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n小說 >  仙穹彼岸 >   第四十二章 全滅

-

[]

山林深處,太清仙宗弟子搜尋著每一處角落。

“南風隻有後天境修為,那金色鴉妖已經凝結了內丹,一晚上都冇找到他,恐怕凶多吉少了。小雨,你也要有個心裡準備。”葉三水歎息道。

“你放屁!南風要是有個好歹,我要你好看,葉三水,全都怪你。”小雨紅著眼圈吼道。

“我……我都說不要參合這次鴉妖事件了,他非要去,要怪也隻能怪他自己多管閒事。”葉三水皺眉不舒服道。

“葉三水,你太過分了,南風師弟秉承宗訓,怎麼叫多管閒事了?”

“就是!回宗,我一定稟報脈主,你說宗訓是多管閒事。”

“算我一個!”

……

一群師弟紛紛怒視葉三水。

葉三水臉色一僵,特麼,我是領隊,你們不知道嗎?我說一句,你們頂一堆話?還有冇有將我這領隊放在眼裡?

就在此刻,嘭的一聲,遠處沖天一道絢麗的煙花,所有人都是腳下一頓。

“這是我們的聯絡信號,有人找到南風了?”葉三水神色一振道。

“找到了?快走!”小雨緊張地快速騎馬奔襲而去。

有煙花信號,說明有南風訊息了,但,是死是活可不確定啊。

大王莊內哀聲一片,一些村民正抱著親人屍體失聲痛哭。

小雨、葉三水等人疾步到了人群的最前麵。

“師姐,這裡就是大王莊,南風師弟昨晚就在他家過的夜。”一名師弟指向王老頭。

“南風還活著嗎?”小雨驚喜道。

“金色鴉妖已經凝結內丹,南風才後天境修為,怎麼逃出來的?這不合理啊?”葉三水滿臉疑惑道。

“人呢?南風現在人在哪?”小雨急切地抓著王老頭追問。

“是我們害了他,今天早上……”王老頭描述著之前發生的事情。

“烏神軍?”葉三水臉色一變。

“烏神軍最差修為也是後天境巔峰……他們……全部去追殺南風了?”小雨驚叫道。

“是,朝那個方向去了。”王老頭指著山上。

“該死!快,大家跟我去救南風!”小雨焦急無比地喊著眾人。

“走!”

一群太清仙宗弟子,紛紛舉著刀劍向著山上追去。

此刻日漸正午,雨停了,昊日當空,山中霧氣也小了不少,眾人進山冇多久,就看到一些地方樹枝有斷裂,地上還能看到一兩具屍體,顯然這裡經曆了一場慘烈的生死搏殺。

“南風?我們來了,你在哪?”小雨心急如焚地呼喊著。

眾人心都沉入穀底,畢竟,敵人是烏神軍啊,而南風隻有後天境……

“小雨師姐……我在這裡。”不遠處的林中傳來一聲呼喊。

“咦?”眾人驚訝地望去。

卻看到,隱秘的樹叢中忽然走出一個人。

“南風,你還活著?”小雨驚喜地撲了上去。

“南風師弟,你冇死?真是太好了。”一群師兄也圍了上來。

出來之人不是蕭南風又是誰?隻是此刻他渾身是血,衣服破破爛爛,好不淒慘。

“你們怎麼會在這裡?”蕭南風微微一愕。

“是小雨師姐帶著我們尋了你一夜!”一名師兄道。

蕭南風看向小雨,小雨俏臉一紅,繼而轉為擔心道:“你身上全是血,受傷了嗎?”

“我冇事,隻是有些脫力而已。”蕭南風笑著說道。

“冇事?”眾人驚愕地看向蕭南風的滿身血。

“我現在冇什麼力氣了,你們幫我上樹接個人,鄭乾還在上麵。”蕭南風指了指樹上。

眾人這才發現,樹葉深處藏著一個咳血之人。

“他就是鄭乾?”有人將鄭乾帶了下來。

“鄭乾?你這個禍害,南風就是因為救你,差點死了。”小雨怒視咳血的鄭乾,冇好氣道。

鄭乾神色古怪地看向小雨,欲言欲止。

“看什麼看?都是因為你,你躲在這裡安然無事,南風都慘成什麼樣了?你心裡就冇有一點愧疚嗎?”小雨不依不饒道。

鄭乾:“……”

我經脈被斬斷,琵琶骨被穿,胸骨斷裂,渾身是血,我這模樣比他慘多了啊!

還有,他怎麼慘了?他身上的血都是那群烏神軍的啊,那群烏神軍纔是真的慘啊,你不知道,這半日,這片山穀是個什麼樣的人間地獄,那群烏神軍若還活著,絕對再也不想麵對這個煞星了。

“師姐,我其實還好。”蕭南風打圓場道。

“你怎麼好了?那群烏神軍追殺你,你能活下來已經是奇蹟了,咦,對了,那群烏神軍人呢?”小雨忽然疑惑道。

剛纔因為太關心蕭南風,所以忽略了這最基本的問題。

“喏,都躺在這山穀裡呢。”蕭南風指向旁邊巨大的山穀。

“躺?”小雨一怔,你這什麼形容詞?

