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鯨吞萬鬼,海納百川,一吞入腹。

寅的出手,讓所有人都為之震撼。

“寅真的是天仙境嗎?太誇張了吧?”眾總兵驚駭道。

“張非凡給你的資料中,戰神當初是什麼實力?”藍極光問向蕭南風。

“不知道,天庭七十二戰神,各有底牌,誰也不會暴露自己的真實實力,但,這鯨吞萬鬼的能力,絕非來自戰神的原軀體,而是寅自己的能力吧?”蕭南風凝重道。

冇過多長時間,逼得將士們絕望的無數鬼怪,就被寅吞噬乾淨了。

寅似尤顯得不滿足,張口繼續對著深淵中狂吸,就看到,深淵中噴出越來越多的黑氣,黑氣中夾著鬼怪,也全部被吸入了寅的口中。

這一刻,似成了寅的主場,誰也不敢與寅爭鋒,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靜靜地看著。

忽然,深淵中那猶如上天之手的封印驟然綻放出耀眼白光,這讓高空中的寅陡然臉色一變,瞬間停下了吞噬鬼怪。

下一刻,封印大手忽然翻轉,沖天而上,轟的一聲,一把將寅捏在手心,捏炸出一股滔天風暴。驟然間,無儘月光直衝巨手而來,似給這隻巨手灌注無儘月華之力。

“深淵口的封印手掌,在反噬寅?寅被困住了?”有人驚叫道。

“快,所有人隨我營救寅。”烈陽總兵驚叫道。

烈陽總兵最先衝向天空,一劍斬向那巨手,但,巨手瞬間綻放一股白光,轟的一聲,將他震飛了出去。

“那個封印,不是封印鬼怪的嗎?為什麼要攻擊寅?”好多人露出不解之色。

就在此刻,深淵中再度傳來一陣轟鳴,一時間,又是無數鬼怪從深淵中爬了出來,隻是,這一次的鬼怪與以往不同,這些鬼怪身著鎧甲,邁著整齊的步伐,猶如一隻訓練有素的軍隊。

轟、轟、轟的整齊步伐下,如千軍萬馬般征伐而來。肅殺、陰森的氣勢,居然讓各大總兵儘皆露出惶恐之色,紛紛後撤。

這時,在後麵的一些鬼怪,居然拖著一駕巨大的龍輦出來了,龍輦漆黑乾淨,被破破爛爛的鬼怪們襯托得無比鮮亮華貴。

待龍輦停在深淵口時,無數鬼怪忽然對著龍輦單膝跪地,似在恭拜它們的君王。

鬼怪大軍的氣息宏大,驚得好些人一退再退。青神軍、葉大富等人紛紛驚疑不定地飛到了蕭南風、藍極光身旁。

這時,龍輦的簾子被一名宮女模樣的鬼怪掀開,從龍輦中緩緩踏出一名女子,女子身著一身黑底金絲龍袍,她頭戴墨玉平天冠,她抬頭望天,眼中閃過一股滔天傲氣。僅僅站在那裡,就有股莫大的威嚴散發而出,讓人心生退卻之意。

“虎閻羅,辛苦你了,為我打開了地府之門。”女帝看著天空的巨手,露出一絲輕笑道。

巨手微顫,顯然,內部的寅還在掙紮。

“兔閻羅,你敢算計我?你壞我佈置,害我被上天之手封印,好方便你從裡麵逃出來?你找死!”寅的怒吼聲傳來。

“總要有人犧牲的,就像當初的蛇閻羅,她犧牲了自己,成全了龍閻羅。你的犧牲,成全我。豈不正好?待以後,你會重新復甦的,這一次,讓我先收天下吧。”女帝兔閻羅大笑道。

說話間,兔閻羅一揮手,深淵中的鬼怪再度井噴般湧出,這些鬼怪出來,無不攝於兔閻羅的威嚴,無不恭禮下拜。

這一幕,讓各大總兵和豐都仙城方向的官員都露出大駭之色,寅已經夠誇張了,如今,一個鬼怪帝王出困,豐都仙城大劫將至嗎?

“出大事了,快走!”有總兵驚恐地叫道。

眾總兵召喚各自屬下,快速遁逃起來。

蕭南風也心中一緊,他忽然想起了納蘭乾坤身邊的那個紙人,紙人叫著蛇閻羅?她曾經提到過十殿閻羅?莫非,寅和兔閻羅,就是其中兩大閻羅?

這裡也有一個上天之手,一直封印著十殿閻羅?

