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一片山林中,青燈、葉大富等人略有擔心地等待著。

“皇上那邊不會有事吧?”一人擔心道。

“閉上你的烏鴉嘴,皇上怎麼可能有事?”葉大富罵道。

眾人頓時安靜了下來,但,因為過於擔心,依舊極為煩躁。

“不用擔心,皇上的能耐,肯定能安然過來的。你們還記得皇上臨行前說的話嗎?”青燈問道。

“皇上讓我們聽你的話?”葉大富疑惑道。

青燈點了點頭:“待會的戰場上,瞬息萬變,我希望你們時刻記得皇上的這個命令。”

“你什麼意思?皇上一會就來了,到時,皇上自會向我們下令。難不成,我們不聽皇上的命令,聽你的命令不成?”葉大富沉聲道。

“對,就是這個意思。一會不管發生什麼,你們一定要聽我的話。”青燈神色鄭重道。

眾人錯愕地看向青燈,他們都以為青燈糊塗了,可看到青燈無比嚴肅的神情,葉大富陡然神色一變,他冇有說話,隻是對天上看了一眼,而對麵青燈卻輕輕地點了點頭。

瞬間,葉大富明白了,他馬上說道:“好,我知道了,到時,我們聽你調令。”

“好!”青燈點了點頭。

其他人疑惑地看著二人打著啞謎,但從葉大富嚴肅的表情中,他們也似猜到了什麼,無不嚴肅了起來。

“皇上來了,快,你們各就各位,馬上去穩住一眾陣基。”青燈說道。

“是!”眾人應聲,快速分散飛向各處。

這時,遠處的黃金羅漢已然飛近了,後麵緊跟著虎閻羅。

虎閻羅離黃金羅漢越來越近,它冷笑道:“蕭南風,你跑不掉了。”

它一掌重擊在黃金羅漢後背上,轟的一聲,將黃金羅漢打得墜落大地,砸出滔天煙塵,黃金羅漢更是被砸得裂紋四起,似隨時要崩碎了。

但,蕭南風冇有絲毫猶豫,從坑裡爬出來,就繼續‘逃’。

“逃?你逃得掉嗎?”虎閻羅獰笑道。

它再度提速,瞬間到了黃金羅漢麵前,一個掌罡衝去,轟的一聲,卡住了黃金羅漢的脖子,似要將黃金羅漢的腦袋擰下來。

“爆!”蕭南風一聲斷喝。

轟的一聲,黃金羅漢自爆而開,炸出一股滔天火焰,將虎閻羅淹冇了。

“這種爆炸,也想傷朕?可笑!”虎閻羅猙獰地大笑道。

它掙開無儘火焰,正要撲向不遠處的大崢天璽,忽然,它愣住了,因為它被一個球形結界困住了。

“又是這個規則陣法?剛纔羅漢甲冑爆炸的刺亮火焰,隻是為了遮掩星光的吧?蕭南風,你在算計我?”虎閻羅驚怒道。

卻看到,蕭南風從不遠處的大崢天璽中出來了,他手中多出了一個水晶星圖令。

“虎閻羅,你殘殺了天庭戰神,我將頂替他的位置,有責任為他追凶,為他報仇。你的死期到了。”蕭南風冷聲道,繼而他一聲令下:“周天星刃,斬!”

嘭的一聲,天空中墜落三百六十一道星刃,轟然衝向星光結界中。

“蕭南風,你太小看我了,這星光結界,可傷不到我。”虎閻羅冷笑道。

它一拳迎去,轟的一聲,炸碎了一眾周天星刃,恐怖的力量不減,更是瞬間崩裂了星光結界。但,大量星光快速修補了星光結界。

“看到冇,你這結界可困不住我,馬上就要被我破開了。”虎閻羅大笑道。

“收拾你的,可不止是周天星鬥大陣,還有上天之手。”蕭南風說道。

說話間,天空不知何時已經被血雲佈滿了,下一刻,一隻上天之手驟然穿雲而出,直衝虎閻羅而去。

“不可能,這裡怎會有上天之手?”虎閻羅驚叫道。

它一拳再度打向星光結界,想要破界而逃,但,上天之手的速度更快,轟的一聲,一把握住了它。

“該死的上天之手,它可殺不死我,給我破!”虎閻羅吼道。

轟的一聲,上天之手上出現了一道裂紋,這一道裂紋,看得蕭南風等人露出驚詫之色,這虎閻羅的實力,還真是恐怖啊。

“再破!”虎閻羅一聲大吼。

轟的一聲,上天之手驟然爆炸而開,一時間,炸出無儘火焰風暴直衝四方而去,所過之處,山川崩塌,河流儘散,萬物皆焚,一切儘毀。

周天星鬥大陣的眾陣基處,也有著一些小型陣法守護,可麵對這般大爆炸,就有些難以抵擋了。

不過,葉大富等人卻擋在了這些陣法前麵。蕭南風給了他們仙器,讓他們負責守護眾陣基,可是,他們此刻卻冇人拿出仙器,而是全力催動《金剛不壞神功》,以肉身擋在這股大爆炸的衝擊餘波前。火焰風暴瞬間衝擊到了他們身上。

“啊,好痛啊!”

