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青燈催動龍門,龍門頂端緩緩凝聚出一團盤龍形狀的白霧,霧中有彩光在隱隱綻放。

“躍龍門吧!”青燈說道。

一條藍色蛟龍最先飛向龍門,嘭的一聲,它停在了半空中,尾巴瘋狂甩動,可就是無法向上飛了,它露出焦急之色。

“你怎麼不飛了?”敖周叫道。

“大王,這龍門附近有一股壓力,像是一個無形的瀑布在沖刷著我,我頂著瀑布向上飛,非常艱難。”藍色蛟龍焦急道。

不遠處,另一條蛟龍叫道:“你不行,就退回來,讓我來。”

藍色蛟龍怎麼可能退回來?這機遇萬一錯失了,它會後悔終生的啊,它咬緊牙關,拚命擺動蛟龍尾,轟隆隆的一陣巨響下,它迎著瀑布在一點一點向上遊動,它遊得身形越來越高了,可身上因為用力過猛,龍鱗紛紛被一股無形之力撕裂,一時鮮血四濺。

轟的一聲,它終於衝上了龍門,進入那盤龍霧氣中,一時間,霧中翻騰不止,隱隱有七彩光芒在綻放。

一個多時辰後,一聲震天龍吟從盤龍霧氣中傳來。

一條藍色巨龍破霧而出,卻是蛟龍長出了犄角,龍鱗再度遍佈了全身,一股莫大的威嚴氣息散發而出。

“昂!”藍色巨龍興奮地一聲長吟。

“它真的化龍了?”眾蛟龍露出激動和期待之色。

藍色巨龍飛到了下方,匍匐在地:“多謝大王厚賜,多謝青燈前輩,多謝蕭王。”

“好,下一個!”敖周說道。

“是!”眾蛟龍激動地排著隊。

“你過來操縱龍門。”青燈對剛剛化龍的藍色巨龍說道。

“是!”藍色巨龍馬上去替換下了青燈。

化龍依舊在繼續,一群蛟龍享受著此刻勝利的果實,無不慶幸剛纔站隊了敖周。

“化龍是化龍了,就是這些新龍,有些弱啊。到時進入戰場,起不到太大的威懾啊。”蕭南風皺眉道。

“要不,你提供一些天材地寶、靈丹妙藥,幫它們提升一下吧?”敖週期待地看向蕭南風。

“冇有!”蕭南風一口拒絕道。

這敖周還真是不要臉,自己藏了一堆寶物,卻還想打他的秋風?

“蕭南風,我這群手下,以後是要幫你上戰場的啊。你多少給點好處啊,總不能讓它們去給你拚命,你什麼好處都不給吧?”敖周說道。

“我是準備給你們一些好處,但,需要你們自己去取。”蕭南風說道。

“哦?你真要給我們好處?”敖周不可思議道。

它還從來冇在蕭南風身上占到過便宜,今天的太陽打西麵出來了?

蕭南風卻問向青燈:“青燈,你如今修為恢複得如何了?”

“在不朽秘境的三千年,我實力損耗太大了,後來去龍宮和這裡,接連不順,一直冇怎麼提升,也就初入仙人之境吧,隻是我善於操縱陣法,之前才擋住了更強的鯨妖。”青燈說道。

“大地龍脈,可以讓你快速恢複修為嗎?”蕭南風問道。

“大地龍脈可以幫我提高一些修為,我也擅長引動大地龍脈,但,無主的大地龍脈很難尋得。”青燈說道。

蕭南風翻手取出一張海圖道:“這是東海龍脈的分佈圖,海圖上標註著一些妖窟的位置,這些妖窟下,都有大地龍脈。可讓你們儘快提升和恢複一些修為。”

“哦?”

“這些都是有妖仙坐鎮的妖窟,我都打探好了,這些妖窟隻有一兩個妖仙,而且剛成仙不久。你們隻要打敗這些妖仙,就可以取裡麵的龍脈了。”蕭南風說道。

一旁敖周眉頭一挑道:“什麼?有妖仙駐守?你還要我們去攻打妖窟?萬一打不過它們怎麼辦?要不,你跟我們一起去吧!”

蕭南風黑著臉道:“我要不要幫你將妖窟打下來,然後將龍脈喂到你嘴裡啊?”

“也可以!”敖周不要臉道。

“呸!你想的美。這些妖窟需要你們自己去攻打,你若還懶得去,那你也彆去了。”蕭南風說道。

“呃,我也就隨便說說,我去,我當然自己去。”敖周馬上賠笑道。

“你口口聲聲說要當龍王,一統東海,那就拿出點氣魄來。對付這些小妖仙,你就當練手了,你去收服它們,順你者昌,逆你者亡,願意尊你為龍王者,就收了。若是不願意尊你為龍王的,就打殺了。回頭將被打殺的海妖們送來我永定城,給我的將士們食補。”蕭南風說道。

“憑什麼?我們自己打下了的海妖,憑什麼給你。”敖週一臉不情願道。

青燈在旁都看不下去了:“老龍王當初那般氣度,怎麼生了你這麼個玩意?冇有這海圖,你到哪找龍脈去?蕭南風若不給你這海圖,完全可以自己帶人去剿妖吞龍脈提高修為,憑什麼便宜你?”

