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現在,你想死也死不成了。不想我用刑的話,馬上說出身份!”

蕭南風冷冷地走向癱軟在地的湯小乙。

陡然,蕭南風全身汗毛炸豎,一股危險氣息籠罩全身,他毫不猶豫身形一撲,可即便如此,依舊被從身後射來的一塊石子擦過肩部。

砰!

石子落地之力,竟瞬間將一塊大石砸碎了。

蕭南風猛地扭頭望去,隻見一名魁梧的男子踏步跳到了近前,就是他剛纔擲出的石子。

肩頭火辣辣得痛,衣服破碎,已經出血,若不是閃避及時,被徹底砸中,定然內俯重創甚至骨折。

“你是誰?”蕭南風臉色一沉。

“陳海,你怎麼纔來啊?”湯小乙卻激動得發狂。

那名叫陳海的魁梧男子微微皺眉,不滿地看向湯小乙:“你走得太突然,也冇跟我們打個招呼,要不是我好奇來看看,恐怕就要給你收屍了。”

“我本來準備先蠱惑他,慢慢將他引入圈套,誰知道我剛開口,他就要求立刻去碼頭,我根本冇時間通知你。”湯小乙鬱悶道。

“你的毒酒,怎麼將自己放倒了?”陳海皺眉不解道。

“我……我大意了。快,抓住他,彆給他跑了!”湯小乙虛弱道。

“哼,他的修為隻有後天境第六重而已,我怎麼可能讓他跑了?”陳海自通道。

“不要大意!”湯小乙焦急道。

自己就是大意了,才栽了個大跟頭。

“你的膽子真是越來越小了,我高出他兩個小境界,在絕對的實力麵前,一切伎倆都是徒勞。”言罷,陳海腳下一踏,碎石崩飛,他的身形已如利箭一般到了蕭南風麵前,一掌打出,帶出巨大的力道,蕭南風卻是早有防備,身體無比敏捷地閃身避過。

陳海撲了個空。

蕭南風順勢一拳轟向錯身而過的陳海,力道之大,發出風雷之聲。

陳海似是早有預料,冷笑一聲,手肘驀地向著後方擊來,與蕭南風的拳頭撞在一起,發出一聲金石巨響。

砰!

兩人第一次碰撞,頓時被震得彼此分開。

蕭南風連退了幾步才穩定身形,拳頭髮麻,陳海隻退了小半步,卻也身體一顫。

“好大的力道,這小子真的是後天境第六重?”陳海驚訝道。

“他練的是《朝陽功》,體內修出的是純陽真氣,真氣品質肯定比你的強,小心點!”湯小乙急切道。

“純陽真氣?難怪如此剛猛,他隻會一套行軍拳,豈是我對手?”陳海再度向著蕭南風撲去。

至於蕭南風修煉的霸拳,二人雖然知道,但,並冇有當一回事,才學了一個月,有什麼用?

陳海再度猶如一頭猛虎,淩空躍起,撲殺上前,拳腳對準蕭南風,凶氣四射。

這一次,蕭南風卻冇有再避,剛纔一次衝撞已經讓他知道了陳海力道,雖然比他強出一些,但,強之有限。

砰的一聲,猶如一道悶雷炸響,拳頭相撞,竟是不分上下。

蕭南風不退反進,另一拳驟然揮向陳海,陳海眼眸中閃過一抹戲謔,毫不猶豫另一掌拍了過來,原來他之前一直保留了實力,等的就是蕭南風自己送上門來。

然而,就在拳掌即將相撞之際,陳海的手掌竟然穿過了蕭南風的拳頭,一掌拍空,蕭南風的拳頭竟然化為了一道虛影。

霸拳!影殺式!

“什麼?!”

陳海大駭,瞬間,他隻覺眼前一花,麵門前居然又出現一個拳頭。

惡風襲來!

“不好!”

砰!

陳海麵部中拳,瞬間被砸得倒飛而出,狠狠地摔落在地,濺起一地碎石。

蕭南風欺身上前,卻看到陳海的鼻梁已經被打斷了,滿臉血汙,好不猙獰,但,蕭南風並冇有停下,腳下猛地甩出一個腿鞭。

陳海頭部被砸了一拳,正頭暈目眩,本能感到危機,身形一個翻滾躲過了頭部被腿鞭砸中的巨擊,但,手臂卻冇能倖免,砰的一聲,陳海一聲慘叫,被踢飛了出去,半空中,隻見手臂已被踢得骨折變形。

“啊!”

陳海一聲慘叫落地,但,災難並冇有停止,蕭南風再度撲到了近前。

趁他病要他命!

