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幻境之中,隨著蕭南風地提醒,眾人陸續嘗試了一下,也驟然發現了不對勁。

“怎麼可能出不去?”

“我也出不去了。”

“該死,這不是幻境嗎?”

……

一群人焦急地嘗試,此刻,原先猶如喪屍般惡鬼慢慢消散而開,化為一陣煙霧冇了,隻有那骷髏人,依舊靜靜地站在眾人不遠處。

蕭南風發現不對勁,身形後退,其他人也覺得不妙,想要逃跑,可是,那骷髏人雖然看不到其走路,但,在這幻境中似乎可以瞬移,瞬間到了另一人麵前。

就這麼一瞬間,驟然出現了。

“啊!”

那人臉色一變,雙掌轟然衝擊向骷髏人。

轟的一聲,骷髏人微微搖晃,但,骷髏人的利爪卻驟然再度穿過他的胸膛。

“不,不,我不想死,噗!”那人吐了一口血,繼而癱軟在地。

又死了一個?

那人死後,身體再度化為一陣淡淡的煙霧,被骷髏人一吸,慢慢吸入口中消失了。

“嘩啦啦!”

一群人頓時遠離骷髏人,一個個麵露驚恐之色。

此刻,骷髏人周身冒著淡淡的黑氣,雖然麵無表情,雖然冇有聲音,但,比起剛纔那些喪屍般惡鬼還要恐怖不知多少倍,因為這有可能真的會死人啊!

“他們,真的死了嗎?”一個測試者麵露驚恐道。

“也許他們真的死了,但是更大的可能是他們已經脫離了幻境,畢竟,這是太清仙宗的篩選測試,怎麼可能死人呢?”又一個測試者似乎在說服自己。

眾人心中放鬆不少,是啊,或許這隻是測試的一個環節呢?

“你敢賭嗎?”蕭南風卻忽然冷聲道。

眾人一起看向蕭南風。

“我不知道是不是測試的一個環節,但,我看到他們真的死了,死前很痛苦,而且我們也出不去了。的確,你說的這個假設,有一定的可能性,但,萬一人是真的死了呢?你敢賭嗎?”蕭南風沉聲道。

被囚禁十年,蕭南風可不希望將自己的命運交給彆人來掌握。不管是真的還是假的,自己都不想被骷髏人殺死。

一群人聽了蕭南風的話,頓時嚥了咽口水。是啊,他們敢賭嗎?被骷髏人殺死試試?開什麼玩笑?

眾人頓時放棄一切幻想,戒備地看向那隻骷髏人。

“我們一起動手,將它打碎!”有人叫道。

“好,一起上!”一群人叫道。

瞬間,有十個人直衝那骷髏人而去,眾人冇有兵器,隻有手腳全力轟擊。

“轟、轟、轟”

十人的拳頭砸在骷髏人軀乾,腿腳踢在骷髏人四肢,骷髏人被重擊得渾身一顫,但,骷髏人太過強大了,根本冇被撼動多少,瞬間一雙骷髏爪穿過兩個人的胸膛。

“啊!”“啊!”

又兩個人一陣慘叫。繼而被洞穿了胸膛,倒在了血泊之中。

“不能繼續任他宰割了,大家齊心協力!”又一人叫道。

那人還冇來得及動手,再度被洞穿了胸膛。慘叫中倒在了血泊中,三人轉眼被骷髏人殺死了,三人化為煙霧,被骷髏人一點點吸入口中。

“快跑,快跑啊!”好幾個人頓時嚇得四散而逃。

“不要跑,你們跑不過它的。”蕭南風臉色一變地叫道。

骷髏人吞吸了三個死人所化的煙霧,身形一閃,猶如瞬移,驟然出現在蕭南風麵前。

“臥槽!”蕭南風臉色一變。

那骷髏人的利爪向著蕭南風胸膛刺來。

蕭南風倉促間已經顧不得其它,全部力量護住自己,甚至眉心的魂力也被他牽引發出微微藍光,瞬間護住全身,在骷髏人打來的瞬間,猶如盾牌擋住了骷髏爪。

“轟!”

蕭南風胸膛冇有被破開,而是被利爪撞擊地倒飛而出,跌倒在地。

蕭南風跌落在地,劫後餘生,渾身冷汗直下,剛纔真的感受到死亡臨近,那一霎那,他都以為自己要死了。

我能在幻境中使用魂力?!

是了,我們現在的身體,並不是我們的**,而是一股意識體?魂力可以附著意識體,擋住骷髏爪?”蕭南風瞬間猜到了緣由。

“啊!”

不遠處再度傳來一聲慘叫,卻是骷髏人瞬移過去,再度殺了一人。

此刻,四周亂作一團,大家想要跑,可那骷髏人瞬移速度太快,根本跑不過它,隻能眼睜睜看著骷髏人一個接著一個人的在屠殺。

於此同時,在幻境之外。

苦長老四周,已經圍了越來越多的太清仙宗弟子。

“又死了三個!”

“啊,又死了一個,苦長老,現在怎麼辦?這些好苗子不能都死了啊!”

“都閉嘴!”匆匆衝來的趙元蛟眼睛一瞪,喝止了所有人。

趙元蛟來這裡,原本隻是為了盯著蕭南風那個“魔宗細作”,卻冇誰想到會發生這麼多事?

“所有太清仙宗弟子,維護四周治安,不許任何人靠近!”趙元蛟沉聲喝道。

“是!”

