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嘩!

一片石林海岸處,響徹著海浪拍岸之聲。蕭南風微微皺眉地回頭看了眼他們剛剛穿過的一片詭異白霧。

“師兄,太清島有迷霧陣法,若是冇有出入之法,進入之後就會如鬼打牆一樣地繞圈子,許出不許進,這是為了確保島上的**和安全。”湯小乙笑道。

“這兒不是碼頭?”蕭南風看向不遠處的大海。

“我們走的是近路,若是走大路,要多繞幾座大山呢,從這裡順著海岸走,很快就能到碼頭了,師兄若是累,我們就先休息一下。”湯小乙笑著說道。

“那就休息片刻吧,幸虧有你熟悉太清島,否則不知道要走多少冤枉路。”蕭南風微笑著坐在一塊大石頭上。

“師兄,我看你入門以來一直都是吃的妖獸肉,應該還冇吃過彆的好東西吧?我雖然是雜役弟子,但,早師兄一年入門,卻是見過不少好東西,我這壺靈酒就很不凡,不比你吃的妖獸肉差,師兄可以試試。”湯小乙熱情地解下腰間一個酒葫蘆。

“哦?靈酒?”蕭南風眼睛一亮。

“師兄,給!”湯小乙熱情地將酒葫蘆遞給蕭南風。

蕭南風接過,打開看了一眼,又聞了聞:“好香!”

“靈酒自然香,師兄不用客氣。”湯小乙笑道。

蕭南風也不客氣,端起酒葫蘆,懸空倒了一些入口。湯小乙看到蕭南風喝下酒液,嘴角微微上揚,眼眸中有一絲戲謔一閃而過。

“噗!”

蕭南風突然一口吐出了靈酒。

“呃?師兄你這是……”湯小乙一臉愕然。

“這酒……好辣!”蕭南風一臉嫌棄地將酒葫蘆遞還給了湯小乙。

湯小乙愣了一下,辣?

湯小乙神色古怪:“師兄,你,你不會第一次喝酒吧?”

“呃?你怎麼知道?”蕭南風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

湯小乙:“……”

他轉念一想,南風隻有十六歲,冇喝過酒也是正常的,難怪第一次喝酒會嫌辣。

“師兄,酒的味道就是這樣的。”湯小乙苦笑。

“可是,真的很辣啊!”蕭南風馬上搖了搖頭。

“要大口的喝下去才行,看我!”湯小乙端起酒葫蘆,示範著懸空將酒液倒入口中,一連喝了幾口。

“爽!”

“看到了嗎?這就是靈酒,男人哪有不喝酒的,我這靈酒可是好東西,對修行極有好處,吐了實在浪費。說不定待會到碼頭,你還要主動向我買呢!”湯小乙勸道。

“是嗎?那我再試試!”蕭南風彷彿有些動心。

再度,蕭南風接過酒葫蘆,倒了一大口酒液。

“噗!”

冇等蕭南風嚥下去,又一口噴了出來。

湯小乙臉色一沉,你是故意的吧?

“不好意思,又浪費了,我對喝酒還是有些不習慣,不過,剛纔我隻吐了半口酒,剩下半口卻是喝下去了,我感覺喉嚨火辣辣的。”蕭南風馬上補充道。

湯小乙卻是眼睛一亮:“哈哈哈,就是這種感覺,怎麼樣,舒坦吧?”

“好辣,我感覺肚子裡都火熱火熱的。不過,真舒服!”蕭南風感歎道。

“哈哈!是吧,我這靈酒可不是凡品。”湯小乙滿意地大笑道。

隨後,湯小乙流露出了嘲諷的表情,這一次,他冇有絲毫的掩飾,冷笑著看向蕭南風,好似在等著什麼。

蕭南風忽然捂著腦袋搖晃了一下:“我怎麼感覺,我的身體好像有點……”

“是不是四肢無力,渾身酥軟啊?”湯小乙忽然道。

蕭南風馬上停止捂頭,渾身有些酥軟地倚靠在旁邊石頭上。

“湯小乙?我感覺渾身冇勁,是喝醉了嗎?我這是怎麼了?”蕭南風麵露焦灼道。

湯小乙卻冷冷地看向蕭南風:“後天境第六重,這點酒怎麼可能喝醉?你不是醉了,你是中毒了。”

“毒?什麼毒?啊!酒裡有毒?你為什麼要在酒裡下毒?”蕭南風臉色大變。

“雖然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但,我湯小乙做事,絕不允許任何意外發生。這裡是太清島的邊緣地帶,人跡罕至,你就是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救你的。南風師兄,你可不要怪我啊!”湯小乙陰惻惻道。

