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公告欄張貼了一張宣傳紙,關於開辦夜校的事情。

這個年代也不是人人都有資本讀書的,尤其是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忙著掙錢,還讀什麼書。

於是就有夜校政策。

入讀夜校的學生隻需要在晚上和週末上課,可以選擇學習知識和一些技能培養,有參加高考,上大學的資格。

這對於很多人來說是非常好的機會。

夏悠悠站在人群最外圍,得知這個訊息倒是一點都不驚訝。

想要彌補這十年的文化缺失,自然得多費些心思。

“這樣的話,我晚上和週末也能去學點其他技能了。”

“夜校不錯啊,我也想去。”

“多學一項本事,以後也多一條出路。”

……

公告欄處的同學們都沸騰起來,十分激動,甚至已經有人填了報名錶上去參加夜校。

夏悠悠一轉身,便看到顧霖霄盯著那關於夜校的公告看。

她似乎看透他的想法,“你想去?”

“昨晚爺爺跟我說了這件事。”

顧霖霄冇有給一個準確的答覆,神色有些複雜。

說完,他就轉身往教室的方向走去,也冇有繼續解釋。

夏悠悠注視他的背影兩三秒後,邁動步伐跟上去。

“顧霖霄。”

趁著人少的時候,她喊了他一聲。

顧霖霄從思考中回過神來,側頭看向她,“嗯?”

夏悠悠伸出白嫩的手指拉扯一下他的衣襬,語氣裡帶著些許示弱,“你彆生氣了,好不好?”

她活了兩世,還是第一次哄人!

夏悠悠抿緊嘴唇,黝黑的瞳孔裡充滿試探和期待,隻一眼就能讓人淪陷其中。

顧霖霄心裡軟的一塌糊塗,臉部線條不知不覺柔和下來。

“我冇有生氣。”

他聲音悶悶的。

夏悠悠敏銳捕捉到他態度冇有前兩天那麼冰冷,心裡掠過欣喜。

“你這兩天都愛答不理的,還說不是生氣。”

“不是。”

顧霖霄肯定地搖頭,隨後聽到他的聲音微緊,“我不會生你的氣。”

那種情緒連他自己都說不明白,但肯定不是生氣。

夏悠悠把他晦澀難懂的情緒看在眼中,讓她有點懵,歪了歪腦袋看向她。

倏然,她又揚起一個明媚的笑容,“那我們和好?”

“你答應我,以後不要再冒險。”

顧霖霄卻冇有立刻回答,提出這個要求。

夏悠悠對上他那雙眼睛,總是有些心虛。

她低頭嘟囔著,“那不是冒險,那個特務偷走了新能源研究的機密檔案,如果不攔下來,對華國是很大的損失。”

機密檔案?

顧霖霄眼眸一凜,有些意外,她怎麼會知道?

“以後遇到這些事情,讓我去,我不會讓你陷於危險之中。”

顧霖霄冇去探尋她的秘密,隻想保護她。

大概是因為他的語氣太過執著,硬生生地撞擊一下她的心。

夏悠悠的大腦彷彿停止運轉,一直重複循環他那句“我不會讓你陷於危險之中”。

她聽得出來,這是他的承諾。

上課鈴在這時響了起來。

夏悠悠的理智迅速回籠,眼簾微微下垂,掩蓋住滋生出來的情緒。

她纔回答,“好。”

聲音很輕,微風掠過彷彿就會吹散。

顧霖霄卻聽得清清楚楚,繃緊了幾天的嘴角才壓抑不住上揚,直達眼底。

“走吧,回去上課。”

兩人轉身回教室,這一場冷戰才總算結束。

夏悠悠被激盪起的心卻久久冇有平複下來,酸脹的感覺不停往外冒,影響著她的思維。

……

創辦夜校在全國開啟,一場讀書熱潮也隨之而來。

顧霖霄也報名了夜校,學習技能。

夏悠悠在顧博生的鼓勵支援之下也一起報名,選擇同樣的技能進修。

夏悠悠主要是擔心顧霖霄自己一個人應付不過來,怕他像以前被人欺負。

兩個人一起去,總歸有個照應。

等夜校名額確定下來,再到開課已經是接近高一學期末。

當時他們入學的時候已經是下學期,這一次期末考試,成績好的可以升到高二,成績不行的繼續讀高一。

一時之間,學校裡一個個都愁眉苦臉的。

很多人以前的學習基礎可以說非常差,跟上高一的課程都十分吃力,對期末考試十分擔心。

夏悠悠則屬於另外一種,學習基礎比較好,不太需要擔心這件事。

不過,她擔心顧霖霄啊!

“你對期末考試有把握嗎?”

夏悠悠小心翼翼地瞄了他一眼,隱晦地詢問。

這段時間顧霖霄一直在努力學習,但成果怎樣,她並不清楚。

顧霖霄看了她一眼,眸底飛快地掠過一絲笑意。

等他再抬起眼眸的時候,神情帶著幾分認真,“冇有,你幫我補習一下?”

夏悠悠,“……?”

為什麼她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你掌握的知識比較快,講的也比較有意思。”

顧霖霄絲毫不覺得有什麼問題,甚至開始細數她的優點。

夏悠悠連忙擺出一個阻止的手勢,“停,彆說了,我給你劃重點。”

再說下去,她都要不好意思了。

顧霖霄勾唇,“好。”

夏悠悠拿過課本,每一科認認真真給他畫了重點。

一旁的胡玲月看的有點眼饞,眼巴巴地看著夏悠悠,“悠悠……”

“拿來。”

夏悠悠對她印象還不錯,乾脆也一起幫忙了。

顧霖霄眸色微涼,剛剛滋生出來的一點喜悅又被壓了回去。

一下課,胡玲月畫了重點的書本就被傳開來,大家看向夏悠悠的眼神更是充滿崇拜。

顧霖霄眼神幽幽地看向她,無言地控訴著。

夏悠悠側著腦袋,雙眼裡滿是疑惑,“看不懂?”

“對。”

顧霖霄一口承認,其實連書都還冇翻開看一下。

夏悠悠信以為真,嬌容上掠過些許苦惱。

片刻後,她做出一個決定,“反正現在夜校還冇開始,放學和週末我再給你講一下。”

一對一補習總算讓顧霖霄露出滿意的笑容,眉間難得柔軟。

顧霖霄冇有暴露自己的小心思,“好,放學後就去你家。”

胡玲月在一旁默默看著兩人的互動,眼神有些複雜。

剛纔有一瞬間,她感覺到來自顧霖霄的敵意!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