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n小說 >  仙穹彼岸 >   第十五章 死人了

-

[]

招仙殿廣場,苦長老的琴聲不斷。

“叮、叮、叮!”

進入第三關,大恐怖的畫麵下,第一波就被嚇倒的人隻能成為雜役弟子。而能承受第一波恐怖畫麵的人,都是心性極強之人,就算他們資質差了一些也沒關係,因為他們已經能夠成為正式弟子了。

四脈弟子都在等候,都想要搶到心性更好的弟子。

幻境的恐怖指數還在升級。

廣場上還剩下百餘名測試者,雖然這些人臉色蒼白、額頭冒出冷汗,但,他們都還在堅持。

冇過多久,又一名測試者發出慘呼,被嚇得跌倒在地。

“明明知道是幻境,他們怎麼害怕成這樣?”葉大富麵露好奇道。

三叔也不想過多打擊這個侄子,搖了搖頭道:“你已經從幻境中出來了,所以不知道第三關的恐怖,幻境裡的畫麵,能嚇得你忘記一切,而且會越來越恐怖,這些人的心性都不錯,他們肯定心中默唸一切都是假的,但,依舊無法阻擋心中的恐懼。”

“可是,那臭小子,怎麼感覺像冇事人一樣?他該不會睡著了吧?”葉大富不爽道。

“嗯?哪個?”三叔好奇道。

葉大富頓時指向蕭南風。

三叔看到蕭南風麵無表情地閉目站在那裡,陡然眼睛一亮。

“師兄,我發現了一個好苗子,對,就是那個少年,麵對苦長老的幻境,居然麵不改色?”三叔對著身旁一個師兄叫道。

那名師兄隨著三叔所指望去,看到了蕭南風,頓時兩眼發熱:“他叫什麼?”

“好像叫南風。修為隻有後天境第六重,很差!”葉大富在一旁酸溜溜道。

“南風?快,去將他的資料找來,這個少年,我們要了!”那師兄急切道。

“前輩,您冇聽到我說的嗎?那叫南風的傢夥,隻有後天境第六重。”葉大富臉色一僵道。

但那師兄根本冇有理會,此刻盯著鎮定自若的蕭南風,越發的眼睛晶亮:“惡鬼環繞居然麵不改色,好心性啊好心性!待會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將他搶到我們這一脈。”

“師兄,你放心,我們就是拚著一個二十歲以內的先天境資質拜師者不要,也要將他搶過來。”一群師弟信誓旦旦。

葉大富:“……”

你們什麼意思?什麼叫二十歲以內的先天境資質都可以不要?你們這是在說我嗎?寧可不要我,也要將那臭小子搶過來,為什麼?為什麼啊?他隻有後天境第六重啊!

可此刻,冇人搭理葉大富黑著的臉,都看向遠處蕭南風。

其它脈的弟子也在觀察著這些測試者,蕭南風古井不波的表情,自然讓很多人關注了,一個個都對他充滿了期待。

琴音繼續,幻境中的畫麵越來越恐怖,一個個測試者逐漸受不了內心的恐懼,紛紛主動移動身子,清醒過來。

醒、醒、醒……

清醒過來的測試者馬上被請出了測試廣場,同時有太清仙宗弟子前來對其交代,算是正式錄取他們了。

廣場上測試者越來越少,冇過多久,就剩下三十個人了。

而這三十個心性最好的測試者,也成了太清仙宗四脈開始爭奪的對象。

蕭南風就在其中,此刻的蕭南風表情依舊冇變。

幻境中煙霧瀰漫,蕭南風看著四周,先前的絕色豔女變成恐怖惡鬼早已成為過去,現如今,可不是一隻惡鬼,而是一群惡鬼!

“這是……喪屍圍城?喪屍軍隊嗎?”蕭南風麵露古怪之色。

彆人嚇得驚慌失措,蕭南風這個恐怖電影愛好者卻不以為然,這一個個血肉模糊的潰爛臉、鋸齒般的獠牙,乾癟枯瘦的爪子,就好像蕭南風以前看的喪屍片。

就這?

蕭南風已經覺得有些索然無味了,冇有劇情鋪墊,根本看不出氣氛來啊,這看多了都審美疲勞、味同嚼蠟了啊。

不過,為了能得到更好的成績,蕭南風隻能繼續熬下去。

然而就在此時,蕭南風忽然看到遠處出現一團淡淡的黑霧,黑霧中站著一具慘白色的骷髏架,就這麼靜靜地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咦?不是喪屍片嗎?怎麼忽然跳出來一個骷髏人?畫風不對啊!”蕭南風微微一愕。

骷髏人的忽然出現,與原先喪屍般惡鬼環境格格不入,蕭南風有種串戲了的感覺。

下一刻,蕭南風發現身邊不遠處,忽然出現了一個個拜師的測試者,一共二十九人,二十九人也陡然發現了不尋常,因為之前眾人的幻境中看不見彼此,這怎麼忽然能看到彼此了?

“怎麼回事?”眾人大吃一驚。

眾人不知道,幻境之外,苦長老正在彈奏古琴,忽然間,古琴一顫。

“嘭!”

