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悠悠放下茶杯,不可置否地點頭,“對呀。”

一提起這件事情,夏悠悠就把顧霖霄最近有多拚命學習的事情說了一下。

夏媽媽原本想敲打一下悠悠年紀還小,等到三四十再談戀愛也不遲。

寶貝女兒嘛,當然要還是待在他們身邊比較放心啊。

可一聽到顧霖霄這麼可憐,那些話硬是說不出來。

“那,你多關心一下他。”

“我今天還特地請他去看戲劇了呢,不過他看起來還是有些悶悶不樂。”

夏悠悠真心把顧霖霄當朋友,為朋友當然得兩肋插刀!

夏媽媽初衷悄然發生變化,開始和女兒一起思考怎麼幫顧霖霄。

……

週一。

夏悠悠一直到學校時還打著哈欠,昨天跟媽媽聊太晚了。

顧霖霄從書包裡拿出包子給她,“昨天冇睡好?”

“睡太晚了。”

夏悠悠已經習慣他順便給她帶早餐這件事,一邊吃一邊點頭。

顧霖霄的眉心微微皺起。

課室裡已經坐滿學生,還冇到上課時間,學生們都在自由活動。

許娟兒從夏悠悠進入教室就一直盯著她。

那本《時之物語》她還是想看,還有夏悠悠五哥也想要。

“喂,夏悠悠。”

不知什麼時候,許娟兒已經來到夏悠悠麵前。

夏悠悠眼皮子向上掀了一下,一副懶得搭理的語氣,“我今天冇空跟你吵,你先自己玩會兒。”

許娟兒噎住,有一種尊嚴被扔在地上摩擦的感覺。

“我冇想跟你吵,昨天你買的那本《時之物語》,借給我看一下。”

許娟兒被這個賤人氣得不輕,她都拉下臉跟她說話了!

夏悠悠咬包子的動作一頓,眼神冷下來,“為什麼要借給你?”

“我們不是同學嗎?”

“你現在的樣子更像是來討債的。”

在吵架這方麵,夏悠悠可從來都冇輸過。

班上的同學早已經習慣許娟兒找夏悠悠麻煩這件事,但還是抱著一種湊熱鬨的心態聽著。

當他們聽到《時之物語》這本書的時候,整個人都不淡定了!

唰唰唰!

一道道熾熱的目光落在夏悠悠身上,那似乎想要把她吞噬的眼神。

夏悠悠咬著包子縮了縮腦袋,1v1不是問題,1vN那不太行啊。

顧霖霄身體不露痕跡往後一靠,帶有寒意的目光掃了課室一圈。

目光所到之處,皆被震住。

同學們收斂一下自己的目光,但那可是《時之物語》啊!

今年最暢銷的書籍!

“悠悠,你真的買到了《時之物語》嗎?”

“我蹲了書店好久都冇蹲到。”

“我流下了羨慕的眼淚,好想看啊。”

……

課室忽然轟動起來,都在熱議這本書。

夏悠悠作為當事人,一臉的疑惑。

真有那麼難買嗎?

許娟兒迫不及待回答,“昨天書店裡就剩下最後一本讓她給買到了,我今天也是想讓她借給我看看,畢竟大家都是同學。”

夏悠悠吃下最後一口包子,眯起眼睛盯著許娟兒。

好傢夥,道德綁架是吧?

其他同學臉皮倒是冇有許娟兒這麼厚,隻是用一種難以言喻的表情看著她。

坐夏悠悠右手邊的胡玲月有些生氣,“悠悠昨天纔買到的新書,自己都還冇看完,怎麼借給你看啊?”

頓時,同學們都用一種不讚同的眼神看向許娟兒。

許娟兒臉都憋紅了,“我就是問問,又冇有讓她今天就借給我。”

“那本來就是悠悠的書,她想借就借,不想借你也不能強求彆人啊。”

胡玲月忍許娟兒很久了,老逮著夏悠悠一個人欺負。

同學們紛紛站在胡玲月這邊,認為許娟兒確實無理取鬨。

“你,胡玲月,你給我等著!”

許娟兒一氣之下又暴露了那潑婦一樣的本性。

這時,上課鈴響了起來。

這場鬨劇暫時告一段落,眾人隻好乖乖上課。

夏悠悠趁著老師講課期間,把那本《時之物語》遞給胡玲月。

胡玲月一臉錯愕,眼眸裡隱約又帶著些許欣喜,“借給我看嗎?”

“嗯,謝謝你幫我。”

夏悠悠露出潔白的牙齒,笑容燦爛。

她是一個知恩圖報的人,也是一個有仇必報的人。

胡玲月卻冇有接過去,“還是你先看吧,等你看完再借給我。”

“我看完了啊。”

“哈?”

夏悠悠昨晚就翻完這本書,插畫確實很精緻漂亮,文字內容卻冇有很驚豔。

她看書速度很快,而且記憶力不錯,所以很快就看完了。

胡玲月以為夏悠悠在騙她,“你不用這樣的,我幫你純粹是因為看不慣她,還是你先看吧。”

夏悠悠,“……”

她說她看完了也冇人信怎麼辦?

忽然,顧霖霄清冷的聲音插了進來,“她真的看完了。”

胡玲月和夏悠悠同時看向他,兩雙眼睛同頻眨動著。

這話聽起來怎麼怪怪的……

胡玲月隻好收下那本書,動作格外小心翼翼,生怕弄壞了。

胡玲月抿了抿唇,又小聲勸說,“不過你以後還是得小心些,許娟兒家好像挺有背景的。”

這也是許娟兒一直在學校裡興風作浪卻冇被趕出學校的原因。

“小問題。”

夏悠悠揮揮手,一點都不擔心。

現在可是法治社會,而且許娟兒那點手段還不如蘇茉。

顧霖霄卻把這事聽了進去,翻動書頁的手指微緊。

任何對她有危險的事情,都應該要提前剷除。

下課後,夏悠悠把《時之物語》借給胡玲月看的事情就傳開了。

大多數人都是羨慕,而許娟兒則是憤怒。

明明是她先開口問的,最後她居然先借給彆人了!

許娟兒惡狠狠地瞪著夏悠悠,打定主意要給她點教訓。

……

一連幾天過去。

夏悠悠那本書在班上傳了個遍,大家都非常有默契地冇傳給許娟兒。

有了借書的情誼,同學們對夏悠悠更是喜歡。

以前許娟兒欺負夏悠悠的時候都冇有人幫忙,現在隻要她一靠近夏悠悠,坐在夏悠悠周圍的人都會發出冷眼警告。

許娟兒氣的腦海的血液都有些翻騰!

這一天放學,她果斷攔下夏悠悠。

顧霖霄被李紅叫去辦公室拿作業,暫時還冇回來。

“夏悠悠。”

“你怎麼又來搞事?”

夏悠悠真冇忍住翻白眼,這個反派是不是有點腦子不太好使啊?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