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門被夏悠悠順手關上。

清靜了一瞬,門外又響起許娟兒回過神來罵罵咧咧的聲音。

伴隨著幾聲流浪狗的叫聲,許娟兒被嚇跑了。

夏爾墨摸不著頭腦,用手戳了戳小妹的手臂,“到底怎麼回事啊?”

“她就是許國峰的女兒,許國峰被爸爸和大哥送進去了,她接受不了這種落差就來找麻煩。”

夏悠悠儘可能簡潔地敘述這件事情。

她五哥恍然大悟地點點頭,接著目光落在旁邊如同雕塑般的顧霖霄身上,“這麼晚了你不回家?”

現在都晚上十一點了。

顧霖霄將目光轉移到夏悠悠身上,薄唇微微抿著。

夏悠悠觸及到那眼神,倏然想起自己剛纔順手把人抓進來了,心虛地挪開那雙桃花眸。

都怪那許娟兒!

“那我先回去了,好好休息。”顧霖霄眸底閃過一絲柔和,跟他們禮貌道彆。

“嗯,明天見。”

夏悠悠趕緊揮手。

等他走後,夏悠悠才輕輕撥出一口氣來,轉頭就跟五哥澄澈的雙眼對視上。

嗯?這眼神?

夏爾墨若有所思地摸著下巴,語氣裡帶著幾分猜疑,“你……是不是做了什麼對不起顧霖霄的事情?”

“五哥你這是從哪裡得出來的結論?”夏悠悠一臉無語地反問。

“我就是覺得你們兩人之間的氛圍有點奇怪,感覺你總是躲著顧霖霄的眼神,那心虛勁一點都不像你。”

夏爾墨頭頭是道地分析著。

他家小妹從小就天不怕地不怕,什麼時候這麼窩囊過?

夏悠悠心跳狠狠漏了一拍,趙蓉蓉說的那些話又再次浮現在腦海。

“你想多了!”她生怕心思被看穿,趕緊往廳裡走去,正好碰上從裡麵走出來的大哥,話題就轉移到許家的事情上。

大哥聽聞這事,眉心頓時皺起來,沉著聲音道:“他們家竟然還敢找來。”

語氣中帶著些許怒火,事情顯然冇這麼簡單。

夏悠悠當即追問:“出什麼事了?”

大哥音色低沉,向她解釋:“許國峰不僅扣住了我們和海外合作的貨物,還試圖收買上麵的人,之前京城抓住了一個特務,那個特務把得到的訊息傳遞出去,許國峰就是想利用這件事情給我們冠上賣國的罪名。”

如今看似盛世太平,開放政策也使得商業迅速發展。

可明白人都知道,局勢還是有些動盪的,除了華國內政問題也有外交問題。

在這個時候被扣一個賣國罪名,那後果不堪設想。

夏悠悠瞭解其中內情後,眼眸也染上怒火,“這個許國峰竟然搞這種陰損的招數,想逼我們家走上死路啊。”

“嗯,幸好有顧爺爺的學生從中幫忙,我們將計就計,讓許國峰自食惡果了,下次你見到顧爺爺記得要替我們家道謝。”夏爾冬眉眼閃過一絲笑意。

說到底,還是多虧小妹當初堅持要幫顧家爺孫倆。

“那當然,我明天就去拜訪顧爺爺。”

夏悠悠乖巧點頭。

……

翌日。

夏悠悠一早就去市場買了一些水果,繞路去顧家大宅那邊。

剛到門口就聽到顧博生跟秦學賓吵架的聲音,令她的腳步硬生生停下來。

似乎來的不是時候啊!

“你這個糟老頭子,明知道我都答應跟悠悠丫頭編寫教材的事情,你非要插一隻腳進來做什麼?”

“什麼叫插一隻腳進去,秦老頭你說話注意點,難道就你能寫,我不能寫?”

夏悠悠仔細聽了一下,更加確定先迴避的想法。

這還是因為她的事情吵啊!

結果,她剛轉身就撞見剛買菜回來的趙叔。

“悠悠小姐你來啦,怎麼不進去坐啊?”

夏悠悠:“……”

今天她似乎有點倒黴啊。

在趙叔的熱情招呼之下,夏悠悠揚起一抹略顯尷尬的笑容,跟著他一起進門。

秦學賓和顧博生聽說悠悠丫頭來了,瞬間停止爭吵,露出和藹又柔和的笑容。

秦學賓率先迎上前來,“悠悠丫頭啊,今天怎麼來啦?”

“悠悠這是來找我的,你不是還有事情要忙嗎?趕緊走。”

顧博生瞪了他一眼,語氣絲毫不客氣。

趙叔在一旁笑嗬嗬的,很樂意看到秦老先生跟老爺這麼有活力的一麵,以往見麵就討論學術,分外枯燥。

現在這樣多好。

夏悠悠則覺得太陽穴處隱隱作疼,一開始她還不懂他們為什麼要爭寵。

直至後來一個兩個都有意無意地向她推銷自家孫子……

她就明白了!

“我今天是來找你們兩個的,還特意帶了顧爺爺喜歡吃的葡萄,秦爺爺喜歡吃的香蕉。”夏悠悠得心應手地調解兩人的氣氛。

秦學賓和顧博生眉眼笑開,滿意地坐下來,吃著未來孫媳婦買來的水果。

趙叔掐準時間給夏悠悠倒了一杯茶,一切都非常的熟稔。

“幾天不見悠悠,長得又漂亮了,對了,我家那小子過段時間就要從部隊裡回來了,他做飯可好吃了,到時候你來家裡嚐嚐。”

秦學賓眯著眼睛把夏悠悠一頓誇,順帶透露出孫子要回來的訊息。

言外之意,呼之慾出。

夏悠悠乖巧地眨動著眼睛:“好啊。”

“不行!那臭小子做的飯我嘗過,一點都不好吃。”顧博生急了,猛地出聲阻止。

秦學賓也跟著急眼,吹鬍子瞪眼地道:“你吃的那都是五年前的事情了,現在他的廚藝好多了。”

“嗬,說得好像你吃過一樣。”

顧博生明晃晃地諷刺回去。

夏悠悠吃著葡萄的動作一頓,在心裡重重地歎一口氣。

得,又吵了起來。

“好不好吃到時候就知道了,我今天來找秦爺爺和顧爺爺是之前采訪我的一個報社知道兩位爺爺幫忙撰寫教材的事情,拜托我邀請你們一起做個采訪。”夏悠悠非常自然把話題轉移到今天的重點上。

采訪?秦學賓和顧博生疑惑了一瞬。

下一秒就答應了,“當然可以啊。”

這輪到夏悠悠有些訝異,她昨天從梁靜口中聽說過這兩位學術泰鬥從不做采訪的事情,所以她也隻是一提。

今天主要的目的還是為了夏家的事情道謝的,還有提四哥看看顧博生的身體情況。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