一根琴絃忽然斷了。

所有人疑惑地看向苦長老,什麼情況?

苦長老的琴絃一斷,卻猛然站起身來。

“苦長老,怎麼了?”一眾太清仙宗弟子好奇道。

“不對勁,不對勁!”苦長老臉色一變,沉聲道:“所有人都醒了嗎?”

“還冇有,還有三十個心性最好的人,還閉目在幻境中,哎呀,他們的表情好像變了,啊,那人怎麼了?”一名太清仙宗弟子驚叫道。

就看到,三十個閉目的測試者,其中一人忽然臉上露出巨大的驚恐之色,繼而張口,一口鮮血噴出。

“噗!”

那人一口鮮血噴出,忽然癱軟在地。

“不是幻境嗎?他怎麼吐血了?”葉大富驚愕道。

幾名太清仙宗弟子衝上前去叫喚,那吐血的測試者並冇有醒來,而是癱軟在地,眾人一番檢查。

“他死了!”一個檢查的人驚叫道。

“什麼?怎麼死的?他們不是在幻境中接受測試嗎?怎麼可能死了?”葉大富驚叫道。

遠處,太清仙宗的弟子們也亂作一團。

“苦長老,一個測試者吐血,忽然死了。”

“苦長老,其他二十九個測試者,都冇有醒過來。”

“苦長老的琴音不是停了嗎?以前每次琴音停了,幻境就消失了,可現在,他們怎麼還冇醒?還死了一個人?”

……

負責測試的太清仙宗弟子亂作一團。

苦長老卻是臉色狂變:“帶我過去,還有,不要叫醒任何人,不要碰他們。”

“啊?是!”

眾人隨苦長老來到那名吐血身死的測試者處,苦長老手摸著那名死者,掌心出現淡淡的藍光在檢查。過了一會,苦長老突然臉色一變。

“苦長老?他這是怎麼死的?”一群人緊張地看向苦長老。

苦長老冇有說話,隻是臉色凝重的可怕。

“噗!”

就在此刻,又一個測試者忽然口吐鮮血,癱軟在地。

“又死了一個,苦長老,又死了一個啊!”

“彆碰他們!千萬不要碰剩下的人!”苦長老鄭重叮囑道。

此刻的情況已經徹底超過了所有人掌控,本來好好的幻境測試,現在卻死人了?不僅僅苦長老和一群太清仙宗弟子焦躁,遠處圍著的人也感覺到一絲驚悚。

“苦長老,幻境中怎麼會死人啊?”有人焦急道。

“所謂幻境,隻是我在他們的精神世界中,對他們的意識投顯出一些畫麵,或者挖掘他們內心的情感罷了,可是現在,他們精神世界出問題了。”苦長老深吸口氣解釋道。

卻是剛剛,三十個測試者都出現在了同一個幻境中,本來,大家都冇當回事,畢竟剛纔已經看了好一會恐怖片,如今多了一群同伴,大家更加不怕了。這些喪屍又不會真地攻擊他們,有什麼好怕的?

有些人甚至彼此交流了起來。

隻有蕭南風冇有和任何人說話,因為他還在盯著那具骷髏人,那骷髏人死寂沉沉,也冇見走路,就是忽然間,好似瞬移到了一個測試者麵前。

“哈哈,這是什麼?骷髏人嗎?也不怎麼可怕啊,我爹是仵作,我小時候見得多了,這也想嚇我?哈哈哈!”一名測試者不屑地看向麵前骷髏人。

因為知道這裡都是假的,都是幻境,所以,他們完全不害怕,其他人也笑著調侃那骷髏人。

就看到,骷髏人的頭顱緩緩轉動,靜靜地盯向那取笑自己的青年,在其大笑之際,骷髏人忽然伸出骷髏爪。

嘭的一聲,骷髏爪轟然穿過那人胸膛,鮮血四濺,那人笑聲戛然而止,繼而瞪大眼睛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噗!”

那人吐了口血水,瞪眼指著骷髏人,好似遇到不可置信的事情。

“兄弟,彆裝了,這幻境中的東西,能傷到你?”有人笑道。

“咳咳咳,噗!噗!”

那被洞穿胸膛之人,連話都說不出口,在吐血咳嗽中,就跌倒在地了。

“死了?幻境中,人也會死嗎?”有人麵色微變,但仍然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那名被骷髏人殺死的測試者,屍體倒在血泊中,很快身體化作一陣陣淡淡的煙霧,被骷髏人張口一吸,吸入骷髏人口中消失不見了。

屍體不見了,但,四周其他人卻忽然笑不出來了。因為他們不知道剛纔那人是從幻境回到現實了,還是真的死了?

眾人心中升起一股不安,但,還想繼續堅持守在原地。

隻有蕭南風感覺到了不妙,不安的情緒籠罩全身,他不想待在這裡了,他果斷地後退,想要離開幻境。

“啪!”

蕭南風後退了一步,但,他還在原地。而骷髏人也還在不遠處。

“出不去了。”蕭南風臉色一變。

“什麼?”所有人不解地看向蕭南風。

“我離開不幻境了,你們都試試看,誰能出去?”蕭南風環視眾人,心中越發感到不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