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老太監捏碎盒子上的禁製必有深意,但蕭南風一時還猜不透。他用真氣、魂力探測這根紅繩,但,紅繩就像是一根普通繩子,冇有特異之處。

“請主人吩咐。”四周眾人再度恭敬地拜向蕭南風。

蕭南風若有所思地將紅繩放於地上,果然,眾人目光不再盯著蕭南風,而是忽然拜向了紅繩。顯然,他們喊的主人並非是蕭南風,而是這根紅繩,誰執掌紅繩,誰就操縱了所有人。

“這世上,還有這種詭異的寶物?”蕭南風心中一稟。

他似想到了什麼,探手打開儲物戒指入口,正對向紅繩。

陡然一聲凶吼聲從儲物戒指中傳出,戒中凶獸再度出現,隱約間張開血盆大口,一股怪力憑空而現,似要將紅繩強行拖拽入儲物戒指中。

嘭的一聲,蕭南風馬上關上了儲物戒指的入口。

“原來,你不是個死物,你有靈魂啊?能交流嗎?你不開口,我就將你再放入剛纔的儲物戒指裡。”蕭南風戒備著紅繩,冷聲威脅道。

紅繩一動不動,看樣子就是普通的繩子,冇有任何迴應。

蕭南風又嘗試了一番用其它辦法刺激紅繩,但,紅繩依舊冇有任何反應。這讓蕭南風產生一絲懷疑,難道自己猜錯了?

“太子殿下,一切可安好?”外界傳來將士們擔心的聲音。

眾家主和燕太子都看向蕭南風。

蕭南風微微皺眉,他還冇弄懂紅繩操縱眾人的原理,不敢過度使用紅繩,他總感覺會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

“不要暴露剛纔發生的一切,各自回去安撫各自的屬下,對外言說,剛纔是那老太監要殺光所有人,是我救了你們大家,你們感激於我,從此恩怨儘消。齊太子已死,你們這裡還有齊國王室子弟吧,自己回去,想辦法將事情處理圓滿了。”蕭南風嘗試著命令道。

“是!”眾人應聲道。

此刻,隨著老太監的身死,四周霧氣緩緩散去,慢慢露出外麵的無數將士。將士們扛著大量的滅妖弩,對準大霧中心,似隨時動手。

“太子殿下!”

“家主!”

“三王子!”

……

將士們眼睛一亮,各自的家主居然安好,他們提著的心都放了下來。

“多謝先生救命之恩。今日多有得罪,還請不要介懷!”燕太子忽然第一個開口道。

“多謝先生救命之恩。今日多有得罪,還請不要介懷!”各大家主也鄭重對著蕭南風一拜。

眾家主的態度,讓將士們紛紛露出驚詫之色,他們怎麼也想不到會是這種結果。

“好了,守陵人的千年功過已經講明瞭,論功大會就到此結束吧,以後有事情,再聯絡吧。”蕭南風說道。

蕭南風此刻心中也一片震撼,紅繩真的操縱了眾人?這太詭異了吧?

“好!”所有人應聲道。

繼而,眾人看向各自屬下:“好了,我們走!”

“啊?哦,是!”眾將士一臉驚詫,不明所以。

蕭南風也眼皮狂跳,這群家主真的聽他話了?

齊太子雖死,但,齊國三王子也帶著齊國之人離開了,隻有剛剛被蕭南風斬殺之人的手下們,此刻一臉怨恨地看向蕭南風,但,在燕太子、齊三王子和一眾家主的一陣喝斥下,他們也不敢造次,隨著眾人紛紛離去了。

兩界山下,轉眼隻剩下蕭南風和一些昏死的幽靈衛了。

蕭南風抓著紅繩,心中一陣後怕,因為當初一眾太清弟子剛入烏神侯府時,烏神侯完全可以這樣操縱他們啊?

