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仙穹彼岸正文第四百零八章蕭南風的佈置寅的一聲吼,震得紅衣太子和兩大天仙一退,緊接著,它翻手去抓閻羅殿。

“虎閻羅,你敢動朕的閻羅殿?”遠處被群仙圍困的羊閻羅怒吼道。

“羊閻羅,你屢屢算計朕,可是要付出代價的,你這閻羅殿,就算給朕的補償吧。”寅冷笑道。

說話間,它一掌拍在閻羅殿上,閻羅殿驟然冒出大量白光,轟的一聲,將寅的手掌震盪而開。

“朕的閻羅殿豈是那麼好拿的?虎閻羅,你還是省省吧。等朕收拾了這群螻蟻,再來收拾你。”羊閻羅冷笑道。

虎閻羅似激起一股火氣,眼中一冷:“哼,朕今天,就要收了你這閻羅殿。”

“主人小心。”遠處一聲驚呼響起。

卻是被蕭南風擠兌走的那位烈陽總兵,他也混入了戰場中,他在向寅示警。

寅扭頭望去,卻見紅衣太子帶著兩大天仙各自一劍斬來,三劍齊出,猶如三條光河沖刷而來。

“閻羅殿是我的,殺!”紅衣太子猙獰一聲大吼。

寅臉色一冷,翻手打去,轟、轟、轟三聲,將三道劍河全部打崩了。

“不知死活的東西,朕不欲深究你們,你們還不依不饒?那就去死吧!”寅冷聲中撲殺向紅衣太子。

“保護太子!”

“太子,它隻是天仙境巔峰,我們能擋住。”

“殺!”

三大天仙再度合擊向寅。

轟的一聲,寅以巨力將三人打得倒飛而出,其中紅衣太子更是重創得一口鮮血噴出。

“朕隻是為了收斂氣息,不讓上天之手察覺到朕的氣息罷了,朕就算用天仙境的力量,也能橫掃一切敵!敢和朕搶東西,你們都該死!”寅冷聲道。

說話間,它再度撲殺向三人,三人臉色一變,急忙出手,但,寅的實力太強了,一個掌罡拍下,將三人狠狠地拍落大地上,轟的一聲,砸出三個巨坑。

寅是動了殺心,三人隻要稍有懈怠,就能立刻被寅誅殺了,三人從坑中爬出,全力抵擋寅,一時間險象環生。

“我就不該聽兄長的話,說什麼帶著一群天仙將士,就可以鎮壓此地一切了,該死!他想害我?”紅衣太子驚吼道。

他現在無比驚險,似隨時都可能被寅誅殺。

東城樓上,眾人也死死盯著遠處戰場。

“寅和羊閻羅都太強了,仙帝派來的這群天仙,都被它們壓製著,而且各個受傷了,再拖下去,他們必死無疑啊。”長兵臉色難看道。

蕭南風眼中微凝,深吸口氣,朗喝道:“大殷眾天仙聽著,爾等集中全部力量,對付寅即可,羊閻羅交給我就行了。”

羊閻羅、寅、眾天仙都被蕭南風這句話驚得扭頭望去。

“蕭南風?你一個陰神境後期,也想對付羊閻羅?你還真是不知死活啊。哈,你還是再等等吧,等朕解決了這裡的一切,朕再好好來收拾你。”寅大笑道。

“蕭南風,你一個小小人仙,也想對付朕,你來試試啊?”羊閻羅也不屑地冷笑道。

兩大閻羅的眼光,似能看出蕭南風的底細,它們都覺得蕭南風在不自量力,自尋死路。

紅衣太子因為蕭南風的叫喝而得以喘息,但他也露出不屑之色,因為這些天他們藏在暗中,早有打探,知曉了蕭南風底細,一群天仙都對付不了的羊閻羅。蕭南風怎麼可能對付的了?

“羊閻羅,你既想試試,那就試試吧,星鬥封閉!”蕭南風沉聲道。

一道星光從天而降,嘭的一聲,籠罩了羊閻羅。它臉色一變,抬頭望天,卻看到,天空中不知何時浮出了三百六十一顆星辰,每一顆星辰都射下一道星光直衝它而去。

它猜到星光有問題,但,它並不覺得蕭南風能傷到它,更何況,它被一群天仙圍著,它若全力躲避,必會受傷,它隻是以水晶牆擋向星光。

可就是這一霎那的遲疑,三百六十一道星光驟然全部籠罩了它,且形成一個星光結界將它包裹而起。

“怎麼會?”羊閻羅驚訝道。

它眼中唳光一閃,探手一揮:“聖刀,水晶之滅。”

轟的一聲,星光結界微顫,水晶刀驟然崩碎而開。

“不可能,這結界怎麼比朕的聖刀還厲害?給朕破!”羊閻羅驚叫地舉拳轟去。

轟的一聲,結界一顫,但,它依舊冇能破開星光結界。

“這是什麼陣法?”眾天仙驚叫道。

他們奈何不了的羊閻羅,居然被一個陣法困住了?

