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夏悠悠已經順利走到對麵。

夏悠悠也發現了那個特務的身影,身體微僵,也不敢明目張膽地跟幾個軍人接觸。

“大哥你好,我想問個路。”

夏悠悠伸手拍了一下走在前麵的男人肩膀。

對方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緊繃起來,猛地轉頭跟夏悠悠對視上。

一雙澄澈的桃花眸,笑起來的時候會彎起弦月的弧度,看起來就是一個單純的小姑娘。

他眉宇之間的戾氣瞬間消散,“我對這裡也不太熟。”

夏悠悠壓低聲音,“你是在找人嗎?”

對方眼中閃過一絲錯愕,旋即又充滿警惕地看著夏悠悠。

“你是誰?”

“我剛纔救了一個受傷的叔叔,也知道你們現在在抓壞人。”

林大輝盯著小姑娘嫩生生的臉,幾乎懷疑自己聽錯了。

夏悠悠不給他消化資訊的時間,迅速把自己計劃告訴他,“如果你們想抓住那個壞人,我可以幫你們,待會……”

“什,什麼?”

林大輝聽的一頭霧水。

他在心裡仔細思索,今天捕捉特務的行動是S級機密,除了他們行動的小隊之外,絕對不可能泄漏給彆人知道的。

可她能說出來他們是抓人的,那說明秦隊長應該是在她那裡!

其餘幾個隊員早就察覺到這邊的不對勁,卻又不敢明目張膽地提醒,時刻警惕著周圍。

林大輝聽完她的計劃,當機立斷拒絕,“不行,這樣太危險了。”

“隻要配合得好,不會有危險,我相信你們。”

夏悠悠小臉繃緊,語氣十分堅決。

那眼神讓林大輝心裡有些撼動。

這次行動之所以是S級的,正是因為特務偷走的研究情報實在是太重要了,無論如何他們都要拿回來。

林大輝心裡權衡了一下,“那你小心。”

“嗯。”

夏悠悠聞言鬆了口氣,幸好說服他們了。

夏悠悠假裝問完路離開的樣子,眼角餘光一直在尋找那個特務。

對方手上有槍是個大問題……

十分鐘後。

夏悠悠繞到街道那一邊,那個特務在距離她大概二十米遠的巷口處,嘴裡還叼著一支菸。

看樣子倒是挺愜意。

夏悠悠冷笑一聲就走上去,壓了一下剛借來的帽子。

兩人距離一點一點接近,正準備擦肩而過……

“站住!”

特務一眼認出那是09小分隊的隊帽,神色變得陰鷙起來。

夏悠悠臉上儘是天真爛漫,“叔叔,怎麼了?”

今年才二十出頭的特務,“……”

空氣忽然寂靜一瞬。

“叔叔?”

夏悠悠故意這樣叫的,人生氣的時候就不會讓腦子靜下來思考太多東西。

特務壓了壓煩躁的情緒,瞪著凶狠的雙眼,“你這帽子哪裡來的?”

這一吼充滿怒火,夏悠悠配合地顫抖一下。

她伸出手指指向街道另一邊,“剛剛有一個哥哥丟的,我撿到的。”

特務,“……”

他比秦天昊也冇大幾歲啊!

“帶我過去看看。”

“啊?”

夏悠悠不情願地往後退半步,大有一種隨時就跑的架勢。

特務掏出傢夥來,半遮掩地給夏悠悠看了一眼那黑漆漆的槍支,聲音中帶著威脅,“你要是敢不帶我去……”

“帶!我帶,嗚嗚嗚彆,彆殺我……”

夏悠悠的演技在這一刻發揮得淋漓儘致,成功騙過對方。

不過這特務顯然也是非常警惕的人,落後她幾步,不動聲色地打量周圍的情況。

一旦有什麼意外,他就會開槍打死她。

夏悠悠一邊演著一邊往前走,不時觀察著身後影子跟自己的距離。

在即將抵達前方的巷口時。她猛地轉身,抬腳踢向對方的腰部。

這一腳,她貫入了全身的力量。

特務一直在警惕周圍的環境,卻從未將眼前這個瘦小的姑娘放在眼裡,於是就中招了。

他直接倒在了地上!

林大輝領著隊員從巷子裡出來,準備捕捉那特務。

“抓住他!”

“該死的!”

特務反映極其迅速,從懷中掏出槍支就想先崩了這個壞他事的賤人。

“砰!”

槍聲響起,街道上的人如同驚弓之鳥,尖叫著逃跑起來。

顧霖霄一直在不遠處跟著,看見這一幕的時候,他感覺自己心臟都要驟停了!

他瞪圓雙眸大喊著,“悠悠!”

夏悠悠早有防備,看見他拿起槍的那一刻就找好躲避的方向。

一枚子彈與她擦肩而過,冇有傷到她分毫。

下一秒,林大輝就把特務給抓住,並把他的槍支給扣下來。

他第一時間向前追問夏悠悠,“你冇事吧?”

“冇事。”

夏悠悠擺著雙手回答。

就是那一腳她花了很大力氣,現在有一點點疼而已。

夏悠悠抬起頭就看到不遠處一個身影正向她這邊跑來,是顧霖霄。

她剛想抬起手說些什麼,他卻一把把她抱進懷裡。

顧霖霄不斷手臂雙臂,生怕一個鬆手她就會消失不見。

“你知不知道剛纔很危險!你逞什麼能啊?要是被打中了……”

那後果,他都不敢想。

夏悠悠有一種要被他揉碎的感覺,痛感蔓延開來。

可聽到他這緊張又著急的聲音懵了一瞬,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不過,他們還在大街上!

周圍傳來各種怪異的目光,那眼神已經說明很多事。

夏悠悠輕聲安撫著,“我真的冇事,你先放開我。”

顧霖霄理智回籠,依依不捨地鬆開雙手。

林大輝派人把安置在京城藏書閣的秦天昊給接出來,並派人把特務給抓回去。

之後他才走過來,“這一次真的太謝謝你了。”

“不用謝,舉手之勞。”

夏悠悠知道這一次的新能源研發對華國有多重要,科研人員幾十年的成果怎麼能讓人白白搶走!

林大輝對夏悠悠印象很好,不過他們這次來的匆忙,也冇頒發給她頒發一麵錦旗。

“我們還要買書,先走了。”

夏悠悠清楚他們的身份敏感,趕緊拉著顧霖霄離開。

今天出來一趟,收穫倒是挺大。

林大輝目送著他們進入京城藏書閣的店鋪中,心底裡暗暗記下這個恩情。

等下次有緣見麵,一定要好好感謝一番。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