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斬殺納蘭峰,蕭南風也補劍了棋先生,將二人屍體處理後,蕭南風開始檢查獲得的戰利品。

棋先生身上的法寶都是普通貨色,蕭南風還看不上眼,納蘭峰儲物戒指中的法寶也不少,但,大多冇有讓蕭南風感到驚豔,唯有兩樣不凡之物。

一個是一麵鏡子,鏡子背麵有著‘真實之鏡’四個大字,微微催動下,居然在鏡中倒影出更真實的畫麵。

“這是自動清除馬賽克的法寶嗎?難怪他們能找到我,鏡子一照,畫麵中的大霧就消散無數了?”蕭南風好奇地把玩著真實之鏡。

真實之鏡背麵有被腐蝕的痕跡,但,蕭南風並不在意。他滿意地將此寶收好。

另一個仙器,就是剛纔形成護盾的金色球體。

蕭南風仔細查探,發現這金色球體鏽跡斑斑,居然被腐蝕出了無數鏤空。

“納蘭峰剛纔說這玩意是仙器?可看這護盾強度,隻有仙台境巔峰強者全力護體的威力吧。不對,應該是這仙器被腐蝕了,威力下降了?好奇怪,這龍宮的仙器,都是壞的嗎?之前那個仙塔是殘破的,這金球也是殘破的?”蕭南風露出好奇之色。

他感應出金球被腐蝕得極為嚴重,內部銘刻的陣法已經有大量破損了,若是操縱不當,隨時可能發生爆炸。

“用這金球,必須要小心才行,稍有不慎,可能就將自己給炸了?”蕭南風皺眉道。

蕭南風小心地催動著金球,金球冒出一絲絲七彩之光,果然有了一點仙器的跡象。

忽然,他渾身緊繃,猛地一抬頭看到,一個龐然大物穿霧而至,正是之前被一群強者圍攻的骸骨巨龍。

骸骨巨龍周身血漿無數,骨頭上更是裂紋四起,似隨時會散架。但它能安然前來,說明它在剛纔的戰鬥中大勝了,其他人要不死光了,要不逃跑了,隻剩下它了。

骸骨巨龍飛來之際,骷髏雙目中透著一股凶光。它死死地盯著蕭南風,鼻孔更是冒出一股股凶氣。

“吼~”骸骨巨龍衝著蕭南風發出一聲滔天巨吼。

蕭南風臉色一變:“我可冇招惹你啊,你朝我吼乾什麼?”

蕭南風調頭就跑,但,骸骨巨龍的速度太快了,轉瞬就到了他麵前,利爪轟然刺向他身上。他臉色一變,毫不猶豫地催動了手中金球,形成了護盾。

轟的一聲,在金球護盾的保護下,他被砸入了遠處大山上,砸碎大量山石。

山石崩塌,將他埋在了內部,他屏住氣息,不敢亂動,期待骸骨巨龍放棄針對他。

可是,骸骨巨龍似認準了他,居然龍尾一甩,轟的一聲砸碎無數碎石廢墟,繼續攻擊向蕭南風。

“你瘋了?我都躲著你了,你還來?幻境紫金符籙。”蕭南風惱怒地一聲輕喝。

嘭的一聲,大量紫光直衝骸骨巨龍而去。

可是,紫光衝到骸骨巨龍身上時,居然詭異地被它漆黑的骨架吸收了,它一點事也冇有。

“怎麼會冇有效果?”蕭南風驚訝道。

蕭南風調頭就跑,可是,骸骨巨龍對他緊追不捨。在衝到他身後時,他再度催動金球,形成護盾。

轟的一聲,他再度被炸飛了出去。若不是有金球護盾保護,他可就慘了。

這時,金球劇烈顫動,上麵的七彩光芒一陣搖晃,靈氣不穩。顯然,本就殘破的金球,恐怕承受不了多少次衝擊了,而骸骨巨龍因為每次衝擊蕭南風,其身上的裂紋也越來越多了。

“這骸骨巨龍瘋了吧?它總盯著我乾什麼?”蕭南風惱怒道。

蕭南風繼續奔跑,路上遇到了一些修士,但,骸骨巨龍就是不理會彆人,認準了蕭南風,不斷攻擊他,讓他一籌莫展。

就這樣追了小半個時辰,蕭南風感覺金球快要碎了,骸骨巨龍並冇有被他體內的紅光催眠,讓他好不奇怪。他知道,待會金球護盾一碎,他就遭殃了。

他眼中一橫,猛地撲向骸骨巨龍。

“吼!”

骸骨巨龍一聲猙獰地大吼,一口咬來,就在快咬到蕭南風之際,蕭南風猛地撤去護盾,催動金球內殘破的陣法後,將金球向前一推,他身形向後一退。

就看到金球驟然爆發出耀眼的七彩光芒,繼而爆炸而開。

他選擇了引爆仙器,讓這金球仙器自爆與骸骨巨龍同歸於儘。

轟的一聲巨響,火光滔天,炸出一股滔天氣浪,蕭南風被這股氣浪衝擊得倒飛而出,狠狠地摔在了遠處的地上。

落地之際,蕭南風噗的一口鮮血噴出,他被餘波炸得極為慘烈,傷勢極重。

遠處,巨大的龍頭轟然炸碎而開,散落一地。

骸骨巨龍轟然倒地,它的全身碎骨驟然化為一陣黑氣,嘭的一聲煙消雲散了。

“那怪物死了。”

“那小子引爆了一個仙器?”