“星辰之力?這是規則陣法?”寅也是瞳孔一縮。

羊閻羅幾次轟擊星光結界,卻無法破開,它臉色一變,知道出大事了,它馬上吼道:“給我找,找到佈陣者在哪裡,殺了佈陣者。還有,找到陣基,毀去陣基,快去!”

“是!”無數邪物應喝道。

呼的一聲,無數邪物湧向四方山林搜尋起來,就在此刻,四周山林間,冒出一股股藍色霧氣,霧氣一出,籠罩了眾邪物,瞬間,邪物們被困在了周天星鬥大陣中出不來了。

“好厲害的陣法!”紅衣太子驚訝道。

寅卻大笑中撲了下來:“小子,你還真是讓朕意外啊。你居然困住了羊閻羅?困得好,剛好讓朕可以安心收了他的閻羅殿。”

就在此刻,藍霧中忽然傳來青燈的聲音:“周天星刃,斬!”

嗡的一聲,星空中凝聚出一道星刃,直衝寅而來,寅臉色一沉,一拳迎天打去,下一刻,星刃驟然一顫,化為三百六十一道星刃斬來。

“什麼?”寅驚叫道。

寅被三百六十一道星刃正中其身,轟的一聲,炸出一股滔天火焰風暴,將四周眾天仙都衝擊得一陣倒退。

“這陣法的威力太誇張了吧?”紅衣太子驚愕道。

“太子殿下,這星刃的威力,都趕得上天仙一擊了,三百六十一道星刃,真恐怖啊!”

“這蕭南風不簡單啊,這陣法是他安排的?這裡一定有個了不得的陣法高手。”

“好強大陣法啊!”

……

眾天仙一片震撼道。

這時,寅從大爆炸中出來了,它的實力極為強大,周天星刃隻是讓它衣袍有些破損罷了,它並無大礙,但,它卻無比惱火:“蕭南風,你還真是找死!”

蕭南風卻喝道:“諸位大殷仙朝的天仙們,羊閻羅已經被我困住,它由我來對付,你們對付寅即可,至於這口閻羅殿,我們收拾了這兩大邪王後,各憑本事取吧!”

紅衣太子眼中一冷,他對閻羅殿勢在必得,怎麼可能答應蕭南風說的?

“隨我一起動手!”紅衣太子一聲令下。

他要趁蕭南風拖住了兩大邪王,搶先收取閻羅殿。

群仙應命衝向閻羅殿。

寅即便惱恨蕭南風,但,它豈會甘願被這群人漁翁得利了?

“蕭南風,待會,朕再收拾你!”寅寒聲道。

轟的一聲,寅一掌打向紅衣太子。

“保護太子!”眾天仙大喝道。

群仙隻能全力斬向寅。轟的一聲,群仙和寅對衝,炸出一股滔天風暴。

此刻,大爆中再度傳來一聲斷喝:“周天星刃!”

所有人心中一緊地仰頭望去,卻見又是大量星刃直衝而來,他們未免自己成為目標,紛紛躲開,但這些星刃卻冇有偷襲他們,而是直奔羊閻羅而去。

羊閻羅被困在星光結界中走不掉,看著周天星刃斬來,它瞬間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它用水晶球、水晶刀殺人,不也是這樣嗎?它頓時麵怒惱火道:“蕭南風,朕殺了你!”

它快速施展水晶牆保護自己。

轟的一聲,眾周天星刃斬在水晶牆上,炸出一個巨大的火焰蘑菇雲,刺亮得無數人都露出驚駭之色。

長兵不可思議地看向蕭南風:“蕭脈主,你什麼時候安排大陣的?”

“指望彆人,不如指望自己。我從未期待大殷仙帝派來強者幫我們,我隻是故意拖延時間,藉機自尋辦法罷了,大半個月時間了,足夠我從大崢皇朝調遣強者來支援了。這些天,我調遣來的人,就偷偷在城外佈陣了,恰時時候吧。”蕭南風解釋道。

“可是,大崢不是剛剛晉升皇朝嗎?怎會有這麼強的陣法高手?這佈陣能力也太誇張了吧!”長兵依舊不可思議道。

“你見識短了而已。”蕭南風平靜道。

長兵一陣無語,暗忖:“是我見識短嗎?是你太詭異了吧?”

蕭南風也同樣為青燈的佈陣能力而驚豔,冇了周天星鬥圖那規則至寶,青燈憑藉他給的周天星鬥大陣的陣圖,居然真的找到了替代之物,重現了這個陣法,當真不可思議啊。

遠處,大爆炸的火焰散去後,再度露出了星光結界,內部,羊閻羅的水晶牆崩碎了,它更是渾身是血,好不狼狽。

“蕭南風,有能耐拿開這個破結界,和朕重新再戰!”羊閻羅吐了口血,猙獰地怒吼道。

“堂堂羊閻羅,怎會說出如此幼稚的話來?我都已經拿下你了,憑什麼要放你出來?”蕭南風冷笑道,繼而他又下令道:“青燈,繼續斬!”

“好!”藍霧中再度傳來青燈的應喝聲:“周天星刃,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