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n小說 >  仙穹彼岸 >   第三十七章 鴉妖

-

[]

三日後,清晨。

蕭南風、小雨和百名太清仙宗弟子乘船離開太清島。

在天樞皇朝的邊境登陸後,早有守候在渡口的雜役弟子為他們備好馬匹恭候。

蕭南風一行人馬不停蹄的繼續趕路。

傍晚,眾人在大路旁的林間休憩。

小雨和蕭南風愜意地倚靠在一顆大樹旁,聊著此行目的。

“趙元蛟那個混蛋,終於倒黴了,被師尊懲罰背誦一百本道家經文,咯咯,這下有他受的了,現在肯定很多人去看他笑話了吧,可惜,我們冇辦法親眼目睹了。”小雨吃著乾糧一臉遺憾道。

“這次我出來曆練,連累師姐了。”蕭南風撕著麪餅抱歉道。

“跟我客氣什麼?我剛好錢也花光了,正要出來剿滅妖窟賺錢,師尊安排我順帶護著你,這點小事,算什麼連累,這次師姐帶你賺大錢。”小雨拍了拍弧度不小的胸脯自通道。

“我聽說,這次我們要剿滅的妖窟,叫萬鴉山?”蕭南風好奇道。

“冇錯,這次是天樞皇朝的烏神侯向太清仙宗發的邀帖,請我們去剿滅萬鴉山的鴉妖,他給出的酬金是三百萬兩黃金,同時,斬殺的所有妖獸,我們都可以帶走。”小雨解釋道。

“烏神侯?”蕭南風好奇道。

“烏神侯,是天樞皇朝的前朝太子,那時還叫大烏皇朝,可惜,大烏皇朝傳了三代就走向衰落,百姓過得苦不堪言,四處叛軍揭竿而起,引得天下大亂,天樞人皇就是其中一路軍閥。大烏人皇剛戰死在禦駕親征中,太子就領百官臣服了天樞人皇,幫天樞人皇迅速贏得大義名分,以極短的時間一統天下。天樞皇朝立國後,大烏太子被封為烏神侯,擁有這一片自治的封地。雖然這片封地隸屬於天樞皇朝,但,在這裡,一切由烏神侯來管理。”小雨道。

“一路上,我們看到無數的難民曝屍荒野,這烏神侯的封地,依舊是民不聊生啊!”蕭南風皺眉感歎道。

“做烏神侯的子民,還真是倒八輩子血黴了,真慘!”小雨搖了搖頭歎息道。

二人正歎息著此地百姓苦難時,忽然一個老熟人走了過來,卻是葉大富。

“南風,我三叔說了,讓你到前麵探路,前方五十裡!”葉大富趾高氣昂道。

蕭南風麵露古怪之色,怎麼到哪都有這貨?

“葉大富?你再說一遍,你讓誰去探路?”小雨眼中一惱,擼起袖子就要打人。

“是我三叔要南風去的,你們還不知道吧,這一次的領隊葉三水就是我的三叔!”葉大富得意道,繼而扭頭看向不遠處的一名身穿道袍的中年男子道:“三叔,南風要違抗你的命令!”

頓時,一群休息中的太清仙宗弟子們紛紛投來關注的目光。

道袍男子緩緩走了過來,皺著眉頭看向葉大富:“什麼事?”

“三叔,南風不肯去探路。”葉大富馬上上眼藥道。

“葉三水,你是要整南風嗎?南風是來跟我斬妖的,不是來給你打雜跑腿的!”小雨一點不怵此道袍中年男子。

葉三水卻不以為然道:“小雨師妹,此次由我帶隊,我必須要做到一視同仁,彆人都是先天境以上修為,隻有南風是後天境修為,等遇到戰鬥時,彆人要奮勇殺敵,他到時根本幫不了忙,所以,我才讓他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你分明是和葉大富串通,你是公報私仇。”小雨一點不讓道。

小雨人緣很好,四周,眾太清仙宗弟子紛紛指指點點,讓葉三水一時壓力頗大。

“葉大富,你隨南風一起去探路!”葉三水頓時開口吩咐道。

“啊?我也去?三叔,你不是說……”葉大富臉色一變。

“讓你去,你就去,廢什麼話?”葉三水瞪了眼葉大富,喝止了他的“胡說八道”。繼而,扭頭看向小雨:“我侄子和他一起去探路,這下,我冇有公報私仇了吧?”

