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仙穹彼岸正文第三百六十六章開啟國戰封神百官後,蕭南風走下祭壇,他龍行虎步,緩緩走入了玄黃殿中。

百官緊隨其後,入了玄黃殿。

玄黃殿建造得極為宏大,雕欄畫棟,巨柱盤龍,正北之位,更是擺放著一張九龍天椅,此位為龍脈靈氣聚集之首,上連氣運雲海,下接大地龍脈,為大崢皇朝中心,為至尊之位。蕭南風踏步走到龍椅前,一擺龍袍,緩緩坐下。

“拜見吾皇!”百官恭拜道。

“眾卿平身!”蕭南風開口道。

“謝吾皇!”

百官站於玄黃殿兩邊,都在看著蕭南風。

“有事起奏,無事退朝!”有禮官高喝道。

晉升皇朝的第一次朝會,自然不可能冷場結束,葉三水早已得到安排,自然第一個出列。

“啟稟皇上,我大崢晉升皇朝,曆經艱難困阻,先有天樞群仙大舉壓境,攻我邊疆,害我百姓,後有天樞群妖阻攔大崢龍脈的遷徙,欲壞我大崢晉升大典,更有天樞人皇納蘭乾坤,親自來永定城欲行刺皇上,其心可誅,其行可伐。天樞惡朝,朝堂為豺狼之窩,亡我大崢之心不死,今日,臣請皇上,兵伐天樞惡朝,為我大崢長治久安,除此大惡。報我國仇,護我萬民。”葉三水聲音鏗鏘有力道。

“請皇上,兵伐天樞惡朝,報我國仇,護我萬民!”武將紛紛朗喝道。

“請皇上,兵伐天樞惡朝,報我國仇,護我萬民!”文官也一陣齊喝。

玄黃殿中,百官激憤,一時戰意沖霄。

此刻決議,自然是蕭南風和群臣商議好了的。此刻齊聲,隻為豎起道義的旗幟。

“準奏!即刻起,調度大崢各城守軍以外的一切將士,組一軍名為‘伐惡軍’,命第一神侯葉三水為伐惡大元帥,總領全軍,兵伐惡朝。命第三神侯葉大富為伐惡副元帥,輔助主帥,兵伐惡朝。命第二神侯鄭乾為伐惡總巡撫,總領軍需和戰後一切事宜。傾我大崢國力,共誅賊國,伐惡天樞,開啟國戰。”蕭南風沉聲道。

“臣尊令!”葉三水、葉大富、鄭乾應聲喝道。

繼而,蕭南風繼續點將,百官一時熱血沸騰。大崢皇朝的第一場朝會,戰意沸騰。

於數日後,伐惡大軍正式成形,調令釋出各方城池,無數將士開拔前線,攻城拔寨,攻打天樞皇朝。

這一刻,誰都能看出,天樞皇朝、大崢皇朝,必定要分個勝負,定個死活,天無二日,這一片疆土上,隻能有一個皇朝留到最後。

……

北鬥城,皇宮,上書房中。

納蘭乾坤坐在書桌前,看著一堆前線戰報,他臉色一陣陰沉,怒色隱現。

在他麵前,坐著一名白衣男子,男子用一張手帕捂著嘴,不時在咳嗽。

“伐惡大軍?哈,蕭南風還真是不知好歹,若非朕當年留他一命,他也能建立皇朝?也敢對朕伐惡?”納蘭乾坤臉色陰沉道。

“皇上,如今這片疆土,大崢皇朝占地不足四成,我天樞皇朝占地六成多,從國力來看,他們不如我們,仙級將士也不如我們多,但,這蕭南風真的不簡單,好多仙門,反而更看好他。咳咳!”一旁的白衣男子說道。

“文先生,你覺得他能與我天樞大軍抗衡?”納蘭乾坤皺眉道。

“他的軍力、國力不如我們,但,他有四勝,對我們極為不利。”文先生說道。

“哦?他有哪四勝?”納蘭乾坤不舒服道。

“兩國之戰,首重道義,誰站在道義的製高點,就能讓將士、百姓為之萬眾一心,蕭南風顯然非常注重道義,他此次的伐惡之言轟傳天下,他已經豎起了道義大旗。其次,他昔日釋出的告天下書,曾數落皇上你不仁不義、惡行昭著,他早已在人心道義上占據了高點,這是他的第一勝。

其次,大崢皇朝崛起太快了,又章法有度,紀律嚴明,賞之大度,罰之嚴格,讓人能看到未來可期,令修士嚮往,此刻,我若猜得不錯,東海各大仙門哪怕知道現在再上車已經遲了,但,他們也願意入大崢建功立業,此為他的第二勝。

再有,數日前,皇上你和蕭南風一戰,雖然不分勝負,但,最終是你退走了,從聲威上來說,你有巨大的折損,不明所以者都會覺得,是你輸了。人心就是如此,很多徘徊之人,都會因此押注蕭南風。讓他聚攏更多力量,猶如滾雪球般,越滾越大。此為他的第三勝。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蕭南風民心所向了。他收攏民心的確厲害,他掌控的城池,一切以民為本,讓百姓心向大崢之餘,也會將這種情緒傳染到我們的疆土,導致我天樞百姓,會產生異心嚮往,此為心之毒,無法根除,若民心都盼著敵國來攻,那纔是最致命的威脅,此為他的第四勝。”文先生說道。

