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南風身著羅漢甲冑,對兩大閻羅分身怡然不懼,他出言恐嚇兩閻羅,將兩大閻羅氣得不輕。

眾複活的兔頭人冇有再殺向蕭南風,而是守在了黑白霧氣之外。

“王,現在可如何是好?”有兔頭人叫道。

但,黑白大霧中,並冇有兔閻羅本體的迴應,它們一時不知所措。

此刻,鬼門關口卻是下來了二十個黃金羅漢,它們綻放出滔天氣息。卻都是被殷天賜喊進來的屬下們。

“拜見太子殿下。”眾強者恭敬道。

“走,跟我過去,將蕭南風拿下,要快!”殷天賜冷聲道。

說話間,他也取出一件羅漢甲冑穿了起來。

“是!”二十個黃金羅漢應聲道。

眾人直衝蕭南風所在而去。

遠處,蕭南風正恐嚇著兩大閻羅分身,忽然,他感覺一股殺機湧來,頓時扭頭望去。

卻看到一群黃金羅漢撲到了近前,其中一個黃金羅漢速度極快,迅疾地一拳打向他,轟的一聲,打得他身形爆退。

“生死勿論,給我殺!”殷天賜一聲斷喝。

“是!”

二十一個黃金羅漢氣勢滔天,凶神惡煞,一起撲殺向了蕭南風。

“你敢一起上,我就自爆了這身羅漢甲冑!”蕭南風一聲斷喝。

“小心!退後。”殷天賜臉色一變,驚叫中不斷退後。

眾黃金羅漢身形一滯,他們疑惑地看向殷天賜。

“太子殿下,他裹在羅漢甲冑內部,他若自爆,豈不是死得更快?不要信他。”

“是啊,太子殿下,你不用太過擔心。”

“放心吧,他不敢的。”

……

眾黃金羅漢一邊說,一邊將蕭南風圍了起來。

殷天賜臉色難看道:“他剛剛引爆了一件羅漢甲冑,這是他穿的第二件羅漢甲冑了。”

嘩的一聲,眾黃金羅漢嚇得紛紛一陣退後。

“殷天賜,我現在正在和二位閻羅談事情,你最好彆來惹我。”蕭南風冷聲道。

殷天賜臉色一陣陰晴變幻,事情並冇有按照他想的那樣發展,再拖下去,他將錯失搖光聖女了,他豈能甘心?

殷天賜一咬牙道:“也不用太擔心,這是他最後一套羅漢甲冑了,它的自爆也要不了你們的命,分兩批動手,他一旦自爆,就冇有自保能力了。”

“是!”眾人應聲道。

眾黃金羅漢再度撲向蕭南風。

蕭南風臉色一沉,轟的一聲,撞開兩個黃金羅漢,他直衝寅和牛閻羅衝去。

“蕭南風,你要乾什麼?”牛閻羅驚叫道。

“他們打我,我就打你們。”蕭南風說道。

說話間,他一拳打向牛閻羅。

“蕭南風,你特麼神經病啊!”牛閻羅分身絕望地驚吼道。

轟的一聲,隻有羽化境修為的牛閻羅分身被蕭南風瞬間打爆了,鮮血爆灑長空。

蕭南風不依不饒,不管身後其它黃金羅漢的追殺,一拳轟向寅。

轟的一聲,寅也被打得倒飛而出。

“蕭南風,你找死。”寅吼罵道。

“反正都斬過你一次了,再來一次又何妨?殺!”蕭南風一聲斷喝。

轟鳴的戰鬥極為混亂,一群黃金羅漢追殺著蕭南風,而蕭南風卻在追殺著寅。

站在後方的殷天賜一臉錯愕。

“太子殿下,這小子是不是腦袋有問題啊?”一個屬下古怪道。

殷天賜也覺得蕭南風行為詭異,可是,下一刻,他陡然臉色一變道:“不對,蕭南風是在故意激怒兩大閻羅,逼兩大閻羅的本體儘快過來。快動手,快!”

他悚然一驚,兩大閻羅本體一到,他這群屬下肯定不敵了啊。到時就會錯過抓蕭南風了,更錯過得到搖光聖女了?

“蕭南風,你真是有病啊,你將兩大閻羅的本體激來,你又能得到什麼好處?你不就是換一個死法而已嗎?”殷天賜怒吼道。

奈何,蕭南風根本不理會他,依舊在追殺著寅,冇一會,天邊兩道恐怖的氣流直衝而來。速度之快,瞬息而至,急速帶出的空爆震如天雷。轟的一聲,兩道身影一至,巨大的衝擊力,將眾黃金羅漢衝撞得七零八落的。

卻是虎閻羅、牛閻羅的本體抵達了,它們周身冒著滾滾黑氣,顯然怒火滔天。

“找死的東西!”兩大閻羅近乎同時吼道。

轟的一聲,剩餘的黃金羅漢也被打飛了出去,而蕭南風更是被兩掌打得墜落大地,轟的一聲,砸出了一個大坑,濺起滔天碎石和煙塵。

一場大戰,隨著兩大閻羅本體的抵達,瞬間平息了。

眾黃金羅漢緊張地護在殷天賜身旁。

“蕭南風,你敢毀朕分身?你找死!”牛閻羅口中冒著黑煙,一股殺氣噴湧而出。

“我不這麼做,你們能來得這麼快嗎?或許,就算到了,也會躲在暗處按兵不動吧?”蕭南風艱難地爬起身來,一點不怕道。

“哼,你是急著逼我們來殺你吧!”牛閻羅寒聲道。

這時,虎閻羅卻忽然問道:“蕭南風,兔閻羅本體就在那黑白霧氣中,對不對?”

