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仙穹彼岸正文第三百八十章上清藍月三天後,太清島。

“蕭脈主,我和宗主,要送淩君迴天庭一趟,需要請天帝檢查一番淩君受道祖傳承,會不會有什麼不妥。同時,淩君會將對你的戰神提名,奏報天帝。這是那位身殞戰神的資料,從現在開始,你就可以追查他的死因,並追凶了。”張非凡遞出一枚玉簡。

“好,多謝。”蕭南風點了點頭。

“藍極光,蕭南風前去豐都仙城,由你全權協助。”呂岩在旁吩咐道。

“是!”藍極光應聲道。

緊接著,呂岩、張非凡、張淩君,帶著一群人沖天而上,轉眼飛到天邊,消失不見了。

“藍脈主,接下來就麻煩你了。”蕭南風笑道。

但,藍極光卻忽然臉色一冷,神色不善地看向蕭南風。

“藍脈主?我有什麼冒犯你的地方嗎?”蕭南風皺眉問道。

這藍極光一直斜著眼睛看他,讓他心中極為不舒服,就像他欠了藍極光很多錢了一樣,關鍵,他以前都冇見過藍極光啊,這人是不是有病啊?現在,又要找他麻煩了?

“你和搖光是什麼關係?”藍極光沉聲問道。

“啊?”蕭南風一怔。

他想到藍極光各種找茬藉口,可他冇想到會牽扯出搖光仙子啊。

“我問你,你和搖光是什麼關係?”藍極光再度冷聲問道。

蕭南風神色一沉:“我和搖光仙子什麼關係,與藍脈主有什麼關係?你管得太寬了吧?”

他心中驟然生出一股火氣,語氣不善起來,他自然不會慣著藍極光。

“搖光是我女兒,我不能管嗎?”藍極光冷聲道。

蕭南風:“……”

他心中的火氣瞬間崩散,自己怪錯人了?關鍵,冇人跟他說過搖光仙子的爹是藍極光啊。

“我不知道師叔你是搖光仙子的父親啊,我剛纔火氣衝了點,師叔勿怪。搖光仙子是我的師姐,在不朽秘境,我們互幫互助過。”蕭南風馬上客氣道。

“你的這聲師叔,我受不起,你還是喊我藍脈主吧。”藍極光冷著臉道。

“師叔和家父、家師都是師兄弟,喊你師叔是理所應當的。師叔,這些年,我也不斷安排人找搖光的下落,你知道她去哪了嗎?她現在安全嗎?”蕭南風馬上問道。

“她因為你,現在很不安全。”藍極光冷聲道。

“還請師叔提供她所在的位置,我馬上去接她回來。”蕭南風神色一肅道。

“不必了,你接不回來的。這是她讓我交給你的東西。”藍極光取出一個玉盒。

玉盒上佈滿了禁製,顯然還冇被人打開過。

蕭南風接過玉盒時,再度問道:“師叔,你見過搖光,一定知道她的近況啊,勞你告訴我吧。”

“你暫時不用知道。她能回來的時候,會回來的。隻是,為了幫你討要此物,她纔不得不去了她舅舅那裡。我就是擔心她舅舅尋她,才一直將她藏在太清島的,結果因為你,她還是被她舅舅找到了,哼!”藍極光神色不善道。

“她去了她舅舅家嗎?他舅舅是誰?”蕭南風擔心道。

藍極光卻不解釋,而是問道:“搖光的性子我知道,她不可能平白對一個人那麼好的,你給我說清楚,你們在不朽秘境都做了什麼?你怎麼迷惑她的?”

蕭南風微微苦笑,繼而描述起了當年的情況道:“師叔誤會了,我可冇有迷惑她,我們當時……”

隨著蕭南風的描述,他知道了搖光仙子當時的凶險,若非蕭南風拚死相護,搖光仙子早就香消玉殞了。蕭南風雖然說得輕描淡寫,但,他能聽出蕭南風當時的拚命,那時,蕭南風才後天境修為啊。

聽著聽著,藍極光的神情緩和了不少,他終究微微一歎道:“三天後,我將啟程豐都仙城,你若要跟著我一起走,就收拾一下吧。”

“好。”蕭南風點了點頭。

他聽得出來,藍極光在極力隱藏著搖光的去處,他是不可能問出結果來的,不如跟著藍極光去豐都仙城看看情況。

與藍極光分開後,蕭南風回到自己的住處,小心地打開了玉盒的禁製,很快露出內部一塊玉簡。

他馬上拿起玉簡讀取了起來,果然,玉簡內部有著搖光仙子的留言。

“南風,我娘是上清聖地的聖女,我此次回了上清聖地,得了上清道祖的傳承,成了上清道祖的隔世親傳弟子,我如今在上清聖地的地位高崇,你不用擔心我的安全。天下邪物眾多,而上清聖地的功法是專門剋製邪物的,上清一脈又被稱為邪物剋星。我得上清道祖傳承,賜下上清一脈最強的煉魂功法,傳言可剋製天下所有邪物,此功法名為《上清陰神經》,一定可以幫你剋製邪王的,我偷偷錄了一份給你,你好生參悟。還有,待來日,我想吃你一直說的滿漢全席。”

看著搖光仙子的留言,蕭南風露出一股苦笑:“你不用寫得這麼剋製的,我知道你的難受,你為了得到《上清陰神經》而失去了自由吧?你這傻娘們,你為什麼不提前跟我說一聲?我根本就不在乎這些邪王的啊,唉!你放心,等我再強大一些,我去上清聖地將你搶出來,誰也彆想留下你。”

深吸口氣,他繼續閱讀著玉簡的資訊,接下來就是《上清陰神經》的內容了。對於這篇經文,他再度產生了一股熟悉感。

因為他知道,這《上清陰神經》也是脫胎於他的《太上陰神經》。

太上一經化三清。這讓他修習起來非常容易。

隻是,要怎麼修習呢?如當初那般再分出一個分身嗎?

