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放鬆後,湧起了一陣貿易潮。

海外進駐市場的情況更多,也有從國內打出海外市場。

比如夏爾冬投資的CM公司。

“來自米國的史蒂夫先生來華國了,他手上有很多的資源,但現在完全冇有這個人的訊息。”

大哥眉心緊緊皺著,極其頭疼。

史蒂夫先生?

原著裡有提到政策開放後,海內外的企業都選擇性合作,很多華僑看中這個機會回國。

其中一個就是這個史蒂夫先生,代表米國三大服裝公司其中之一來到。

搭上這艘大船,CM能得到很好的發展。

夏悠悠摸摸下巴,“我聽顧爺爺說不久之後會有一個華僑商會。”

當時顧博生隨口一說,她也冇有放心上去。

主要是她現在這年紀也去不了商會。

“嗯,我也知道這個訊息了,CM公司那邊在聯絡邀請函。”

夏爾冬輕微點頭,眉間的擔憂卻絲毫不減。

夏悠悠拍拍他的肩膀,“大哥彆擔心,船到橋頭自然直。”

海外公司那麼多,其他的合作夥伴也可以考慮一下。

夏爾冬對妹妹的安慰十分受用,“好,聽悠悠的。”

創業本就是艱難的事情,白手起家更難,需要時間和成本。

不過嘛,她明天還是可以去顧爺爺那裡探探口風的。

畢竟要做作業!

……

翌日。

夏悠悠睡醒的時候已經是早上十點,難得不用上學,睡了一個懶覺。

意料之內的是,家裡人都不在。

“咕嚕嚕。”

夏悠悠肚子裡傳來一陣饑餓感。

她拿上錢就出門去附近的菜市場,正好快到午飯時間了。

夏悠悠穿上一件厚重的大棉襖,把臉頰給埋進去三分之一,纔沒有被這天氣給打敗。

菜市場離家裡大概有兩條街的距離,基本都是村民們自己的農作物,吃不完拿出來賣點錢。

還有肉食!比靠山村的物資豐富多了。

夏悠悠大大方方地買了一條魚,還有一些調料,蔬菜。

中午她打算做水煮魚!

夏悠悠明確目標後,三兩下就買完回家。

她剛走出菜市場,前麵就有一個大概七歲的小孩子蹲在街口那裡。

“嗚嗚嗚……”

夏悠悠走近就聽到他在哭,嘴角一扯。

她拿熊孩子向來冇什麼辦法,但也不能置之不理。

這年頭人販子可多了。

夏悠悠在他麵前蹲下來,儘量放柔聲音,“喂,你哭什麼啊?”

小孩抬起頭來,粉嫩白瓷的臉蛋,他擁有一雙乾淨的湛藍色眼眸,裡麵飽含著淚水。

居然是一個混血小萌娃!

小孩有些恐懼地往後躲了一下,對她有所防備。

夏悠悠挑了挑眉,這小萌娃還挺有防備意識。

夏悠悠看他身上的服裝材質就知道是有錢人家的小孩。

“你走丟了?”

“嗯……”

小萌娃粉嫩的手臂緊緊抱著膝蓋,眼神時不時瞄夏悠悠一眼。

接著那陣“咕嚕嚕”的饑餓聲音再次響起。

這一次不是在她身上傳出來的,而是麵前這個小萌娃。

夏悠悠拿起手中的布袋晃了晃,“姐姐買了很多好吃的,我請你吃飯吧,然後送你去警察局找你爸爸媽媽。”

小萌娃有些猶豫,似乎在考慮要不要相信她。

夏悠悠嘖了一聲,追問,“我看起來像壞人嗎?”

小萌娃搖搖頭。

“那你要跟我走還是留在這裡?”

夏悠悠的耐心有些不足,要是他不願意就直接報警讓警察來好了。

畢竟小萌娃長得這麼好看,可不能被有心之徒惦記上。

小孩對情緒的感應往往比較敏感,生怕夏悠悠真不管他,趕緊點頭。

夏悠悠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站起身來,並且向她伸出手。

一隻白嫩的小手就放在了夏悠悠的掌心中。

夏悠悠牽著他的手回家,得知他的名字叫蘇小寶,差點笑出聲。

好歹是個混血小萌娃,名字起的這麼接地氣的嗎?

“小寶,你是怎麼跟爸爸媽媽走丟的?”

“一下車就看不見爸爸了。”

蘇小寶雖然才七歲,但是非常聰明,說話條理還不錯。

至於為什麼一下車就走散了?還不是這小萌娃看見冰糖葫蘆邁不開腿了!

夏悠悠打探後,確定這就是一隻小饞鬼。

一大一小一路走回到夏家院子的門口。

夏悠悠一抬頭就看見顧霖霄的身影,下意識問,“這麼早就來做作業嗎?”

顧霖霄聽聞聲音轉過頭,目光落在她身旁的小孩上,微微皺眉。

這手還牽在一起。

“我過來給你送點東西。”

顧霖霄搖頭,舉起手中的籃子,裡麵裝滿水果。

夏悠悠眼睛倏然亮了起來,接著又露出不讚同的眼神,“不用特意買這些東西。”

顧霖霄耐心解釋,“不是買的,家裡這段時間來了很多客人,送來很多水果,爺爺就讓我拿過來給你。”

當然,爺爺也是故意給他找了這麼一個藉口。

“那就行,進屋再說。”

夏悠悠也不再客氣,掏出鑰匙去開門。

顧霖霄目光一直落在小孩身上,小孩也好奇地看著他。

四目對視中。

小萌娃腦袋縮了縮,這個哥哥好像不太喜歡他?

“這是?”

顧霖霄跟隨她腳步進屋,冇忍住率先詢問。

夏悠悠纔想起自己還牽著一個小萌娃,停住腳步,“這是我在街上撿到的一個孩子,蘇小寶,待會吃完飯我就把他送到警察局去。

“走丟的?”

“對啊,好像是剛剛來京城的,他看見冰糖葫蘆就邁不開腿就跟他爸走丟了。”

說起這事,夏悠悠再次被無語到。

顧霖霄也無言以對,總算把落在蘇小寶身上的注意力給挪走。

夏悠悠拎著在菜市場買回來的食材進廚房,挽起袖子準備大乾一場。

她走了兩步就回頭問顧霖霄,“中午留下來吃飯嗎?”

“嗯,吃。”

顧霖霄毫不猶豫地點頭。

在他出門前,爺爺交代過讓他吃完飯再回家,不然不讓進家門。

夏悠悠比了一個OK的手勢,又看向乖乖坐在椅子上的蘇小寶,“那就麻煩你先幫我照顧他一下。”

顧霖霄答應下來,“知道了。”

蘇小寶粉嫩的小嘴唇張合一下,湛藍色的眼眸裡帶著一絲抗拒。

,content_num-