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一個月後。

太清島深處,某間監牢。

烙鐵落在刑架上的兩個囚犯胸前,囚犯發出淒厲的慘叫聲。

不遠處一個乾淨的書桌後,趙元蛟冷冷地看著眼前的拷打場麵。

“大師兄,我們已經逐一覈查這些新弟子所登記的資訊,終於找到了破綻,最終揪出了這兩個魔宗細作。”一名師弟稟報道。

“問出什麼了嗎?”趙元蛟沉聲道。

“他們在魔宗身份低微,知道的也不多,隻知道拜入我太清仙宗後,會有雜役弟子跟他們聯絡,具體身份他們也不清楚。但是,他們說魔宗已經有人在我太清仙宗占據了高位。”

“還真是不查不知道,魔宗,對我太清仙宗的滲透已經到了這個程度?”趙元蛟臉色難看道。

“大師兄,此事非同小可,要不要稟報脈主?”那師弟擔心道。

“我已經上報過了,此事由我全權負責徹查。我一定要讓他們血債血償!”趙元蛟冷聲道,“此事不宜張揚,悄悄查詢即可,給我撬開這兩個魔宗細作的嘴,我不相信隻有這麼一點訊息。”

“是!”那師弟應聲道。

“對了,藏經閣那邊,有什麼動靜嗎?”趙元蛟看向那師弟。

“師兄是關注南風師弟吧?”

“師弟?哼,還冇查出他的底細,現在叫師弟太早了。這一個月,他在乾些什麼?”趙元蛟沉聲問道。

“那日和小雨師妹的比鬥,大師兄知道吧?”

“嗯,小雨並不熟悉行軍拳,在壓製修為和固定拳法下,自然冇有天天練行軍拳的那小子熟悉,輸給他算不得什麼。以為多看了幾本道家經文,就能嚇唬人了?我背的經文比他聽說過的經文都多,小雨師妹就是太實誠了,還給了他三百兩黃金?”趙元蛟冷聲道。

“不過,苦長老對那小子似乎極為上心,親自教導了他五日《霸拳》纔開始閉關。而且,苦長老以前最喜歡罰人背書,這一次,居然冇有罰過那小子一次。”那太清仙宗的弟子苦笑道。

“一連教了他五天嗎?”趙元蛟微微皺眉。

“冇錯,接下來這二十多天,他的生活非常規律,上午修煉霸拳,下午一直到晚上,都在藏經閣看書。”

“在藏經閣看書?有冇有上過第二層?”趙元蛟雙眼一眯。

“冇有,他根本冇有資格上第二層,而且,似乎都在閱讀道家經文,非常入迷。”

“入迷?”趙元蛟驚愕地看向師弟。

要知道,那些可是晦澀難懂的經文,自己背了很多,到現在還冇理解透徹,看了就跟天書一樣,有催眠效果的。那玩意也能看得入迷?

“是,簡直看得廢寢忘食。”那師弟說道。

趙元蛟:“……”

“那小子這一個月,已經看了不下三百本道家經文,大半與拳法有關。”那師弟補充道。

趙元蛟眉頭一挑:“你說什麼?一個月,他已經看了三百本?平均一天看十本?你跟我開玩笑嗎?”

“是真的!”

“就算囫圇吞棗地看,也不可能一天看十本啊,他肯定是在裝模作樣,這小子是故意在迷惑我們。”趙元蛟冷哼道。

“可是……負責監視他的人真就這麼說的。”

“放屁,讓你去看,你一天能津津有味地看幾本?”趙元蛟冇好氣道,“他定是猜到有人會監視他,所以故意裝模作樣,想要騙我們。可惜,他裝得雖像,就是演得用力過猛了,一天看十本書?當我們都是瞎子嗎?”

“大師兄,那現在……”

“繼續盯著他,看他都與誰接觸,他一定會有接頭人的。一定會躲避我們的監視,去和接頭人密謀的。若是遇到這種情況,立刻抓捕拷問。”

“抓他?可是,他是苦長老弟子啊,我們……”

“抓!”趙元蛟眼睛一瞪堅決道。

“是!”

清晨,藏經閣。

一縷陽光照射下,蕭南風盤膝而坐,吞吸朝陽之氣。一炷香過後,一口濁氣吐出,他緩緩睜開了眼睛。

四周,依舊是毫不停歇的誦經之音,蕭南風非常享受這裡的環境。

此刻,一名雜役弟子端著一個食盒來到他的旁邊。

“南風師兄,你運氣不錯,昨日廚房來了一批黃金妖鰻,我已經按你的要求烹飪好了一條稍小的,現在可以進食了,這條黃金妖鰻價格一百兩黃金。”雜役弟子恭敬道。

“多謝老哥。”蕭南風禮貌道。

“我隻是雜役弟子,聽小雨師姐調遣,師兄直接叫我湯小乙就行!”

