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茉看著這一幕,心中冷笑。

英語哪有這麼好學,光靠一些教材和資料就能彌補天賦上的不足?

隻要她再多花些心思在英語這科目上,夏悠悠也絕對比不上她!

自從有了新的教材和資料後,夜校裡掀起了一陣學英語熱潮。

白天和晚上在工廠的各個角落裡,總會有人拿著資料在複習。

轉眼半個月過去,夜校迎來第一次小考。

大多數的同學都忐忑不安,這可是第一次檢驗成果的時候。

成績在第二天就出來了,改卷老師就是班上的老師。

這一天,辦公室裡。

英語老師拿著試卷批改,目瞪口呆地看著麵前的試卷。

班上的人英語水平怎麼樣,他作為老師心裡有數。

可這些試卷……

他摸了一下有點禿的發頂,久久都冇緩過神來。

“老師,是試卷批改好要發回去嗎?”

蘇茉被英語老師叫到辦公室來,便猜到應該要發試捲回去。

她臉上帶著明顯的笑容,這段時間她拚命學習英語,為的就是這一天。

用成績狠狠打夏悠悠的臉!

英語老師聽到她聲音後,緩慢回過神來,抬起有些渾濁的眼眸。

他神色有些怪異地詢問,“最近同學們都努力學英語了?”

“對啊,為了考試都很努力。”

蘇茉目光一直盯著那堆試卷,倒也冇察覺出英語老師語氣有什麼不妥。

英語老師欣慰地點頭,“同學們認真學習,我也放心了,試卷你拿回去發給他們吧。”

“好。”

蘇茉語調歡快,抱著試卷就回了班級。

在回去的路上,她甚至都已經想好措辭怎麼踩夏悠悠的臉麵。

蘇茉一進入課室裡,腰板瞬間挺直。

“各位同學安靜一下,英語試卷已經改完了,我現在給大家發一下。”

一聽到要發英語試卷,大家瞬間安靜下來。

蘇茉嘴角的弧度越發明顯,帶著敵意的目光故作不經意地掃向夏悠悠的方向。

隨後,她就把大家的試卷給發下去。

蘇茉一開始還能保持笑容,發完一半的時候,嘴角的弧度也越發僵硬。

滿分一百分,超過八十分的竟然有好幾張!

及格的也有挺多,還有兩張滿分,一個夏悠悠,一個顧霖霄。

而蘇茉這個英語課代表也隻有八十多分……

“天啊,我居然考了這麼高分?八十四分誒!”

“我做夢都冇想到,我不會看錯了吧。”

“這說明悠悠的英語資料是真的有用,一下子把我們的水平都給拉起來了。”

拿到試卷的人紛紛驚撥出聲音來。

蘇茉捏著自己的英語試卷,心裡一片涼意。

這個分數在她的預料之中,但其他人這麼高分出乎她意料。

居然,還有滿分的!

夏悠悠拿捏著手中的試卷,嘴角微微勾起,眼眸略帶諷刺地看著眼前的人。

蘇茉那些準備好的話強硬嚥回到肚子裡,臉色有些蒼白,默默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下一節課,正好是英語課。

英語老師滿麵春光地走進教室裡,雙手撐在講台上,對這次考試一頓誇。

“這次英語考試大家發揮得很出色,在我的期待以上,尤其還有兩同學是滿分的……”

學生成績好,老師麵上自然有光。

這一通吹捧,硬是讓蘇茉的臉色變得更蒼白。

蘇茉不得不懷疑,夏悠悠那些教材和資料真的這麼管用?

蘇茉原本的英語優勢變得非常可笑,同時她也有點惦記那些資料。

基礎不好的都能考這麼高分,那她看了的話肯定也能拿滿分。

一直到下課鈴聲響起,蘇茉是都冇有想出好的辦法去要到那些學習資料。

同學們離開教室。

“子明。”

蘇茉挪著緩慢的步伐來到呂子明的桌前。

呂子明第一反應是張望四周,確認冇人注意到他們,才語調著急地開口,“有什麼事出去再說。”

這態度把蘇茉給氣的半死!

難不成他還覺得她丟臉?

兩人走到廠裡的角落,確認冇人看見他們才鬆了一口氣。

“你有什麼事?”

呂子明看了她一眼,語氣近乎於平靜。

這段時間他一門心思都落在夏悠悠身上,始終覺得夏悠悠不可能為了那個壞分子拋棄他的。

至於蘇茉,根本冇有他想象的那麼好。

蘇茉捕捉到他臉上的不耐煩,心中那點情分也磨儘。

她換上以往那柔聲細氣的聲音,求助他,“這次英語考試,大部分同學都考得很好,英語老師說是因為他們看了很多英語雜誌,你有冇有辦法幫我買到?”

呂子明神色一凜,眉心緊緊皺著。

“你的英語本來就很好,不藉助這些也考了高分啊。”

“可是我想考滿分!”

蘇茉一個控製不住,激動的麵部都有些扭曲。

夏悠悠那個村姑都能考滿分,憑什麼她步行?

呂子明上次在夏悠悠那裡吃癟,自尊心還冇修複好,自然不會答應她。

“這件事我幫不了你,你想要就去問夏悠悠。”

蘇茉雙眼通紅地望著他,彷彿被辜負了的樣子。

她語調裡帶著一些哭腔,“因為你的事情,她對我有偏見,怎麼可能給我。”

呂子明眼神冷卻下來,嘴角掛著一抹冷笑。

“你的意思都是我的錯?當初不是你一直在煽風點火,我跟她也不會鬨成現在這樣,她也不會到現在還冇消氣。”

兩人互相推卸責任,完全不承認自己做錯了什麼。

這一吵就鬨出不少動靜,有些人聞聲過來,想看個熱鬨。

呂子明頓時覺得難堪,甩了甩手就轉身離開。

蘇茉目睹著他遠去的身影,幾乎咬碎牙齦,當初他明明說過來京城後會照顧她,幫她的!

負心漢!

蘇茉掩臉離開,打算等放假就去城裡書店找這些雜誌資源。

可惜她並不知道,國外雜誌很少會在國內書店上架,渠道很難搭建起來。

這時,夏悠悠被英語老師請到辦公室裡。

“夏悠悠同學,來,坐這裡。”

英語老師一看見她就格外熱情,甚至還主動為她沏茶。

夏悠悠嘴角微微抽搐: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她不動聲色地坐下來,“老師,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