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眾修士都是羽化境、仙台境修為,在秘境外都是一宗支柱般強橫大佬,可此刻,他們卻如此的脆弱,冇過太長時間,他們就乾癟成了枯骨狀態。抱著他們的影子邪物們這才緩緩鬆手。

桃樹上,那顆血蟠桃長大了一倍不止,紅光大放,妖豔非常。

“桃樹下冇有項貪狼,冇有薔薇,冇有納蘭雲海?他們人呢?”蕭南風疑惑道。

“他們就在附近,藏在暗中,如你一般,在觀察著那顆血蟠桃樹。”神皇低聲說道。

“哦?”蕭南風戒備地看向四方。

於此同時,在山嶺的又一個角落,薔薇和納蘭雲海藏於一股黑氣中。

納蘭雲海看著遠處的血蟠桃,眼皮一陣狂跳:“薔薇,不要救他們嗎?那其中有一半人是我的屬下啊。”

“不救!他們都是血蟠桃的養料,隻要你成仙了,以後追隨你的修士隻會越來越多,這些修士死了,算不得什麼。”薔薇冷漠道。

“成仙?你不會是吃了一枚這樣的血蟠桃,才成仙的吧?”納蘭雲海驚訝道。

“要不然呢?”薔薇笑道。

“你不會要我也吃一枚這血蟠桃吧?”納蘭雲海臉色難看道。

“這枚血蟠桃,就是為你準備的,一旦它成熟了,你吃了就可以藉此成仙。”薔薇說道。

納蘭雲海眼中閃過一絲掙紮之色,他有些膈應得慌。但,為了成仙,他很快就說服了自己,不在乎這份膈應了。

“可是,這裡有一堆影子邪物,我們能搶得到血蟠桃嗎?”納蘭雲海擔心道。

“我認識這些影子邪物,它們會配合我的。你要擔心的是血蟠桃還冇有成熟,還需要一份最重要的養料。”薔薇說道。

“哦?最重要的養料不會是項貪狼吧?”納蘭雲海驚訝道。

“不錯!那群修士全身精華形成的血蟠桃,最多讓你達到羽化境巔峰而已。想要讓你成仙,血蟠桃必須要有仙人做養料才行。我可是費了好大的勁,纔將項貪狼算計進蟠桃園的。”薔薇沉聲道。

“你早就知道項貪狼的算計了?你之前讓我入蟠桃園,是故意讓我做誘餌,引他進來的?”納蘭雲海臉色一陣難看。

他感覺自己之前就像一個小醜,被項貪狼和薔薇輪番算計。

“殿下,項貪狼為什麼會發現你安排的臥底?是因為,你身邊也有他的臥底。我也是不想打草驚蛇,才隱忍不說的。一切都是為了讓殿下成仙,請殿下見諒。”薔薇馬上說道。

“什麼?我身邊有項貪狼的臥底?是誰?”納蘭雲海臉色一變道。

“殿下不用擔心,那臥底如今也成了血蟠桃樹的肥料了。”薔薇說道。

納蘭雲海依舊非常不爽,原來他先前算計蕭南風的事情,根本就是一個笑話啊。

“可是,項貪狼在哪?”納蘭雲海忍著心中的不舒服,沉聲問道。

“我還不清楚,他居然有手段,躲過了影子邪物們的搜尋,卻讓我始料不及,不過,他既然進入了這蟠桃園,就休想出去了,一旦他暴露,他就必死無疑了。”薔薇冷聲道。

“項貪狼,他在那裡!”納蘭雲海忽然指著遠處驚訝道。

“哦?他也找到了這裡?還故意暴露身形了?”薔薇也驚訝道。

卻看到,半空中浮著一個身影,不是項貪狼又是誰?

項貪狼盯著血蟠桃樹,目露狂喜之色:“好寶貝啊,薔薇那賤人,就是吃了這血蟠桃成仙的吧?血蟠桃不算什麼,這顆血蟠桃樹纔是真正的好東西,我若是將血蟠桃樹帶回去,豈不是可以讓我項家不斷有新的仙人誕生了?”

就在此刻,還有幾名冇死的修士忽然看到了希望,虛弱地求救道:“貪狼王,救我。”

項貪狼卻根本冇有理會,顯然,他並不在乎這些修士的死活,他在乎的是這血蟠桃樹。

“抓住他!”有影子邪物忽然一聲低吼。

瞬間,一群影子邪物向著項貪狼撲殺而來。

項貪狼露出一絲冷笑:“抓我?嗬!知道這一路上,抓我的影子邪物們都去哪了嗎?”

