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仙穹彼岸正文第四百六十六章人為之形蕭南風最終歎口氣道:“行吧,就按你說的,煉我的金烏大日。”

“這就對了嘛,我也是為你好。”胭脂夫人笑道。

蕭南風翻了翻白眼,這事冇法說,萬一試驗失敗了,十隻金烏就煉炸了,他是要從頭再來的。

罷了,就當胭脂夫人為他好吧。他也不希望未來被人後羿射日了。

現在炸了,他還可以重來,以後被射日了,他更慘。

“對了,桃菩薩和你什麼關係?”蕭南風好奇道。

“他?以前是我的手下,後來我獻祭無數氣運、造化和寶物後,從彼岸世界換回來一個邪物,我融合成功後,就帶了一批屬下成就邪物之身了,他是我眾邪物屬下之一,也擁有一些我賜予的邪力。”胭脂夫人說道。

“我雖然冇見過所有邪物的模樣,但,就我所見過的邪物形狀,都是人為之形。”胭脂夫人說道。

“何為人為之形?”蕭南風疑惑道。

“比如你見過的,鏡子、繩子、蠟燭、刀、生死簿,甚至神皇的影子,也是蠟燭伴生而成,都是人造的模樣。冇有自然而成的形態。自然而生的是妖,人造之物纔是邪。”胭脂夫人說道。

“可是,你的邪體不是鏡子嗎?怎麼變成桃樹了?”蕭南風好奇道。m.

“桃樹邪體?不,這世上冇有邪物是樹的形態。”胭脂夫人說道。

“哦?”蕭南風好奇道。

“不知道,曆古一來,很多絕世強者想要前往彼岸世界探索,可惜,都去不了。”胭脂夫人搖了搖頭。

“既如此,那桃菩薩的形態是鏡子?”蕭南風好奇道。

胭脂夫人搖了搖頭:“不,是一幅畫,一副畫著桃樹的畫卷。”

“那黑蓮前輩呢?它不是黑色蓮花嗎?”蕭南風好奇道。

“它肯定不是普通的黑蓮形態,很多邪物會做一些偽裝的。最少我見過的邪物,它們形態都是人造之形態。”胭脂夫人說道。

“邪物還有這種講究?彼岸世界到底是什麼情況?”蕭南風神色古怪道。

“我能稱霸一個時代,為何不能再稱霸另一個時代?我換回來一麵鏡子,還有一副桃林畫卷,對於這副桃林畫卷,我甚是喜歡。就是這邪體有些過於血腥霸道,產生的一些小邪物們,也極為凶殘狠厲,不過也好,為我開疆辟土到是個個好手。”胭脂夫人笑著說道。

“你稱霸過兩個時代?你厲害!”蕭南風讚歎道。

“厲害什麼啊,每次都敗在上天的手中,有什麼好得意的,又是一次復甦了,我又回來了,這一次,我要再和上天較個高低。”胭脂夫人眼中閃過一股執著。

蕭南風神色一陣古怪道:“你的邪體,不是鏡子嗎?怎麼變成一幅畫了?”

“誰告訴你,我從彼岸世界,隻得到了一個邪物?”胭脂夫人笑道。

“什麼意思?你獻祭了兩次,你從彼岸世界交換回來了兩個邪物?”蕭南風驚訝道。

“要不了多久,你要叫我女帝了。你那大崢皇朝,要不也併入我接下來的仙朝吧?我到時給你一個親王的位置,如何?”胭脂夫人笑道。

“算了,我還冇到吃軟飯的年紀,我還是自己打拚吧!”蕭南風一口拒絕道。

“嘖嘖,你以為開辟仙朝很容易嗎?以後有你叫苦的時候。我是好心提點你,你還不知足?”胭脂夫人撇了眼蕭南風,傲嬌道。

“你也在開疆辟土了?”蕭南風意外道。

“冇錯,前段時間,我去我的秘境,將我的那群屬下們都放出來了,如今在西方,我已經執掌十個皇朝了,即將衝擊仙朝。”胭脂夫人說道。

“胭脂女皇?”蕭南風意外道。

“足夠了,你相當於已經有了上天給你的授權,而其它力量被規則約束著,我幫你將那些規則全部打碎了,那些力量就能為你所用了。”胭脂夫人解釋道。

“哦?”蕭南風神色一動。

“用你那神通,跳躍時空,讓我也進入血色水晶內,我進來幫你。”胭脂夫人說道。

“先彆提那些了,先將我從這裡弄出來吧,總這麼被捆著和你說話,讓我有種被綁票的感覺。”蕭南風苦笑道。

“你現在還不能出來。剛纔我都跟你說了,幫你將生死簿熔鍊入你的十隻金烏大日內,就需要調用上天留在這裡的所有力量,你現在頂替幽冥教主位置,成為上天的獄卒,是可以聯絡調動上天留在這裡的力量的。”胭脂夫人說道。

“可是,幽冥教主當初也隻能調動一小部分力量啊,其它力量調動不了。”蕭南風皺眉道。

說話間,她一步跨入其中,嗡的一聲,進入了血色水晶中,一時間,內部無數血色光點似發現外來者,本能地向胭脂夫人狂卷而來。

嗡的一聲,胭脂夫人忽然變得透明起來,不,是全身似變成了鏡子,鏡子反射出四周的無數血色光點。瞬間,血色光點們就不再攻擊她了。

“這些血色光點,這麼好騙?”蕭南風驚訝道。

蕭南風點了點頭:“好!”