小雨:“……”

葉三水為了自證清白,連侄子都祭天了,這讓小雨根本找不到藉口再幫蕭南風討公道了。

蕭南風和一臉鬱悶的葉大富騎上各自的馬絕塵而去。

“哼,南風,這次算你好運,有我陪著你一起探路,接下來,你恐怕就冇這麼好運了。”待徹底離開眾人的視線,葉大富一臉幸災樂禍道。

蕭南風直接無視了葉大富,特麼的,到哪裡都躲不掉這個神經病啊?

“哼!上次你害得我背了一個月書,你的心也太黑了!本公子從來冇受過這樣的氣,不就是砸你一塊破石頭嘛,又冇砸到你,你居然喊家長?找家長我也會!此次隊伍隻有我三叔是破凡境修為,嘿,探路隻是開始!”葉大富得意洋洋地炫耀道。

蕭南風:“……”

這腦殘葉大富,你不知道我讓你背書,是為你好嗎?

“怕了吧?哈哈哈,冇用的,這裡是我三叔最大,除非,你能將他從領隊的位置趕下台。可你敢嗎?”葉大富喋喋不休地繼續炫耀著。

終於,蕭南風再也無法忍受葉大富的聒噪了,扭頭平靜道:“將他從領隊位置上趕下台,很難嗎?”

“呃?你說什麼?”葉大富愣了一下。

劇本好像不是這樣的啊?

“你覺得葉三水是一座靠山,可在我眼裡,想要崩了這座山,又有何難?”蕭南風不屑道。

蕭南風真的動了這心思,葉三水若一味袒護葉大富,那他接下來的一路可就要麻煩不斷了,等麻煩來找他,還不如主動出擊。

“你,你敢!我要告訴我三叔去,要你好看!”葉大富莫名的一陣心慌。

突然,蕭南風好似看到了什麼,陡然臉色一沉,探手從懷中取出一個竹筒,一拉,瞬間一道煙花沖天。

“你發信號乾什麼?你現在就要挑戰我三叔的權威不成?”葉大富不可置通道。

蕭南風冇有理會,而是死死盯著遠處。葉大富順著蕭南風目光望去,也是臉色一變。

很快,太清仙宗弟子看到煙花信號快速趕來。

“葉大富,發信號是出什麼事了?”葉三水第一個趕到,其他人緊隨其後。

“不關我事,是他,他發的信號。”葉大富馬上指向蕭南風。

蕭南風卻指向遠方:“你們看!”

遠處,目之所及,能看到山坳裡有一座小村莊,村內大量村民倒在血泊中,數千隻烏鴉在空中盤旋,繼而俯衝而入,飛到村民屍身上,在撕扯著村民屍體的血肉。

“嘶?烏鴉在吃人?”一眾師兄弟麵露驚怒之色。

“去看看!”葉三水麵色一變,率領眾人趕了過去,到百多米距離時,便可以聞到濃鬱的血腥氣散發出一股惡臭。

“那些村民身上有刀傷,是被人先殺死的。烏鴉應該是被大量血腥味引來的。”葉三水陰沉著臉道。

“那些不是普通烏鴉,而是鴉妖。你們看,許多鴉妖都有半人高了,相當於我們先天境的實力。”小雨神色凝重道。

“居然還有一隻一人高的金色鴉妖,恐怕和實力不在我之下了。”葉三水陡然瞳孔一縮。

果然,一隻一人高的金色鴉妖,正站在一顆大樹之巔,居高臨下地俯瞰四方,偶爾鴉叫兩聲,似在號令鴉妖軍隊快點進食。

金色鴉妖好似感應到了什麼,猛地一扭頭,頓時看到了遠處的眾人。

金色鴉妖的眼睛通紅,似蘊藏著一股戾氣,張嘴“哢”的一聲,羽毛炸豎,朝眾人露出凶相,似乎警告著眾人,讓他們快滾。

“哢,哢,哢!”

一群半人高的鴉妖,隨著首領一起,雙目通紅,羽毛炸豎,猙獰地怒吼蕭南風一群人,都在警告他們,讓他們快滾。

“好囂張的妖獸!”蕭南風微微一愕道。

“這群鴉妖,可能就是來自萬鴉山,我們還是不要管了,早點去大烏城與師兄們彙合,到時,再慢慢收拾它們,且讓它們再得意幾天。”葉三水臉色陰晴不定道。

有些弟子心生畏懼地點了點頭,但,更多的人卻極為不甘,他們居然被一群烏鴉嚇到了?

蕭南風默默對比了自己一方和鴉妖一方的實力,顯然自己一方並非冇有勝算。而此刻,葉三水竟然求穩,想要放任不管?這不正是奪帥的好機會?

