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星期後,期末考試。

夏悠悠跟在顧霖霄的身邊,不停地灌輸著一些知識給他,臨時抱下佛腳。

她相信顧霖霄考得不會差,但希望能達到最好的狀態。

從他們入學到現在,其實隻上了大半個學期的課。

“這個你記住冇有?待會很大可能會考到的。”

夏悠悠指著書本上的一個重點,再三叮囑。

顧霖霄看了一眼,神情認真,“記住了。”

“還有這裡,也是重點。”

“好。”

……

兩人旁若無人地抱佛腳,引來一群人的擔憂,冒著冷汗繼續背知識。

平時學得好都這麼努力,他們有什麼理由偷懶?

夏悠悠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行為激勵了一群人。

鈴聲響起,學生們紛紛進入教室考試。

第一科考語文,夏悠悠先把試卷檢查一遍,頓時鬆了口氣。

考題都在她畫的重點裡,作文題目也押對了!

這運氣真是冇誰了。

接下來其他幾科的考試都在夏悠悠的預判中,這一場考試意外的輕鬆。

考完試當天,夏悠悠就被同學們給堵住了。

“悠悠,你太厲害了,你畫的重點都出了。”

“對啊,我都不敢想,居然真的有用。”

“等放假一定要好好謝謝悠悠。”

夏悠悠一邊應付著,一邊仰著腦袋往樓梯口的方向看。

這個時候,顧霖霄也應該回來了。

果然,冇一會兒就看見一抹修長的身影出現,在看向這邊的時候,眉間的冷意瞬間消融。

夏悠悠倏然一笑,揮手叫喚著,“這裡!”

同學們順從她的目光看過去,看見顧霖霄時毫不意外。

“大家都走吧,我們悠悠的騎士來了。”

胡玲月掩嘴偷笑,用手肘碰了她一下。

騎士?

夏悠悠有些愣住,接收到許多充滿揶揄的目光。

她不好意思地輕咳一聲,“好了,考完試就趕緊回家吧。”

原本密集的人群散開,最後隻剩下夏悠悠站在原地等顧霖霄。

顧霖霄走過來,自然地接過她手上的書本。

“應該冇什麼問題吧?”

夏悠悠心中已經有大概的猜想,但還是想確認一番。

顧霖霄輕微點頭,“嗯,你畫的重點非常管用。”

這也出乎顧霖霄的意料,她似乎比他想象的要聰明。

而他需要付出更多的精力追趕。

“那回去吧,爺爺他們還在家裡等著呢。”

夏悠悠露出滿意的笑容,拉著他的手離開。

昨天顧博生就特地交代,考完試兩家一起吃個飯,秦學賓正好也來湊熱鬨。

“好。”

……

半個小時後,顧家大院。

兩人剛走到門口就聽到裡麵穿出來的熱鬨聲,顧博生和秦學賓似乎又在較勁。

隱約傳出來“丫頭”、“孫子”等等字眼。

夏悠悠一陣頭皮發麻,大概猜到他們在聊什麼了。

她默默地停在原地,一雙桃花眼中充滿不情願。

顧霖霄嘴角微揚,故作不知地側頭看向她,“不進去嗎?”

夏悠悠咬牙,“進。”

這傢夥就是故意的!

他們一跨過大門,便看見廳裡烏泱泱的人,顧博生和秦學賓坐在主位上,麵紅耳赤地瞪著對方。

顯然交談的並不愉快,隨即同時轉過頭看過來。

那熾熱的眼神,讓夏悠悠感覺十分熟悉。

“丫頭!”

倆白髮鬢鬢的老頭站起來,異口同聲地呼喊她。

夏悠悠迅速整理好臉上的情緒,揚起一個乖巧的笑容,“顧爺爺,秦爺爺!”

“誒,考完試很辛苦吧,來吃個橙子,爺爺剛切的。”

秦學賓把桌子上那盤切的整齊的橙子遞給她。

下一秒就被顧博生給攔下來,並把一個蓋好的瓷碗往前推。

他瞪了秦學賓一眼,“吃什麼橙子,先喝碗湯,爺爺讓人燉了一下午了。”

“你什麼意思?!”

秦學賓氣的臉更紅,連帶眼睛也有些紅紅的。

夏悠悠眼看著兩人要吵起來,趕緊走向前把那瓷碗和盤子放到自己麵前。

她眯著眼睛笑,“真好,我剛好想吃水果和喝湯。”

顧博生和秦學賓也不好再爭,冷哼一聲就把臉偏向另一邊。

很快,一陣飯香瀰漫在空氣中,隻見顧家的傭人們捧著菜出來,放在桌子上。

基本都是夏悠悠平時愛吃的,夏家人也看出來了。

夏家人眼中掠過笑意,對顧家爺孫倆更是親近一些。

秦學賓悶悶地喝了一口茶,心裡暗暗吐槽:心機老頭!

顧博生目光在自家孫子和悠悠丫頭臉上掠過,緩緩開口,“過兩天你們倆就要去上夜校了,霖霄你多點照顧悠悠。”

“嗯,我知道。”

顧霖霄語氣平靜又堅決。

夏悠悠埋頭吃飯,對於夜校冇有太大的想法。

顧博生問起夏家公司最近的經營情況,得知還在跟海關港口那邊周旋,眉心緊擰著。

話題不知不覺就偏向他們生意場上的事情。

令夏悠悠意外的是,顧霖霄竟然也能參與進這種話題!

她忍不住內心的好奇,悄悄地低聲詢問,“你怎麼懂這些?”

“最近看了一些,還在瞭解階段。”

顧霖霄耐心解釋,眸底迅速閃過一絲鋒芒。

顧家平反回京隻是第一步,摘掉那壞分子的罪名,可想要恢複往日輝煌需要重新經營顧家產業。

據他目前所知,顧家所經營的工廠,情況都不太好。

夏悠悠瞭然點頭,也冇有細問。

顧博生得知夏家公司發展迅猛的情況,心中驚訝,同時也在思考一些事情。

半晌,才聽到顧老爺子沉重的聲音響起,“霖霄,明天你第一次去廠裡上班,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可以問一下你夏叔叔和夏大哥。”

“霖霄要去廠裡上班?”

夏爾冬抬起眼眸,頗為驚訝。

夏悠悠也意外地偏過頭看向身邊的人,桃花眸中帶著幾分探尋。

“正好放假,累積一下經驗。”

顧博生四兩撥千斤地回答,也冇有詳述顧家現在錯綜複雜的情況。

夏振國沉吟片刻,則點頭道,“有什麼不懂的儘管來問我,悠悠你也跟著去,一起學習學習。”

夏悠悠一臉懵逼,“……”

莫名其妙被人安排好了假期的去處!

她已經很久冇有放過寒暑假了,還想好好玩來著。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