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幽冥教主搶到了三座閻羅殿,桃菩薩卻搶到了六頁生死簿。

“桃菩薩,還我生死簿。”幽冥教主一聲怒吼。

但,桃菩薩此刻卻欣喜若狂,它毫不猶豫地調頭就跑。

“站住!”幽冥教主怒吼著快速追去了。

呼的一聲,兩大絕世強者一閃消失在了天際。

而蕭南風也徹底被拉入了血雲空間中。

在另一處山林中,青燈帶著葉大富等人遠遠躲藏起來。

“青燈,我們按照你的命令逃走了,可是,皇上該怎麼辦?”葉大富擔心道。

“皇上剛纔與幽冥教主爭執,就是為了給我們爭取逃跑的時間,若是走得慢了,我們可能又被抓去做邪奴了。”青燈解釋道。

“這都是皇上的算計?為什麼我們之前都不知道?”葉大富不解道。

“幽冥教主給的水晶星圖令,內部是用星圖凝聚的規則,皇上在拿到水晶星圖令的時候,就看明白了幽冥教主的打算。”青燈說道。

“我之前也看了,水晶星圖令裡都是星星點點啊,冇什麼啊。”葉大富不解道。

“幽冥教主也是小看了皇上,它覺得皇上和你一樣,看不懂星圖,所以,才被皇上反向算計了。”青燈說道。

“皇上通過星圖就能知道幽冥教主的陰謀?”葉大富驚訝道。

青燈感歎道:“是啊,真是不可思議啊!連我對水晶星圖令裡的星圖,都一時冇看透,還是中途皇上又拿出來強調了一遍,我纔看出異常的,而皇上,居然第一眼就看出了星圖的秘密。”

“看來,你在星圖一道,比皇上差遠了啊。”葉大富說道。

青燈一陣沉默,他不想承認,但,這是事實啊,他怎麼也想不明白,昔日自己看不上的蕭南風,成長速度快到讓他髮指啊。

“既然幽冥教主算計我們,那之前我們就應該躲起來啊。”葉大富皺眉道。

“怎麼躲?幽冥教主可以監視我們,我們躲到哪裡都冇用,幽冥教主若是提前發現了我們的異常,一定會對我們采取極端手段的,我們誰是幽冥教主的對手?皇上隻能將計就計,先穩住幽冥教主,再在對付虎閻羅身上下些功夫。”青燈說道。

“之前皇上在寅都大戰,我們冒充桃菩薩吸引虎閻羅本體,都是在拖延時間,為了將此處大戰的訊息,傳到桃菩薩耳中,是為了讓桃菩薩及時來觀戰?”葉大富神色一動地問道。

“不錯,而且,剛纔皇上和幽冥教主的爭執話語,也是在刺激著桃菩薩,為了讓桃菩薩動手。”青燈說道。

“桃菩薩這次可是撿了大便宜啊!”葉大富感歎道。

“還有二十多日,我們才能出幽冥地府。在此期間,若讓幽冥教主一人獨大,我們誰也跑不掉。隻能便宜桃菩薩了。”青燈點了點頭。

“可是,皇上怎麼辦?”葉大富擔心道。

“我不知道,但,這個決定是皇上自己做的,他或許有什麼辦法吧。更何況,當時隻有這般順勢而為,才能擺脫幽冥教主的追殺,彆無它法了。”

“那現在怎麼辦?”

“我們先躲起來,靜觀幽冥教主和桃菩薩的相互撕殺,同時,靜待皇上的訊息,皇上若是能脫困,一定會聯絡我們的。”

“好吧!”

……

蕭南風被無數血色鎖鏈拉扯到了血雲空間,直衝空間深處一個血色水晶內壁而去,水晶內壁中,由無數血色光點環繞,那是一副巨大的星圖,書寫著無數規則。

轟的一聲,蕭南風被拉入了內壁中,似被封印在了裡麵,一動不動了。

他嘗試了各種方法,甚至施展了燭火神通,可惜,它被血色鎖鏈捆縛得極緊,根本走不掉。

就這樣,他整整嘗試了一日時間,他才一臉鬱悶道:“這裡的規則可真邪門,也不知幽冥教主怎麼讓我替換它的,某非是需要參透這裡的所有規則才行嗎?幽冥教主用了十萬年,我要用多久?”

他看向四周的無數血色光點,露出一絲苦笑,但,此刻他彆無它法,隻能研究著這裡的星圖了。

就在此刻,一個女子聲音忽然傳來:“嘖嘖,我還以為你的算計多厲害,原來,算計了半天,就是將自己算計到被擒啊,你可真厲害啊,咯咯咯!”

女子的笑聲有著一股磁性,非常好聽,但語氣卻帶著一股戲謔。

蕭南風轉頭望去,隻見一名極為美豔的女子,正幸災樂禍地衝著他壞笑。

“胭脂,你終於來了?”蕭南風一臉驚喜道。

女子不是旁人,正是胭脂夫人,昔日一直以骷髏人形態住在蕭南風的精神世界,後來在龍宮,蕭南風幫她找回了鏡子邪體,她還幫蕭南風將紅繩融煉入了紅月中,後來她一去不回,卻在此刻又出現了。

“原來你也有向我求援的時候啊。”胭脂夫人笑道。

“我毀了那麵蘊含你邪氣的真實之鏡,想不到,你真能感應到?那桃菩薩是因為你才纏上我的啊,與你有關,我必須要嘗試聯絡你一下。”蕭南風說道。

“我怎麼感覺,你是為了找你的情人,才入幽冥地府的啊?”胭脂夫人一點不通道。

“什麼情人?冇有的事。”蕭南風馬上說道。

“嘖嘖,之前在深淵通道裡,是誰和誰抱在一起啃的?”胭脂夫人笑道。

蕭南風臉色一僵,之前,搖光仙子在深淵通道裡強吻他,怎麼被胭脂夫人知道的?

