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仙穹彼岸

蕭南風和搖光仙子逃到遠方時,卯都上空發出一道刺亮光芒,伴隨著一聲滔天巨響,卻是兩大閻羅合力,撐爆了上天之手。

“先躲起來。”蕭南風拉著搖光仙子衝入了山林中。

二人快速撤去了羅漢甲冑,這樣更能隱藏身形。

在林中,二人看到,上天之手爆開產生的滅世火焰,將卯都夷為了平地,殘餘活下來的邪物們也紛紛身受重傷了。

虎閻羅、牛閻羅儘皆渾身是血,身受重傷了。

這時,血色滅世雲一陣翻騰,似要凝聚出新的上天之手了。

“兔閻羅逃去了哪邊?”牛閻羅吼道。

“那個方向!”有牛頭人指了一個方向。

虎閻羅更是先一步衝了出去。

“該死,虎閻羅,給朕站住。”牛閻羅驚叫地撲殺而去。m.

兔閻羅已經跑了,它們未必能追得上兔閻羅,但,它們要確保對方也追不上兔閻羅才行。

如今,幽冥地府中除了它們倆閻羅,就剩下最後一個兔閻羅了,誰若是得到兔閻羅,誰就能徹底稱霸幽冥地府,它們比誰都著急。

在兩大閻羅離開的下一刻,新的上天之手再度凝聚而出,轟的一聲,對著四方邪物鎮殺開啟。

“快走!”無數邪物驚恐地逃竄著。

遠處林中,蕭南風輕呼口氣:“總算安全了。”

“南風,我有藍月結界,又有誅邪劍護體,你冇必要來冒險的。”搖光仙子雖然在埋怨,但,她眼中卻儘是感動之色。

“與你的防禦能力無關,隻有帶你出來了,我才能放心。”蕭南風說道。

搖光仙子心中一甜,臉上露出一絲她自己都冇察覺的笑容。

“這裡終究不安全,我們先離開這裡。”蕭南風拉著搖光的手說道。

“好!”搖光仙子點了點頭。

二人快速離開了卯都外圍。

……

兩日後,一個山穀中。

蕭南風一邊給搖光仙子做著新的美食,一邊談論著外麵的情況。

“兔閻羅終究還是跑了,虎閻羅、牛閻羅也各搶了一個無主的閻羅殿,果然是贏家通吃啊。它們越來越強,越發得橫行無忌了。”蕭南風皺眉道。

“該死的兔閻羅,它可真命大。”搖光仙子狠狠地咬了一口肉,嚥了下去。

“你之前跟我說,你見到你爹孃了,你給我說說具體情況吧。”蕭南風說道。

搖光仙子點了點頭,將紅月幻境中發生的一切描述了起來。

“紅毛怪物是邪物?這怎麼可能?”蕭南風驚訝道。

“我爹就是這麼說的。”搖光仙子回憶道。

“那我太清道祖,不會也是邪王吧?紅月幻境不會也是一個秘境吧?”蕭南風錯愕道。

“呃?你這說的有些邪乎了啊。”搖光仙子微微一怔。

“不,若紅月幻境是一種特殊的秘境,那的確存在著這個可能性。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我身邊怎麼會有這麼多邪乎的事情啊?”蕭南風苦笑道。

“那你現在怎麼辦?”搖光仙子擔心道。

蕭南風搖了搖頭道:“無妨,我見多了邪物,早就見怪不怪了。不管我猜測得對不對,現如今,我的修為還是太弱了,根本左右不了什麼,姑且就當不知道吧。”

搖光仙子沉默了一會,隻能點了點頭。

“不過,我聽說,一萬年前,可是有三大道祖的,太清、玉清、上清,三大道祖當時縱橫天下,實力不相上下。若是太清道祖是邪王,那上清道祖也有這個可能性,你修習了上清藍月,一定要小心。”蕭南風神色鄭重道。

搖光仙子神色一陣古怪:“我上清功法,專門剋製邪物,還有我這誅邪劍,也專門剋製邪物。怎麼會和邪物有關?或許是你多慮了吧?”

“何為專克邪物?有些邪物擁有特殊的屬效能力,正常修行功法根本奈何不得,一般而言,隻有邪物才能剋製邪物,這豈不是更加說明,上清功法中存在某種邪氣?而你的誅邪劍,說不定也是邪物。”蕭南風說道。

搖光仙子神色古怪道:“不至於吧?”

“姑且先不管這些。我們現在也左右不了什麼,暫且努力提升自己吧。你接著說,你娘和你說了什麼?”蕭南風問道。

“你問那麼多乾什麼?那是我和孃的私密話。”搖光仙子臉上一紅,拒絕道。

她和她娘談論未來夫婿的事情,這種事怎麼說得出口?

“我就隨便問問。你不想說,也沒關係。”蕭南風笑道。

“還有十天左右,就又是月圓之夜了。到時,我們就離開幽冥地府吧。”搖光仙子說道。

蕭南風沉吟了一會道:“恐怕,走不掉啊!”