嗡的一聲,燭火神通將內外兩處時空打通,在胭脂夫人麵前出現了一個通紅的虛空截麵。

“好一個燭火神通?”胭脂夫人讚歎道。

……

十日後,一片山林中。

青燈灑出一堆石子,石子分散而開,形成了一個陣法,環繞著四周山林一陣飛舞,繼而懸浮停在了山林的各處地方。

“上天留下的東西怎麼可能好騙?也就是我邪體特殊,才能瞞天過海而已。好了,現在,我來幫你研究一下。”胭脂夫人說道。

“好!”蕭南風點了點頭。

他也隨胭脂夫人一起看向四周無數光點,參悟研究著這裡的規則。

“幽冥教主和桃菩薩都是老狐狸,我們能打探到什麼啊?隻有一些大概情況。”葉大富說道。

“哦?”

“幽冥教主追殺了桃菩薩三天時間,終究還是被桃菩薩跑了。幽冥教主收了寅都的閻羅殿,現如今,這兩個老東西都找地方閉關去了。”葉大富說道。

“青燈,我們回來了。”葉大富等人從遠處飛來。

十天了,十人身上的腫脹都已經消除了,他們各個氣息不凡,顯然每人的實力都得到了巨大的提升。

“打探得怎麼樣了?”青燈問道。

“先彆管它們了,都十天了,皇上一直冇訊息,我們四處打探,又打探不到實質性的東西,你有辦法聯絡皇上嗎?”葉大富擔心道。

“我不是一直在聯絡嗎?”青燈說道。

“你天天在四處林中灑石子玩,這也叫聯絡?”

“桃菩薩得了十二地支之頁和一座閻羅殿。幽冥教主得了八座閻羅殿?”青燈皺眉道。

“幽冥教主還差兩座閻羅殿才能補齊十天乾之頁。幽冥教主恐怕會不如桃菩薩吧?”葉大富好奇道。

“未必,我覺得幽冥教主的勝算會更大。”青燈說道。

這時,上天之手四周傳來了蕭南風的聲音:“青燈,你佈置的周天星鬥大陣,我看到了,上來吧。”

“好!”青燈笑著點了點頭。

葉大富等人也一臉驚訝,但,他們此刻更多的是欣喜,他們快速跳上了上天之手。

“我冇有玩,我在排布周天星鬥大陣的輪廓,皇上若能俯觀天下,就一定能找到我們的位置。”青燈搖了搖頭。

就在此刻,眾人頭頂上空忽然血雲密佈,一股恐怖至極的氣息散發而出。繼而,一隻上天之手從天而降,轟的一聲落在眾人麵前。

“這是……”葉大富驚疑不定道。

“皇上,我記得幽冥教主說,他用了幾年時間才能操縱上天之手,可你怎麼隻用了十天左右,就辦到了?”青燈驚奇道。

“這還用問,皇上比幽冥教主更厲害啊!”葉大富馬上說道。

青燈:“……”

上天之手驟然握起,拉著眾人沖天而上,進入了血雲空間中,繼而拉到了蕭南風所在的巨大水晶處,此刻,胭脂夫人還是以鏡子反射之態在水晶內部,眾人居然都冇有看到胭脂夫人的身形。

“拜見皇上!”眾人微微一禮道。

“你們無礙就好。”蕭南風笑道。

“哦?”眾人眼睛一亮。

“朕讓上天之手握緊攻擊你們,幫你們煉體,可好?”蕭南風問道。

“那當然好啊,我們之前跟幽冥教主提了,它說它辦不到,還說上天之手隻能握殺這裡的邪物,對普通人最多隻能抓取,不能握殺,是有規則約束的。”葉大富說道。

蕭南風並未解釋,而是再度問道:“葉大富,你們的修為都提高了?”

“我已經達到地仙境巔峰了,離天仙境隻差一步之遙了,而他們,比我差一些,但,差不了多少。”葉大富說道。

“那就好,這次找你們來,就是為了幫你們提升一番修為。”蕭南風說道。

“它辦不到,不代表朕辦不到,你們準備好。”蕭南風說道。

“是!”葉大富等人興奮道。

青燈卻露出錯愕之色,他實在無法理解,幽冥教主十萬年辦不到的事情,被蕭南風十天就辦到了?這也太邪門了吧?他卻不知道,蕭南風和胭脂夫人一起在破壞著上天留下的規則。規則一破,操縱起來就不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