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悠悠:“?”

這位記者怎麼回事啊?那眼神像極了現代追星的迷妹們……

朱安齊有些看不下去,伸出輕輕戳戳靜姐的手臂,用眼神提醒。

可彆把人嚇跑了!

梁靜才冷靜下來,深呼一口氣後跟夏悠悠解釋:“抱歉,我從小就喜歡閱讀兩位老先生的文章,所以有些激動。”

夏悠悠理解地點點頭,原來還真是迷妹啊。

她許諾道:“等下次有機會,我帶你去見一下他們。”

梁靜猛地抬頭,驚喜充滿著她整張臉龐。

突然來的幸福!

“真的可以嗎?”梁靜有些難以置信,小心翼翼地確認詢問。

夏悠悠肯定地點頭:“當然可以。”

其實她也是存了一點點私心的,趁這機會到時候借這照相機玩玩也不過分吧。

順便拍一張全家福,也給顧爺爺和顧霖霄照一張,還有秦爺爺。

朱安齊眼中也閃過喜色,如果有機會采訪兩位學術泰鬥,這對他們報刊來說也是錦上添花的事情啊。

不過,現在還是采訪要緊。

“靜姐,已經不早了,趕緊采訪吧。”朱安齊提醒著。

梁靜纔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讓你見笑了,我們繼續下一個問題吧。”

“冇事。”

夏悠悠覺得梁靜性格挺好的,跟她也算聊得來。

這一場采訪進行了大概一個小時,百分之九十的時間都在夏悠悠身上,蘇茉就像是一個裝飾品。

“這次的采訪就到這裡了,謝謝兩位的配合。”

梁靜把剛剛采訪好的內容整理一下,已經在說結束語了。

蘇茉準備的一番用詞都冇用上,她倏地站起身來,“這麼快就結束了嗎?你才問了我兩個問題。”

相比起來,梁靜采訪了夏悠悠十幾個問題。

氣氛一下子就安靜下來。

梁靜保持著嘴角的微笑,向蘇茉發問:“你的回答讓我覺得很乏味,早就準備好的說辭根本就冇辦法貫徹夜校故事的概念,這是你自己的問題。”

“我……”

“我們報刊的宗旨是傳播事實,發揚文明精神,不需要營造出來的假麵現象。”梁靜更不客氣地繼續吐槽。

說到最後,蘇茉臉色都白了,羞憤地離開了采訪的地方。

夏悠悠目送她離開,在心裡給梁靜豎了個大拇指。

冇想到她竟然能把蘇茉這厚臉皮的心態給搞崩。

教室裡隻剩下他們三個,氣氛變得更是其樂融融。

梁靜走到夏悠悠麵前,拿出一張寫著電話號碼的紙條,十分認真地說道:“我是真心希望能夠采訪那兩位老先生,如果有合適的時機請一定要聯絡我,我靜候佳音。”

“好,冇問題。”

夏悠悠比了個OK的手勢。

梁靜和朱安齊還要收拾場地,夏悠悠率先離開教室。

一出門便看到顧霖霄站在門口處,眼神微冷,蘇茉抹著淚水離去的背影。

白蓮花又碰壁了?

顧霖霄抬眼看向她,眉眼像冬雪融化,瞬間變得柔軟起來。

“采訪完了?”他問。

夏悠悠邁著輕快的步子迎上去,“第一期結束了,第二期采訪在一週後。”

兩人自然而然地並肩離開。

梁靜和朱安齊出來正好看到這一幕,梁靜就用手肘推了朱安齊一下,後者明白地拿起照相機給他們拍了一張。

“年輕真好,下次等見麵就把這張照片送給他們當禮物。”梁靜露出滿意的笑容。

朱安齊嘴角微微一抽搐,要送也送正麵照啊。

-

蘇茉憋了一肚子火離開夜校,剛出工廠門口就碰上剛在外麵回來的呂子明,身後還跟著幾個人。

呂子明看見她的時候有些驚訝,“今天不是有采訪嗎?這麼快結束了?”

他本來也想要這個名額的,廠裡非要給顧霖霄那什麼都不懂的土包子,他去抗議還被廠長給羞辱了一頓。

說什麼他氣質不如顧霖霄?

這也算了,後來顧霖霄還要把這個名額讓給夏悠悠,廠長爽快答應了。

合著這意思就是,他比不過顧霖霄這土包子也不如夏悠悠那個村姑!

氣得他今天都翹課了!

一提起采訪的事情,蘇茉也氣得有些繃不住臉,但麵對呂子明的時候還是冷靜下來。

她聲音裡帶著幾分委屈:“采訪的記者隻想采訪夏悠悠,根本就不管我。”

“為什麼?”呂子明臉色冷了下來。

也不是為蘇茉打抱不平,而是他這陣子老被夏悠悠甩臉色!

“聽說她有熟人在報社裡,我還說呢,為什麼這個名額會落到她頭上,她可翹了不少課。”

蘇茉一臉地胡亂捏造。

麵前幾個人臉色微變,眼裡充滿驚訝。

夏悠悠後台這麼硬啊?居然把手伸到報社那邊去了。

現在上麵都推行開放政策,大夥兒要擰成一根麻繩走共同富裕道路,這種靠背景的可是要被批鬥的。

其中有一個同學就忍不住訓斥:“夏悠悠實在是太過分了,怎麼可以用這種無恥的辦法。”

“不行,我一定要去舉報她。”又有人跟著附和。

蘇茉眸底掠過一絲笑意,強忍著心中的痛快,“你們彆衝動,之前子明也找廠長說過這件事情,但根本就冇用,而且還被廠長給訓了。”

幾個同學的怒火頓時更旺盛。

太過分了!

呂子明不動聲色地點頭,神情裡露出幾分無奈:“誰叫我們冇有背景。”

“我聽說可以往政辦處那邊遞舉報信,夏悠悠的手總不會這麼長吧?”頓時,有人提出一個建議來。

他們這些人都是普通家庭裡的人,也不是多路見不平。

隻是很不爽,憑什麼大家都是人,夏悠悠就有特權!

至於夏悠悠幫忙搞英語教材的事情早就被他們拋諸於腦後。

蘇茉心裡痛快了,順便還能把那個討人厭的梁靜給搞下來就最好了,下一次的采訪就能以她為主。

“那,這樣做真的好嗎?大家都是同學。”蘇茉最後還不忘裝一下善良。

當即就有人反駁:“就是大家都是同學纔要這麼做!今天我們不為自己發聲,那麼以後就更冇人為我們做主了!”

其他人紛紛讚同地點頭,一錘定音這事。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