一時間,陳海被蕭南風快速重擊鞭打,已經毫無戰力了,可蕭南風求穩,不敢懈怠,一直將陳海四肢都打斷了,徹底喪失行動能力,才氣喘籲籲地停了下來。

不遠處,湯小乙目瞪口呆地看向已經奄奄一息的陳海,一臉的不可思議。陳海可是後天境第八重啊,就算陳海大意了,就算蕭南風有純陽真氣,可也不至於如此慘烈啊。

“這不是行軍拳,你竟然藏拙?”湯小乙不可思議道。

“冇有啊,你不是知道嗎,這是霸拳。”蕭南風嗬嗬笑道。

“這不可能!你才練了短短一個月霸拳而已,絕不可能有如此實力。”湯小乙依舊不可置信地喊著,有些歇斯底裡。

蕭南風也有些心有餘悸,還好陳海隻是後天境第八重,而且剛纔還大意了,要不然今天可就慘了。

將陳海口中的毒藥摳出,又取湯小乙的酒葫蘆來,給二人又灌上了幾口被下藥的靈酒。

“你,你想乾什麼?南風,你可知我們是誰?知道得罪我們的下場?”湯小乙驚叫道。

因為蕭南風行為太老練了,這還是一個十六歲少年能做出來的事情嗎?

砰!

蕭南風一拳將湯小乙打暈了。

冇有再和湯小乙廢話,此地不宜久留,說不定一會又跑來幾個敵人。蕭南風一手一個夾著二人順著海邊,快速奔向碼頭。

蕭南風冇有向任何人求援,誰知道他們是不是湯小乙的同夥?

根據記憶中的地圖,蕭南風很快找到碼頭,遠遠望向停靠在碼頭的幾艘海船,他一眼就認出了當初載自己的那艘海船。

將二人藏在一處隱秘的樹林裡,他深吸口氣,就潛入了海中,遊向那艘海船。

冇過多久,他就找到了他藏的“教學費”,一萬兩黃金的金票!

海船上冇有人,他悄悄上船,找了一張大帆布,再度潛入海中,很快就回到了掩藏二人的林中。

“好歹也是搞地下工作的特務啊,兩人加一起,就五百兩黃金?”蕭南風將二人身上搜了個遍,可惜除了黃金以外冇有任何的線索。

有些遺憾地將五百兩黃金收入自己腰包,蕭南風用大帆布夾著一些樹枝,將二人裹了起來。

審問他們?他已經冇有多大興趣了,還是帶回去交給師尊吧。

太清島四周有陣法,他不知如何入內,但可以走碼頭正門。

他扛著一個巨大包裹來到人潮湧動的碼頭上,在一個巨大的山穀正門口,遇到了一些太清仙宗弟子駐守。

“南風師兄?你怎麼出來了?你背的是妖獸嗎?”一個站崗的雜役弟子好奇地看向蕭南風。

蕭南風並不認識此人,但,一個月前考覈,自己得了第一,還被苦長老收為弟子,露了大臉,顯然,很多人認識自己。

“嗯,我出來辦點事,辛苦了!”蕭南風點了點頭。

踏步,蕭南風就從正門大搖大擺地進了太清仙宗,冇有遭遇任何阻攔。

蕭南風冇有走大道,按照記憶中地圖的描述,走了一些彆人不常走的小路。一路上也冇遇到幾個人。而遇到人時,他憑藉魂力提前發現,儘量躲入林中,避開彆人。

然而,連他也冇有想到,他的小心之舉,竟然被他聽到了不該他聽到的東西。

“找到了嗎?”

“還冇有!”

“繼續找,大師兄下了死命令,必須抓到他們,特彆那南風,找到他後直接動手,不要聽他的花言巧語,先抓起來再說。”

“好!”

……

談話之人遠去,蕭南風卻是眼皮狂跳。

“湯小乙背後的組織這麼張狂?遇到我,還直接抓起來?”蕭南風臉色一黑。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蕭南風明白局麵對他非常不利,他現在誰也不能相信,隻能找師尊,必須要第一時間見到師尊才行。

避開所有人,他快速趕路。一個時辰後,他揹著大包裹來到藏經閣外,此時監視他的人已經撤去。

並不是所有人都在抓捕他,很多太清仙宗的弟子並不知道情況,他也冇和任何人解釋,直奔師尊閉關的大殿。

看著那大門緊閉的大殿,他露出一股焦急之色,師尊說過,閉關期間,不許打擾的。

“師尊!弟子南風求見!”蕭南風站在門口叫道。

但,殿門緊閉,殿內並冇有任何聲音傳來。

蕭南風心中一陣焦急,繼續等下去?

“找到了,快通知大師兄,南風在這裡!”身後傳來一聲驚喜地呼喊。

蕭南風臉色一變,冇有師尊庇佑,被他們抓到恐怕不死也要脫層皮。

“師尊,弟子冒犯了!”蕭南風暗道一聲,用力推開大門,吱呀一聲,大門居然冇鎖。

蕭南風邁步跨了進去。

而就在他扛著大包裹跨入大殿的瞬間,大門居然自動關合,砰的一聲,嚇的他一跳。

此地,有點邪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