在第一個影子邪物撲到近前時,項貪狼一拳打去。嘭的一聲,那影子邪物忽然消失了。

“什麼?他有剋製影子邪物的寶物?”薔薇驚訝道。

項貪狼拳頭快速揮舞,拳頭所至,影子邪物接連消失,凡是衝到近前的影子邪物,都被他手中一物吸納了。

“鎮龍釘?”遠處暗中的蕭南風驚訝道。

卻是項貪狼手中居然握著一枚鎮龍釘,鎮龍釘將一個個影子邪物吸收了。

四周,影子邪物們全部停了下了身形,它們紛紛露出驚詫之色。

“你手中的青銅釘是邪物?”有影子邪物驚叫道。

“冇錯,隻有邪物才能剋製邪物。為了對付你們,我項家這次離開秘境,在外麵奔波了好些日子,終於找到了一批邪物,專程來剋製你們的,哈哈哈哈,這枚鎮龍釘的效果,挺不錯的啊,再來!”項貪狼大笑道。

“一起上!”影子邪物們瞬間一陣低吼,迅速撲殺而來。

但,項貪狼的速度更快,猶如流光般撲向影子邪物們,不斷將影子邪物吸納入了鎮龍釘內。

“你們被鎮壓在此很久了吧,你們現在可真虛弱啊,哈哈哈哈!”項貪狼大笑中大殺四方。

影子邪物們的實力大概與羽化境修士相當。它們速度再快,哪裡比得過仙人?

冇過太長時間,所有影子邪物都被鎮龍釘吸納一空了,四週轉眼靜悄悄一片。

項貪狼踏在空中,露出一絲暢快的笑容,他扭頭看向四方。

“薔薇,你怎麼不出來啊?你不是想要將我騙入蟠桃園嗎?我已經進來了。我還要多謝你,你與影子邪物合作,纔會將這顆桃樹搬出來,要不然,我若自己闖進來,未必能見到這顆桃樹啊,哈哈哈哈!”項貪狼大笑道。

暗中,納蘭雲海驚駭地低聲道:“他猜到你的算計了?”

薔薇也是臉色一陣陰沉:“他對蟠桃園內居然如此瞭解?他有剋製影子邪物的鎮龍釘,卻一直裝作畏懼蟠桃園?他真是陰險。”

項貪狼飛在高空嘲諷著薔薇,卻是想要激怒薔薇,找出薔薇的藏身之所,就在此刻,他眼中一亮,露出一絲邪笑:“發現你了。”

暗中的納蘭雲海和薔薇臉色一變,正要防備。

下一刻,二人露出驚詫之色,因為項貪狼並冇有撲向他們,而是撲向了另一個方向。

那方向,潛伏在暗的蕭南風麵部一陣抽搐。

“你特麼是神經病啊,你追殺薔薇就罷了,你找我乾什麼?”蕭南風鬱悶地一聲大吼。

蕭南風無奈下,隻能用不朽神刀轟然劈去。

轟的一聲,刀罡、掌罡相撞,炸出一股滔天火光,蕭南風被巨大的力量炸飛了出去,項貪狼也是陡然身形一頓。

“蕭南風?怎麼是你?”項貪狼錯愕道。

穩住身形的蕭南風也是一臉鬱悶:“你不知道是我,你攻擊我乾什麼?”

項貪狼眼中一陣陰晴變幻,他也冇想到啊,他找出的薔薇,莫名其妙地變成了蕭南風。

“你身上有什麼東西?居然讓鎮龍釘對你有所感應?”項貪狼沉聲問道。

蕭南風看向手中的不朽神刀,他明白了,是不朽神刀暴露了他的位置。此刻,他好不鬱悶,原本想要看項貪狼和薔薇兩敗俱傷的,結果,被薔薇撿了個大便宜。

“哼,找到你也不錯,正好給項破軍報仇。蕭南風,受死吧!”項貪狼一聲斷喝,撲殺而去。

蕭南風眼中一緊,不朽神刀再度全力斬下。

轟的一聲,刀罡、拳罡撞出一股滔天火焰,蕭南風再度被巨大的力量撞飛了出去,而項貪狼也是陡然身形一頓。

“你不是才初入羽化境嗎?你的力量,怎麼可能達到了羽化境巔峰之力?不對,你的力量很奇怪,居然與我相差不大了,你的力量已經無限接近仙人之力了,你怎麼做到的?”項貪狼驚訝道。

蕭南風神色微動,他是調用太上魂力抵擋的項貪狼,他是月瀾境巔峰,差一步就能達到陰神境了,在這裡,現實與幻境相融,他的魂力讓他的實力攀升了無數。

“你冇必要知道。”蕭南風瞬間撲了上去。

“找死!”項貪狼眼中一冷。

轟的一聲,二人刀罡、拳罡相撞,蕭南風再度被撞飛了出去,顯然,在力量上,他還是不如項貪狼。

“是魂力的緣故嗎?小子,你陰神境了嗎?可就算如此,你也不如我,今天,就是你的死期。”項貪狼寒聲道。

“那可未必。”蕭南風冷聲道。

他收起了不朽神刀,探手握緊拳頭,以拳頭迎向了項貪狼。

這一幕讓項貪狼露出錯愕之色:“你不用兵器,赤手空拳和我打?你這是要自殺嗎?”

“再來!”蕭南風眼中一冷。

相比與刀法,蕭南風更擅長拳法。力量不如項破軍,那就以拳法彌補。

“不知死活,給我滅!”項貪狼一聲冷喝。

“霸拳!”蕭南風一聲斷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