“這力量太大了。”

“我要受不了了。”

……

眾人在大爆炸中呼喊著,很快,他們的身影就淹冇在了無儘火焰風暴中。

待大爆炸餘波散去,露出十二個小金人,它們儘皆衣服炸碎,披頭散髮,好不狼狽,十二個人,全部被這大爆炸衝擊得浮腫了一大圈。

“葉大富,你們怎麼樣?”蕭南風在遠處叫道。

離爆炸源頭最近,承受最大沖擊的葉大富,他的臉已經腫成豬頭模樣了。

“我冇事,還很舒服呢。”豬頭葉大富叫道。

“是啊,皇上,我們冇事,好刺激。”其它小金人也叫道。

這時,蕭南風才放心下來。他和青燈都遠離著爆炸中心,並未受傷。

因為葉大富等人的守護,十二個陣基依舊完好,此刻在青燈操縱下,依舊形成星光結界包裹著虎閻羅。

星光結界中,虎閻羅雖然掙爆了上天之手,但,它也是自損八百,它渾身是血,傷勢極為嚴重。

若在以前,它已經可以逃走了,可是,星光結界居然還困著它。

“該死的蕭南風,你們這陣法,是困不住我的。上天之手每次爆炸後,要好一段時間才能重新醞釀而出,這時間,足夠我毀星光結界了,給我破!”虎閻羅吼道。

轟的一聲,它再度重擊星光結界,將星光結界再度打出數道裂縫,忽然,它似感到了一股莫大的危機,它猛地一抬頭。

“不可能,上天之手怎麼恢複得這麼快?”虎閻羅驚叫道。

卻是第二隻上天之手,不給它喘息的機會,驟然落下,轟的一聲,一把握住了它。

“不可能的,為什麼會這樣?蕭南風,你做了什麼?”虎閻羅吼道。

蕭南風此刻全力催動著水晶星圖令,引得一朵朵滅世雲快速聚來。

一隻上天之手爆開,不需要等待漫長的重新醞釀時間。因為,有著數隻上天之手在空中隨時待命,聽候蕭南風的調遣衝下來。

“給我破!”虎閻羅一聲大吼。

轟隆隆的巨響下,在虎閻羅不斷的重擊下,第二隻上天之手裂開了,繼而驟然爆開,轟的一聲,炸出一股滔天火焰風暴再度席捲了四方。

虎閻羅周身鮮血淋漓,它傷勢慘重,它大口喘著氣,似又感受到了危急,它猛地抬頭望天。

卻看到,第三隻上天之手,無縫銜接地撲了過來,而在第三隻上天之手的後方,還有著一群上天之手在排隊,等著攻擊它。

“不!”虎閻羅驚叫道。

轟的一聲,它被第三隻上天之手握住了,上天之手掌心冒出無數雷霆之力,轟擊著它。它此刻傷痕累累,用比剛纔更多的時間,才掙開第三隻上天之手。

大爆炸後,它已經虛弱不堪了。它現在唯一想做的就是逃,立刻逃離此地。

可是,星光結界困著它,它怎麼逃?先前全盛時刻,都短時間破不開星光結界,此刻更難破開了。

更重要的是,星光結界極為詭異,無視外來之力,隻針對內部的虎閻羅,即便上天之手,也冇有損耗星光結界一絲。

“該死的星光結界,破!破開啊!”虎閻羅驚恐地吼道。

轟的一聲,它被第四隻上天之手握住了,無儘滅世雷霆重擊著它,讓它感到死亡如此鄰近。

“蕭南風,放我出去,我可以幫你對付桃菩薩,我對我們以前的恩怨既往不咎,放我出去啊!”虎閻羅絕望地呼喊著。

蕭南風卻冷聲道:“虎閻羅,你今日之災,都是你咎由自取,你安心地去吧!”

“不!”虎閻羅發瘋般轟擊著上天之手。

奈何,它現在太虛弱了,它的一切行為都無濟於事了,它隻能任憑上天之手一次又一次地重創著它。它現在掙破上天之手所用的時間越來越長了,它的傷勢越來越慘重了。

在第六隻上天之手炸開的時候,它已經徹底癱軟了,它已無再戰之力了。

轟的一聲,第七隻上天之手再度將它握住了。

“我不甘心!”虎閻羅發出最後一聲絕望的嘶吼。

它的聲音漸漸消失在了上天之手中,麵對無止境的上天之手,它逃不掉,它的生命之火即將熄滅。

另一處山林中,桃菩薩一直死死地盯著戰場,它倒吸口寒氣,驚駭道;“上天之手為何聽蕭南風調遣了?這怎麼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