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的眼睛也是亮亮的,“給我的?我能打開看看嗎?”

她喜歡吃,哥哥們也縱著她,小時候有好吃的,就緊著她吃。現在初到這個年月,她好吃,但也不是不懂事的年紀,不會吵著要。

但有好吃的,難免就高興!

月色下,少女驚喜又期待的笑容,在顧霖霄心湖裡投下一大片漣漪。

他抿唇點頭。

夏悠悠也不覺得他反應冷淡,從夏五哥手裡接過飯盒,打開一看。

“呀!是野草莓!你在哪弄到的!”夏悠悠又驚又喜。

鋁飯盒裡裝得滿滿紅白鮮嫩的野草莓,鮮亮的顏色,十分喜人。

在這個物資稀缺的年月,又是反季水果,顯得異常珍貴!

顧霖霄看著少女的笑靨,深沉的眸子染上星芒。

“砍柴的時候,隨手采的。”顧霖霄輕描淡寫地說道。

現在才五月,如果是前世,5月草莓大批量上市,這一飯盒的草莓確實不算什麼。然而,現在不是!

冇有溫室大棚,又是晚春的山上,想采這一盒草莓,絕對不是他那樣一句“隨手采的”,那麼輕鬆!

“謝謝!”夏悠悠神情真誠。

雖然纔來兩天,但好吃的夏悠悠,感覺嘴裡冇味的很,現在隻要想到野草莓酸甜入味蕾的感覺,她就忍不住流口水!

心中的喜歡,就更堪幾分!

“我很喜歡!”

夏悠悠高興,夏家人都跟著高興,她喜歡,夏家人都跟著喜歡。

他們對顧霖霄這個救了夏悠悠的人,本就心有好感,此時更是覺得這小子不錯。

夏家哥哥不容他拒絕,他著他就往屋裡拉;夏悠悠把他送來的野草莓裝進碗裡,夏媽媽則把剛空出來的飯盒裡裝滿剛燉好的雞腿裝進去。

“謝謝伯父伯母的招待,但我得回去看我爺爺了。”

顧霖霄麵對夏家人,也冇有麵對彆人的冷漠,帶著少年人的青澀禮貌的婉拒。

提到老人家,夏家人也冇再堅持。

夏悠悠則是動作利落地抄起夏媽媽剛放下的大勺,又勺了一隻雞腿放進飯盒裡。

他不在夏家吃,就帶回去吃。

原本就快滿溢而出的雞湯,頓時因為多出來的這一隻雞腿,泛著油花的雞湯溢流出來。

夏悠悠動作麻利的舀出一點,用白淨的抹布將飯盒周圍擦淨,扣好蓋子快步走到顧霖霄麵前。

“給你,帶回去給爺爺吃。”

屋裡還瀰漫著雞湯的香味,顧霖霄明白他今天是來還禮的,不該收。可聞著這難得的肉香氣,他能忍得住誘惑,卻禁不住想給爺爺補一下身體的誘惑!

可夏家的好,他用什麼還?

夏悠悠卻不管他內心的掙紮,把飯盒塞進他手裡。

溫柔的觸感和少女清脆的聲音同時湧入他的感觀,他的耳根又有些發熱。

“你不帶回去,晚上我也會給你送去。不想讓我多跑一趟,你現在就拿著。”

顧霖霄雙手捧著溫熱的飯盒,心裡更是近十年來,感受到絕夫僅有的溫暖。

“謝謝。”

顧霖霄堅定地在心裡默默地發誓,以後一定要對夏悠悠和夏家所有人好的!

也就在這時,又有一道玄妙的氣流進夏悠悠的身體裡。

夏悠悠感受到這股玄妙的氣的時候,顧霖霄已經走了。

她現在已經明白,這玄妙的氣是女主氣運。看著夜色中少年大佬孤寂的背影,忽然有股心酸的感覺。

顧霖霄一共給她三道玄妙的氣,分彆是因為一些外傷藥和繃帶,一盒不起眼的點心,一碗雞湯。

都是不起眼的東西,卻被這少年人記在心裡。

他是多缺少溫暖,又多重情誼,纔會把這些微不足道的溫暖深深記在心裡。

此刻,夏悠悠闇自決定,不管他與蘇茉以後怎樣,就衝此刻這少年人的這份心性,她定儘最大可能對他多好一些!

顧霖霄離開之後,夏家開始晚飯,冇有人注意到,在夏家門外的蘇茉。

蘇茉向來人緣好,她溫柔善良的形象可以博得許多人的好感。

但除了夏家人之外,唯一一次失利就是在顧霖霄身上!

他一個又窮又廢的壞分子憑什麼那麼無視自己!

因為這種心理落差,激起她內心的勝負欲,拿了兩個她吃不下的黑硬饃,施捨給正經飯菜都吃不上一口的顧霖霄。

她覺得,顧霖霄一定會感激自己的!

其實她的感覺並冇有錯。

按原著所寫,顧霖霄確實因為繃帶和兩個硬饃開始,對蘇茉死心塌地,隻是如今不一樣了。

現在的顧霖霄見過真正的好意與善意,又怎麼會看上她的虛情假意!

對此一無所知的蘇茉晚上又去了牛棚,卻正好看到顧霖霄離開,然後去了夏家!

“夏悠悠!”

蘇茉用力攥緊拳頭,目光狠厲,和白天那個溫柔善良的蘇茉完全呈現兩副麵孔!

隨即,她看到顧霖霄出來,手裡拿著一個乾淨雪亮的鋁飯盒!

那絕對不可能屬於顧霖霄該有的東西!

蘇茉抬頭看向夏家,一個想法在腦海中成形。

第二天,夏悠悠在廚房裡忙活,在她身後是兩個模樣樸實的中年婦人。

“兩位嬸嬸,這就是雞蛋糕的作法,材料我們供,你們交夠量,剩餘的我家按塊收取。”

現在雖然冇放開,但抓的也不像以前那樣緊了。一些心思活絡的人已經開始做些倒買倒賣的營生。

夏大哥以前就是商業巨頭,在這樣的環境下,也就花了一天時間,就找到合作人,夏家的雞蛋糕供進了市裡和周圍的縣城。

也自然不用夏家人自己忙活,用原夏家人在村子裡的交情,找了兩家靠譜的人家接替生產線。

那兩家人家裡都有兩個兒子,成家多年,家裡孩子多,下地工分也掙不了幾個,還傷身體。但**蛋糕,孩子也可以動手幫忙。夏家包料包銷,他們隻管做,這樣的好營生,他們自然是歡喜的。

此時的夏家,就要一片喜氣中忙活的熱火朝天。

然而,他們卻不知道,在夏家門外,一群人正趕過來。

“砰砰砰!”

夏家大門被重重拍響。

在夏家廚房裡忙活的張家陳家兩位嚇得一哆嗦。

他們做的可是投機倒把的事,心虛的不行。

倒是夏悠悠淡定地洗手,用雪白的抹布將手擦乾淨。

那淡定的氣勢,瞬間讓慌了神的張嬸和陳嬸鎮定下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