納蘭乾坤臉色一陣陰晴不定,他終究沉聲道:“文先生,你這樣說得朕很不舒服,但,也隻有你,纔會對朕說實話,纔會幫朕剖析得如此清楚。”

“也是因為皇上能納取臣的意見,臣纔敢多嘴的。短期看,大崢的伐惡軍會出兵艱難,但,若是長時間膠戰下去,卻對他們有利。說實在的,若冇有奇兵、奇策,或者壓倒性的變數,天樞皇朝恐有大災。”文先生神色嚴肅道。

納蘭乾坤沉吟了片刻,自信地笑道:“放心,會有大變數的。”

“哦?”文先生好奇道。

“朕很快就會成就地仙了,以地仙之軀,再有妖帝至寶在手,這片天下,將無人是朕的對手,縱然大崢軍隊勢如破竹,朕隻要斬殺蕭南風,讓大崢皇朝群龍無首,大崢再厲害的軍隊,又能如何?”納蘭乾坤自通道。

文先生神色微動,點了點頭:“皇上說的是,在絕對的實力麵前,大崢再強,也冇用。”

“文先生,你智珠在握,謀略深遠,在朕抵達地仙境之前,還需要你多多操勞,為前線軍隊,多多出謀劃策。”納蘭乾坤鄭重道。

他冇有讓文先生擔任要職,隻讓文先生出謀劃策,似在防備著文先生。

“臣自然會儘力的,隻是這段時間,臣的暗疾又加重了,皇上,你當初答應臣,待取得妖帝至寶後,將那妖帝至寶給臣治病的,不知……”文先生期盼地看向納蘭乾坤。

納蘭乾坤眉頭微皺,但,馬上隱去其表情,繼而笑道:“文先生,你彆擔心,朕答應你的事情,自然會兌現的,還請你先再忍一段時間,朕欲藉此寶成就地仙之境,朕很快就能達至地仙境了,到時,朕保證將此寶贈於你。”

說完,他死死地盯著文先生,想要看清文先生的態度。

文先生卻輕呼口氣地笑道:“如此便好,臣的暗疾已經有很多年了,也不在乎這一小會了。”

“既如此,那就好。朕還擔心文先生等不及呢。”納蘭乾坤笑道。

“皇上,這次與大崢皇朝的國戰,還望皇上小心最重要的一點。”文先生神色鄭重道。

“哦?”納蘭乾坤疑惑道。

“大崢皇朝如今氣勢如虹,皇上需要防備前線將士,是否有人會被蕭南風策反的,同時,也要防備蕭南風手下的刺客,他手下有著一群刺客,可不簡單。”文先生鄭重道。

納蘭乾坤眉頭微皺,瞬間凝重起來。顯然,他也有自己的情報係統,他可是知道蕭南風手下有著一群刺客名為幽靈衛,甚至那幽靈衛的首領昔日還多次露過麵,極為危險。

“多謝文先生提醒,朕會小心的。”納蘭乾坤鄭重道。

“這不算什麼,一切都需要皇上去處理。”文先生笑道。

……

半個月後,大崢皇朝,上書房中。

一名男子取出一副畫像,遞給蕭南風。

“蕭脈主,自從大半年前你給了我們這位文先生的畫像後,玄衣衛就一直在調查此人了,此人來曆神秘,似憑空而現,我們買了天下無數情報組織現在和過去的訊息,終於買到了一份有用的資訊,我們發現有一個人和文先生很像,但,我們不敢肯定是不是他。”那玄衣衛恭敬道。

“哦?”蕭南風疑惑道。

“百年前,也有一位文先生,體型、五官和這位文先生很像,隻是臉型輪廓有些不同,那位文先生曾經擔任過某個仙朝太子的幕僚謀士,他極為聰明厲害,謀算精準,尤其擅用陰狠毒辣之計策。他曾助那位太子奪位登基,居然差點就成功了。雖然最終因為那位太子的實力不足,功虧一簣。但,他卻以極為微小的代價,將那一大仙朝弄得分崩離析,仙朝崩塌,烽煙四起。他謀之必中,卻造孽無數,正義人士數落他無恥冷血,而一些冷漠梟雄,卻四處尋他輔佐。後來聽說他被仇家報複,死了,至此漸漸被人遺忘。卻不想,天樞皇朝也出現了一位文先生,除了容貌有些出入,很多方麵,都極為相像。也不知,是不是那位文先生,這是百年前那位文先生的資料!”那玄衣衛恭敬地遞出一疊資料道。

“多謝你了!”蕭南風點了點頭。

“這是我們的職責,蕭脈主若無彆的事,我就先告退了。”那玄衣衛說道。

“好!”蕭南風點了點頭。

送走了那位玄衣衛,蕭南風冇看百年前文先生的資料,而是在奏摺堆處翻出一封密函。上麵寫著一行字:“蕭南風,受蕭紅葉之人情,我助你以最小代價,收割天樞疆土,待事成後,我要昔日項少陽的那件妖帝至寶。”

這封密函冇有署名,來之神秘。也不知怎麼混入了一封前線軍報中。此密函經過專人稽覈,卻冇人敢私自截留,它詭異地到了蕭南風手中。

因為冇有署名,不知是誰送來的密函,但,不知為何,蕭南風忽然想到了那位神秘的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