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

夏悠悠把最近畫的服裝設計稿給大哥的時候,特意跟他說了這件事。

夏爾冬劍眉挑起,用手揉了一下她的腦袋,“當然可以。”

“那就麻煩大哥啦,今天你要出去見蘇叔叔嗎?”

夏悠悠眯著眼睛露出放心的笑容,拿著桌麵上的包子啃了起來。

最近CM跟Kelly合作的服裝已經投放進市場,夏爾冬和蘇林都忙著為這件事情奔波。

還有夏家自己的生意,聽說許國峰最近惹上了不少麻煩,麵臨著落馬危機。

“嗯,今天還有一些細節要談。”

夏爾冬眉宇間明顯有些倦意,輕輕點頭。

生意場上的爾虞我詐太多,還有不少許國峰這樣的人,確實挺費精力。

夏悠悠瞄了大哥一眼,眸底閃過些許心疼。

可她現在也幫不上什麼忙……

夏爾冬捕捉到小妹的神色,倏然一笑,眉間似乎都有些鬆緩。

“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小寶一直很想你,唸叨很多遍了。”

“可以啊。”

夏悠悠一口答應下來,今天她正好冇事做。

夏爾冬和蘇林約在CM的一間服裝工廠裡見麵,正好這家廠跟顧霖霄在的機械工廠距離不遠。

他們到的時候,已經接近中午。

夏爾冬在去之前就打電話給蘇林,告知夏悠悠也一起去的訊息。

蘇林立刻就讓黛安娜把蘇小寶也接來服裝工廠裡,一起見個麵。

“姐姐!”

蘇小寶一看見夏悠悠,雙眼亮的跟寶石一樣。

夏悠悠伸出手在他頭上摸了一把,柔順的頭髮觸感非常好。

“小寶,好久不見啊。”

蘇小寶主動伸手牽住夏悠悠的手,左右看一眼才問,“姐姐,哥哥呢?”

哥哥?

夏悠悠思考一瞬,才知道他說的是顧霖霄。

她伸手指著機械工廠的方向,“他在另外一個廠裡,你想他了嗎?”

“不想。”

蘇小寶的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

夏悠悠,“……”

不想你問什麼!

蘇小寶眯著晶亮的雙眸竊喜著,哥哥不在的話,姐姐就是他的了!

夏爾冬跟蘇林說了夏悠悠需要一些英語報刊和雜誌的事情,蘇林二話不說就答應下來。

蘇林對夏悠悠的觀感很好,畢竟是他們家的恩人。

“這兩天我就讓人送到夏家,我在附近定了餐廳,我們邊吃邊聊。”

他們一行人前往附近的餐廳,在服裝工廠和機械工廠之間,是一家西餐廳。

蘇林一家平日喜歡來這裡吃西餐,所以今天也特地帶他們來嚐嚐。

行事風格完全的海外派,熱情分享一切覺得好的事物。

大哥陪著蘇林夫婦走在前麵,夏悠悠牽著蘇小寶走在後麵。

“姐姐,那是不是哥哥?!”

正走到門口時,蘇小寶忽然激動起來。

夏悠悠下意識抬起眼眸,看到不遠處顧霖霄跟人相伴往是餐廳這邊走過來。

她仔細一看,認出那幾個正是工廠裡的高級設計師。

顧霖霄察覺到有視線落在身上,敏銳地往那個方向看去,一眼便跟夏悠悠那雙桃花眸對上。

瞬間,顧霖霄眉宇之間的疏離淡漠竟消散開來。

一旁的幾個高級設計師都有些驚訝,不清楚這位怎麼突然一副冰雪消融的樣子。

“顧先生?”

總設計師眼珠子一轉,輕聲叫喊。

顧霖霄身為工廠負責人的訊息目前還冇傳開,他們一致商量後決定稱呼他為先生。

顧霖霄唇角微揚,目不斜視地留下一句,“我遇到了熟人,不跟你們一起吃飯了。”

高級設計師們,“……”

人都到門口,竟然被放鴿子了!

他們也不敢露出不滿,連忙擺手說“冇事”,把人目送離開。

顧霖霄闊步向前,略微輕快的步伐彰顯著他此刻還不錯的心情。

身後那幾個人也冇離開,一臉八卦地仰著脖子,直至看到顧霖霄站在一個少女和一個孩子麵前。

幾人臉上露出驚訝!

這,該不會顧少夫人?還有孩子?

這年代很多人在顧霖霄這個年紀結婚生子了,尤其是顧家這種大家族,更注重子孫後代。

他們有這樣的猜想也無可厚非。

夏悠悠不清楚這邊發生的事,卻看見顧霖霄往她這邊走過來,眉眼染上笑意。

“你怎麼過來了?”

直至他來到她麵前,她挑起細眉。

顧霖霄目光不經意地掠過一旁的蘇小寶身上,緩緩回答,“看見你就過來了。”

夏悠悠心臟被狠狠撞擊一下,白皙的臉頰浮著一點點紅。

“咳咳……”

她差點被口水嗆到了。

蘇小寶悄悄地往夏悠悠身後一躲,蔚藍眼眸裡帶著幾分懼意。

哥哥太可怕了!

顧霖霄絲毫不覺得自己剛纔的話有多哪裡不妥,轉而詢問,“你怎麼跟他在一起?”

夏悠悠揚了一下她牽著小寶的手解釋,“大哥和小寶爸媽一起吃飯,我也跟過來了。”

顧霖霄盯著那交纏在一起的手,目光微深。

蘇小寶嚇得想縮回手,身子更是往夏悠悠身後躲,尋求安全感。

夏悠悠冇有察覺到這點小動作,思緒早已被顧霖霄開始那句話給攪亂。

“介意我一起嗎?”

顧霖霄站在他們麵前,身形不動。

雖是疑問句,言辭之間卻是一種讓人無法拒絕的氣勢。

夏悠悠倒無所謂,有些遲疑地看向遠處還在觀望的幾個高級設計師。

“那他們?”

“他們自己吃,我跟你們一起。”

顧霖霄當即明白她的意思,快速給出回答。

話已至此,夏悠悠也不好再說什麼,帶著他和蘇小寶進入餐廳裡。

餐廳裝潢是十足的西裝風格,入門處就安置了一架鋼琴,鋼琴演奏師指尖在琴鍵上輕快遊走,彈出一陣陣的妙音。

幾乎一進門,一種強烈的氛圍感就撲麵而來。

這裡彷彿就是京城裡一個小西方,可見這家店的老闆野心有多大,對一切都要求完美。

他們走近的時候,早已坐下來的三人看見顧霖霄都露出些許驚訝神色。

“霖霄,你什麼時候來了啊?”

夏爾冬神情溫和,意外地詢問。

夏悠悠率先回答,“剛剛在門口遇上的,我就讓他過來跟我們一起吃午飯。”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