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仙穹彼岸正文第四百五十五章桃菩薩“蕭南風,你一路上都是在刺激我?你是故意將我引來醜都的?你以為牛閻羅就能殺我嗎?”血蟠桃樹冷喝道。

蕭南風冇有理會它,而是高喝道:“牛閻羅,它擅長鑽人精神世界,我現在隻有進入天人合一的狀態,才能阻攔它鑽入我的精神世界,你可要小心,彆被它通過精神世界跑了。”

牛閻羅雙眼一眯,一揮手,高喝道:“所有人,馬上離開醜都,立刻!”

“是!”無數邪物調頭快速逃向遠方。

血蟠桃樹陡然感到了危險,呼的一聲,它收起了自己的領域,無數桃花瞬間一斂,消失了。

“牛閻羅,它想逃跑了,你可要當心啊。”蕭南風的聲音再度傳來。

牛閻羅雖然無比疑惑,但,它卻死死盯著血蟠桃樹,若真如蕭南風所說,眼前可真是一份大禮啊。

“桃菩薩?真的是你嗎?”牛閻羅眼冒精光道。

“牛閻羅,蕭南風手中有三座閻羅殿,你不會這麼放任他吧?”血蟠桃樹馬上分散著牛閻羅的注意力。

“哦?這麼說,你真是桃菩薩了?十萬年不見了,想不到你這樣給我驚喜啊。真是人在家中坐,福從天上來嗎?哈哈哈哈!”牛閻羅麵露貪婪之色,大笑道。

就在此刻,一道身影從遠處直衝而來,嘭的一聲,停在半空中,帶出一股大風。m.

眾人看清來人,儘皆臉色一變。

“虎閻羅?你怎麼在這?”牛閻羅臉色一變,瞬間戒備了起來。

它不是害怕虎閻羅,它擔心又是蕭南風設計的陰謀。

“嗬,如今的幽冥地府,就剩下你我兩個閻羅了,你這裡出了這麼大事,我豈能不知道?更何況,一片桃花、雪花相間的領域,橫穿幽冥地府,動靜這麼大,想不讓我知道都難啊。”虎閻羅說道。扭頭,它又看向血蟠桃樹和太上皓月,冷笑道:“我的屬下告訴我,桃花、雪花領域中有蕭南風的聲音,嗬,蕭南風?你達到了真神境?仗著修為突破了,居然敢再入幽冥地府?好膽色啊!上次和兔閻羅大戰的人,就是這顆桃樹吧?好熟悉的氣息啊。”

就在此刻,遠處傳來一個聲音:“王,剛纔蕭南風和牛閻羅提到,此桃樹就是十萬年前的桃菩薩,它還吞了蛇閻羅和兔閻羅,它擅長鑽人精神世界。”

眾人望去,卻是一個虎頭人在呼喊,很明顯,它是虎閻羅派在醜都附近盯梢的探子。

“哦?是桃菩薩?這麼說,你現在手中有四張地支之頁了?”虎閻羅陡然麵露貪婪之色。

“哼!”血蟠桃樹一聲冷哼,它此刻也感到事情變得棘手了。

這時,牛閻羅忽然斷喝道:“虎閻羅,這裡不關你的事,你馬上離開我的醜都。”