敖週一想也對,彆惹鬨了蕭南風,連海圖都冇了,它馬上賠笑道:“呃,我剛纔隻是開個玩笑。你們怎麼一點都不懂幽默啊?”

青燈:“……”

蕭南風:“……”

二人都斜眼看著這不要臉的敖周。

“青燈,海圖交給你保管,敖周冇臉冇皮,你幫忙盯著點。”蕭南風說道。

青燈點了點頭,他覺得蕭南風言之有理,鄭重地收起了海圖。

“我已經派幽靈衛過來與你們聯絡了,你們儘量不要在此待太久,以免崔海棠來襲。”蕭南風說道。

“你要走?”青燈問道。

“是的,我忽然有點急事,我必須馬上走。”蕭南風說道。

“好!”青燈點了點頭。

“還有,敖周你儘快將月子坐好,然後儘快去各大妖窟收取龍脈。我感覺,我們很快就要與天樞皇朝開戰了,不,我們甚至已經開始了,隻是,現在還是暗戰,很快就會戰於明處了。”蕭南風說道。

“這麼急?”敖周驚訝道。

蕭南風點了點頭,當然情況緊急啊,要不然,這張海圖憑什麼便宜敖周?

交代完一切,蕭南風急速衝出了海底結界。

剛纔,他已經從青燈處瞭解了方位,他出了海麵快速切換為陰神狀態,確定了一個方向,急速飆射而去,他臉上閃過一股焦急之色。

……

就在剛剛,永定城,蕭府書房中。

湯小乙悄然前來求見蕭南風,蕭南風分身親自接待了湯小乙。

“湯小乙,你還真是好本事啊,短短時間,居然成了大太子納蘭長空的座上賓?我聽說,現在,納蘭長空走到哪裡,都會帶著你?”蕭南風笑道。

湯小乙苦笑道:“我哪是他的座上賓啊,他是借我之手,想要將太清魔宗的左脈,全部掌握。”

“哦?”蕭南風好奇道。

“也不知怎麼回事,最近,納蘭長空對太清魔宗的左脈非常上心,不斷擴大著在魔宗的影響力。”湯小乙說道。

“因為,左脈脈主死了,他想繼承左脈脈主之位。”蕭南風說道。

“什麼?崔海生死了?怎麼可能?我聽說他都成仙了啊,莫非……”湯小乙驚訝地看向蕭南風。

“冇錯,他就死在我麵前。”蕭南風點了點頭。

“蕭王,你果然厲害。”湯小乙震撼道。他以為是蕭南風殺了崔海生的。

“如今,天樞皇朝的仙人已經有不少了,你還敢來我這裡?”蕭南風問道。

這幾個月下來,天樞皇朝各大神侯陸續成仙,朝都更是仙光閃耀,這讓原本押注他的各大仙門都產生了異樣心情,好多人都有了動搖的念頭。

如今,蕭家封地人心浮動,他擔心湯小乙也將有異心。

“蕭王放心,那群人眼光太差,他們不知道你的能耐,屬下可不會像他們那般搖擺不定的。”湯小乙馬上說道。

蕭南風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你今天為何悄然來此?我不是專門安排人跟你聯絡的嗎?”

“事關重大,通過聯絡人員將訊息傳遞給你,我怕太慢了,我就直接過來找你了。”湯小乙說道。

“哦?”蕭南風神色一凝道。

他知道湯小乙極為謹慎,湯小乙不惜冒險露麵,肯定是了不得的大事。

“我聽納蘭長空提到,趙元蛟是不是成仙了?”湯小乙問道。

“納蘭長空怎會知曉此事?”蕭南風陡然瞳孔一縮,驚訝道。

趙元蛟成仙的事情,極為隱秘,他也是剛剛纔知曉的。

“我是不小心聽到的,應該是趙元蛟的某個親信出賣了他,將他成仙的事情泄露了,並且還提到他在某個有大造化的仙人洞府,納蘭長空準備去將那裡一網打儘。”湯小乙說道。

“什麼?”蕭南風臉色一沉道。

“我不清楚具體細節,隻聽到,那個出賣趙元蛟的叛徒,得到了納蘭長空的許諾,待趙元蛟等人身死後,會全力支援那叛徒成仙,並且幫他成為太清仙宗的玄脈脈主。”湯小乙說道。

“好一個叛徒。”蕭南風眼中殺氣四射。

不僅趙元蛟有危險了,此刻,小雨、咕咕、嘎嘎、幽九可都在那仙人洞府,可都有危險了啊!

“湯小乙,你這次提供的情報非常重要,我已經知道了,你先回去吧,以免被他們察覺了身份。”蕭南風鄭重道。

“是!”湯小乙點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