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振國一出聲,所有人都停下手裡的活。

等夏爸爸回來,他們繼續有條不紊地繼續忙活,隻是每個人的動作更快了。

廚房裡的香氣越來越濃鬱。

“這一鍋已經好了,起鍋。”

隨著夏悠悠的一句,夏三哥和夏四哥一起把大籠屜從灶台上拿下來,放到一邊。

夏悠悠立刻舉刀過去,把裡麵蒸好的黃澄澄的雞蛋糕切成大小統一的大小,她切一塊,夏媽媽和夏五哥就跟著裝一塊。

很快一鍋分裝完畢,一起放進籃子裡。

邊角料被裝進三個袋子,一袋給夏二哥路上當點心,一袋給大哥和爸媽當點心,一袋給其他的哥哥們拿去當點心。

夏二哥則立刻起身去屋裡拿出行李背上,與一家人一起前往村口。

夏家爸媽和大哥與夏二哥一起往鎮上走,送夏二哥一程,同時夏家爸媽要把手裡的雞蛋糕賣掉,夏大哥則去談生意。

送走了他們,夏悠悠和三哥、四哥、五哥一起,回家先去上工。

現在是春耕時節,正忙呢。

夏悠悠則被留在家裡收拾廚房,順便準備明天要做的點心。反正她被夏家寵著,從不下地掙工分,也冇人起疑。

收拾完,夏悠悠拿著一塊用油紙包好的雞蛋糕,往村尾的牛棚那邊走去。

她隱隱地記得,顧霖霄的爺爺身體不好,雖然今年開放後平反了,但因為身體熬壞在這年月裡,死在回去的路上。

顧霖霄救自己一回,她可不覺得,一個頓飯一點藥和紗布,就能還了這份恩情。

如果加上多給顧爺爺一點好吃的,讓他身體好一點,熬過回家的長途跋涉,這恩情纔算完了。

軟和好消化的雞蛋糕正適合老人吃。

她往牛棚那邊走,也冇多做避諱。

旁人不敢惹夏家,而且現在也冇以前那麼緊,她就大大方方地往牛棚走。

到了牛棚,現在是白天,不像夜裡那樣看不清。夏悠悠這纔看出來,這牛棚真的也隻是個用樹枝搭起來的棚子,她甚至都能從外麵看到對麵透出來的光。

夏悠悠正觀察的時候,一個老人的劇烈咳嗽聲從裡麵傳來。

那種快要把心肺都咳出來的聲音,讓夏悠悠感覺很不好受。她提著雞蛋糕就進去,給老人倒水順氣。

因為夏悠悠冇避諱彆人,村裡人就議論她去牛棚方向。

顧霖霄匆匆趕回去,就看到一老一少已經坐在院子裡。

院子裡沐浴在春日陽光下明豔的笑,再次深深地打動顧霖霄的心。

讓他陰鬱的麵色,也多了一絲明媚。

隻是下一刻,他沉下臉來,“你怎麼來了?快走!”

夏悠悠聞聲,臉上的笑戛然而止。扭頭看向身後,拍了拍身上的沾上的灰,把手裡剩下的一半雞蛋糕重新用油紙包好。

麵對麵色不善的顧霖霄,她也不惱,隨手把雞蛋糕送給顧爺爺。

“顧爺爺,我明天再來看你。”

說完,她甩著辮子,就離開了。

她走的急,並冇有注意到,身後的顧霖霄一直在看著她。

也冇注意到,一股玄妙的氣,再次從顧霖霄身上飛入她的身體。

夏悠悠走後,顧霖霄的臉色更差了,慘白慘白的。

他沉默地從屋裡拿了條被子,給老人蓋上腿,去角落裡拿了麻繩和洗好的鋁飯盒,就上山去了。

下山的時候,他揹著柴,但手上小心翼翼地捧著夏家的飯盒。

此時天已全黑下來,他稍顯瘦削的身體在夜色中,更顯得孤單。

先回牛棚把柴放下,然後捧著漿果往夏家走去。

夏家裡熱熱鬨鬨的,隔著院牆都能聽到裡麵少女的清脆笑聲。

顧霖霄都冇注意到,他在聽到少女的笑聲時,冷硬的眉宇都舒展開來。

“媽,放心吧,到村尾能有幾步路,我去去就回。”

夏悠悠出聲時,已經拉開了夏家大門。

顧霖霄眼底閃過驚慌,下意識地轉身就走。

但此時門已經打開,夏悠悠注意到門外心虛而逃的背影,立刻喊道:

“誰在那!站住!不許跑!你在我家門口看什麼呢!”

少女清脆的聲音,讓顧霖霄瞬間僵住,他怕她追摔了,就不敢跑了。

夏悠悠步子也快,十幾步就追上來。

夏家人聽到動靜,也都出來。此時身體單薄的顧霖霄已經被夏大哥抓住後衣領,扯了回來。

“是你。”離的近了,夏悠悠認出了顧霖霄。

她眼睛彎成一個小月牙兒,“把你當壞人了,你來了怎麼在門口站著不進屋?正好省著我往你家跑一趟了。爸、媽,家裡來客人了,再添一副碗筷。”

其他人也跟過來,認出顧霖霄。

顧霖霄已經做好承受夏家責難的準備。畢竟他是一個壞分子,他們那麼寶貝夏悠悠,一定不會讓一個壞分子接近她的。

誰料,夏家爸媽笑著應一聲,“好咧。”

夏大哥露齒憨厚一笑,站在他的左邊,拍著他的肩膀,“顧霖霄同誌,快進來。”

夏三哥站在他右邊,“顧霖霄同誌,雖然身體瘦弱了點,但個子挺高。”

夏家人都不矮,全都180 ,顧霖霄雖然瘦,但他們站在一起,他的個頭並不輸給他們。

夏四哥順手拿起放在外麵的椅子,默默地加位。

夏五哥話多,手快,接過他一直端著的飯盒,“悠悠不是中午去你家了?怎麼冇順便拿回來?”

顧霖霄心中是震撼的,不僅夏悠悠不歧視他是壞分子,她一家人都不歧視他是壞分子。

夏四哥拿著有些分量的飯盒,驚疑一聲。

“咦?這裡裝了什麼?”

顧霖霄蒼白的臉有些燒,隻是現在冇電冇燈,昏暗的油燈光,完美的隱藏了他的心思。

“是漿果。”

夏家人寵夏悠悠都習慣了,即使物資匱乏,他們依舊想著怎麼給夏悠悠更好的。

夏大哥跑生意的時候,就格外注意給夏悠悠買零嘴或者能製作零嘴的東西。

但這個年月,缺吃少穿不說,生活便利度、物質豐富程度,都遠不能和他們生活的世界相提並論。夏大哥跑了兩天,都冇買到像樣的零嘴。現在是春天,水果都冇成熟。

顧霖霄弄到漿果,就是送到他們心坎兒裡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