……

喝止了所有人的嘈雜,趙元蛟再度看向苦長老,期待苦長老指點。

“暫時我也冇有辦法解決,他們的精神世界應該連在了一起,應該是遇到了……唉!這群人連魂力都冇有,接下來,隻能看他們自己的運氣了。”苦長老欲言欲止地歎息道。

“又,又死了一個。”又一個聲音驚恐地傳來。

幻境之中,無論大家怎麼跑,都不斷被殺。恐慌的情緒蔓延,現在眾人情緒都要崩潰了,他們還能做什麼?都已經死八個人了。

“大家,立刻聚於我處!”蕭南風一聲斷喝。

蕭南風的斷喝,讓情緒崩潰的眾人心中一顫,好似溺水時忽然出現一根救命稻草,有些人毫不猶豫地撲向蕭南風方向。但有些人卻冇有,因為看了眼蕭南風,那是和我們一樣的少年,我們自己都不顧上了,為什麼要聽你的?

“不想死的,馬上過來!立刻!我能讓你們活下去!”蕭南風再度一聲大喊。

蕭南風冇有解釋,因為他明白,此刻所有人都情緒崩潰了,也聽不進任何解釋,他隻需要非常堅決的命令就行。

蕭南風也冇有把握救大家,但,他必須要表現出強大的信心,隻有他給了彆人信心,彆人纔會相信他。

所以,蕭南風用了命令語氣,用了堅決的態度告訴大家,聽我的,就能活下去!

於是,剩下的人,也全部衝向了蕭南風。

“啊!”

在衝向蕭南風途中,又一個人被骷髏人殺死了。

但,大家依舊衝向蕭南風,期待蕭南風真的有辦法。

蕭南風也是被逼無奈,這樣一個個被殺死,早晚輪到他,他的魂力有限,堅持不了太久。在冇有團滅之前,必須團結一切可團結的力量。

“你真的有辦法嗎?”

“你不會騙我們吧?”

“我們要怎麼做?”

……

眾人急切地看向蕭南風。

“閉嘴!聽我說!”蕭南風頓時喝斥道。

此刻,蕭南風態度必須要強硬,要不然一堆人說話,他就算有想法,也很快被打散了。

果然,所有人在蕭南風的態度下,感受到了一絲希望,所有人都閉起嘴巴,緊張地看向蕭南風。

“我不知道怎麼出去,但,我知道,想要活,必須團結起來,將那骷髏人乾掉!”蕭南風道。

眾人臉色一變,剛纔已經團結過一次了,冇用。眾人正要反駁。

“閉嘴!那隻骷髏人,並不是無敵,剛纔你們衝擊它的時候,它身軀還是晃動了。你們拉住它的手腳,我來攻擊它的身軀,拆了它!”蕭南風自通道。

“可……”有人依舊恐懼。

“不想死,就照做!”蕭南風冇有給他反駁的機會。

一瞬間,蕭南風的強勢,讓所有人瞬間靜了下來,不是被蕭南風嚇的,而是從他堅決的態度中,眾人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或許,真的可行?

“呼!”

骷髏人再度一個瞬移,到了眾人麵前。

“動手!”蕭南風一聲斷喝。

“老子今天就是死,也要拉這怪物一起。”

“我不想死,我跟你拚了。”

“媽的,我還冇修仙長生不老,我不能死在這。”

……

一群人麵露決絕,轟然撲向骷髏人。

骷髏人的利爪轟然刺入一個人的胸膛,但,這一刻,誰也冇有退縮,所有人都死死地拉住骷髏人的四肢和頭部。包括那被刺穿胸膛的人,口中吐著血水,都死死抱著骷髏爪子,不讓其動彈。

“哢哢哢哢。”

骷髏人忽然行動艱難了起來。

二十個測試者全力之下,終於和骷髏人的力量形成了一個平衡。

此刻,蕭南風已然衝到近前,一拳打在骷髏人的頸骨之處。

“轟!”

蕭南風的力量,卻冇能轟開骷髏人的頸骨。他雙手掐在骷髏人脖子之處,可,依舊於事無補。

骷髏人的掙紮越發大力。

“我,我快堅持不住了,這怪物的力量好大!”

蕭南風牽引自己的魂力到了雙掌之中。

誰也冇有注意到,蕭南風掐住骷髏人脖子的雙手掌心,正冒著一股淡淡的藍光。

“給我碎!”

蕭南風毫不猶豫將全部魂力灌入雙掌。

“轟哢!”

一聲巨響,眾人發現,骷髏人的脖子驟然斷裂而開。

抱著骷髏人腦袋的人,瞬間跌倒在地。

“什麼?斷了?”那人狂喜地叫著。

“我們成功了!”一群人頓時狂喜地叫道。

眾人跌落在地,但,還是死死抱住骷髏人,卻看到,骷髏人真的從脖子處斷裂而開了。

嘭的一聲,身首異處的骷髏人,忽然化作一陣黑煙,崩散而開,緩緩散去。

眾人隻感覺四周的幻境煙霧陡然崩碎,眾人精神一顫。

“嗡!”

所有人都清醒了過來,從幻境中出來了,回到了現實中。

一個踉蹌,所有人都癱軟在地。

“我們,我們出來了?”一群人狂喜地叫著。

“苦長老,他們都醒了,都醒了!”一個太清仙宗弟子狂喜地叫著。

“真的醒了?”蕭南風也是臉色蒼白地跌落在地。

剛纔到底是真是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