“他還真是狠人啊!仙器都不要了?”

……

四周傳來一片驚呼聲,顯然,有著不少人聽到了動靜,一直潛伏在暗中伺機而動的。直到蕭南風解決了骸骨巨龍,他們才走出來。

“快看看,仙器在哪?”有人急不可耐地衝向骸骨巨龍爆散之地。

一時間,有著數十人直衝而去,眼看就要衝到爆炸中心了,忽然,一股恐怖的氣息從天而降。

繼而,數十道青色流光從天而降,轟然重擊至眾人身上。

一片慘叫下,數十人瞬間被重擊得砸向大地,轟的一聲,濺起滔天煙塵,他們口吐鮮血後,跌倒在地。

“誰?”眾人驚駭地看向天空。

卻看到,天空上,一隻二十丈大的龐然大物從天而降。

“羽化境的海妖?”眾人驚駭道。

“好大的龍蝦。”蕭南風也錯愕道。

那是一隻巨大的蝦妖,兩根蝦鬚更如龍角,看上去極為猙獰。

“是青蝦王,青蝦海妖的王。”有人認了出來。

就在此刻,四周再度圍來一群青色的蝦妖,這些蝦妖散發的氣息大多是破凡境修為,更有兩隻蝦妖浮空而起,顯然是仙台境修為,它們數量眾多,凶氣四射,豎著各自發著青光的大鉗子,將所有人圍在了中央。

“不要吃我們。”一群人驚恐地叫道。

青蝦王冷冷地看了一圈眾人,露出一絲不屑之色,它轉而看向蕭南風:“小子,你還真是不知死活啊,在這裡用仙器?不知道這骸骨巨龍最恨有人用仙器嗎?它們和使用仙器的人,不死不休。”

“什麼?”蕭南風臉色一變。

難怪剛纔那骸骨巨龍一直盯著他,原來是他用仙器護體的緣故?

“好在你還懂得引爆仙器,嘖嘖,怎麼冇炸死你啊?”青蝦王冷笑道。

“在下剛入龍宮,什麼都不懂,多謝蝦王指點。”蕭南風起身說道。

“我指點你?哈哈哈哈,好,好,那你待會就跟著我們。我好好指點你。”青蝦王似聽了什麼笑話,嘲諷地看向蕭南風。

青蝦王飛向爆炸的中心,蕭南風好奇地跟著,而眾蝦妖並不攔著蕭南風,任憑他跟到了近前。

卻看到,在爆炸的中心,骸骨巨龍的每一個碎片都化為黑氣消散了,隻是在黑氣散去後,露出兩個物品,一根紅繩和一柄放著七彩光芒的長劍。

“仙劍?骸骨巨龍死了,真的會爆出仙器?這什麼情況?打怪物,還能爆裝備?”蕭南風錯愕道。

仙劍似乎已經被腐蝕得不成樣子了。劍柄都冇有了,劍刃上也是千瘡百孔,顯然也殘破得不能用了。

“又是一件殘缺的仙器?而且殘缺得這麼嚴重?”青蝦王惱恨道。

它的大鉗子夾起仙劍,看了又看,最終惱恨地遞給蕭南風:“這柄仙劍,給你。”

“給我?”蕭南風錯愕道。

今天是出門遇貴人了?海妖中也有好妖,他居然送我仙器?

“冇錯,你留著,到時你負責吸引彆的骸骨巨龍來攻擊你。”青蝦王說道。

蕭南風:“……”

他還是將青蝦王想得太友好了,青蝦王是要將他當做誘餌來釣骸骨巨龍啊?這是讓他去送死吧?

“那個,我能不能選擇那條紅繩?”蕭南風指著剛纔被仙劍刺中的紅繩。

青蝦王錯愕地看向蕭南風:“你要這紅繩?”

“對啊,你若不介意,將這紅繩和仙劍,一起打包送給我,會更好。”蕭南風說道。

青蝦王一時瞠目結舌地看向蕭南風:“你想要,你就拿去吧。特麼的,這幾個月,我還第一次看到有人敢惹紅繩的。”

“怎麼說?”蕭南風不解道。

這時,被青蝦王重創的一人說道:“每次有骸骨巨龍被打爆後,都會有一個仙器和一根紅繩暴露出來,凡是拿仙器的人,都被其它骸骨巨龍追殺,凡是拿紅繩的人,大多會被紅繩勒死。你不知道嗎?”

蕭南風一怔,你們這裡古古怪怪的,我哪裡知道?不過,他是看出來了,就連青蝦王都不敢招惹這紅繩。

“既然蝦王說了,那我就不客氣了。今年是我的本命年,我喜歡用紅色沖喜。”蕭南風一把拿起紅繩,纏繞在了腰上。

四周眾人:“……”

青蝦王:“……”

這人是冇聽懂人話嗎?人人避之不及的紅繩,他要拿來沖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