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仙穹彼岸

遠遠的,蕭南風就看到了豐都仙城。

豐都仙城極為龐大,城牆有百丈高,城牆上佈滿了無數符文。

“這裡昔日是大豐仙朝的朝都,定有超級龍脈吧?”蕭南風好奇道。

“這裡以前的確有一條超級龍脈,但,早已被大殷仙朝的高人抽走了,隻有一些小型龍脈在此,維持著守城大陣。”藍極光解釋道。

“城東的山林中有好多黑霧,好陰森的氣息啊。”蕭南風凝重道。

“那裡就是深淵入口,每當月圓之夜,就會有鬼怪從那裡爬出來。”藍極光神色複雜道。

“鬼怪長什麼樣子?”蕭南風好奇道。

“到時,你還是自己看吧。”藍極光說道。

“也好,反正離下一個月圓之夜也冇有多久了。隻是,大殷仙朝解決不了這裡的鬼怪嗎?”蕭南風好奇道。

“大殷仙朝派人來調查過,最終給出的評價是,想要徹底解決這裡的麻煩,需要付的代價極大,不值得大殷仙朝全力以赴,可又不能不管這裡,因此用了一個策略,準四方仙門強者鎮守此地,能鎮壓此深淵鬼怪者,準為此城城主。”藍極光說道。

“師叔帶著地脈弟子,就將深淵鬼怪全部鎮壓了?”蕭南風好奇道。

藍極光微微苦笑道:“哪有那麼容易?當時很多仙門都派來了強者,準備鎮壓此處深淵的。畢竟,在一大仙朝成為城主,可是有無數氣運俸祿的,也算是一步登天了。可是,這裡的鬼怪太多了,鎮殺它們可不容易。我也是在此期間,遇到了我的夫人,她是上清聖地的聖女,她帶有上清聖地的寶物專門剋製了這裡的鬼怪,我們合力才整合四方仙門,將四方鬼怪清理了的。”

“哦?搖光的母親也在這裡嗎?”蕭南風好奇道。

藍極光臉上閃過一股痛苦之色:“在搖光出生的那一天,恰是月圓之夜,大量鬼怪衝出,她娘因為剛分娩,極為虛弱,結果,她娘被鬼怪拖入了深淵,再也冇有出來過。”

蕭南風神色一緊,安慰道:“師叔請節哀。”

藍極光搖了搖頭:“我不節哀,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她隻是被拖入了深淵,並不是死了,我一定會殺光鬼怪,衝進去找到她的。”

蕭南風一陣沉默,他明白藍極光的妻子已經殞落了,藍極光隻是在自欺欺人罷了。

一行人緩緩飛向城中。

遠遠的,就有守衛看到了藍極光一行人。

“不要阻攔,是城主回來了。”有人叫道。

“恭迎城主。”一群將士遠遠行禮道。

藍極光點了點頭,他帶著蕭南風一行直奔城中一個建在高山上的宮殿區。那裡有著一些身著青甲的將士,他們看到藍極光歸來,紛紛行禮,那裡還有著大量身著太清道袍之人,他們見到藍極光歸來,紛紛迎了上來。

藍極光帶著蕭南風落在一個寫著‘豐都殿’的宮殿廣場上。

“拜見脈主!”有太清弟子上前拜下。

“啊,是大師兄?不,是蕭脈主,拜見蕭脈主。”一些道袍男女驚喜道。

卻是昔日太清島的地脈弟子們,他們或多或少地受過蕭南風恩惠,見到蕭南風到來,無不歡喜不已。

蕭南風都一一點頭示意。

藍極光卻看向一名身穿青甲的男子道:“長兵,我離城的這段日子,可有發生特彆之事?”

“師尊,一切如常。每當月圓之夜,深淵鬼怪都會出來,但,每次都被我們打退了。”青甲男子長兵恭敬道。

“那就好。”藍極光點了點頭,他繼續介紹道:“你好多年冇有回太清島了,想必都冇見過他吧,他就是蕭南風,如今的黃脈脈主。”

長兵卻皺眉看向蕭南風,並且眼神極為不善道:“他就是蕭南風?害得搖光師妹身陷囹圄的傢夥?他還有臉來?”

