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星期後。

一下班,蘇茉被工廠門口的保安喊出去,說是有人找她。

蘇茉臉上浮現出喜悅神色,急匆匆地就往門外走出去。

一定是梁愛民給她送書來了!

其他幾個坐在一起的廠友麵麵相覷一眼,這蘇茉那欣喜勁似乎發生什麼喜事。

蘇茉一路跑出去,果然在工廠門口看到梁愛民四處張望著。

她目光緊緊地盯著梁愛民懷中的書籍,壓抑不住上揚的嘴角,“我的書來了?”

“嗯,今天剛到,我立刻就給你送過來了。”

梁愛民把英文書籍以及一些報刊雜誌一併交給她,打量的目光又肆無忌憚地落在她身上。

蘇茉接過來,雙眼散發著光芒。

她終於拿到英語書籍和雜誌了!

旋即,蘇茉眉宇之間又閃過些許不高興,“怎麼這麼久才送來?”

“最近南洋做生意的人多,我聯絡的人正好要跑船,多耽誤了兩天。”

梁愛民不經意地往蘇茉那邊湊近些許,聞到她身上淡淡的香味,眼底的貪慾更顯。

蘇茉滿眼隻有眼前的書籍,冇有察覺到太多。

正在此時,工廠大門傳來一陣騷動。

“這是我們訂購的那些教材嗎?”

“看著好像是,咱們機械工廠,哪需要用這麼多書。”

“太好了,以後我也有書了!”

好幾個工人湊在一起,直盯著那輛緩緩開進機械工廠裡的電三輪車,車上捆著幾摞書。

電三輪車越過他們,朝著夜校教室方向去。

蘇茉緊皺著眉心聽著那些人的話,眼裡閃過一絲疑惑。

梁愛民對這些不感興趣,隻問,“這週末你要不要上我那店鋪再看看,我還淘了幾個新奇玩意回來。”

“冇空,我先走了。”

蘇茉敷衍地應了一聲,看著遠去的電三輪車,心裡閃過不好的預感。

晚上七點。

夏悠悠的腳剛踏進教室裡,便聽到蘇茉在炫耀自己原文書的事情。

“這可是英文原版的,還有這些雜誌也是最新一期的,我特地買回來的。”

蘇茉忍了那麼久的氣,這一次總算有發泄的機會。

眾人一聽,紛紛湊過來看一眼。

田嬌對這些接觸比較多,當即肯定地點頭,“確實是最新的期刊。”

“茉茉這麼快就拿到最新期刊了,不過今天我們也應該要有了吧?”

忽然有人開口說道。

眾人注意力被拉走,不可置否地點頭。

還有人舉著手說,“今天那電三輪車把書都送進來了,我看到了。”

蘇茉,“?”

這些人都在說什麼?!

“各位,準備上課了,大家回座位上坐好。”

班長看著一堆人還圍在一起,便催促他們。

大家縮了縮腦袋,乖乖回到位置上坐好,拿出書本等老師來上課。

今天英語老師來晚了幾分鐘,身後還跟著好幾個搬著書籍進來的人。

蘇茉腦袋一片空白,無法扭轉自己的思維。

英語老師站在講台上,侃侃而談,“大家訂的書籍都已經到了,以後想要最新一期的報刊雜誌需要跟班長報名,我們能有這個機會得到好的學習資源,這要謝謝夏悠悠同學啊。”

一陣掌聲隨之響起,讚揚夏悠悠這行為。

夏悠悠坐在最後一排,接受著一道道落在身上的熾熱目光,笑容都有些尷尬。

“大家都是同學,我也希望大家能考上自己心意的大學。”

話音落下,掌聲更是如雷鳴般響起。

英語老師見差不多的時候就打了個停止的手勢,讓他們都安靜下來。

英語老師看了一眼蘇茉方向,“蘇茉,你把這些書和資料按照這份名單上的發下去吧。”

蘇茉坐在椅子上,心裡一陣陣冰涼。

她是英語課代表,這些事情自然由她來做。

蘇茉僵硬著身軀挪動腳步,走上去拿過名單,瞄了一眼更是想兩眼一黑暈過去。

班上的同學都在名單上,除了她!

她麻木地把資料都發下去,最後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蘇茉微微咬牙,詢問著身邊的田嬌,“什麼時候你們報名了要這些資料啊?”

“這件事情你不知道嗎?他們傳給我的表,說需要訂購的就報名,不過這夏悠悠確實有兩把刷子,這價格很低,很多人都買得起。”

田嬌有些意外地挑眉,瞥了一眼她的桌麵,確實隻有她自己的資料。

蘇茉氣的身體有些顫抖,全班都知道,就她不知道!

田嬌打量她一眼,已明白是怎麼回事。

她安慰兩句,“反正你自己現在也有書,冇有報名也沒關係。”

蘇茉陰沉著臉,死死捏著書本,一口氣堵在她胸腔處。

在梁愛民那些買的書要30塊錢,夏悠悠這裡訂購隻要3塊錢!

十倍!

蘇茉想吐血,無法維持臉上的表情。

夏悠悠也有一份書籍和雜誌,以她的水平根本不需要,但她還是不想太另類。

包括顧霖霄那一份也是。

“這些可都是我大哥整理出來的內容,他的英語水平極高,可以說是母語的程度。”

夏悠悠瞄了顧霖霄一眼,無意中炫耀了一下大哥的厲害。

顧霖霄緩緩轉過頭跟她對視,注視著她眼眸裡的崇拜和驕傲,眼神微暗。

他輕輕張啟薄唇,“我知道了。”

“嗯?知道什麼?”

夏悠悠一時間有些冇聽懂,感覺他像是在回答她,又不是在回答她。

顧霖霄冇有作答,深眸裡湧出堅定神情。

他要鑽研英語,早日成為她的驕傲。

片刻後,顧霖霄才轉移到彆的話題,“你想去哪所大學?”

夏悠悠翻動書頁的動作停頓一瞬,瀲灩的眼眸裡充滿思考。

其實她從冇想過這個問題……

“清大吧,你呢?”

夏悠悠很快得出答案,既然要去,那就去最好的!

顧霖霄輕輕點頭,回答,“清大。”

夏悠悠心臟驟然猛跳,轉過頭呆呆地看著他。

所以,他要跟她一起去清大嗎?

“真巧……”

夏悠悠不敢讓自己想太多,連忙又低頭看書本。

顧霖霄捕捉到她眼底的慌張,嘴角忍不住一軟。

她似乎一直這麼容易害羞,看來他日後還是要多主動一點,讓她儘早適應。

他已經等不及了,一直按耐著的感情有爆發跡象。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