“不能再有新的分身了,否則,早晚我會得精神分裂症的。若以本體修煉此功法,一旦修煉出新的明月,肯定會被太上皓月吃掉的。隻能以分身來修吧。”蕭南風深吸口氣道。

永定城。

蕭南風分身通知了一番要臣後,就在皇宮的練功大殿閉關了。

分身的眉心竅中,星湖中原本儘是紅色的星點,隨著他修煉,慢慢凝聚出了一顆顆藍色星點。

藍色星點一出,就和紅色星點爭奪地盤起來,同時發出轟隆隆的巨響,兩種星點似在轟擊著彼此,似要將彼此都掐死才行,修行一時陷入了僵局。

“道生一,一生二,有何不可?繼續!”蕭南風堅持道。

可是,雙方就是在衝擊著彼此,誰也不讓誰。

在僵持中,蕭南風本體從太清島歸來了,他瞬間切換到陰神狀態。

一股銀色光點直衝分身的星湖中,就看到,星湖中一時間出現了銀、紅、藍三種光點,在銀色光點壓製了紅色光點後,藍色光點才越聚越多,漸漸的,藍色光點彙聚一處,嗡的一聲,藍色光點聚為一輪耀眼無比的藍色月亮,破水而出。

藍月緩緩浮空,紅月驟然感到一股莫大的威脅,瞬間綻放耀眼的紅光來壓製藍月。

“雙月,出體!”蕭南風一聲輕喝。

就看到,紅月和藍月一起浮在頭頂,依舊在針鋒相對。

蕭南風沉吟了片刻,眼中閃過一股堅定之色,他的本體對著藍月施展燭火神通,似打開一個時空通道。分身驟然躥入通道中,一閃消失不見,進入了藍月中。

蕭南風本體凝重道:“藍月真是詭異啊,分身的陰神體融入內部,居然被融化成水了?可真是危險啊,希望我的方法冇問題,要不然,可就麻煩了。”

就看到,藍月驟然綻放出璀璨之光,似在快速成長,而紅月似感到了巨大威脅,拚命去衝擊藍月,好在有蕭南風本體壓製著,纔沒讓紅月得逞。

過了整整兩天時間,轟的一聲,藍月似被從中間撕開了一個窟窿。一隻手伸了出來,繼而是身子,是蕭南風分身爬出來了。

融化成水狀的蕭南風分身,再度凝聚出人形,踏步走出了藍月。藍月很快恢複如初了。

嗡!嗡!

紅月、藍月都綻放出耀眼的光芒,都在爭奪這個陰神體。

蕭南風分身以魂力凝聚一身衣袍,藍月一顫,這身衣裳變成了藍袍,下一刻,紅月一顫,藍袍又變成了紅袍,繼而在藍月爭搶下,紅袍又變成了藍袍。

紅月、藍月不停爭搶著蕭南風的分身,以至於紅袍、藍袍不停地切換。紅光、藍光也在不停地閃耀著。

這時,蕭南風本體才停手,他神色複雜地看著分身:“這是閃光時裝秀嗎?”

他努力剋製這般變化,但,怎麼也剋製不了。時裝秀根本停不下來。

“罷了,先這樣吧。”蕭南風本體微微一歎道。

他踏步出了練功大殿,飛向了太清島。三天時間快到了,他要跟藍極光去豐都仙城了。分身此刻不停地時裝秀變裝,根本去不了,隻能本體前往了。

蕭南風分身將兩輪月亮收入眉心竅,眉心竅中的星湖此刻也閃爍著紅藍兩種光點,彼此爭鋒,激盪不已。

他一時也冇有好辦法,隻能暫時出關了。

他走向上書房方向,遠遠地看到敖周在等著他。

“蕭南風,你今天換藍衣服了?真不錯。你天天穿的那套紅衣服,穿膩了吧?紅衣服真不好看,還是藍衣服好看。”敖周似有求於人,上來對蕭南風的新衣服一頓猛誇。

下一刻,蕭南風身上紅光一閃,衣服變成了紅色。

敖周臉色一僵,這什麼情況?我剛捧藍踩紅,你就換紅衣服了?

“呃,其實,你穿紅衣服才精神,能顯得你器宇不凡。穿藍衣服顯黑,不好看。”敖周馬上補救道。

嗡的一聲,藍光一閃,蕭南風衣服又變成了藍色。

敖周臉色一陣難看:“你是不是猜到我要來乾什麼?故意變裝堵我的嘴?”

“冇有的事,你繼續!”蕭南風說道。

敖周看著蕭南風衣服又變色了,麵部一陣抽搐,這還冇有的事?你這變來變去,忙得不亦樂乎,這不擺明瞭不想聽我說話,想讓我滾嗎?

“你怎麼不說話了?”蕭南風問道。

“你這樣變來變去,晃得我眼花。我在等你的變裝停下來再說。”敖周鬱悶道。

“那你慢慢等吧!”蕭南風無所謂道。

敖周心中暗忖:“我就不相信,你這衣服會一直換下去,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