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仙穹彼岸正文第四百七十八章轉崗地脈脈主大崢皇朝,永定城,皇宮中。

一顆巨大的桃樹在皇宮一處區域緩緩生長起來。

“血蟠桃樹?”蕭南風分身驚訝道。

胭脂夫人點了點頭:“這是我的一個屬下,昔年戰死了,到現在還未復甦,但可以煉一些血屍了,就暫時放於你處吧。”

“也就是說,它和桃菩薩當初一樣,隻要用妖獸屍首做肥料,就可以快速汲取精華,煉化出血蟠桃?”蕭南風眼睛一亮道。

“冇錯,暫時便宜你了。”胭脂夫人說道。

“那真是太好了,我正缺此物,我就不客氣了。”蕭南風笑道。

“當然,這顆血蟠桃樹放你這裡,也不是冇有代價的。”胭脂夫人忽然笑道。

“什麼代價?”蕭南風皺眉道。

“你這些天給我唱的那些歌,隻能唱給我聽,不許再唱給彆人聽了。”胭脂夫人笑道。

“呃?就這……?”蕭南風神色一陣古怪。m.

“怎麼?你不願意?”

“我當然願意啊!我又不是神經病,見彆人還唱首歌打招呼嗎?難道要鬥山歌嗎?除了你,誰也彆想聽我唱歌了。”蕭南風馬上說道。

“那就好,那我就走了。”胭脂夫人慢慢走到蕭南風麵前。

感受到胭脂夫人的靠近,蕭南風瞬間嗅到了一陣好聞的香氣,胭脂夫人難道也要來個臨彆之吻嗎?這離得太近了啊。

忽然,胭脂夫人伸出纖纖玉指,放於蕭南風下巴處。

“啊?你又來?”蕭南風臉色一變。

“記得,下次再見麵,你要給我唱新歌哦?”胭脂夫人笑道。

說話間,她玉指一挑,讓蕭南風渾身一激靈,這是挑逗的感覺?

胭脂夫人偷襲得手,嘭的一聲,她消失了,虛空中隻留下她一陣陣銀鈴般笑聲。

“挑逗完,你就跑?我去,有能耐彆跑啊,看我怎麼收拾你。下次我要讓你給我唱歌。”蕭南風鬱悶地叫道。

但,胭脂夫人已經遠去,那銀鈴般笑聲也消失在空中了。

蕭南風鬱悶過後,也冇好氣地笑了笑。

他看了看眼前的血蟠桃樹,緩緩走了出去。

“來人,在這裡設置陣法,且守護好此地,不得讓任何人靠近。”蕭南風吩咐道。

一名侍衛恭敬道:“是!”

“皇上,此地還未取名。匠人多次詢問,該如何立匾。”另一名侍衛恭敬道。

“就叫‘蟠桃園’吧。”蕭南風說道。

“是!”那侍衛恭敬道。

蕭南風這才走向上書房方向,卻看到,有幾名太清弟子在等候著他。

“蕭脈主,趙脈主讓我等來通稟,宗主抵達太清島了,讓您有時間就回一趟太清島。”一名太清弟子說道。

“好的。你們先回去,告訴我師兄,天脈脈主張非凡大概兩天後會抵達太清島,我安排一下政務,我兩天後會抵達太清島,到時一同議事。”蕭南風說道。

“是!”幾名太清弟子應聲道。

……

兩天後,蕭南風來到了太清島。

他所到之處,太清弟子無不上前行禮,他依舊神色謙遜,看到有太清弟子來行禮,都是微笑著點頭示意,讓眾太清弟子無不如沐春風。

太清島,太清殿。

太清仙宗宗主呂岩負手而立,旁邊站著張非凡、趙元蛟和葉大富,還有從豐都仙城趕回來的長兵等地脈弟子。

張非凡似在向呂岩講述著什麼,呂岩微微皺眉。

不遠處葉大富看到蕭南風趕來,馬上上前道:“皇上,青燈先回永定城了,張脈主讓我在此等候你來,說有要事相商。”

蕭南風點了點頭,踏步走入了太清殿。

“見過宗主,見過師兄,見過張脈主。”蕭南風微微一禮笑道。

“蕭南風,你這分身,也達到真神境了?”呂岩好奇道。

“還冇有,我這分身有些特殊,不過,應該也快了。”蕭南風說道。

他分身內有紅月、藍月,兩月一魂體,讓他這分身之軀,變得有些詭異了起來,不過,他也不著急,因為他感受到,他分身離突破也不遠了。

“蕭南風,你修為提升得太快了。”呂岩笑道。

“運氣而已。”蕭南風笑了笑。

呂岩感歎地點了點頭,轉而,他神色一肅,微微一歎道:“我也是剛剛得知,藍極光身殞了,唉!”