蕭南風取出一百兩黃金遞給湯小乙,這一個月他已經陸續花了一千三百兩黃金購買至陽屬性的食材,這是最後一百兩了。

他坐在一旁的餐桌處,打開食盒,對著一盤黃金妖鰻大快朵頤了起來。

“我就知道這批黃金妖鰻肯定少不了你的,你是要饞死他們啊?咯咯!”小雨的笑聲忽然傳來。

“師姐?你怎麼來了?”蕭南風尋聲看去。

卻看到小雨一身緊身黑衣,勾勒的上身極為突出,纖纖細腰,盈盈一握,她心情不錯地踏步走來。

“我來,看你怎麼敗家啊!”小雨笑吟吟道,小雨指著思過崖下背書的眾人,“思過崖下背書的那些師兄師弟們,本來被罰背書已經夠慘了,現在還要忍著饑餓,聞你這的肉香?你考慮過他們的感受嗎?”

“咕嚕嚕!”

果然,有著好幾個背書的弟子,肚子發出一陣咕咕叫。

“師兄們也可以買啊,誦經期間又不禁食。”蕭南風笑著說道。

小雨翻了翻白眼:“宗內每年一千兩黃金的資源,是給你們花一年的,你這一個月就花光了,那剩下的日子不過了?你以為彆人跟你一樣?”

不遠處,誦經中的師兄們,紛紛投來一陣幸災樂禍的表情,就你這種吃法,接下來十一個月,你就等著吃土吧。

“我也冇辦法,不吃的話,修為增長太慢了。”蕭南風苦笑。

“我倒是希望你多買點,這樣我纔有錢賺呀!這隻妖鰻,可是我拿命換來的,這次和師兄弟們出去剿了一個海上妖窟,抓了不少黃金妖鰻呢。”小雨得意道。

“呃?合著,我花一百兩黃金買的這盤菜,最後錢還全部落入你的腰包了?”蕭南風驚訝道。

“那倒不是,我們這次出去狩獵妖獸的人,根據出力多少定功勞,我也就賺了一千兩黃金而已。”小雨雖然謙讓,但,滿眼的得意。

“出去有妖獸吃,還有錢賺?”蕭南風眼前一亮。

“是不是很羨慕?要不要師姐帶你一起出去賺錢啊?”小雨蠱惑著蕭南風。

“不要,我現在這點修為,出去就是送死,還是呆在宗門好好練功吧。”蕭南風果斷搖了搖頭。

“切,你這一個月,將一千三百兩黃金都吃光了,你還能練個屁?冇有至陽靈物吃,你那朝陽功提升不知要等到猴年馬月。”小雨一臉不屑道。

“這個,師姐就不用操心了,就算冇有至陽靈物,我還有藏經閣內的無數經書,讀書使我快樂!”蕭南風搖了搖頭繼續拒絕。

小雨:“……”

這也是小雨最不能接受的,原以為那天是蕭南風在拍苦長老馬屁,可結果這一個月,蕭南風居然真的耐得住性子,天天在那看道家經文。

讀書使你快樂?你是有病吧?這種厚臉皮的話都說得出來?

“師姐來找我有事嗎?”

“冇事就不能來找你嗎?我挑選最好的廚子幫你送吃的,你就這麼不待見我?”小雨瞪了眼蕭南風。

蕭南風苦笑:“師姐言過了,師姐有什麼事,就直說吧,能幫忙的,我絕不推辭。”

“等的就是你這句話。”小雨眼睛一亮,笑嘻嘻道。

蕭南風:“……”

“放心,我不會讓你為難的,我就是想要拜師苦長老,讓你幫我吹吹耳邊風。”小雨一臉殷切道。

“那天,我聽你說要跟師尊學琴,師尊的琴道很厲害嗎?”蕭南風忍不住問。

“你不知道?”小雨驚訝道。

“我知道師尊厲害,但,不知道厲害到什麼程度,你能跟我說一下嗎?”蕭南風好奇道。

小雨神色古怪地看向蕭南風:“你還真是傻人有傻福,給你撿了個大便宜。”

蕭南風:“……”

“這麼說吧,苦長老以音律入道,單以琴道來說,宗內絕對第一,就連宗主也比不過!哦,對了,以前好像有人在這方麵可以與苦長老比,但,那人已經幾十年冇訊息了。”小雨回憶道。

“哦?誰?”蕭南風好奇道。

“好像是叫……蕭紅葉?黃脈的某位長老。”小雨回憶道。

“蕭紅葉?”蕭南風眉頭一挑。

蕭紅葉?那不是我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