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紅帝以魂力引動印章,嘭的一聲,三人化為一陣煙氣從幻境消失了,卻是三人再度回到現實世界,紅帝再度回到鎮龍釘內。

抬頭望天,果然遠處山峰上,蛟龍再度飛天而起。

“小子,你們死定了,本神使要吃了你們,給我滾出來,昂~”蛟龍發出一聲凶唳的龍吟。

瞬間,一股魂力衝擊直達四方山林,引得四周林中無數生靈痛苦地捂著腦袋。甚至,好幾處有人發出了慘叫聲。

聽到慘叫聲,蛟龍直衝而去,它在幻境中受了欺負,要在現實中報仇。

轟隆隆的一陣炸響,卻是蛟龍在那邊瘋狂出手,轉眼間,無數山石崩飛,大量潛藏之人更是被巨力炸飛而出,慘叫連連。

天空中的一些鴉妖,嚇得瑟瑟發抖,遠遠避開,不敢觸蛟龍眉頭。

蕭南風魂力龐大,護著小雨,卻也無礙,二人退到了隱秘的地方。

“這蛟龍,還真是睚眥必報啊?”小雨驚訝道。

“彆管他,我們先找地方落腳。”蕭南風說道。

小雨點了點頭,二人在山林中找到一個山洞落腳。並且將洞口遮掩,即便蛟龍想找到他們,也是大海撈針了。

“前輩,你和小雨在此等候一些時日,我儘力,以最快的速度學會那些拳法,然後出來接你,到時我以最快的速度重新解決他們,送你去山頂與威帝殘念重聚。”蕭南風神色鄭重道。

“這枚印章,會記住每種催動它的魂力,能將魂力主人送到上一次離開的擂場,不需要從頭打一遍。”紅帝解釋道。

“那就好,前輩,我去了。師姐,你們小心。”蕭南風說道。

小雨點了點頭。

蕭南風這才盤膝而坐,抓著那枚印章,按照在路上時紅帝指點的方法,用魂力凝聚出一個與印章一模一樣的魂體圖形,湧入印章,這時,印章與蕭南風的魂力共鳴,忽然產生一縷青光。

這一次,蕭南風灌入的魂力不多,讓印章形成的青光隻包裹了自己。

嗡的一聲,蕭南風隻感覺渾身一顫,它的魂體回到了幻境中,隻是此刻他還在大威仙都城外。

這一次是蕭南風重新催動印章的,所以,他需要重頭開始。

蕭南風能夠感應到印章所在,確認自己可以隨時出此幻境後,他再度入城,很快來到第一個天梯擂場,再度遇到了黑金剛。

“請!”黑金剛鄭重一禮。

蕭南風上前,二人悍然戰鬥而起。

轟隆隆的一陣碰撞,僅僅十幾息功夫,蕭南風就將黑金剛打飛了出去,黑金剛落地後,一聲佛號,繼而出現了通往第二個擂場的階梯。

已經打敗過的對手,蕭南風對付起來太容易了。

他走上第二個擂場,那是一個身穿七星道袍的道士,周身散發一絲凶唳之氣。

“請!”蕭南風開口道。

“請!”那道士一禮,踏步撲殺向蕭南風。

轟的一聲,二人打了起來,太陰神珠幫助蕭南風以最快的速度學會了道士的拳法,繼而產生的修行業障,被氣運不斷沖刷開來。蕭南風對拳法以極為不可思議的速度在領悟。從初窺門徑到登堂入室,再到爐火純青。僅僅半個多時辰,蕭南風就以道士的拳法打敗了道士。

轟的一聲,那道士轟然拋飛而出。蕭南風勝!

“無量天尊!”那道士一禮後退開。

那道士身後出現了一些新台階,蕭南風走上第三個擂場。

蕭南風一個接著一個擂場地向著上方走著。他毫不停歇,鬥之必勝。

每個擂場的擂主拳法都不一樣,有人妖氣縱橫,有人鬼氣森森,有人佛光普照,有人正氣滔滔,每個擂場,都讓蕭南風有不一樣的體悟。

蕭南風一路學拳,一路悟道,不僅僅學會了這些擂主的拳法,更讓他對霸拳也有了不一樣的體悟,他越來越明悟霸拳每個招式的含義了,霸拳也在脫胎換骨般不斷提升,越來越契合他了,他漸漸掌握了霸拳的神韻。

當他打倒第二十個擂主的時候,他自信可以同時打十個昨天的自己了。

此刻,蕭南風的戰績,也被第二十五個擂場上的一群人看在了眼裡。

在那裡,有著兩個陣營,一邊身著紅甲,一邊身著青甲。

“那小子,是不是太生猛了點?他從最下麵的擂場,一直打上來,一直冇有停歇過?”

“我們來了多少天,輪流去和擂主打,一個招式,我們用一百種破解之法,才慢慢找到擂主的非人性破綻,纔打到這裡,那小子一個人,這才一天不到,就打上來了?”

……

兩方人,無不露出驚駭之色。這兩方人中,有兩個衣著華麗的中年男子,無不眼睛眯起。

“燕太子,你認識他嗎?”一個身著紅色華袍的男子好奇道。

另一個身著青色華袍的男子搖了搖頭:“齊太子,你也不認識?”

二人居然是燕、齊兩國的太子。

“他也是外來者?”齊太子皺眉道。

“有這個可能,那群黑甲人,已經打到我們上麵去了,哼,現在肯定在上麵看我們的笑話吧?”燕太子有些惱恨道。

果然,在更高處的擂場,有鴉妖肆虐,似被更高處的擂主打飛,顯然上方也有激烈的戰鬥。而在那擂場的邊緣,項坤正在俯瞰下方,看到下方蕭南風在不斷衝關,他臉色無比陰冷。

“若不是他們有一隻仙台境鴉妖護著,我們直接將他們給乾掉了,我們這世界的機緣,憑什麼給他們來搶?哼!”齊太子冷聲道。

“下麵那小子,之前險勝了神使大人,的確有真本事,難怪他可以一路打上來,不過,得罪了神使大人,還敢繼續打擂?他還真是不知死活。”燕太子冷冷道。

“要不要通知神使大人?”

“你我兩人合作,找尋擂主的非人性破綻,終究還是不夠,再這樣下去,會被上麵那些黑甲人撿了便宜的。”燕太子雙眼微眯道。

“你想怎麼樣?”齊太子問道。

“這小子和上麵的黑甲人,貌似不是一夥的,或許能讓他幫我們開路。”燕太子眼中神光連閃。

“他要是不願意呢?”齊太子沉聲問道。

“嗬,這可由不得他。”燕太子雙眼微眯道。

齊太子也眯眼看向蕭南風:“好!我們就等等他。”

眾人耐心等候中,就看到,蕭南風一個接著一個擂場地慢慢打了上來。

蕭南風打敗一個醉醺醺的詭異擂主後,一陣轟鳴聲中,出現了通往第二十五個擂場的台階。

蕭南風完全沉浸在了武道領悟中,同時感悟得霸拳越發有了神韻。這一刻,他氣勢沖霄,猶如一尊無敵的戰神,眼神犀利,似在聛睨一切敵人。

他緩緩走上了第二十五個天梯擂場。

就在這時,燕國、齊國近百名強者上前,攔住了蕭南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