“哦?”搖光仙子疑惑道。

“且不說還冇找到青燈和葉大富他們。就我們想要離開幽冥地府,這並不難被猜到,到時,兔閻羅肯定會在鬼門關口堵我們的。”蕭南風凝重道。

“兔閻羅?”

“冇錯!不過,這樣也好,我們也好趁機將你爹孃的肉身奪過來。”蕭南風眼神堅定道。

“它如今都成喪家之犬了,怎敢輕易暴露身形?”搖光仙子好奇道。

“喪家之犬?不,它還是有機會翻盤的。”蕭南風鄭重道。

“它怎麼翻盤?虎閻羅、牛閻羅如今各有了四個閻羅之軀,一旦徹底煉化,根本不是它可比的啊,它靠著三座閻羅殿怎能翻盤?”搖光仙子不解道。

“它翻盤的機會,在我們身上。”蕭南風沉聲道。

“哦?”

“準確的說,不是在我們身上,而是在我身邊的那位前輩身上。”蕭南風說道,緊接著,他神色一肅道:“血蟠桃樹前輩,可否出來談談?”

不遠處,虛空微微一顫,一顆巨大的血蟠桃樹浮現而出。

血蟠桃樹灑出一些花瓣,凝字道:“蕭南風,你早該將那兩座閻羅殿給我的,不然,也不會便宜了兔閻羅。”

蕭南風微微一笑道:“前輩,我若不將兩座閻羅殿丟給兔閻羅,我怎能救出搖光?前輩若是早願意幫我出頭,我豈會對前輩吝嗇?”

血蟠桃樹微微沉默,終究又用桃花凝字道:“你知道我的身份了?”

“我不知道前輩的具體身份,但,我之前從兔閻羅口中瞭解到你曾經是一名高僧。兔閻羅說,你和十殿閻羅曾經是一個時代的強者,你們有著恩怨糾葛,而像它們這種閻羅之軀,你也有兩個?”蕭南風說道。

血蟠桃樹沉吟了一會,用桃花凝字道:“它說得冇錯,十二地支之頁,之前就有兩頁在我手中。我不是不願意幫你,而是,我和十殿閻羅有著深仇大恨,我一旦暴露了身形,十殿閻羅會不惜一切代價來毀滅我的,而你肯定首當其衝地被它們針對,我不露麵,也是在保護你。”

蕭南風:“……”

一旁搖光仙子也張大了嘴巴,這血蟠桃樹,有些不要臉啊。這種‘為你好’的藉口都說得出來?

“前輩,我不瞭解你的情況,一直無法幫你。如今,兔閻羅盯上了我,不,準確的說是盯上了你,很快我們就會與兔閻羅再戰了,你不讓我瞭解情況,我很難與你合作共擊兔閻羅啊。”蕭南風問道。

血蟠桃樹沉吟了一會,用桃花凝字道:“你想問什麼?”

“何為十二地支之頁?還有,我可以問問你和十殿閻羅的恩怨嗎?十萬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怎麼一次性出現了十大邪王?”蕭南風好奇道。

血蟠桃樹用桃花凝字道:“十大邪王?不,十殿閻羅稱不上邪王。”

“哦?”蕭南風意外道。

“十萬年前,一統天下者,叫著幽冥教主。幽冥教主獻祭了全天下的氣運、寶物,從彼岸世界換回來了一個邪物,那是一本書,叫著‘生死簿’。”桃花凝字道。

“真有生死簿?”蕭南風驚訝道。

“冇錯,生死簿一共分兩卷,分彆是天乾卷和地支卷,天乾卷有十頁紙,每頁各有一字,分彆為‘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地支卷有十二頁紙,每頁也各有一字,分彆為‘子醜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桃花凝字道。

“天乾十頁,地支十二頁?這生死簿到是奇特。”蕭南風神色微動。

“就在幽冥教主煉化生死簿期間,是我鼓動了他座下最強的十王出手造反,逆斬了他,搶奪了生死簿。”桃花凝字道。

“哦?”蕭南風神色一肅道。

“生死簿中的天乾卷,已經被幽冥教主煉化了一半,所以十王一時無法融煉天乾卷,因此,它們用天乾卷的十頁紙化為了十座閻羅殿,然後瓜分了。而地支卷十二頁,它們各得了一頁,成功融煉後,讓它們各自練得了奇異之相貌,獸頭人身,極為怪異。而其中兩頁被我悄悄藏了起來。”桃花凝字道。

“一本生死簿,幻化了十座閻羅殿,還有十殿閻羅?難怪你說它們不是邪王,它們隻是得了生死簿的一部分而已。”蕭南風驚訝道。

“所以,它們想要吞噬彼此,想要集齊所有生死簿之頁,成就真正的邪王。”桃花凝字道。

“前輩當初為何要鼓動它們造反?”蕭南風好奇道。

“為了拯救天下蒼生。”桃花凝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