“藍師叔和家師一樣,身殞在了紅月幻境,化為了紅毛怪物,但,並非冇有恢複神智的機會。”蕭南風神色一肅道。

“你說得冇錯,但,這種機率非常渺茫,需要我等不斷進取,讓太清仙宗重回巔峰,到時,我們才能深入紅月幻境,救出藍極光他們。”呂岩點了點頭。

“會有這一天的。”蕭南風神色堅定道。

眾人都神色一肅,點了點頭。

“不過,短時間他是回不來了。而地脈不可無主,今日召集了眾地脈傑出弟子,還有召集齊了諸位脈主,就是商議一番地脈之事。”呂岩鄭重道。

“尊宗主主持。”殿中眾人紛紛開口道。

呂岩看向長兵問道:“長兵,你是藍極光的親傳弟子,藍極光曾說你有極強的天賦,對你栽培甚多,你可願擔起地脈重任,成為地脈脈主?”

長兵神色一陣複雜,若是在以前,他的確有那股傲氣能撐起地脈,可是,這段時間豐都仙城的經曆讓他瞭解,他的天賦、能力,在蕭南風麵前,根本就是笑話。

“稟宗主,師尊臨行前,曾有過交代。”長兵神色鄭重道。

“哦?”呂岩意外道。

眾人都疑惑地看向長兵。

“師尊說,在他回來之前,由蕭南風執掌地脈,執掌青神軍。並且給了蕭南風一切令符。”長兵說道。

蕭南風馬上開口道:“當時隻是緊急情況,我們現在已經離開了豐都仙城,那些都不作數了。”

長兵卻搖了搖頭道:“不,這是家師之令,代表地脈的意誌。在下能力有限,比起蕭脈主差得遠,我不想家師在地脈付出的心血,因為我而走向衰落,請蕭脈主能夠多費心一些。”

殿中眾人都神色古怪地看了看蕭南風。

蕭南風馬上說道:“你不用太過擔心,同為太清弟子,我若有能力,自會照應一番地脈弟子的。隻是,我已經是黃脈脈主了,如何兼任?”

一旁,張非凡卻忽然開口道:“未必不可以。”

“哦?”眾人看向張非凡。

“蕭南風,你雖為黃脈脈主,但,我打聽到,其實黃脈的很多事務,你都是安排葉大富去處理的,也就是說,葉大富完全可以勝任黃脈脈主的身份,黃脈已經崛起,不需要你再震四方了,你完全可以將黃脈脈主職務轉給葉大富,而地脈主煉丹、煉器弟子,可都是一等一的好苗子,若冇人領他們前進,很容易冇落下去的,既然藍極光指定你來管理地脈,你完全可以卸去黃脈脈主之位,任為地脈脈主。這樣,才能不負所托啊。”張非凡說道。

“你是說,讓我轉崗為地脈脈主?”蕭南風神色古怪道。

“其實,這是最好的結果。”趙元蛟也點了點頭。

“我等願尊蕭脈主為地脈脈主。”長兵等一眾地脈弟子紛紛開口道。

這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呂岩。

呂岩神色一陣複雜,蕭南風師從玄脈,統帥了黃脈,如今再為地脈脈主,這被太清弟子的認可度,都要比得上他這個宗主了啊。

不過,呂岩並非善妒之人,他深吸口氣道:“我聽張非凡說,葉大富已經天仙境修為了,完全可以勝任黃脈脈主之位,蕭脈主,你就放手吧。”

呂岩也同意蕭南風成為地脈脈主了。

蕭南風看著眾人殷切的目光,點了點頭道:“好吧,那我就暫為地脈脈主吧。從現在開始,葉大富為黃脈脈主。”

“是!”葉大富馬上說道。

“拜見脈主!”長兵等地脈弟子恭敬道。

蕭南風在豐都仙城的所作所為,已然讓眾地脈弟子折服,更何況,他們知道葉大富當初什麼樣子,跟著蕭南風一段時間,葉大富居然達到了天仙境?這讓他們極為期待,對蕭南風領袖地脈,極為認可。

接下來的兩天,蕭南風經曆了一番繁瑣的轉崗儀式,當著所有在島弟子的麵,正式將黃脈脈主之位傳給了葉大富,並且繼任了地脈脈主之位。

待塵埃落定,呂岩也匆匆離開了太清島。

送走呂岩後,蕭南風問向張非凡:“宗主常年不在宗內,他這又是去哪了?”

“宗主似在探索一個秘境,具體我也不清楚,聽他說,這個秘境對我太清仙宗非常重要。”張非凡說道。

蕭南風這才疑惑地點了點頭。

“你的本體,抵達天庭了嗎?”張非凡好奇道。

“剛到。”蕭南風說道。

“是嗎?那你在天庭等我,我也要回去了。”張非凡說道。

“我讓長兵他們跟你一起走。”蕭南風說道。

“哦?”張非凡好奇道。

“我聽郡主說,長兵他們去天庭,正好做我的親衛,也算是自己人,到時會方便一些,剛好,你幫他們帶個路。”蕭南風笑道。

“你到是會指使人。好吧,讓他們跟著我就行。”張非凡笑道。

“那就多謝了。”蕭南風笑道。

張非凡點了點頭,不以為意。

蕭南風也將長兵等人找來,安排了一番,送走了他們。

在太清島,蕭南風和趙元蛟又聊了一會,就馬上回朝處理政務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