“不對,紅繩操縱人的意識,一定是有某種我不知曉的致命缺點。”蕭南風暗忖。

蕭南風總感覺紅繩極度危險,但,他又不捨得將紅繩丟掉,隻能先留在身邊,紅繩內有靈魂存在,無法放入儲物法寶,但,也不能就這麼隨意擺放啊。

他取出一個大威封寶箱,正是當初與蜈蚣妖交易來盛放靈藥的密閉箱子,即便破凡境修為之人,也根本打不開。將紅繩放入大威封寶箱內,並且啟動了上麵的禁製,蕭南風才心安了一點。

蕭南風又檢查了一遍老太監的屍體,除了一柄紅色長劍,並無其它寶物。

此刻,所有家主帶人已經離去,幽九帶著一批屬下趕到了此地。

“主上,屬下正在看守斬仙台,忽然聽下麪人說,戰端結束了?”幽九一臉不解道。

“暫時冇事了,以後盯著點各大家主就行。”蕭南風說道。

“是!”幽九不解地點了點頭。

“斬仙台呢?”蕭南風問道。

“在這!”幽九探手催動自己的儲物法寶。

嗡的一聲,一個巨大的黑色祭壇憑空而現,黑色祭壇上有著大量符文,閃耀著陣陣金光。

“斬仙台,需要固定在一方土地上,它能從大地中汲取能量,凝現出斬仙天刀,主上剛纔調動了幾次斬仙台威力後,剛纔那個山穀中的草木土石能量都被抽儘了,草木都死絕了,石頭也碎沙化了。”幽九說道。

“哦?”蕭南風神色微動。

“幽靈堂有記載,斬仙台若是能放在大地龍脈上使用,抽調無數龍脈之氣形成的斬仙天刀,威力會大到能斬殺仙人。主上,此物極為危險,你一定要收好。”幽九說道。

“好!”蕭南風點了點頭,翻手收起了斬仙台。

“主上,所有活著的太清弟子都已經救下了,你要過去看看嗎?”幽九問道。

蕭南風搖了搖頭:“我已經讓葉師兄幫忙先照顧大家了,我還有要事,暫時就不去看了。”

“是!”

……

離開兩界山,蕭南風再度回到住處的屋中研讀道經,他現在魂力修煉到了一個極為重要的節點,若非為了救諸位師兄,他根本不願意被任何人打擾。

眉心中,星湖中星光點點,湖麵浩大,內存無數的魂力。此刻,蕭南風已經達到了星湖境後期的極致,不,應該說兩個月前,就已經達到了星湖境後期,可是,這兩個月不斷研讀道經,卻僅是讓星湖變大而已,怎麼也無法更進一步地達到月瀾境。

“是有業障嗎?”蕭南風微微皺眉。

蕭南風探手取出大威天璽。若非必要,他真捨不得使用內部的殘餘氣運。可是,魂力境界久久卡在這裡,他也很無奈。

蕭南風盤膝而坐,引入一點氣運入體,衝擊各種道經的業障。

蕭南風讀過的無數道經雖然被他理解了,但,這理解也分層次的,就好像當初練習霸拳時一樣,一層參透一層天。此刻氣運沖刷,讓他驟然有了新的感悟。

轟隆隆的一陣巨響下,星湖顫動,不過,這一次的星湖並未變大,而是星湖中的星點在變多,越來越多。

蕭南風心中一動,他知道,這步路走對了。

就在此刻,蕭南風所在的屋中一個角落有了一絲變化。

卻是被他擺放在角落的大威封寶箱忽然冒出一陣紅光,紅光閃過,大威封寶箱上的禁製驟然全部消除,大威封寶箱居然自動打開了一道縫隙,那縫隙中,一根鮮紅色的繩子緩緩探出頭來,繼而似一條靈蛇般小心地遊了出來。

原來,這紅繩之前一直不迴應蕭南風,是它太狡猾了,即便麵對蕭南風戒中凶獸的拖拽,它都在裝死。而蕭南風雖然防備著紅繩了,但,還是低估了紅繩的能耐,這大威封寶箱根本奈何不了紅繩。

紅繩的感知力極為強大,它能感應到蕭南風正處於入定的關鍵時刻,它居然在這個時候乘虛而入。

紅繩猶如靈蛇一般遊動到蕭南風身旁,一點聲音也冇有,它慢慢遊向蕭南風的身上,它的輕靈,居然讓蕭南風的衣服都冇有一絲顫動,它慢慢遊到了蕭南風的頸部。

紅繩散發著陣陣紅光,慢慢纏繞住蕭南風的脖子,繼而,猛地一拽。

嘭的一聲,紅繩忽然繃直了,紅繩一端掛在了房梁之上,另一端吊住了蕭南風的脖子,將蕭南風拉拽得騰空而起,看上去就像是蕭南風在上吊自殺。

可縱是如此,蕭南風都冇有醒來。任憑紅繩吊著他脖子,將他掛在空中,一陣左右擺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