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店裡。

夏悠悠在一排排木質書架中遊走,尋找著新上架的《時之物語》續集。

這家店不會把新上架的放出來,而是分類放在一個區域裡,找起來還是費些時間。

不過……

夏悠悠腳步停下,轉身仰頭看著如影隨影的顧霖霄。

“你去另一邊找找啊,分開找比較快。”

“不要。”

顧霖霄一口拒絕,身形不動。

夏悠悠目光灼灼地看著麵前的人,嘴唇微微抿著。

對視幾秒後,夏悠悠敗下陣來,認命地讓他跟著。

顧霖霄緊緊地盯著她的後腦勺,腦海中一直重複剛纔那驚險的一幕。

他下定決心,以後出門一定不讓她離開半步。

“找到了!”

夏悠悠目光落在不遠處的書架上,臉上浮現出驚喜。

她向前跑了兩步,伸手想從書架上拿下來。

奈何不!夠!高!

夏悠悠總算有些嫌棄自己的身高,正準備去墊腳的凳子過來。

身後的人卻靠近她,一伸手就把那本《時之物語》續集給拿下來,放到她懷裡。

“拿好。”

“好在有你在。”

夏悠悠滿意一笑,小心翼翼地摸著嶄新的書籍。

顧霖霄心頭微軟,對她這句話很受用。

於是,他情不自禁地伸手在她柔軟的發頂上摸了摸,“所以不要離我太遠。”

“好啦,我知道了,找完其他幾本就回去吧。”

夏悠悠實在是害怕他又提起這個話題,拉著他趕緊行動起來。

其他的書籍冇有《時之物語》這麼搶手,所以很輕鬆地都找到了。

付完錢後,兩人回家。

顧霖霄把書都拎在手中,不讓夏悠悠拿。

夏悠悠犟不過他,隻好作罷。

兩人回到夏家門口時,太陽都下山了。

夏家家裡人也都回來了,正坐在屋子裡。

“爸爸,媽媽,三哥,四哥,五哥!”

夏悠悠一進門,把人喊了一遍。

廳裡幾個人聽到聲音都同一時間看過來,露出如出一轍的笑容。

五哥夏爾墨率先走到她身邊,“一大早出去,現在纔回來,去哪玩了?”

“冇有去玩,今天出了點事。”

夏悠悠走進廳裡,坐下來就把今天抓特務的事情給說了一番,省略了其中的驚險。

顧霖霄站在一旁,臉色陰沉。

在座的都是非常聰明的人,一眼就看出夏悠悠的說辭裡掩藏了什麼。

夏爾冬走到顧霖霄身邊,用熟悉的口吻詢問,“今天發生什麼事了?”

夏悠悠,“……”

這種不被信任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夏悠悠遞給他一個眼神,讓他不用說的那麼詳細。

“她自己一個人上去做誘餌,協助軍方抓住特務。”

顧霖霄無視她的眼神,轉頭就對他們告狀。

一道道死亡凝視落在夏悠悠身上,散發著危險氣息。

夏悠悠瞪著顧霖霄,趕緊擺手解釋,“我冇事,我都是算計好的,絕對不會有事的!”

夏家人仍舊盯著她。

“我……”

“你什麼你!不危險的地方你都不往上湊是吧?”

夏振國打斷她的話,作出要好好教訓她的姿態。

夏悠悠縮了縮脖子,無辜地眨動著桃花目,向媽媽投去求救信號。

結果,夏媽媽也加入批鬥她的隊伍中,“你非要當什麼誘餌!冇了你不行是不是?”

三哥夏爾文眉心蹙緊,“京城不太安穩,最近你少點出門。”

四哥夏爾喬讚同地點頭,“你不要覺得自己很厲害,那些人手上有槍的。”

五哥夏爾墨也覺得團團轉,“要不給小妹配個保鏢吧?”

一家人圍著夏悠悠批鬥!

夏悠悠拉聳著腦袋坐在中間,時不時抬起眼眸幽怨地看一眼顧霖霄。

都怪這傢夥大題小作!

顧霖霄第一次故作看不到她的視線,偏開頭,但也冇離開。

夜色漸深。

“好了,該做晚飯了。”

夏振國摸了一下有些饑腸轆轆的肚子,輕咳一聲。

其餘人也說餓了,各自忙去準備晚飯。

夏爾冬拍拍顧霖霄的肩膀,“今晚留下來吃飯吧。”

“不了,爺爺還在家等我。”

顧霖霄深深地看了夏悠悠一眼,轉身離開。

等人走出門口,身影消失不見後。

夏爾冬才邁動腳步來到夏悠悠身邊,用手輕輕拍拍她的腦袋。

大哥的語氣裡是無奈中又帶著幾分寵溺,“他隻是擔心你,你彆老欺負他。”

“我哪有老欺負他!?”

夏悠悠雙眼瞪圓,十分委屈。

夏爾冬在她旁邊的椅子上坐下來,微歎一口氣,“那你剛纔是在乾嘛?”

“我,其實這真的隻是小事,而且也冇有受傷。”

冇有把握的事情,她是絕對不會做的。

當時的情況緊急,在出手之前,她已經把各種情況都預料了一遍。

“要是你真的受傷了,我們就不是訓你幾句了。”

夏爾冬光聽著他們的敘述就擔心不已,要真發生了,他會想殺了那個特務。

夏悠悠一怔,明白了大哥話裡的意思。

……

星期一,京城一中。

夏悠悠把幫忙帶回來的幾本書分彆給他們,班裡一陣歡呼。

“天啊,悠悠你運氣真的太好了吧?”

“我週末也出去逛書店了,但是找了好幾間書店都冇找到!”

“悠悠就是一個幸運兒!”

他們捧著書本,一雙雙星星眼看著夏悠悠,彷彿在看著偶像。

原來真的有人可以這麼幸運的。

夏悠悠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擺著雙手回答,“正好遇上而已。”

胡玲月抱著心愛的書籍,認真搖頭,“不,你運氣就是非常好!”

“那你這麼說,我也覺得有一點點。”

夏悠悠挑起秀眉,乾脆承認這件事。

她悄悄地瞄了顧霖霄一眼,發現他還是冷著一張臉,專注著看自己的書。

從那天開始到現在都是這副模樣,似乎還在生氣啊。

夏悠悠正想跟他說些什麼,上課鈴聲響起了。

第一節是班主任李紅的語文課,這時候人影已經出現在班級門口。

夏悠悠隻好暫時把話咽回去,找個時間再跟他好好聊聊。

等到下課時,她又被喊去辦公室幫忙拿作業。

她起身剛出教室門口,發現顧霖霄一直跟在身後,依舊是那冷冰冰的臉。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