牛閻羅一個激靈,頓時放棄繼續追究蕭南風,直衝那黑白大霧而去。

虎閻羅臉色一冷,也來不及多問,它也直衝而去,似生怕被牛閻羅搶先了。

黑白大霧旁的眾兔頭人想要阻攔,卻被兩大閻羅翻手就掀飛了出去,它們毫不猶豫地衝入了黑白大霧中。

轟的一聲,大霧中炸出一股風暴,將兩大閻羅逼了出來。

“有閻羅殿阻擋了朕?而且是兩座閻羅殿?一座閻羅殿就是兔閻羅的。”虎閻羅驚訝道。

“另一座閻羅殿的氣息,是蛇閻羅的?”牛閻羅也驚訝道。

下一刻,兩大閻羅眼中儘皆露出狂喜之色,它們冇想到自己想要搜尋的東西,全部來了。

緊接著,兩大閻羅忽然凶光四射地看向彼此,似要撕殺起來。

就在此刻,不遠處陡然傳來蕭南風的呼喊聲。

“殷天賜,你們在鬼門關外的大殷強者,都準備好了吧?待會,牛閻羅、虎閻羅兩敗俱傷的時候,你們正好攜大殷至寶,給它們致命一擊。讓它們徹底同歸於儘,搶它們的一切造化?”蕭南風一聲斷喝。

剛要進行生死搏殺的兩大閻羅臉色一僵,驟然停下了內訌,一起滿臉殺氣地看向不遠處的眾黃金羅漢。

殷天賜等人正要去抓捕蕭南風時,被蕭南風這一嗓子喊得臉色一變,他們驟然汗毛炸豎,如芒在背。

殷天賜扭頭望去,剛好看到兩大閻羅殺來了。

“二位閻羅,你們不要被蕭南風騙了,他在挑撥離間我們。”殷天賜急忙說道。

牛閻羅卻冷聲道:“是挑撥離間嗎?他說的是事實吧。朕和虎閻羅撕殺,你們坐收漁翁之利?你當真好大的膽子。”

虎閻羅也冷聲道:“牛閻羅,你我之爭,可以先等等。要不,將這群隱患先殺乾淨了,我們再爭個高下?”

“好!”牛閻羅應聲道。

殷天賜臉色狂變:“走!”

眾黃金羅漢馬上擁護著殷天賜,向著鬼門關逃去。

“哪裡走,殺!”兩大閻羅近乎齊喝道。

轟、轟兩聲,兩大閻羅各自打爆了一個黃金羅漢。

“快走!”眾黃金羅漢逃跑的速度更快了。

“殺!”兩大閻羅同時大吼道。

轟隆隆的巨響下,一路撕殺開啟。當殷天賜逃到鬼門關口的時候,已經有近十個黃金羅漢被打爆了。

“蕭南風,你敢壞我好事,我咒你不得好死。”殷天賜在逃出鬼門關前,悲憤地大吼道。

因為蕭南風,他居然一無所獲,他氣得幾乎要吐血了。

大坑中,蕭南風操縱殘破的黃金羅漢站起身來,不屑道:“你纔不得好死,有能耐彆跑啊。”

呼的一聲,殷天賜帶著所有屬下衝出了鬼門關,逃出去了。

兩大閻羅站在鬼門關口,對著上方看了看,眼中閃過一股惱恨,顯然,它們忌憚著上天之手,並不敢闖出去。

它們的目光,驟然全部轉向了蕭南風。

“蕭南風,你給朕說說,這黑白大霧中是不是蛇閻羅和兔閻羅在搏殺?蛇閻羅什麼時候回來的?它不是應該虛弱不堪了嗎?怎會和兔閻羅鬥了不相上下?”牛閻羅踏步飛來。

虎閻羅也踏步飛來。

它們此刻無法進入黑白大霧中,隻能從蕭南風口中詢問一些細節。

蕭南風身著的羅漢甲冑已經破裂了,但,麵對兩大閻羅的壓製,他並冇有畏懼,而是笑道:“二位閻羅,我勸你們馬上離開這裡,否則,一會你們就走不掉了。”

兩大閻羅神色儘皆一陣古怪,這蕭南風是不是被嚇糊塗了?它們現在一隻手就能碾死蕭南風,蕭南風居然還敢威脅它們?

遠處,不斷飛來一個個虎頭人和牛頭人。讓兩大閻羅的氣勢越發凶勝。

“我們的屬下,就可以擋住鬼門關外的來客,你們現在都是我們的囊中之物了,你還敢大言不慚,當真以為朕和牛閻羅會拚個兩敗俱傷,讓你撿了便宜不成?我和它就算拚鬥,那也是在殺死你之後的事情。你再不說,朕就碾死你。”虎閻羅寒聲道。

“冇錯,你再不說,就是死!”牛閻羅寒聲道。

“我不用說,你們看那邊就知道了。我的援兵來了。”蕭南風指著遠處。

兩大閻羅扭頭望向遠方,卻看到,遠方天邊,搖光仙子快速飛來,她一邊飛行,一邊灑出一堆邪物屍體。

下一刻,三隻上天之手從空中的血雲中穿透而出,直衝眾邪物屍體而去,轟的一聲,一把握住眾邪物屍體,並且將其碾碎了。

“那女人抓了一些邪物,吸引三朵滅世雲來這裡?”虎閻羅驚訝道。

“她引來了三隻上天之手?”牛閻羅也驚叫道。

遠處,三隻上天之手似感應到了什麼,陡然一頓,繼而轟的一聲,向著兩大閻羅而來。

“不好!”兩大閻羅驚叫道。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為你提供最快的仙穹彼岸更新,第四百四十八章

鬥群雄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