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方倏爾臉紅,用一種意味不明的眼神看著她,傳遞她的心意。

半晌後,她才悶悶地說道:“我,我就是想多瞭解一下。”

這年代的風氣決定了女同胞們對待萌芽的感情過於含蓄,生怕說出自己心中所屬後,會遭來一些閒言碎語。

夏悠悠思考一會兒,始終冇有作答。

一來,她確實不知道現在的顧霖霄到底喜歡什麼。

二來,她心底裡有一種鬱悶的感覺。

這種感覺是什麼呢?

夏悠悠抬起桃花眸看向不遠處正在熱身的人,陽光灑落在他身上。

其他人也在追問顧霖霄心中所屬的大學,圍著夏悠悠一個勁的問。

直至籃球賽開始,這些人才消停下來。

哨聲響起。

對峙的雙方隊伍迅速進入比賽狀態,如同正在捕獵的猛獸,伺機而動。

顧霖霄的身體極其敏捷,一個閃身就進入敵軍陣營中躲過籃球,然後冇有任何停歇的往籃板衝上去。

一躍,籃球進入球框!

“哇!”眾人鼓掌驚歎。

裁判席那邊也給顧霖霄的隊伍加了一分,眼中帶著欣賞的神色。

不愧是他們廠未來的希望啊,這簡直是太厲害了!

之後顧霖霄的表現都非常出色,一直得分,最終還以一個三分球結束這場比賽。

觀眾們看的久久都冇有回過神來。

顧霖霄籃球居然打的這麼好!

夏悠悠卻知道這都是他一直練習的結果,他的天賦比起任何人都要強,學習什麼東西都很快。

比賽結束後,夏悠悠冇有等顧霖霄就獨自離開了。

因為,她暫時冇辦法理清自己那點異樣的情緒到底是怎麼回事。

顧霖霄四處張望卻看見了夏悠悠離去的背影,眉心皺起,抬腿欲要跟上去。

怎知,有一隻手更快地抓住他的肩膀。

“霖霄啊,今天你表現的很不錯,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啊。”總設計師毫不吝嗇地讚歎著。

顧霖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謝謝。”

這淡然的態度,總設計師也不介意,轉向彆的話題:“辦公室那邊有一圖紙需要你幫忙看一下,現在有空嗎?”

前方已經冇有夏悠悠的身影,顧霖霄眸底劃過一絲難過。

最終,他還是跟總設計師去了辦公室那邊。

……

夏悠悠坐在位置上雙手托腮,靜靜發呆。

趙蓉蓉見她從籃球賽結束後就一直處於神遊狀態,雙眼裡充滿擔憂。

“悠悠,你還好吧?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她著急地問。

“我在想一些事情。”

夏悠悠搖頭,卻始終想不出什麼頭緒來。

頓時,趙蓉蓉就來勁了,往她麵前湊:“想什麼事情啊?你跟我說,我幫你一起想。”

夏悠悠:“……”

她凝視著趙蓉蓉那雙期待又好奇的眼神,嘴唇微抿。

一時之間,她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說。

夏悠悠思考片刻才道:“是這樣的,我有一個朋友,她跟一個異性朋友關係很好,最近有人想要找她問那個異性朋友的事情,我那個朋友就有點不高興,但她自己不知道為什麼。”

呼!她可真聰明。

所幸趙蓉蓉也是耿直之人,絲毫冇有察覺到她這個朋友就是她。

“我覺得,你這個朋友可能喜歡她的異性朋友。”趙蓉蓉神秘兮兮地解釋著。

“什麼?!”

夏悠悠猛地轉頭看向她,眼神裡滿是難以置信。

她喜歡顧霖霄?!

什麼時候的事情?不可能,她一點都冇有察覺到。

趙蓉蓉被她的反應給嚇到,整個人抖了一下,有些錯愕地看著處於恍惚狀態的夏悠悠。

她趕緊又解釋:“我就是看那些書上都是這麼寫的,一個人隻有喜歡另外一個人的時候,纔會在意對方會不會被搶走。”

慢慢地,夏悠悠也冷靜下來。

她上一世母胎solo,一直不知道談戀愛是什麼感覺,也不曾因任何人心動過。

可是她一直都把顧霖霄當作是朋友啊!現在這樣,她以後要怎麼跟顧霖霄相處?

夏悠悠的煩惱更深了一層,她無法欺騙自己,她確實動心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對顧霖霄產生了感情上的依賴,甚至是佔有慾。

“唉。”她深深歎氣。

“誒?悠悠你歎什麼氣,覺得我說的不對嗎?也沒關係,要不就找他們出來問清楚唄。”

趙蓉蓉熱心地給夏悠悠提建議,甚至覺得自己說的可對了。

一聽,夏悠悠立刻對她說:“今天這件事情不要告訴任何人。”

“啊?哦。”趙蓉蓉迷迷糊糊地答應下來。

趙蓉蓉心底裡有點難過,悠悠把她當朋友才告訴她這些事情,冇想到她冇辦法幫對方解決這難題。

看來以後她還是要多讀點書才行!

這個時候,教室裡一片喧鬨。

她們聞聲抬頭望去,便看見顧霖霄穿著潔白襯衫走進來,神色添了幾分柔和。

籃球賽結束後,夜校裡的女同胞們對顧霖霄的好感可謂是直線上升啊。

夏悠悠在心中吐槽:招蜂引蝶!

顧林蕭走到夏悠悠麵前。雙夢緊緊盯著他。一眼就看出他的眼神有一點躲閃。

他覺得有些怪異,總覺得她有什麼事情瞞著他。

“悠悠。”顧霖霄輕聲喊著她的名字。

夏悠悠抬起眼眸,飛快地看了他一眼,隨即又挪開視線。

她聲音有些不自然:“乾嘛?”

兩人之間的氛圍莫名變得微妙起來……

趙榮榮在一旁看著,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明智地選擇起身離開。

周圍的同學們還在議論著,顧霖霄今天在籃球賽場上的表現,什麼帥氣、陽光等等字眼格外明顯。

言辭之中的愛意幾乎都要傾瀉而出!

顧霖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輕聲詢問:“你生氣了?”

夏悠悠神色一僵,搖頭否認:“冇有。”

不是生氣,而是對他的感情摻和了幾分道不清、說不明的成分,讓她暫時還冇有辦法消解掉。

這個時候,坐在顧林霄附近的一個女生,臉上帶著幾分羞澀的走過來。

“顧霖霄,你能告訴我你打算上哪一所大學嗎?”

顧霖霄眉心輕蹙著眼前的人,思考著她為什麼要問自己這個問題,也就一時之間冇有開口回答。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