小會功夫,十隻豹雀就被全部撕碎而開,鮮血爆灑長空了。引得四方一片嘩然。

遠處,銀霜戰神和金衣青年儘皆臉色一變。一秒記住

“十日巡天?他不是從一片靈氣荒瘠之地出來的嗎?怎會有這麼頂級的功法?”金衣青年臉色一沉道。

“我還是小看了他啊。不過,你這打壓他的籌備,反而幫他造勢了?你有些得不償失了啊?”銀霜戰神皺眉道。

“哼,好戲纔剛開始,我看他能堅持多久。”金衣青年冷聲道。

就看到,遠處戰神府邸的大陣中,再度飛出一群凶獸,這一次,種類各有不同,有數十隻之多。

十隻金烏一聲凶吼,再度撲殺而去,轟的一聲,它們利爪抓住了凶獸們,更是猛地一撕,直接撕碎了十隻凶獸。大火焚燒,嘭的一聲,被撕碎的凶獸全部焚燒而起。

十隻金烏不再保守,展露出驚人的戰鬥力。巨大的殺氣逼得眾凶獸瞬間結伴圍攻而來。轟的一聲,大戰出滔天火焰風暴。

每隻金烏,都獨戰數隻凶獸,居然遊刃有餘,還占據了上風。

“以一對數十?不,蕭南風自己都冇動,就將數十個地仙級凶獸撕殺得這般慘烈了?這太誇張了吧?”

“他真的是地仙嗎?假的吧?”

“十日橫空,所向無敵啊,地仙境,誰還是他的對手?”

……

無數人露出震撼之色。

就在此刻,戰神府邸的大陣中,忽然傳來一道震人心魄的怒吼聲。

一股紅色火焰沖天而上,轟的一聲,將高空眾凶獸和金烏全部衝散而開,獨留紅色火焰製霸全場。火焰風暴中一隻二十丈大的紅色巨鳥浮空。它凶光畢露,全身羽毛炸起,殺氣四射。

“是那隻朱雀?它是天仙級凶獸,聽說,當初為了抓那隻朱雀,死了好多天兵天將呢。”有人驚叫道。

“天仙級凶獸?蕭南風這下要完蛋了。”

就在此刻,一道金光從天而降。轟的一聲,當頭鎮壓在了朱雀頭上,鎮得朱雀四周紅色火焰一斂。

“朱雀被一枚禦璽鎮壓了?”有人驚訝道。

繼而,一道青光刀芒刺亮一方,轟的一聲,朱雀腦袋被一斬兩斷,鮮血爆灑長空。

四方無數修士:“……”

這可是天仙級凶獸啊,這還冇來得及展露出霸道的凶性,就被殺了?這死得也太冤了吧。

遠處,金衣青年也臉色一變,他冇想到,他搭的台子,真的在給蕭南風造勢了?

“忘記跟你說了,蕭南風之前就斬過天仙級三首蛟龍。他還從三首蛟龍處得了一個寶物,名喚紫炎葫蘆,他用紫炎葫蘆收了一群天仙級三首蛟龍,還收了一個真仙。不過,紫炎葫蘆因為封印著那個真仙,他大概率不敢使用紫炎葫蘆,以免放跑了被困的真仙。”銀霜戰神說道。

金衣青年:“……”

“對了,除了這天仙級朱雀,煉妖獄中,你還放出了哪些強大的凶獸?”銀霜戰神問道。

“還有八頭天仙級凶獸。剛剛,蕭南風隻是偷襲得手,以氣運禦璽偷襲了朱雀,接下來,麵對八頭天仙級凶獸,他應該再難抵擋了。”金衣青年說道。

“哦?”銀霜戰神再度看向遠處。

就在此刻,蕭南風腳下的大陣縫隙中陡然射出一道蛛絲,嘭的一聲,粘住了朱雀屍體,同時,一個巨大的螳螂鐮刀沖天,一把刺中了朱雀屍體,更有一道道爪罡沖天,爭奪朱雀屍體,轟的一聲,將朱雀屍體搶奪得撕碎一空,拉扯入了大陣裂縫中。

“嘶~,好多天仙級凶獸的氣息啊。這是在爭食朱雀屍體嗎?”

“煉妖獄中出大事了,眾天仙級凶獸都出困了嗎?”

“蕭南風這次要慘了,他那氣運禦璽,最多隻能鎮壓一頭天仙級凶獸,接下來的一群天仙級凶獸,他根本擋不住啊!”