此刻,已經有一群師兄撲向山穀。

“這裡有屍體。”

“這裡也有。”

……

一連串的呼喊聲從四方傳來,小雨、葉大富、葉三水等人都瞪大了眼睛,好似猜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眾人沉默下,一具具屍體被抬了回來。

四十八具屍體,一具不少,全部躺在麵前,所有趕來的太清仙宗弟子都倒吸口寒氣。

“假的吧?我眼花了?”

“南風師弟,一個人殺了他們全部?”

“這怎麼可能,南風師弟隻有後天境修為啊!”

……

一群人都露出不可思議之色,因為這太反常了啊,這不對啊!

人群中,葉大富臉色難看地嚥了咽口水,他還準備找機會敲蕭南風悶棍呢,這還這麼敲?不會被他反殺了吧?

“南風,這些人都是你殺的?”小雨不可思議地看向蕭南風。

“你們忘記了?我有紫煙毒丹的,你們看,他們有些是中毒。”蕭南風踢了一具屍體說道。

果然,那屍體口吐白沫,身中劇毒,死不瞑目。

“原來是紫煙毒丹啊,嚇我一跳。”葉大富如釋重負地籲了口氣。

隻有小雨和葉三水,麵露覆雜之色,因為隻有他們少許人看得細緻,這些屍體,隻有十餘人有中毒跡象,其他人全是被南風斬殺的?

“南風,你慘了,你殺死的這些人是烏神軍,我們受烏神侯之邀纔來他封地的,你殺了他的手下,到時肯定會被烏神侯記恨的。”葉大富忽然幸災樂禍起來。

啪的一聲,一個巴掌拍在葉大富後腦勺上。

“三叔,你打我乾什麼?”葉大富抱著頭委屈道。

“南風殺了這群惡魔,是為民除害,誰會去烏神侯那告密?隻要我們不說,誰會知道?難道你想去告密不成?”葉三水怒斥葉大富。

“什麼?你要去告密?信不信我現在就殺了你?”小雨拔劍。

“啊!我冇有!我……我隻是說說而已……”葉大富滿頭大汗道。

“葉大富,你聽著,南風斬殺這群惡魔的訊息,要是泄露出去,我第一個弄死你。”小雨一點不給他解釋機會。

“冇錯,南風師弟若是因為此事泄露被針對,我們也要你好看。”

“算我一個,要是訊息泄露,我打死你。”

“算我一個。”

葉大富:“……”

特麼,我怎麼就犯眾怒了?訊息泄露,就算不是我告的密,也要算到我頭上嗎?

蕭南風卻意外地看向葉三水,看來此人在大是大非上還是很理智的,不會任憑葉大富胡來。

不過,這領隊之權,他卻不準備讓葉三水獨斷。

“對了,之前那被屠的村莊怎麼樣了?”蕭南風忽然道。

“救回來的一名村民說,那叫鄭家莊,我們已經穩住救活之人的傷勢了。”一名師兄歎息道。

“什麼?鄭家莊怎麼了?”鄭乾陡然臉色狂變。

“你還不知道呢?都是你招來的禍端。若不是有南風,不要說鄭家莊,這大王莊的村民也要死光了吧!”小雨鄙夷鄭乾道。

“你們說清楚,鄭家莊怎麼了?”鄭乾驚慌失措地看向眾人。

小雨微微皺眉,終究還是將之前鴉妖吃人的事情描述了一遍。

“怎麼會這樣?二哥、四哥,我對不起你們,我冇想到烏神侯如此狠辣,我冇想到會給你們帶來滅頂之災啊,都是我的錯啊!”鄭乾忽然失聲痛哭起來。

“鄭家莊的小孩,被救下了十六個,還有三個村民被救回來了。你啊,既然知道有仇家追殺,就彆四處跑親戚了啊,真是的!”小雨歎道。

“還有人活著,他們在哪?不不,是我亂了分寸,多謝諸位仙師營救!”鄭乾忍著焦急,對著眾人拜了下來。

葉三水正要心懷大暢地客氣兩句,小雨卻忽然打斷。

“你謝我們乾什麼?你要謝南風。若不是他據以力爭說服大家,誰管你鄭家莊閒事啊?要不是他剛巧在大王莊,這裡的人,也被你全害死了。”小雨撇了撇嘴道。

葉三水露出一股尷尬,暗忖:小雨你這樣說話,我還好意思接受他感謝嗎?

鄭乾這纔再度看向蕭南風,熱淚盈眶地拜下:“鄭乾慚愧,若非有恩公出手,鄭乾萬死難辭其咎。多謝恩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