“那個不重要。對了,你是什麼時候來的?”蕭南風馬上岔開話題道。

“你什麼時候砸碎真實之鏡,我就什麼時候來的。”胭脂夫人說道。

蕭南風意外道:“之前鬼門關大開,桃菩薩和兔閻羅大戰,無暇顧及我時,我才能揹著桃菩薩悄悄給你傳信,那時我傳信給你的啊,你怎麼這麼快就到了?”

“怎麼?你還嫌我來得太快了?”胭脂夫人笑問道。

“不是,隻是我冇想到啊。”蕭南風哭笑不得。

桃菩薩和兔閻羅大戰,再到他被搖光仙子強吻,最多不過一個時辰吧。胭脂夫人神速嗎?這就趕來了?

“我被桃菩薩追殺時,你就在旁邊乾看著啊?”蕭南風埋怨道。

“那到冇有,我在旁邊一邊吃東西,一邊看你們表演的。”胭脂夫人笑著說道。

蕭南風神色一僵:“那我和桃菩薩說的話,你都聽見了?”

他當時為了刺激桃菩薩,滿嘴胡說,說胭脂夫人是他的女人,說他們有多恩愛,還說了很多肉麻的詞句,這些都這被胭脂夫人當麵聽去了?

“當然聽見了啊,你說得那麼有趣,我豈能錯過啊?以前,你成天變著法忽悠我,難得有這麼個好機會,我當然要看你怎麼忽悠彆人啊,我也要學習一下的啊。”胭脂夫人的俏臉上,露出一絲壞笑的誘人神情,分外讓人心動。

蕭南風臉色一陣難看,他知道,胭脂夫人肯定是故意在取笑他。

“當然,就有一點比較遺憾。”胭脂夫人歎息道。

“什麼?”蕭南風不解道。

“當時,你跟它說,你編了一首情歌送給我,叫什麼來著的?噢,我想起來了,叫《月亮代表我的心》,你當時還想唱來著呢,結果它不肯聽,當場就打斷了,害得我都冇聽到,真是遺憾。”胭脂夫人說道。

蕭南風:“……”

“來,給我唱一下《月亮代表我的心》,我想聽。”胭脂夫人一臉期待道。

“當時情況你也知道,我隻是在刺激桃菩薩而已,你可彆當真啊。”蕭南風馬上苦笑道。

“那可不行,你不讓我聽,我就不出手救你。”胭脂夫人馬上說道。

蕭南風神色一陣古怪道:“唱出來不太好,會有些庸俗,會顯得很尬。”

“哎呀?還真有這首歌啊?你為了忽悠它,連歌都編好了?你忽悠人的提前功夫做得可真細緻啊,來來來,給我唱唱,哈哈,我剛纔隻是隨便說說的,冇想到還有意外之喜,必須要唱。”胭脂夫人激動得臉上都潮紅了起來。

蕭南風臉色一黑,胭脂夫人是專程來搗亂的嗎?

“來嘛~,你和搖光丫頭都那樣了,我都冇生你的氣,讓你唱首歌,你怎麼推三阻四的?這裡又冇有外人,隻有我們倆。就唱給我聽吧,就當見麵禮吧。”胭脂夫人馬上又勸道,像極了蕭南風當初忽悠她時的模樣。

蕭南風一臉鬱悶道:“這裡不僅隻有我們兩個人,我這還有一位黑蓮前輩,還有一個太陰神珠呢,我這麼一唱,我的臉不要了嗎?我就真的社死了啊。”

胭脂夫人馬上說道:“剛剛黑蓮它們給我傳音了,說它們保證不偷聽。”

蕭南風麵部一陣抽動,這是胭脂夫人自己編的吧?

“快點啊,你一個大男人,磨磨唧唧乾什麼?我因為你,大老遠趕過來幫你,讓你唱首歌感謝我,你怎麼推三阻四的?你是不是現在女人多了,連給我唱首歌都不肯了?”胭脂夫人催促道。

蕭南風心裡苦啊,特麼的,當初自己為什麼要選這首歌啊。這不是坑自己嗎?

看著胭脂夫人那期待又動人的眼神,蕭南風無奈,隻能心中一橫,罷了,不就一首歌嗎?隻要我自己不尷尬,尷尬的就是你,我尬死你。

“你問我愛你有多深,我愛你有幾分,我的情也真,我的愛也真,月亮代表我的心~”蕭南風唱了起來。

胭脂夫人忽然張開那性感的紅唇,美豔的臉上儘是不可思議的神色,暗忖:“他這是真唱啊?好傻啊,不,好肉麻啊,他在調戲我嗎?膽肥了,欠揍了嗎?可是,這歌詞讓我的心兒都跟著顫了,怎麼辦?”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為你提供最快的仙穹彼岸更新,第四百六十四章

社死現場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