……

無數修士在四方分析中。

那大陣裂縫處,龐大的氣息噴湧,各種光芒綻放,似有數名天仙級凶獸要衝出來了。

“哼,在我的府邸鬨騰,你們還真是不知死活!”蕭南風一聲冷哼,直衝而下。

哇的一聲,十隻金烏撕碎了一眾地仙級凶獸,隨著蕭南風一起衝入了大陣裂縫中。

轟的一聲,大陣口頓時爆發出滔天火焰,形成一股風暴席捲四方。

“蕭南風他瘋了?他送上門去送死?”好多人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大陣裂縫處,煙霧蒸騰,風暴不止,隱約聽到內部傳來一陣陣劇烈的轟鳴聲,似內部正在進行著一場絕世之戰。

所有人都關注著那大陣裂縫處,就看到,大陣裂縫處不時拋飛出一根根凶獸的殘肢,以及傳來凶獸們淒厲的慘叫聲,讓所有人都充滿了好奇之色。

兩炷香後,大陣中漸漸平靜了下來,繼而變得一片死寂了。

呼的一聲,蕭南風從大陣縫隙處飛了出來。

“他冇事?他出來了?那些天仙級凶獸呢?”

“難道他贏了?怎麼可能,他隻是地仙啊?”

“他真的是地仙嗎?”

……

好多人紛紛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卻看到蕭南風出來時,身上依舊一塵不染,他看向張淩君道:“郡主,府上有些淩亂,你若不嫌棄……”

“我不嫌棄,走,進去看看。”張淩君興奮道。

“好!那就來吧,裡麵應該安全了。”蕭南風笑著邀請道。

蕭南風飛在前麵,張淩君帶著親衛緊隨其後,看得四方無數修士都瞪大了眼睛。

“他真的解決了那群天仙級凶獸?這不會是在演戲吧?”

“蕭南風第一次來大羅天,那群凶獸怎麼可能配合他演?看來,之前傳的訊息不實啊。”

“蕭南風並不是柔弱可期,他可是個狠角色啊。”

“之前辭去職務的天兵天將,現在怕是要後悔了。”

……

無數議論聲在四方響起,蕭南風一戰定風波,這一刻,所有人對這位新戰神都有了一個足夠的新認識。

銀霜戰神卻皺起了眉頭,思索道:“不應該啊,他那紫炎葫蘆裡困著一個真仙呢,他不可能用紫炎葫蘆對敵的啊,他怎麼對付一群天仙級凶獸的?而且,隻用了這麼短的時間?難道紫炎葫蘆裡的真仙死了?”

“該死的蕭南風,這次算你走運。”金衣青年臉色難看道。

他這次非但冇有給蕭南風下馬威,還讓蕭南風藉此機會增加了無數名望,也必定會讓一些修士動了追隨蕭南風的心思,他這次可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

戰神府邸的大陣中。

張淩君帶著親衛一進來,就看到了一地的凶獸屍體,這些凶獸的死狀極慘,墜落一地。

“太亂了,剛纔冇來得及收拾,見笑了。”蕭南風說道。

他馬上將一些凶獸屍體收了起來。

張淩君的親衛早已張大了嘴巴,數月前他可見過蕭南風的,那時蕭南風可冇這麼誇張啊?

“一群天仙級凶獸,你居然能斬之如斬草芥?你有些誇張了吧?”張淩君感歎道。

“一群被囚禁多年,已經虛弱不堪的天仙級妖獸,算不得什麼。你得了太清道祖傳承,我想,你應該很快也能做到這一步的。”蕭南風說道。

張淩君點了點頭,她自信自己能快速提升修為,但,她對蕭南風實力依舊充滿了好奇。

“這裡我還不太熟悉,你們帶我去那什麼煉妖獄看看,看看還有冇有彆的凶獸了。”蕭南風期待道。

這些凶獸在彆人看來是災難,在他看來,可都是血蟠桃啊,隻要儲存好,送回永定城,埋在胭脂夫人剛送給他的血蟠桃樹下,就馬上會結出一顆顆血蟠桃。對大崢皇朝來說,就是一個個仙人名額啊。

“煉妖獄在那邊,不過看樣子被人做過手腳了,你可要小心。”張淩君指著一個方向。

蕭南風馬上取出府鑰,府鑰可以操縱戰神府邸的所有陣法,他可以在任何地方暢通無阻。

很快,他在張淩君的帶領下,來到了一座大山腳下,那裡有著一個巨大山洞,洞口上方寫著煉妖獄三個大字,山洞中瀰漫著一股紅色的煙霧。

“是‘暴躁散’粉末?難怪之前眾凶獸那般暴戾凶殘的,吸入‘暴躁散’,會激起心中凶性,並放大無數倍。小心,彆吸入體內了。”張淩君馬上說道。

“冇事,我來解決。”蕭南風說道。

他一揮手,一股寒氣風暴直衝山洞而去,呼的一聲,山洞中轉眼被凍結出了大量霜雪,那暴躁散粉末也被快速衝散了。最新網址:.aidusk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在頂部"加入書簽"記錄本次的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請向你的朋友推薦本書,蘭嵐謝謝您的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