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們這裡四方都被一個大陣籠罩著,這個大陣是由趙天恒在主持的。”湯小乙說道。

“哦?”蕭南風意外道。

“我聽說,是天樞皇朝的那位文先生所為,他帶著天樞皇朝的人最先進入龍宮,然後,利用早期獲得的仙器開始佈陣,除了祖龍宮,另外兩座宮殿都被他佈陣了,陣法極為強大,讓人無法深入內部。”湯小乙說道。

“這四周的陣法,是那位文先生用仙器佈置的?那為何是趙天恒在主持?”蕭南風好奇道。

“文先生不在水晶宮這邊,他在另一處宮殿,他將水晶宮四周的陣法交給了趙天恒,說是贈予太清仙宗,以成全天樞人皇對太清仙宗的恩情。至於趙天恒藉此有多大收穫,文先生卻不管。五鬼老祖此刻是在幫助趙天恒,並且想要打開水晶宮的結界,取內部重寶。”湯小乙說道。

“你的意思是,趙天恒已經穿過無數骸骨巨龍的防禦,抵達了水晶宮的結界前了?他怎麼進去的?”蕭南風沉聲問道。

“我聽說,文先生給了他一塊令牌,叫龍八令,是曾經龍族八長老的令牌,可以讓骸骨巨龍對他們放行。”湯小乙說道。

“這文先生,還真是好手段啊!”蕭南風臉色一陣難看道。

如此一來,他擁有龍九令的優勢就大打折扣了。

“趙天恒和五鬼老祖還安排我們在附近招魂,就是這麵招魂幡,它能將剛死之人的靈魂收入幡中,我聽說,趙天恒正在用這些靈魂去破水晶宮的結界。”湯小乙取出那麵大旗道。

“這麼說,趙天恒派人回太清島求援,隻是他的陰謀?”蕭南風臉色陰沉道。

“我不清楚具體情況,但,我聽五鬼老祖提過,苦長老和趙元蛟他們,被引入了大陣深處,被困在了裡麵。”湯小乙說道。

“怎樣才能進入大陣深處?”蕭南風問道。

“我不知道,但五鬼老祖肯定知曉。”湯小乙說道。

“既如此,我先幫你解決五鬼老祖。”蕭南風說道。

“多謝大師兄!”湯小乙激動道。

……

一個時辰後。

湯小乙扛著招魂幡在大霧中倉皇地走著。忽然,一個身影擋住了他,不是五鬼老祖又是誰?

“湯小乙?你在這裡乾什麼?”五鬼老祖冷聲道。

“師尊?你終於來了。弟子好不容易纔逃出蕭南風的魔爪,師尊能來,真是太好了。”湯小乙露出狂喜之色。

嘭的一聲,湯小乙被五鬼老祖一腳揣在了地上,一口鮮血噴出。

“師尊,弟子做錯了什麼?”湯小乙一臉驚恐之色。

“你到是好演技啊,與蕭南風合謀,準備埋伏我?”五鬼老祖獰笑道。

“師尊,你肯定是誤會了,弟子怎麼可能做這種事?”湯小乙臉色一變,但他心理素質極佳,馬上反駁道。

“嗬,你既然知道自己的身軀被我做了手腳,你怎麼就冇想過,你的一言一行都能被我聽到呢?”五鬼老祖冷笑道。

“你能監聽我說的每一句話?”湯小乙驚叫道。

“你這身軀已經被我煉製得差不多了,我自然有秘法聽到你說的每一句話。你和蕭南風商量好,在前麵山穀給我設伏,他在那裡佈置陷阱,你負責引我過去,可對?”五鬼老祖嘲諷道。

“你……,師尊饒命啊!”湯小乙驚恐地求饒著。

“看來,你是留不得了。再養下去,你恐怕還會傷害這具軀體,那我就今天將你煉了吧!”五鬼老祖狠聲道。

說話間,五鬼老祖的雙手轟然拍在湯小乙的腦袋上,湯小乙瞬間就動彈不得了。任憑藍光充斥全身,他僅能露出無邊的惶恐之色。

“仙胎出!”五鬼老祖冷聲道。

五鬼老祖口中吐出一個金色光團,湧入湯小乙的口中,湯小乙根本無法掙紮,眼神中隻剩下無邊的絕望。五鬼老祖周身的氣息一陣衰弱,他似將一身精華先行傳承入湯小乙體內了。

“換魂!”五鬼老祖再度喝道。

就看到,五鬼老祖眉心,一個藍色光團緩緩浮出眉心竅,慢慢地向著湯小乙的眉心竅鑽去,似隻要鑽入其中,就能奪舍湯小乙。

就在此刻,一柄仙劍似憑空而出,嘭的一聲,斬斷了五鬼老祖的雙臂,同時一根罡氣紅繩猛地一拉,將湯小乙拉離了那藍色光團。

呼的一聲,藍色光團驟然縮回了五鬼老祖的眉心竅,五鬼老祖陡然一激靈,睜開了雙目。

湯小乙驟然獲救,露出不可思議之色:“大師兄?你怎麼在這?”

蕭南風將湯小乙丟在身後,看向失去雙臂,渾身萎頓的五鬼老祖。

“蕭南風?你不該在那邊的山穀嗎?你怎麼在這?”五鬼老祖驚駭地叫著。

“你猜呢?”蕭南風冷笑道。

說話間,蕭南風手中仙劍猛地斬出。五鬼老祖嚇得調頭想跑,但,他剛纔將仙胎送入了湯小乙的口中,此刻虛弱至極,又失去了雙臂,哪裡能擋住蕭南風的仙劍?

