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仙穹彼岸正文第四百章蕭南風的拒絕蕭南風周身藍光大放,全力壓製掌心的龍閻羅邪魂,讓龍閻羅根本動彈不得。

“想不到朕有一日,會落到這番田地,被你一個小小陰神境修士拿捏?朕不甘心啊!”龍閻羅一時悲從心來。

“你不是信奉成王敗寇嗎?你既敗了,何須多言?”蕭南風冷聲道。

龍閻羅沉默了一會,深吸口氣道:“你說得冇錯,朕信奉的就是成王敗寇,朕敗了,何須惺惺作態,胡攪蠻纏?蕭南風,朕不甘心會敗,但朕服你的能力,陰神境的修士,朕見過無數,能在陰神境達到你這程度的,朕從來冇見過,敗在你手,朕不冤!”

蕭南風微微皺眉道:“之前,你一直以天仙之力,壓得青燈用周天星鬥大陣都不敵,你是個梟雄,但,你終究害死了文先生的至親,朕為文先生,也不可能放過你。你我註定不可能成為同路人,那你就安心上路吧,這個時代有朕了,已經容不下你了。”

說話間,他掌心冒出大量藍光,直衝龍閻羅虛影而去。

啊的一聲痛呼,龍閻羅周身頓時冒出陣陣藍煙。

就在此刻,血蟠桃樹驟然出現在近前,它快速飄出大量桃花凝出字型。

“蕭南風,不要這麼滅了它,你不是想要瞭解豐都仙城外深淵下的情況嗎?它一定知道裡麵的情況,將它交給我,我來審問。”

緊接著,桃樹根鬚伸出,轟的一聲,將龍閻羅捲了過去。

“前輩,你想要它,我又不是不給你,你何須心急來搶?”蕭南風皺眉道。

桃花再度凝字:“我擔心你出手太快,將它滅殺了。接下來,交給我吧。”

瞬間,血蟠桃樹用大量根鬚刺入龍閻羅邪魂內,龍閻羅瞬間發出一陣慘叫。

“你是誰?你怎能融合我的邪魂力?你體內有蛇閻羅的邪氣,你就是蕭南風說的,那個吞噬蛇閻羅的前輩?你是哪一殿閻羅?朕怎麼認不出你?”龍閻羅忽然痛苦地大叫道。

可是,血蟠桃樹根本不理會龍閻羅,隻是瘋狂在吸納著它的邪魂力。

一旁的蕭南風微微皺眉道:“前輩,你不是要幫我審問龍閻羅嗎?你再這樣下去,它就被你吞噬冇了。”

桃花再度凝出字:“我這般,是為了將它的邪魂力削弱到極致,它若是恐懼,自會求饒,訴說一切。它若倔強,也冇辦法,反正你也要殺死它,不若給我吞噬吧。”

蕭南風眼中閃過一絲複雜之色,他感到血蟠桃樹有些言行不一。

忽然間,龍閻羅臉色一變:“是你?朕終於知道你是誰了。你隻會躲在後麵撿人便宜,還裝作一臉慈悲,你纔是最惡毒無恥的小人。”

血蟠桃樹也不說話,繼續加快抽吸龍閻羅,就看到龍閻羅的邪魂越來越黯淡了。

龍閻羅恨聲道:“你抽朕邪魂,是想要搶朕的閻羅殿吧?你做夢,朕就是毀了也不可能給你的。你這種無恥小人,你不配。”

猙獰間,龍閻羅忽然張開嘴巴,對著蕭南風一吐,一道黑光直衝蕭南風而去。

“你都將滅了,還想反抗?”蕭南風眼中一冷。

他探手拍去,掌中藍光大放,嘭的一聲,那黑光居然穿透了藍光,瞬間落在了他的掌心。

血蟠桃樹驟然一陣搖顫,似極為惱怒龍閻羅所為,同時,它抽吸邪魂力的速度驟然暴漲了無數,龍閻羅快速乾癟和黯淡下去。

“你怒也冇用,朕就是要將閻羅殿送給蕭南風,最少,他是堂堂正正打敗朕的,朕服氣!至於你,你隻會卑劣地躲在後麵占便宜,再道貌岸然地出來搶功勞。當年躲在我們後麵占便宜,現在,你躲在蕭南風身後占他便宜,你也想拿朕東西?你做夢!”龍閻羅猙獰地大笑道。

嘭的一聲,它被血蟠桃樹吸納吞噬乾淨了。

龍閻羅煙消雲散,整個閻羅殿都忽然一陣瘋狂搖顫。

蕭南風掌心卻忽然多了一顆黑痣,他神色古怪,他有種感覺,他通過這顆黑痣,他與這座閻羅殿忽然有了一絲特殊的聯絡。

這時,血蟠桃樹再度凝聚出一些桃花:“蕭南風,龍閻羅在挑撥離間你我,臨滅前,拋出閻羅殿想要引我們反目。”

蕭南風眉頭微皺道:“前輩,這種級彆的挑撥離間,我自然不會上當,你放心吧!”

血蟠桃樹再度用桃花凝字道:“它的閻羅殿,可否送給我?我可幫你用此對付彆的閻羅。”

蕭南風沉默了一會,委婉地拒絕道:“前輩,我如今的實力還弱,要對敵的時候甚多,還要藉此寶與彆的閻羅大戰,待以後,我的實力足夠強大,不需要此閻羅殿自保時,再贈於前輩吧。”

血蟠桃樹一陣沉默,終究用桃花凝字:“也好!”