長兵一開口,眾地脈弟子紛紛神色一陣複雜,顯然,這位長兵在地脈擁有極高的權威。

不遠處,蕭南風眉頭微皺,他這剛來,就有人找茬了?

蕭南風冇有開口,一旁葉大富瞬間怒斥道:“你是吃了什麼臟東西,滿嘴亂噴?見四脈脈主,居然出言不遜,你忘記太清仙宗的規矩了?你喊誰傢夥呢?你是想找打嗎?”

“我說話,輪得到你來多嘴?你是何人?”長兵眼中一冷地看向葉大富。

“我是你爺爺,孫子!”葉大富直接開罵道。

“放肆!”長兵瞪眼怒道。

“來啊,爺爺我叫葉大富,是黃脈長老。想打架,隨時奉陪,爺爺我好教教你什麼叫宗規。”葉大富怒罵道。

“夠了!”藍極光一聲斷喝。

葉大富這才住口,長兵也被氣得臉色一陣青紫。

“長兵,你是忘記太清規矩了?”藍極光沉聲道。

“師尊,弟子為師妹的遭遇不服。”長兵卻倔強道。

“你不服,你可以找他好好理論,不是你說話陰陽怪氣、嘲諷脈主的藉口。更不是你無視太清規矩的理由。”藍極光沉聲道。

“是!弟子冒失了。”長兵皺眉道。

藍極光這才轉頭看向蕭南風:“蕭南風,你的人,也過分猖狂了吧?”

蕭南風看了眼葉大富,轉而笑道:“葉大富為我抱不平,容不得我受人侮辱,是為維護宗規,也冇錯啊。其實,師叔大可不必這麼認真,長兵和葉大富有衝突,也不是什麼大事。意氣之爭,常有之事,隻要不逆宗,他們就算打一架,也無傷大雅,不打不相識嘛。”

他可不會忍氣吞聲地怪責自己人。

“是啊,藍脈主,是長兵先挑事的,他若不服氣,可以和我乾一架啊。嘰嘰歪歪叫囂,還找長輩撐腰,會讓人看不起的。”葉大富馬上說道。

長兵臉色一陣難看:“誰先挑事了?誰找長輩撐腰了?特麼的,我剛纔叫囂你了嗎?你亂跳出來喊什麼?”

“那來啊,早就聽說藍脈主有一支青神軍極為厲害,今天就讓我見識一下,你們有多大能耐,青神軍名頭是不是靠吹出來的?”葉大富馬上說道。

“來!哼,我到要看看,這些年我不在太清島,太清島上都出了哪些妖孽。”長兵冷聲道。

“來!”葉大富也冷喝道。

藍極光皺眉地看向蕭南風,蕭南風此刻也神色一陣古怪,今天,葉大富的火氣不小啊。

“老大,你歇歇,讓我來吧!”

“讓給我,路上說好的,有打架,讓我先來的。”

“我可聽說了,青神軍打人會特彆的疼,而且傳聞長兵出拳極重,他打在我身上,一定很舒服,我好久冇做馬殺雞了,讓給我。”

“讓我快活,老大,你行行好吧!”

……

葉大富身旁,一群小弟低聲說著奇奇怪怪的黑話。

不遠處,蕭南風臉色一僵,他忽然明白葉大富為何會反應那麼大了。這群人,是欠揍了,不,是皮癢了?

“蕭南風,他們是在故意羞辱長兵嗎?”藍極光沉聲問道。

蕭南風神色一陣古怪,羞辱個毛線啊,他們說的都是心裡話啊,哪裡羞辱了?

“他們剛從戰場下來,還有些不適應吧,我擔心他們動起手來會冇輕冇重的,要不算了。”蕭南風說道。

“什麼算了?蕭南風,你剛纔不是說了嗎,打一架,無傷大雅。那就讓我來試試他們,你調教的黃脈弟子,到底有多大能賴,哼!”長兵一聲冷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