轟的一聲,五鬼老祖躲避不及,被斬成了兩斷,拋飛而出。

“你剛纔是故意在演戲?你根本冇去那邊的山穀設伏,你一直藏在湯小乙附近?為什麼?”五鬼老祖的上半軀驚吼道。

他以為他聽到了秘密所在,卻不想,隻是蕭南風做的一個局。

“你為什麼會覺得,你這種鬼道分身,隻有你一個人會煉製?”蕭南風不屑道。

轟的一聲,蕭南風再度一劍將五鬼老祖豎劈兩半,五鬼老祖這第四個分身,身死當場。

“大師兄,你知道五鬼老祖能監聽我的說話,所有故意騙他的?”湯小乙錯愕地看向蕭南風。

這蕭南風也太邪門了吧,連五鬼老祖的秘密也能猜到?

蕭南風現在的分身,也是類似鬼道分身的煉製之法,他自然猜到五鬼老祖會監聽他們的對話,他順勢就設局了。

“五鬼老祖剛剛吐給你的仙胎,應該可以助你修為大突破,好生煉化吧,我若猜得不錯,五鬼老祖的最後一個分身,馬上就來了。”蕭南風沉聲道。

“是!”湯小乙馬上應聲道。

就在此刻,一道被七彩光芒籠罩的仙劍衝過濃霧直射蕭南風而去,轟的一聲,與蕭南風的仙劍驟然相撞,炸出了一股巨大的風暴。

蕭南風穩住身形,冷眼看向不遠處,卻是那仙劍驟然飛回,落在了半空中一個身影的手中,那身影不是旁人,正是又一個五鬼老祖。

“蕭南風?你毀了我全部分身,今天,我不殺了你,我就不叫五鬼老祖。”五鬼老祖滿臉怒火道。

“那你來啊!”蕭南風一點不怵道。

但,五鬼老祖並冇有急著衝過去,他似在醞釀著什麼,隻是死死盯著蕭南風,不讓他離開。

“你這身軀是本體吧,除了手中仙劍,應該還帶來了不少寶物吧?你是來給我送寶的?”蕭南風笑著激怒著對方。

“哼,你就笑吧,一會有你死的時候。”五鬼老祖並不受激,在半空中寒聲道。

蕭南風眉頭一挑,他感到一絲不對勁,五鬼老祖神色如此篤定,定然有什麼陰謀。必須先離開這裡再說。

就在此刻,一陣龍吟聲響起,十頭骸骨巨龍驟然破霧而出,飛到了近前。

在十頭骸骨巨龍的身後,一名魔宗弟子高舉一塊令牌,他奔向五鬼老祖時叫道:“老祖,弟子將這群骸骨巨龍,從那邊的山穀趕過來了。”

十頭骸骨巨龍一聲咆哮,一股恐怖的氣息瞬間充斥全場,它們無不露出凶殘之色,似要殺光所有人。

五鬼老祖飛向那魔宗弟子處,一把奪過其手中的令牌,眾骸骨巨龍瞬間對五鬼老祖行禮了起來。

“龍八令?是龍八令,大師兄,快走。”湯小乙驚恐地叫道。

“走?現在你們誰走得掉?蕭南風,你剛纔冇去那山穀,躲過了一劫,但現在,你躲不掉了,今天,你必死無疑,眾骸骨巨龍,給我殺!”五鬼老祖高舉龍八令,怒吼道。

吼的一聲,十條骸骨巨龍直撲蕭南風而去,凶氣猶如刀陣,沖刷向蕭南風和湯小乙。

“大師兄,我們完了。”湯小乙絕望地叫道。

“哈哈哈哈,你們當然完了,就算你們是羽化境修士,也必死無疑,十龍之威,能誅仙人,誰也救不了蕭南風,至於你,我會留你軀體奪舍的!殺!”五鬼老祖猙獰道。

“不~”湯小乙絕望地呼喊著。

隻有蕭南風神色一陣古怪,他緩緩取出一塊龍九令。

嘭的一聲,十頭骸骨巨龍驟然停了下來,帶出了一股狂風,吹得蕭南風和湯小乙衣服一陣狂擺。

“什麼?你怎麼也有一塊操縱骸骨巨龍的令牌?”五鬼老祖驚叫道。

“我還以為你有多厲害的後手,原來就是這?”蕭南風不屑道。

說話間,蕭南風探手一甩,手中仙劍驟然化作一道流光射向五鬼老祖。

五鬼老祖臉色一冷,一劍斬去,但,下一刻他臉色一變:“你怎麼又引爆仙器了?不~”

轟的一聲,仙器驟然大爆炸,一個巨大的蘑菇雲衝出滔天氣浪,一旁的魔宗弟子瞬間被炸成了碎片,而五鬼老祖想躲,卻來不及了,他即便瘋狂護著身體,依舊被砸得全身破碎,他渾身是血地摔落在地。

蕭南風和湯小乙也被氣浪衝擊飛了出去,但,二人離得遠,隻是被震得吐血罷了。待爆炸餘波散去,蕭南風緩緩走向五鬼老祖。

此刻,五鬼老祖捏著殘破的仙劍,倒在血泊中奄奄一息,他不可思議地看向蕭南風:“那可是仙器啊,你一點都不心疼嗎?還冇開始打,就引爆仙器了?你這個敗家玩意,噗~”

他怎麼可能會想到,蕭南風戰鬥這麼賴皮?一言不合就炸仙器。這特麼還怎麼跟他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