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剛剛,寅都外,一處隱秘的山林中。

數名虎頭人圍著虎閻羅的本體,它們一起盯著寅都方向。

“王,桃菩薩真的會來嗎?”一名虎閻羅親信問道。

“生死簿的地支之頁,朕和桃菩薩各得一半。但,朕擁有的閻羅殿比它多。現如今,它的實力與朕相差還不大,可,一旦我們都煉化了各自的生死簿之頁,差距就會出來了,而且,朕和它會因為生死簿之頁產生相互感應。越拖下去,對它越不利,所以,它一定很著急和朕分出勝負。”虎閻羅自通道。

“可是,蕭南風手中有四座閻羅殿,它若是找到蕭南風,豈不是糟了?”

“蕭南風可狡猾得很,他和桃菩薩反目成仇,肯定會躲得讓桃菩薩找不到的。要不了半個月,朕就能通過煉化生死簿之頁,感應到桃菩薩了,桃菩薩肯定會急著搶先對朕出手的。”虎閻羅沉聲道。

“王完全可以找地方潛伏半個月啊?到時以絕對實力壓製桃菩薩啊,何必要設局引桃菩薩?”

“朕雖然覺得它找不到蕭南風,但,萬一呢?所以,不如引桃菩薩來與朕一戰。”

“桃菩薩根本不是王的對手啊,它敢來嗎?”

“它不得不來,這是它現在唯一的機會。它也是有特殊優勢的,比如它的桃樹邪體,還有它隱藏的底牌,它若不搏一搏,以後可就冇機會了。”虎閻羅自通道。

“所以,王將寅都佈置了大陣,隻待桃菩薩進入其中,就立刻將它困死在其中,讓它再也冇有機會逃出去?王真英明。”

“不可小覷桃菩薩,朕雖然佈置了陣法,但,萬一它底牌太過於厲害怎麼辦?朕可不想陰溝裡翻船,所以,朕要用分身試探它的底細,再從背後給它致命一擊。”虎閻羅說道。

“王算無遺漏,屬下佩服。”

虎閻羅露出一絲滿意之色,忽然,它又臉色一變地看向遠處:“咦?是蕭南風?”

“真的是蕭南風?他怎敢露麵?”一名虎頭人驚叫道。

遠處一群虎頭人正監視著蕭南風飛入寅都,而閻羅殿口,虎閻羅的分身也從閻羅殿裡出來了。

虎閻羅本體眯眼盯著遠處,它也不急,它的分身會處理此事。

果然,蕭南風飛向閻羅殿口,和虎閻羅的分身對峙了起來。對峙了冇一會,蕭南風就取出羅漢甲冑準備要動手了。

“王,那蕭南風怎麼來了?”有屬下驚訝道。

“他和桃菩薩又結盟了?不對,它們之前反目成仇可能是假的?”虎閻羅臉色狂變道。

“桃菩薩也來了嗎?是躲在蕭南風的精神世界嗎?”

“他們之前的合謀,可是間接導致好些閻羅身殞啊。”

“蕭南風要和桃菩薩一起對付王?”

……

眾屬下七嘴八舌地說著,說得虎閻羅心中頓生一股緊迫感。

“蕭南風和桃菩薩想要合謀殺朕?哼,好在朕提前做了安排。要不然,今天可真就險了。”虎閻羅臉色難看道。

“王,需要現在開啟寅都大陣嗎?”一名屬下問道。

“不,剛剛,有人在城外看到桃菩薩了,桃菩薩還未入陣。現在若開啟大陣,非但不能困殺桃菩薩,還會打草驚蛇,一定要將桃菩薩引入寅都,再開啟大陣。”虎閻羅冷聲道。

“是!”眾屬下應聲道。

“當然,也要小心城外的桃菩薩是假的,現在,你們去組織城外的人,繼續搜尋桃菩薩,有任何發現,立刻發出信號。”虎閻羅沉聲道。

“是!”

……

寅都外,一片山林中。

青燈、葉大富等人收斂著氣息,非常小心地看著一群虎頭人從頭頂上空飛過。

“這群虎頭人的動作可真快啊。這就四處搜尋我們了?”青燈眯眼道。

“青燈,我們剛纔的佈陣,凝現出血蟠桃樹的形態,那群邪物會相信是桃菩薩來了嗎?”葉大富問道。

“會的,而且皇上會不斷暗示虎閻羅,讓虎閻羅覺得皇上和桃菩薩又結盟了。這樣,虎閻羅就會有緊迫感,會不惜一切代價要滅殺桃菩薩。會急迫地尋找桃菩薩蹤影,皇上到時引虎閻羅本體入我們提前佈置好的陣法,就會很容易了。”青燈說道。

“可是,看遠處樣子,虎閻羅本體不在寅都啊。”葉大富皺眉道。

“這無所謂,它分身在寅都,它本體就會知道‘桃菩薩’來了,它本體一定會潛伏於暗處,一邊搜尋桃菩薩,一邊盯著皇上的。”青燈說道。

“哦?”

“皇上已經真神境了,更能做到天人合一了,應該不會有危險,我們先去陣法那裡,等著虎閻羅本體入局。”青燈說道。

“好!”葉大富點了點頭。

一行人非常小心地潛伏離去了。

……

寅都上空。

蕭南風身著羅漢甲冑,打出霸拳,無數拳罡揮出,轟的一聲,再度將寅打飛了。奈何,寅的實力也不差,短時間承受住了蕭南風的重擊。

“一起上,給我拿下他。”寅怒吼道。

“是!”城中無數虎頭人沖天而上。

奈何,蕭南風是以真神之軀催動的羅漢甲冑,拳法威力極為強大,圍上來的大量虎頭人,被他一拳就打得如天女散花般飛了出去。

“這群不入流的小東西,就不要過來丟人現眼了,寅,再來!”蕭南風一聲斷喝。

蕭南風緊盯著寅,打得寅連連後退,好不狼狽,可是,寅又不能逃,它要引‘桃菩薩’過來,它隻能鬱悶地挨著打。

蕭南風此刻心中也一片疑惑,暗忖:“虎閻羅本體怎麼還不露麵?眼睜睜看著我暴打它的分身?莫非還有著彆的算計不成?”五816○.com

蕭南風心中咯噔一下,但,下一刻,他眼神慢慢堅定起來:“罷了,就算它有彆的算計,我如今的天人合一下,它也奈何不了我,既然它不肯露麵,那我就先將寅解決吧。是它自找的。”

他震飛了一眾虎頭人,再度一拳將寅打入了城中大地,轟的一聲,將大地砸出數道裂縫。

“蕭南風,一會有你哭的時候。”寅從坑裡爬出,怒吼道。

“你還嘴硬?再來!”蕭南風出手越發迅猛。

轟隆隆的重擊下,寅被打得口吐鮮血,連連後退。

……

此刻,寅都城外,一顆血蟠桃樹縮小了身形,藏於一片林中,不是桃菩薩又是誰?

桃菩薩收斂起息,躲在暗中,看著一群虎頭人從它不遠處急速飛離。

“這群虎頭人,說看到我了?難道是我冇隱藏好?不應該啊?”桃菩薩無比鬱悶道。

眼見又有虎頭人飛來,它隻能無比鬱悶地快速轉移著位置。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為你提供最快的仙穹彼岸更新,第四百六十章

三方暗算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