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神火葫蘆中。

蕭南風本體被吸入內部的瞬間,轟的一聲,他就被滾滾大火淹冇了,這葫蘆內是一個巨大的空間,儘是無邊大火。

一聲龍吟響起,一條由火焰凝聚的金色巨龍,從火焰深處飛出,驟然撲殺向他。他眼中一冷,一拳打出,轟的一聲,就將火焰巨龍打崩了。

“火焰巨龍隻有人仙境之威?到是不足為慮。”蕭南風輕呼口氣。

這時,崩散開的火焰巨龍居然再度凝聚而出,死而複生了。它一聲咆哮,聲傳這片火焰空間,似在召喚著同伴,下一刻,火焰深處,再度有十條火焰巨龍撲殺而出,它們麵露凶唳之色,直衝蕭南風而去。

蕭南風身形一晃,切換到了肉身狀態,一身銀袍快速變成了金色。這時,他甚至都不用施展護體罡罩了,以肉身沐浴在滾滾大火中,非但無礙,還感覺無比舒服。

一片鴉叫下,十隻金烏出體,凶唳地撲殺向眾火焰巨龍。

轟隆隆的一陣巨響下,冇多久,金烏就撕碎了眾巨龍身軀,繼而快速吞噬巨龍碎體,反哺大量至陽能量入他體內。

他陡然渾身一顫,感覺無比舒服。

“這地方,和百凶神火罩有些像啊?大補之地嗎?”蕭南風眼睛一亮道。

下一刻,火焰深處衝出越來越多的火焰巨龍,陣陣龍吟下,凶猛地撲殺向他。

“來得好,給我殺!”蕭南風眼中一冷。

他一揮手,十隻金烏髮出唳喝,撲殺向群龍,轟隆隆,金烏與巨龍激戰出滔天風暴,金烏凶唳,戰技凶猛,冇多久就撕碎了群龍,金烏吞噬巨龍碎片後,快速給蕭南風反哺著至陽靈力。

一個多時辰後,轟的一聲,他體表鼓盪出一股巨大的火焰氣浪。

“我的修為又突破了?人仙境四重天?這裡果然是個福地啊!”蕭南風眼睛一亮道。

十隻金烏也驟然達到了八丈大小。

金烏們興奮地長嘯,繼續撲殺向更多的火焰巨龍。但,火焰巨龍也在不斷增多,接連不斷地撲殺而來,雙方再度撕殺而起。

又一個多時辰後,十隻金烏再度一陣膨脹,很快,它們都達到了十六丈之大。

轟的一聲,蕭南風體表再度鼓盪出一股龐大的火焰氣流。

“人仙境,五重天?好!再來!”蕭南風輕呼口氣興奮道。

“唳!”

十隻金烏越發凶唳,撲殺向更多的火焰巨龍,隨著戰鬥的位置變幻,蕭南風隱約看到,在遠處火海深處,有著兩個被火龍密集攻擊之地。

那裡,各有一麵鏡子形成護罩,各護著一個身影。那兩個身影似已經昏迷了過去,又似在入定中,一動不動。

“太清仙宗宗主?太清魔宗宗主?是他們嗎?”蕭南風眼中一亮。

他引動金烏一邊戰鬥,一邊向著那邊移去。

……

紅月幻境中。

蕭南風分身和納蘭乾坤分身,都是陰神體狀態,二人腦後紅月璀璨,將彼此拖入了紅月幻境中。

蕭南風雖然自信能勝過納蘭乾坤,但,他也極為小心,一入紅月幻境,他毫不猶豫地一拳打去,轟的一聲,打得納蘭乾坤身形一退,同時,他一揮手,天空出現一片紅雲,紅雲中無數紅繩轟然甩向納蘭乾坤。

“紅月鈴!顫!”納蘭乾坤一聲斷喝。

他的紅月猛地一顫,內部顯出一個紅色鈴鐺,鈴鐺一顫,發出一陣劇烈的嗡鳴聲。一時間,無數水波紋般的紅色音波狂嘯而出。

轟隆隆的一陣巨響下,音波擋住了無數紅繩。

另一批音波更是如海浪般席捲向蕭南風,驚得他臉色一變,一拳打去。

轟的一聲,蕭南風轟碎了那股音浪,但,他也被撞擊得身形一退。

“它叫紅月鈴?我說你實力怎會被增幅的,原來,是它的緣故?不過,看樣子也不過如此啊。”蕭南風冷聲中再度撲來。

“那你就再試試吧!”納蘭乾坤冷笑道。

他全力催動紅月鈴,滾滾音波猶如海嘯席捲而出,轟的一聲,撞擊得蕭南風寸進艱難。他看到蕭南風頂著音波,一點一點向他靠近,他感到了巨大危機,但,他依舊全力催動著這些音波,他似在等著什麼。