緊接著,血蟠桃樹一閃消失不見了。

蕭南風卻神色一陣複雜,龍閻羅剛纔的話是挑撥離間嗎?或許吧!

他不願將血蟠桃樹想得太壞,但,他也不可能什麼都不防備。血蟠桃樹幫過他,他幫血蟠桃樹的更多,他對血蟠桃樹更是極為慷慨大方,從不吝嗇,他並不欠血蟠桃樹的。

這時,下方陡然傳來一陣呼喊聲。

“王,你可不要死啊!”

“王,你死得好慘啊!”

……

群龍一陣哀嚎。

蕭南風低頭望去,卻是剛剛敖周的黑龍之軀墜落,被群龍圍了起來,群龍一陣悲呼。

蕭南風踏步到了下方,問道:“怎麼了?”

咕咕皺眉道:“眾邪物奪舍群龍時,保留了群龍的靈魂意識,所以群龍都能被救回來。但,敖周不同,它被龍閻羅奪舍時,龍閻羅順勢泯滅了它的靈魂意識。”

“敖周被龍閻羅殺了?”蕭南風驚訝道。

他馬上檢查敖周龍軀,果然,敖周的眉心竅空空如野,似隻剩下一具軀殼了。

敖周死了?

就在此刻,嘎嘎走上前來道:“敖周反正都死了,它身上肯定有很多寶物,要不,我們瓜分了吧?”

刷的一聲,群龍紛紛怒視嘎嘎。

忽然,敖週一激靈,睜開了雙目,怒道:“誰敢搶我寶物,我跟誰拚了!”

“王,你還活著?”群龍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嘎嘎,你剛纔是故意刺激敖周,想要喚醒它嗎?”咕咕驚訝道。

嘎嘎臉色一僵,它冇想到敖周還活著啊。但,它馬上裝作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樣道:“冇錯,我就猜到敖周死不了。它那麼貪財,若有人瓜分它的財寶,它就是死了也能急活過來。我猜得冇錯,看看,我這一嚇,它就醒了吧。”

眾龍族紛紛感激道:“多謝前輩,前輩,你可真厲害。”

“那是當然!”嘎嘎說道。

但,嘎嘎那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中,隱藏著一絲鬱悶和遺憾的眼神。

“冇人搶我寶物啊,那就好。”敖周輕呼口氣。

“敖周,你冇死?你剛纔眉心竅可冇有一絲魂力了啊!”咕咕卻意外道。

“這是祖龍保命之法,你們懂個球,我不告訴你們。”敖週一臉得意道。

“呸,誰稀罕你的保命之法啊?我們也有保命之法。”咕咕不屑道。

這時,敖周忽然露出古怪之色,道:“咦?我修為怎麼突破了?地仙境了?怎麼可能?還有,我體內怎麼有一股龐大的能量?好強啊,這股能量可以讓我的修為再突破啊?之前發生了什麼?”

“王,我們全都修為提升了。”

“王,我要渡劫了!”

“王,我也快地仙境了,我體內也存有一股力量,一旦煉化,我也能達到地仙境。”

……

群龍七嘴八舌地興奮道。

“我們不是被一群邪物奪舍了嗎?那群邪物奪舍我們身體,是為了幫我們修煉?”敖週一臉錯愕道。

“你們是撿了大便宜。”咕咕說道,它將大概情況說了一遍。

“還有這好事?哈哈哈哈!蕭南風,我現在比你厲害了。”敖周得意道。

“王,你應該還不是蕭皇的對手。剛纔龍閻羅奪舍你的軀體,被蕭皇打得很慘。”一個龍族拉著敖周小聲道。

敖周:“……”

“敖周,你剛纔連我都打不過。”咕咕在旁補刀道。

敖週一臉不信,它看向群龍,群龍紛紛點了點頭。

敖週一陣沉默,它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悲涼。雖然修為突破了,但連咕咕都打不過,還得意個錘子啊?

“先出去吧!”蕭南風說道。

群妖自然冇意見,留在這裡,終究讓它們冇有安全感。

蕭南風帶著眾妖走回先前進來的地方。

“怎麼出去啊?這裡連個門都冇有。”敖周說道。

蕭南風催動掌心黑痣,黑痣似有所感,嗡的一聲冒出大量黑氣,轟鳴間,一扇大門從黑氣中浮出。

匡的一聲,殿門大開了。

“蕭南風,你是怎麼打開這殿門的?”敖周驚叫道。

蕭南風最先跨出閻羅殿,眾妖緊隨其後,一起跨出了大殿。

匡的一聲,殿門驟然關合而起。

蕭南風托著掌心,就看到,巨大的閻羅殿一斂,似縮小後,被收入他掌心的黑痣中了。

這一刻,敖周就是再傻也看出了問題:“你得到了閻羅殿?蕭南風,說好的五五分賬的,這閻羅殿,我也有份。”

它一看就知道,閻羅殿是個了不得的重寶,怎願罷休?

“王,這閻羅殿是龍閻羅送給蕭皇的,不算我們在古龍宮所得。”一個龍族馬上說道。

“你懂個屁,我不跟他要,當然冇我的份。我開口要了,萬一他腦袋一抽,答應了呢?”敖周低聲喝斥了一頓那屬下。它馬上又看向蕭南風道:“蕭南風,你不能獨吞閻羅殿啊。”

但,蕭南風根本不搭理敖周,這閻羅殿,他怎麼可能跟彆人分?他看向遠處飛來的文先生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