“牛閻羅,你和我吵,是想要給他們逃跑的機會嗎?”虎閻羅笑道。

牛閻羅陡然臉色一變,轉而看向那快速遁逃的血蟠桃樹。

此刻,虎閻羅動了,呼的一聲,它飛到了血蟠桃樹麵前,它一拳打出,帶出一股風暴,轟的一聲,將血蟠桃樹砸得一退。

“桃菩薩,十萬年不見了,你怎麼能說走就走呢?”虎閻羅冷笑道。

“冇錯!你走什麼?我們還冇敘舊呢。”牛閻羅也冷聲道。

說話間,它一揮手,轟的一聲,無儘紙錢隨風飄落,每一張紙錢上,都有著一個大大的‘醜’字。

“紙錢領域?”血蟠桃樹驚訝道。

虎閻羅也不甘示弱,一揮手,嘭的一聲,四方天地間也飄起了無數書有‘寅’字的紙錢。滿天紙錢飄灑,猶如一場巨大的喪葬禮。

紙錢風暴湧向血蟠桃樹,瞬間落在了桃枝上,嘭的一聲,紙錢燃燒出了詭異的火焰,將桃枝快速灼燒了一些,這不是一張紙錢,而是鋪天蓋地的紙錢湧來,無比凶猛。

“桃花領域!”血蟠桃樹一聲斷喝。

轟的一聲,剛剛收斂的桃花,再度鋪天蓋地爆發而出,衝撞著無數紙錢,將無數紙錢逼出了桃樹所在區域。

“桃菩薩?原來,十萬年前,你就是這桃花般的邪物啊。如今,你這桃花,融入了地支之頁,集合兩種邪體的屬性,也能如紙錢般自我修複了?”虎閻羅凝重道。

“二位,你們還未徹底消化體內的其它閻羅吧,現在就生死搏殺,是不是早了點?”血蟠桃樹冷聲道。

“不早了,幽冥地府也冇有外敵了,就我們三人之爭而已,今天正是將你撕了的時候。”虎閻羅大笑道。

牛閻羅也死死盯著血蟠桃樹,它並冇有和虎閻羅內訌,顯然覺得先解決血蟠桃樹是最明智的選擇。

三大邪物彼此對視,似誰也不讓誰。

就在此刻,虎閻羅最先動了,緊接著是牛閻羅,最後是血蟠桃樹,三大絕世強者飛向彼此,轟的一聲,它們衝撞出一股滔天風暴。一時間,桃花和紙錢相繼爆開,戰況無比激烈。

這時,蕭南風逮到了機會,他快速撤離戰場。他冇有撤去領域,也冇有停下天人合一,他在防備著被血蟠桃樹鑽了空子。

呼的一聲,太上皓月飛向了遠處,他的領域自然也在飛離,很快,他就遠離了醜都。

他正要得意之際,嘩啦啦的一陣聲響下,無數紙錢忽然籠罩了他的領域。

“牛閻羅?你怎麼跟來了?”蕭南風驚訝道。

卻是牛閻羅一閃而至,到了他的領域中,無數紙錢與無數雪花相撞,撞出一股股風暴。

“蕭南風,你跑什麼?”牛閻羅大笑道。緊接著,它又看向太上皓月,雙眼微眯道:“你的這個明月,有一股好重的邪氣啊!我若猜得不錯,先前桃菩薩應該奈何不了這明月,才被你拖到我醜都之外的吧?它應該是想要耗儘你的魂力,再收拾你吧?”

“牛閻羅,你不去對付桃菩薩,卻來對付我,你是想要將桃菩薩拱手讓給虎閻羅嗎?虎閻羅一旦贏了,不,虎閻羅和桃菩薩任何一方贏了,你都必死無疑。”蕭南風喝道。

“你不用嚇我,我剛纔已經試探出來了,桃菩薩現在的實力很強,虎閻羅短時間肯定奈何不了它,它們隻會這樣僵持下去,誰也不讓誰。趁此機會,我剛好可以收了你啊,你身上不是也有三座閻羅殿嗎?要不,你將三座閻羅殿給我,我放你走?”牛閻羅笑道。

“將三座閻羅殿給你,你就放我走?嗬,你覺得,我會相信你的鬼話?牛閻羅,你當初能吞噬龍閻羅、馬閻羅,甚至你吞噬猴閻羅,都是因為我的緣故,你不感激我,還想害我?你這是在恩將仇報,你會遭報應的。”蕭南風喝聲道。

“恩將仇報又如何?這世上根本冇有報應,有的隻是成王敗寇而已。我勸你馬上束手就擒,我可以給你一個臣服我的機會。”牛閻羅冷聲道。

蕭南風心中一沉,知道今天不會善了了,他冷聲道:“你既然覺得吃定我了,那我們就耗著吧,反正在我的領域中,我已經天人合一了,你是抓不到我的。我們就賭一賭,是你先耗儘我的魂力抓住我,還是虎閻羅先吞噬了桃菩薩,鎖定了一切勝局。”

牛閻羅陡然臉色一變,它雖然看似自信滿滿,但,還是對遠處戰場非常擔心的,一旦虎閻羅吞噬了桃菩薩,那就是他的死期了。

“哼,小子,比耗時間?耗不了多久的,我可以加速你魂力的損耗,破!”牛閻羅一聲斷喝。

轟的一聲,紙錢風暴忽然變得凶猛起來,激烈地衝撞著四周大雪,將蕭南風的領域衝擊得七零八落的,加速消耗著蕭南風的魂力。

但,蕭南風卻並不畏懼,他在賭牛閻羅的耐心,他不信牛閻羅會一直跟他耗著。

果然,過了一段時間後,牛閻羅終究等不了了,它擔心虎閻羅和桃菩薩分出勝負了,它煩躁中猛地抬頭看向太上皓月。

“慢慢耗你的領域,的確是太耽擱時間了。我打爆你的明月,不就行了?桃菩薩奈何不得,不代表我也奈何不得。”牛閻羅冷聲道。

說話間,它大袖一甩,無數紙錢猶如奔騰的大河,直衝太上皓月而去。眼看就要撞到太上皓月了,卻在此刻,太上皓月忽然張開大口,猛地一吸,將衝向它的所有紙錢全部吞下了。

一場危機,詭異地就被太上皓月化解了。這一幕,看得牛閻羅眼皮狂跳。

“難怪桃菩薩冇有對付這明月,果然有問題,哼,既然紙錢對付不了它,那就用閻羅殿,給我破!”牛閻羅一聲斷喝。

說話間,它袖中飛出一座閻羅殿,直衝太上皓月而去。這並非是它自己的閻羅殿,而是前段時間繳獲的閻羅殿,已經被它祭煉了一些,威力浩大。

就在此刻,陡然一道星光從天而降,嗡的一聲,籠罩了牛閻羅全身。

“什麼東西?”牛閻羅抬頭望天。

卻看到,天空中不知何時浮出了三百六十一顆星辰,每一顆星辰都射下了一道星光柱,嗡的一聲,將它包裹在內,更凝聚出一個球形結界困住了它。

這刹那,四周的無數紙錢似失去了力量支撐,嘭的一聲,全部墜落而下。

“是星光結界?”蕭南風驚喜道。

“哪來的陣法,也想困我?給我破!”牛閻羅冷聲道。

他一拳打出,轟的一聲,星光結界猛地一顫,居然冇有被破開。

“不可能,這結界怎麼這麼強?再破!”牛閻羅驚怒道。

轟、轟、轟的巨響下,他重擊得星光結界露出了一絲絲裂紋,但,星光快速填補,裂紋很快又複原了。

“是誰?給我出來。”牛閻羅驚吼道。

這時,遠處出現了一個黑袍人,他高呼道:“蕭南風,星光結界困不住它太久的,快跟我走。”

“青燈?你果然還活著。”蕭南風驚喜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