就在此刻,一個紅色身影從蕭南風後方驟然出現,迅猛地撲向了蕭南風。

轟的一聲,蕭南風被撞得身形一個踉蹌,他這才發現,居然是一個紅毛怪物。

他上次就遇到了紅毛怪物,還是苦江幫他擺脫了危機。

這一次,他實力提升無數,已然不懼這紅毛怪物了。他一聲冷哼,一拳打出,轟的一聲,他打飛了紅毛怪物。

但,下一刻,又是數隻紅毛怪物撲向了他。

“怎麼回事?這些紅毛怪物為什麼不攻擊你?”蕭南風陡然臉色一沉道。

“你猜!”不遠處的納蘭乾坤冷笑道。

他一邊催動紅月鈴,一邊防備著蕭南風。所有趕來的紅毛怪物都詭異地繞開了他。

這一會功夫,已經有十多隻紅毛怪物撲殺向蕭南風了,蕭南風從一開始的遊刃有餘,漸漸變得狼狽了起來。

“是紅月鈴召喚來的這些紅毛怪物?紅月鈴影響著它們?”蕭南風陡然臉色一沉道。

“你到是好眼力,這是朕深入紅月幻境,才僥倖獲得的寶物。紅月鈴響,可召集紅毛怪物。接下來,紅毛怪物會越來越多,加上有我盯著你,你是逃不掉的,你連打開紅月幻境的出口,都來不及,你等著被紅毛怪物撕成碎片吧。”納蘭乾坤麵露猙獰道。

“我師尊當初,就是被你用紅月鈴謀害的吧?”蕭南風一邊抵擋紅毛怪物,一邊冷喝道。

“苦江那個老東西,臨死前自爆紅月,害得我此軀傷勢慘重,好久才恢複如初。不過,他死得真慘,魂體崩碎,被一群紅毛怪物全部吞食了,你也感受一下苦江的絕望吧,哈哈哈!”納蘭乾坤大笑道。

越來越多的紅毛怪物將蕭南風圍住,蕭南風行動越來越艱難。紅雲中雖然甩下無數紅繩,但,都被紅月鈴的音波擋了下來,蕭南風看似無比狼狽。

“你已無力迴天了,你就彆掙紮了,要不,你也和苦江一樣,自爆算了?”納蘭乾坤大笑道。

“你對自己太自信了吧!”蕭南風冷聲道。

這時,蕭南風腦後的紅月一顫,詭異地從球形,變成了長條形,猶如一頭紅色盤龍驟然舒展了身形。

“你的紅月,怎麼還能變形?這什麼招式?不可能,宗內記載,太清紅月冇有彆的形態,怎麼可能變成紅繩?”納蘭乾坤驚叫道。

“它不是紅繩,它是紅繩王。”蕭南風說道。

紅繩王猶如盤龍沖天,轟的一聲,將四周紅毛怪物全部衝蕩了出去,並且瞬間衝入了納蘭乾坤的紅月中,速度之快,讓人猝不及防,紅繩王的一端瞬間捆縛起了紅月鈴,嘭的一聲,紅月鈴動彈不得了。

“紅月鈴怎麼可能被你製住?給我顫!”納蘭乾坤驚叫道。

可惜,紅月鈴根本顫動不起來,它被徹底製住了。而音波消失,紅雲中無數普通紅繩瞬間甩下,轟的一聲將納蘭乾坤捆縛而起。

一切都在瞬息之間,讓納蘭乾坤猝不及防,紅繩還在拉扯他的四肢和脖子,欲將他五馬分屍。

“不!”納蘭乾坤驚叫道。

“納蘭乾坤,你受死吧!”蕭南風一聲冷哼。

紅繩恐怖的拉扯力,讓納蘭乾坤一時露出絕望之色,他回想起剛纔肉身被撕碎的畫麵,他怎麼能重蹈覆轍?更何況,蕭南風還會得到他的紅月鈴,豈不是更加如虎添翼了?

“紅月鈴,爆!”納蘭乾坤一聲悲吼。

紅月鈴與他的紅月瞬間飛向蕭南風,繼而自爆而開,轟的一聲,炸出一個超級巨大的紅色蘑菇雲。

眾紅毛怪物瞬間被炸得倒飛而出,甚至在半空中被衝擊力撕成了碎片。

紅繩王更是第一時間飛回蕭南風處,一把護住了蕭南風,在大爆炸中,蕭南風也被炸得倒飛而出。

但,他即便被炸飛了,他都冇停下操縱普通紅繩,轟的一聲,將納蘭乾坤如五馬分屍般撕成了五片。

納蘭乾坤的頭顱落地,剛好看到蕭南風從大爆炸的火焰中走了出來。蕭南風嘴角溢血,捂著胸口,他顯然也被炸傷了,而且傷勢也極為慘重。

“你逼得家師自爆紅月,崩碎魂體,被紅毛怪物分食,現在,輪到你重複家師的劫難了,這就是報應吧!”蕭南風擦了擦嘴角鮮血冷聲道。

這時,遠處似有新的紅毛怪物聽到動靜趕來,它們看到地上納蘭乾坤的陰神碎片,頓時撲了上去。

“不!”納蘭乾坤驚吼道。

“放心,我不會讓你死在這裡的。”蕭南風冷聲道。

他探手一揮,一道光門驟然出現,他忍著傷勢,捲起納蘭乾坤的陰神碎片,踏步出了紅月幻境。

“你要乾什麼?”納蘭乾坤的頭顱驚叫道。

“在紅月幻境中死亡,會變成紅毛怪物,我要讓你連變成紅毛怪物的機會都冇有,滅!”蕭南風冷聲道,他一掌打去。

“不要!”納蘭乾坤的頭顱驚吼道。

轟的一聲,他陰神的所有碎片被蕭南風崩碎成一團煙霧,煙消雲散了。

ps:今天開始,恢複兩更,祝大家新的一年,一切順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