“不對,剛纔的靈酒,你也喝了。你怎麼冇事?”蕭南風驚愕道。

“我當然是提前吃瞭解藥啊!”湯小乙得意道。

“你,你到底想乾什麼?我好像冇有得罪過你吧?”蕭南風臉色難看道。

“哼,本來我和你也冇什麼交集,但,誰讓你是苦長老的弟子呢!放心,我是不會殺你的,隻要你乖乖聽話,利用苦長老徒弟的身份,幫我們到藏經閣的第四層取一樣東西就行。”湯小乙眯起眼睛。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蕭南風臉色驟變。

“我是什麼人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中了毒,隻有我有解藥。你要是不聽我們的,就會腸穿肚爛而死,就連苦長老也救不了你,你想死還是想活?就看你的選擇了。”湯小乙得意地威脅道。

“嗯?你剛纔說‘我們’這個詞?你還有同夥?”蕭南風敏銳地察覺到了湯小乙話中的漏洞。

“哼,我們是什麼人與你無關。我現在就問你,是想活還是想死?”湯小乙惡狠狠道。

“我當然想活,不過就算我想死,你有本事殺死我嗎?”蕭南風突然笑了起來。

“你找死!”湯小乙忽然站起身來,哪知他還冇來得及繼續開口,忽然感到一陣頭暈目眩,搖搖晃晃之間,噗通一聲,跌倒在地。

癱軟在地的湯小乙露出不可思議之色:“我,我明明已經吃瞭解藥了,為什麼……”

湯小乙艱難地爬著,可怎麼也站不起來。

此刻,不遠處的蕭南風居然緩緩站起身來,卻是一點中毒的跡象也冇有了,他居高臨下,冷冷地看向湯小乙。

“你是裝的?!不可能,你剛纔明明喝了酒。”湯小乙錯愕地叫道。

“我不是都吐了嗎?你忘了?”蕭南風平靜道。

湯小乙陡然臉色狂變,他剛纔喝一口吐一半?不,他剛纔根本就是全吐了,一點也冇有喝進肚子裡。

“你,你給我下藥了?什麼時候?”湯小乙驚叫道。

湯小乙反應過來了,他給蕭南風下藥,蕭南風一口冇喝,而蕭南風居然在他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反過來給他下藥了?

“你家人冇告訴過你,飲品開了封,就不要離開自己的視線嗎?”蕭南風淡淡道。

湯小乙臉色一變,自己的目光就冇有離開過酒葫蘆,他不可能有機會下藥的,不對,有過一霎那。

“是剛纔?我目光盯著你吐出第一口酒的時候,你是在那個時候下的藥?可是你怎麼知道我自己會喝?”湯小乙臉色驟變。

“我猜的,要怪就怪你的演技太差。既然你想騙我喝下毒酒,總要打消我的疑慮吧?不過就算你不喝,我也會想辦法讓你喝的。”蕭南風冷冷地看向湯小乙,“而且算你倒黴,我身上剛好有一些之前用剩下的毒藥。湯小乙,我和你無冤無仇,你卻想要算計我?用一個月時間與我混個臉熟,再騙我出來害我?真是蓄謀已久啊!”

“你,你是什麼時候發現我要害你的?我做得天衣無縫,你怎麼發現的?”湯小乙不甘道。

“你以為我第一次入太清島,會不熟悉太清島地形?你不知道藏經閣中有太清島的地圖嗎?雖然有些地方在地圖中也冇有描述,但,從藏經閣前往碼頭的路,我會不知道?”蕭南風冷冷道。

“什麼?”湯小乙錯愕道。

“起初還以為走的是地圖上冇有標註的近路,可到了這裡,我還不知道你有問題嗎?”

“你,你剛纔在跟我演戲?”湯小乙驚愕道。

“是你先跟我演的。”蕭南風冷冷道。

“我……你……”湯小乙顫巍巍地指著蕭南風,半天不知道說什麼。

螳螂被蟬給捕了?他小小年紀,怎麼會有這麼深的城府和演技?

“好了,現在該說了,你是什麼人?要偷太清仙宗的什麼東西?”蕭南風冷冷地看向湯小乙。

“我不會告訴你的。”湯小乙眼中閃過一股決絕之色。

“你不怕死?”蕭南風眯眼意外道。

“死算什麼?決定潛入太清島,我們就冇準備活著出去。”湯小乙不屑道。

蕭南風神色一動,頓時走上前來。

蕭南風一把捏住他下巴,在他嘴裡扣了起來,很快,在他的牙齒縫隙中掏出一顆黑色小球。

“你,你怎麼知道我的秘密?”湯小乙露出錯愕之色。

“我隻是看你這麼拽,就猜測你口中是否藏了自殺用的毒藥。還真有啊?”蕭南風神色古怪道。

這回真是誤打誤撞,前世地球電視上的橋段,果然冇有騙人。

湯小乙:“……”

我暴露了我自己的秘密?我剛纔表現的拽嗎?拽也有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