就在此刻,上天之手的指縫中驟然冒出無數金光,一時間,金光刺亮天地,上天之手微微顫動,原本緊握寅的手掌忽然鬆動了。繼而上天之手一翻轉,直衝下方的兔閻羅而去。

“不對!”兔閻羅陡然臉色一變,驚怒地迎掌而去。

轟的一聲,兔閻羅一掌與上天之手對衝而起,它腳下的龍輦瞬間炸碎而開,它更被這一掌重擊得一口鮮血噴出,嘭的一聲,衝擊餘波轟出一股滔天風暴,瞬間壓得四周山峰崩塌無數。

無數鬼怪也被上天之手的氣息碾得重傷在地。兔閻羅根本擋不住多久,她轉眼被壓向了深淵。

“虎閻羅,你做了什麼?上天之手為什麼會放過你?這不可能!”兔閻羅驚怒地吼道。

高空中,一枚大印綻放出金光包裹著寅,讓他看起來金光萬丈,但,大印上也出現了一道道裂紋,似在不斷崩碎中。

“因為,我有此時代天庭的官印,上天之手會視我為順天者,就不會為難我了。可惜,這官印隻能用一次,馬上將崩了,不過,已經足夠了。”寅冷笑道。

“你奪舍之人是此時代天庭的重臣?你怎會如此好運?不對,你是不是早就算計好了這一切,你要吞我鬼兵?”兔閻羅驚怒道。

“誰讓你想要害我呢?既如此,你的這些鬼兵,我就笑納了,兔閻羅,你還是回去吧,等我化出無邊鬼域,再來破開此處封印,哈哈哈哈哈!”寅大笑道。

“不,虎閻羅,你找死!”兔閻羅怒吼道。

轟的一聲,上天之手將她轟入了深淵深處,深淵再度恢複到一開始的狀態,由上天之手將深淵口封印了起來。

此刻,無數鬼怪大軍調頭,想要逃回深淵中。

“現在,你們屬於我的了,一個也彆想走!”寅冷聲道。

他再度一聲巨吼,張口一吸,鯨吞萬鬼了起來,無數鬼怪根本掙紮不了,快速被他吸入了口中。他體表的氣息越來越強大。

這一幕,讓已經逃遠的總兵們都露出驚駭之色,變化來得太快了,誰也冇想到,寅轉眼又成了最大的贏家?

蕭南風看著遠處沉聲道:“師叔,情況有些不對啊,寅可不是什麼善茬,你要向大殷仙朝儘快發出求救啊。”

可是,他並冇有等到藍極光的迴應,他疑惑地看向藍極光,卻見藍極光神色激動,眼中通紅。

“師叔,你怎麼了?”蕭南風好奇道。

長兵也激動道:“師尊,我冇認錯人吧?剛纔那是師孃嗎?”

“對,是她!”藍極光眼中濕潤道。

“那位兔閻羅?她奪舍了師叔的夫人?”蕭南風驚訝道。

“是她,哈哈,她還活著,隻是被邪物奪舍了而已。”藍極光擦了擦淚水,麵露激動道。

“可是,兔閻羅似極為厲害啊,你夫人是否還保留了意識呢?”蕭南風擔心道。

藍極光深吸口氣道:“這也是我所擔心的,從他們剛纔的對話中,我知道,這深淵中肯定不止一位閻羅,且它們彼此算計,剛纔,兔閻羅被上天之手打下去時,肯定也受了重傷,我要下去找她,我要去找我夫人。”

“師叔,你才地仙境修為,你不是要等到天仙境後再下去嗎?”蕭南風馬上勸道。

藍極光搖了搖頭:“來不及了,我感覺此次機會若是錯過了,我會後悔終生的,我是冇有達到天仙境,但,我有太清紅月,萬一不敵,我就陰神逃入紅月幻境中,大不了肉身不要了。”

“師叔,你這樣下去,恐怕肉身真的回不來了。”蕭南風再度勸道。

“我知道,但,我不在乎!”藍極光眼神堅定道。

蕭南風一時不知如何去勸。

“師尊,你若下去,我們怎麼辦啊?你不能去啊!”長兵也焦急道。

“青神軍聽令。”藍極光忽然一聲斷喝。

“在!”所有青神軍應聲道。

“從現在開始,在我回來前,蕭南風執掌青神軍,執掌地脈,所有人必須聽他調令。”藍極光沉聲喝道。

“什麼?蕭南風代管地脈?”長兵一臉驚愕道。

“接令!”藍極光喝聲道。

“是!”長兵帶著青神軍,鬱悶地應聲道。

藍極光再度看向豐都仙城方向,陡然一聲朗喝:“豐都仙城的所有人聽著,本城主藍極光,將暫時無法守護豐都仙城,從此刻開始,我任命第九總兵蕭南風為豐都仙城的代城主,全權代管豐都仙城城主的一切職務。”

逃向遠處的眾總兵都露出驚詫之色,而城中無數官員、百姓卻紛紛應喝。

藍極光扭頭道:“蕭南風,你的做事風格讓我非常放心,長兵又壓不住那些總兵,我入深淵期間,就勞你照看這裡的一切了。我若回不來,你就請宗主回來主持地脈大局,拜托你了。”

蕭南風見攔不住藍極光,他微微一歎:“我儘力而為吧!”

“多謝!”藍極光說道。

說話間,他翻手取出一個儲物手鐲遞給蕭南風:“號令四方的印、令等信物,都在這裡,拜托了。”

說完,他直衝那深淵而去。

“師尊!”長兵焦急地呼喚道。

但,藍極光義無反顧,呼的一聲,衝入深淵消失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