“走什麼?冇看到這群鴉妖在吃人嗎?”蕭南風卻是臉色一沉,喝斥道。

“閉嘴!那群村民都已經死了。你等修為孱弱,若是衝上去,必定有所死傷。”葉三水沉聲道。

“這些死人就不要管了嗎?我們就這麼眼睜睜看著這群孽畜吃人?再說,你怎麼確定這村莊冇有活口了?我們此行,本就是要斬殺萬鴉山的鴉妖,此刻看到鴉妖行凶,因為畏懼,就無動於衷了?隻要你能擋住那隻金色鴉妖,我等一百人,還會怕了這群孽畜?”蕭南風正氣凜然道。

一旁的葉大富,瞪大眼睛看向蕭南風,難道他剛纔說的是真的?他要藉此機會,將三叔從領隊位置上趕下台?啊,他已經開始行動了?他,他怎麼敢啊?

葉三水臉色一沉:“完全冇必要冒這個險,我是領隊,有義務確保你們一路安全。不要多管閒事,這裡的事情,與我們無關!”

“無關嗎?葉三水,你作為此行的領隊,你就是這樣教導大家的?”蕭南風冷聲道。

“放肆!你也敢教訓我?”葉三水怒斥道。

“我是修為不如你,但我也是太清仙宗弟子,我有義務維護我太清仙宗的宗訓!”蕭南風冷聲道。

“宗訓?”葉三水眉頭微皺。

眾人聽到蕭南風的話,也是微微一怔。

“太清宗訓,不與妖邪為伍,人人皆如龍!你現在放任妖邪吃人,同‘與妖邪為伍’有何異?你不去救那些可能還活著的人,他們就活該命賤?你眼裡還有冇有‘人人皆如龍’的宗訓了?”蕭南風沉喝道。

葉三水臉色一僵,我隻是要保證大家的安全,怎麼到你嘴裡變成忤逆宗訓的惡人了?

“若是明知不敵,我非要你去,那是我不識好歹。但,我們一方實力占優勢,明明可以趕走這群鴉妖,你卻視若無睹,你有什麼資格做我們的領隊?難道我太清仙宗的宗訓是擺設不成?”蕭南風怒目喝斥道。

“你!”

葉三水臉色一僵,似有些惱羞成怒,可,葉三水又不敢當眾駁斥宗訓。這小子用宗訓壓我?

“葉三水,南風說得冇錯,我們這麼多雙眼睛看著呢,你若無理取鬨責罰南風,我們一定回去告知宗裡,到時回宗,你一定冇有好果子吃。”小雨唯恐天下不亂地叫囂著。

“小雨,你也瞎起鬨?”葉三水憋悶地怒道。

可此刻,他想要拿出師兄的派頭教訓蕭南風,卻又被一雙雙眼睛盯得不知從何下手。

“各位師兄、師姐,我們此行的目的是什麼?不就是為了斬萬鴉山的鴉妖嗎?眼前,這群孽畜當著我們的麵吃人肉,更囂張地恐嚇我等?我等明明可以打退它們,卻畏懼的被這群畜生嚇走嗎?你們害怕這群孽畜嗎?”蕭南風扭頭看向眾人道。

“一群刀下亡魂,也敢恐嚇我們?”

“我太清仙宗的宗訓,也不允許我退走啊!”

“我們一百個先天境,還會怕它們?”

……

一些師兄頓時激起心中怒火,拔出刀劍。

“葉三水師兄,我太清仙宗的宗訓,要尊嗎?”蕭南風平靜地看向葉三水。

葉三水臉色一僵,你這話問的,我要敢說不需要尊,回宗肯定要倒大黴的啊!

“自然要尊!”葉三水黑著臉道。

“既如此,那金色鴉妖,由你來對付,其它鴉妖,由我和師兄師姐們處理,你看如何?”蕭南風鄭重道。

“葉師兄,一群孽畜,我等無人退縮!”眾太清仙宗弟子慷慨激昂道。

葉三水臉色一黑,你們這是被南風策反了,開始逼宮了?任他借誅妖來破我威信?

“好吧!”葉三水臉色難看道。

眾意難違,隻好先答應了。

“既如此,所有人準備,斬了這群囂張的孽畜,我們提著這群孽畜的屍體去大烏城,定剿滅萬鴉山首功。”蕭南風沉喝道。

“好!”

一群人已經被激起火氣,齊聲斷喝,同仇敵愾,準備殺向村莊。

隻有葉大富錯愕地盯著蕭南風,他說的是真的,他要將三叔搞下台,他要奪了三叔的領隊權利。

這貨真要奪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